第035章 絕望中最後的抗爭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此時烏拉那拉氏的園子安靜的仿若隔世,進入園子便見著那個看我不順眼的丫頭梅兒站在屋外,我焦急地走上前懇求她幫我向烏拉那拉氏通傳,說有急事求見。

    梅兒卻用與我的急切截然相反的不緊不慢打量著我的裝束,帶著嘲弄的笑容緩緩譏諷道︰“格格這是演的哪出,什麼天大的事讓格格這般失態,瞧這衣衫不整的,莫非倚著福晉主子疼愛,連規矩禮數都不顧了。”

    她的樣子讓原本就焦躁的我頓時怒火中燒,可是卻礙于現下有求于人不可發作,只好取出身上備下的銀子放到她手心里,賠著小心道︰“梅兒姑娘見笑,只因我身邊的奴才雲惠被側福晉拿了,眼下怕是不妥,故而急著來求福晉主子施以援手,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渡,還請梅兒姑娘通稟,失儀之責,事後我甘願受罰。”

    “奴才當是什麼大事呢,原是雲惠那賤丫頭手腳不干淨讓側福晉拿住了。依奴婢說,格格也不必為這廝求情,依府中的規矩,便是打死也不為過。眼下既然還未查到格格頭上,格格就該回避些,免得惹禍上身,讓人拿了話柄。到時怕是福晉主子也救不得了。”梅兒收下了銀子,卻依舊沒有幫忙通傳的意思,反而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梅兒姑娘,你與雲惠同為婢子,難道連這點同情心都沒有嗎……”強壓著心頭怒氣,好言道。

    “格格這話可就不對了,奴才好歹也是嫡福晉主子的陪嫁丫頭,怎可與這等賊妮子相較。”梅兒冷哼了一聲,微微揚起頭不屑道。

    “你……”我被她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恨得牙癢癢,卻又礙于身份不能與她爭辯。

    “福晉主子說了,她近日身子不適,恕不見客,府中的事都交由側福晉打理,若有什麼事也去找側福晉說道便是。”梅兒見我有苦難言的樣子心里甚是痛快,也不願再多與我糾纏。

    “奴婢勸格格,若有在此與奴才閑話的功夫,還不如想想別的辦法,否則再過會怕只能給那賊妮子收尸了。”說完她轉身走進屋,將我與龐嬤嬤撂在門外。

    此時的我已經感覺血壓升高,臉色被怒氣憋得煞白,胸口猶如被一塊大石壓住,努力深呼吸了幾次才緩過勁來。

    “怎麼辦?”龐嬤嬤見烏拉那拉氏這里被吃了閉門羹,也沒了主意,對我問道。“要不……去求四爺主子?”

    從額頭被砸傷後就沒有再見過胤,明眼人都知道我是徹底被胤雪藏了。所以從那以後園子里的三人再沒提過讓我去找胤的事。如今這棘手的狀況,倚著胤對李氏的專寵,又豈會偏袒我這個沒有任何立場的棄婦。但龐嬤嬤還是試探著說出了這個建議,卻並沒有任何底氣。

    听了龐嬤嬤的建議,這一次我雖然剛開始有些愣神,但尋思過來後,沒有任何猶豫,扭頭出了烏拉那拉氏的園子,一路上不管不顧地來到胤所在的前院。

    憑著一口怒氣,憤然來到東院,但卻在書房門前停了下來。

    入府這麼久,這是我第一次主動來到這里,卻沒有想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過來。

    從入府那晚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八個多月,這八個月以來,我一直倔強的守著我的尊嚴,即便面對李氏變本加厲的苛待,我也沒有想過要到主動尋求他的庇護。

    可是現在,我卻為了一個他們眼里的奴才丫頭站在這里。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與李氏沒有可比性,所以一旦敲開這扇門,就意味著我認輸了,從此除了自由外,就連尊嚴也必須要放棄。

    值得嗎?這三個字在腦海里劃過,但只是一瞬,這個念頭就被毅然決然所代替。

    是的,這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是必須,否則我失去的將不只是在胤面前的尊嚴,到那時等待自己的怕是還有自責與眾人的離心。

    我知道他就在門後,只要敲開這扇門,低聲下氣的求他,告訴他我錯了,只要他願意救她,我願意用我可以給他的一切卻換回雲惠。只是他會答應嘛?

    帶著這樣的不確定,我揚起手正要扣啟,門卻開了,走出來的是胤身邊的甦培盛。他見我站在門外,雖然有一瞬的驚訝,但卻沒有過多表露,依舊恭敬地頷首說道︰“主子正忙著,格格若有什麼要緊事,可與奴才說道,待主子忙完,奴才自會轉告。”

    “人命關天,我要立刻見到主子,還請甦公公通稟。”在烏拉那拉氏那邊已經被攔下一次,如今在這里又被攔下,我知道雲惠已經沒有時間去等胤忙完,于是語帶焦急的請求道。

    “主子有主子的規矩,做奴才的豈可違抗,不若格格將來意說明,奴才去問問爺見是不見,可好?”甦培盛說道。

    與甦培盛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他這人平常總是拿捏著該有的分寸,對我也分外親近和善,只是這一次他看我的眼神中卻多了些未明的深意。

    此時的我沒有心思細究他眼里那抹深意的緣由,只想著能讓雲惠盡量少受些罪。听他這樣一說,連忙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隨後從身上掏出唯一值錢能拿得出手的那塊胤送給我的鳶尾花紫玉佩遞給他,催促道︰“甦公公辛苦,此事不能再耽擱了,還望務必讓爺見我一面才是。”

    甦培盛見我遞來玉佩,只是看了一眼卻未接過,客套一笑說道︰

    “格格見外了,風水輪流轉,這日後的事誰能說得清,奴才見格格也不是福薄之人,日後記得奴才的好就是。”

    說完,讓我稍後,退身進了屋。過了一會,他走了出來,語帶無奈地說道︰“主子說了,格格這是平時不燒香急來抱佛腳,不願相見,格格還是回去吧。”

    雖說現下還未過仲秋,但胤的話卻如三九天里當頭淋下的一盆冷水,寒意從骨子里涼到了心里,讓我腦子一蒙,再也懶得去顧什麼身份理智。

    罷了,反正我也只是莫名其妙穿來的一縷幽魂,這個身子不屬于我,這個時代不屬于我,這個命運也不屬于我。此時此刻,我不想再因為這些不屬于我的東西去克制自己早已忍無可忍的情緒。

    “讓開”我猛然推開沒有防備的甦培盛,甩開龐嬤嬤的拉扯,憑借著一腔怒火沖進了胤的書房。

    胤正端坐在正堂中的書案前伏案理事,見我突然沖撞進來,臉色不悅地看著我身後踉蹌而入的甦培盛。

    甦培盛與龐嬤嬤都已經被我的舉動嚇得不知所措,看見胤冷肅的神情,手忙腳亂的行過禮,想將我拿出去,但卻被我全力掙扎弄得狼狽不堪。

    “你們退下,她留下。”冷眼看著一團混亂的胤突然開口。甦培盛和龐嬤嬤如蒙大赦般躬身退了出去。

    此時屋中只剩下我和胤二人,已經豁出去的我仰首迎上他泠然的目光,不再避諱與他對視,此時他對我來說,只是歷史上的一個人物,而我只是那個看書的人,他的身份與我無關,他的特權與我無關,甚至他的怒氣亦與我無關。在這一刻,我終于放下了一直以來的持重,找回了原本屬于我的傲然。

    我沒有與胤對視太久,因為雲惠沒有時間等我與他在這里僵持不下。我又略微理了理身上的衣衫,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糟糕,對他說道︰

    “今天的來意,想必你也已經知道了,原本我已經想好要你卑躬屈膝,懇求你救雲惠一命,還她一個清白,可是現在看來是我太幼稚。在你這樣的皇族貴冑面前,人命如螻蟻,何況只是府中的一個奴才。而且我現在又沖撞了你,怕是自己也逃不過責罰。既然如此,我不會放下自尊去求你救她,更不會求你放過我。”

    我將擠壓已久的情緒混合著怒火一字一句毫無避諱的坦言而出。胤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看著我,听著我的話,緩緩站起身眼中泛著我猜不出的情緒,移動著步子向我走了過來,讓我忍不住退了一步。

    他的眼神讓人窒息,我強壓著自己的緊張,告訴自己不要怕,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退路,我也無需懼怕任何東西。

    我逼著自己繼續直視著他,突然抽出固定頭發的銀簪緊握在手中,任由適才掙扎中弄亂的發髻散落開如瀑布般披落到肩上,憑著最後一搏的念頭,決絕道︰

    “我現在只想告訴你,我受夠了,你只是需要對你卑躬屈膝的女人,你只需要可以為你暖床,討你歡心,幫你生下子嗣的女人,而我不是。我不是!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那麼我告訴你,你永遠得不到我的低頭。我寧可一死求去,也不會向你低頭。”

    說著將手中的發簪舉起,緊緊閉上眼,欲往自己的心口戳去。但發簪並沒有如期落下,手腕被一張大掌抓住。

    胤抓住了我的手,強行將手中的發簪搶走扔掉。一言不發的看著我,那眼神就好像黑洞般欲將人吞噬殆盡。

    我迎著胤的目光,淚水模糊了視線,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他突然將甦培盛喊進來,說了句︰“送她回去,沒有允許不可踏出屋子半步。”

    我絕望悲涼地看著胤,不知道他這是想做什麼。沖動過後的無力感讓我沒有力氣再多反抗,被甦培盛安排的人強行送回屋子。

    直到那些人離開,淚水才隨著崩潰的情緒一股腦的傾瀉而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5章 絕望中最後的抗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5章 絕望中最後的抗爭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