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不叫的狗(求收藏,求推薦)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半日淺眠,雖說是睡著,卻也總覺得是醒著的,就這樣迷迷糊糊的躺著,听屋外忽然有人說話,接著便是爭吵聲,原本以為是在做夢,卻不想爭吵聲越來越大,擾了清夢。

    “什麼人在外面吵鬧?”我皺著眉,淺聲問道。

    “格格睡得不踏實,奴才沒敢離開,容奴才這就去看看。”雲惠見我有坐起的意思,一邊上來相扶,一邊應道。

    我點點頭,拿起桌上重新換過的茶水抿了口舒緩開不適,靜听院子里吵鬧的內容,只听“格格”、“架子”之類的話,時斷時續並不分明。

    左右听不清楚,索性不作理會,閉目養神,調整心緒,只待雲惠打听清楚再說。

    過了不多會,雲惠領著小順子進來,臉上帶著忿忿不平的慍怒,道︰“這宋格格身邊的奴才怎這般無理取鬧。”

    我听她這話,詫異地睜開眼,不解地問︰“宋格格的奴才?”

    雲惠孩子氣地一指小順子,說︰“還是讓他跟您說吧……”,說著嘟著嘴從桌上拿走空掉的茶盞離開。

    小順子躬身上前打了個千,低著頭道︰“回格格的話,是宋格格的奴才素蕊在外面吵嚷,奴才本不欲與她分辨,未料她卻先爭上了,吵擾格格休息,奴才該死。”

    听他說來,也不算大事。就在我剛躺下不久,宋氏就派了她貼身的丫頭素蕊過來請我過去坐坐。小順子就跟她說我身子不適先已經歇下,那丫頭當時也沒說什麼就回去了。剛才小順子正準備去膳房看看我院里什麼時候傳膳。還沒走出去,就見那丫頭又來傳話,進門就說宋格格說讓我過去用膳。原本這事也沒什麼,只是小順子見我還沒醒,就說我還在歇著,怕是一時半刻過不去,于是那丫頭就讓小順子進屋看看。小順子覺得這樣不合禮數就當下拒絕,那丫頭見他不肯,于是開始不依不饒。小順子也是個軸的,就是不松口,那丫頭就來氣了,吵吵嚷嚷說小順子狗眼看人低,還說我不過是個今天剛進府的格格,連爺的面都還沒見就端起了架子。

    小順子講事情經過這麼一說,我也明白了**分,心道宋氏身邊這丫頭當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直性子,于是不怒反笑道︰“你出去請她在外稍後片刻,我梳洗一番就隨她過去。”

    正巧雲惠走出來,听我這麼一說,接話道︰“她家是格格,您也是格格,入府這麼久也沒見多得寵,身邊的奴才還敢如此囂張,當真是奇了怪。今個是您好日子,您又何必委屈自己去看她們那份臉色……”

    我瞥了眼雲惠,佯怒笑嗔道︰“你這做奴才的,不是一樣敢在我這個做格格的面前如此放肆嗎?”

    雲惠一听才覺著剛剛那番話著實逾矩,忙閉上嘴退到一邊不再說話。

    簡單梳洗過,著小順子與龐嬤嬤知會了聲,只說宋格格請我過去坐坐,左右沒多大的事,就不用她跟著,請她好生休息,我帶著雲惠便可。

    讓雲惠去小庫房的嫁妝里取了個梨木雕花小匣子,出屋就看見宋氏派來的那丫頭還橫眉怒目地站在院子里。她一看我出了屋,臉色變了變,雖是百般不願卻還是行了個禮,道︰“耿格格好生難請,我家格格遣我來了幾次才得一見。”

    沒理會她話里的夾槍帶棒,只道︰“本想著用過膳再去叨擾,卻未料你家格格這般客氣,是我失禮了。”

    那丫頭見我的態度客氣,沒好再說什麼,領著我和雲惠走出院子,往另一邊的小院落走去。

    宋氏的院子在貝勒府的另一頭,從我院子出去,約莫走了一刻鐘才到。

    宋氏住的院落與我所居的那個院落規模相當,只是沒有小池塘,院子里有棵年歲甚久的老槐樹。時正三月,春萌夏華的老槐樹枝葉豐茂,蔥蘢處郁郁蒼蒼,參天而立,槐葉隨風搖曳可人,原本應該開在五月的槐花卻在三月里開得正好,槐花串串,馥郁的馨香在空氣中飄散著。

    院子里的花圃被闢出一塊塊整齊地菜圃,時令蔬菜茁壯地成長著,滿眼綠意倒是應了她那院門匾上的“挽翠”二字。

    宋氏正倚坐在門前廊蕪下的石欄桿上執著繡繃熟練地繡著什麼,見到我忙放下起身見禮。

    我見宋氏的舉止倒不像是會刁難人的性子,趁著走近的機會,暗自打量她的容貌。

    宋氏長得並不出挑,沒有烏拉那拉氏的雍容大氣,也沒有李氏的溫婉嬌柔,仔細看來雖然算的上清秀卻透著卑微,顯得有些小家子氣,加之二十二歲的年齡,眉目間卻少了輕靈顯得木訥,打扮也略顯老氣,難怪會不得胤的待見。

    近到跟前,我對她微微還了個禮,輕笑道︰“原本想著給側福晉請了安就來拜會姐姐,可身邊的嬤嬤說不合規矩,怕惹兩位主子嫌隙,讓我用過午膳再來。妹妹初入府邸,這些規矩都不懂,也只能听從嬤嬤的安排,沒想到反而讓姐姐掛心,幾次三番遣人來請,當真是失禮了。”

    我的客氣讓宋氏有些局促,忙笑著應道︰“妹妹不必多禮,龐嬤嬤是宮里出來的人,她說的規矩自然是個禮,妹妹理當听從,倒是我失禮,只想著妹妹剛進府中,怕覺得寂寞,便著人請來說說話,一同用膳,也好彼此做個伴,免得妹妹覺得生分。”

    宋氏說話時,語調輕柔,臉上的笑容滿是靦腆羞怯,處處透著拘謹,話語中帶著討好的意思,這樣的神態配上這樣的話語並不覺讓人憐惜喜歡,反而讓她處處顯出卑微的奴性。

    我看了眼站在宋氏身邊眼中含著戒備的素蕊,心道︰“這婢子的性子雖直,卻比她這主子更討喜許多。不過也難怪這婢子彪悍,否則以宋氏的性格還不知在這府中被欺負成什麼樣子。”

    如此想來,對之前發生的沖突也就隨即釋懷,笑著說聲“姐姐客氣”,隨著宋氏進到屋里。

    皇子府邸的院落格局都差不多,屋子里的格局也大致相同,只是宋氏的屋子許是用的久了,顯得沉悶老舊,沒有字畫和書案,也沒什麼像樣的瓷器用具,一切都于她的身份有些格格不入,怕是連僕婢的居所也比她看上去要好些。

    其實皇子府邸里的用度份例,不管是主子還是奴才,都是按照每個人的身份來定的,雖然做侍妾的身份不高,但終究還是爺的枕邊人,雖然不至于像正經主子那般吃穿用度處處精致講究,可是該有的都會有,也不至于虧欠到哪里。可這屋子里的陳設布置,處處透著寒酸,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府中粗使丫頭住的地方。

    收回目光,接過素蕊送來的茶。只見茶盞中用的也不是茶葉,細辨之下竟是柳葉。雖然知道柳葉可以入藥,卻不知還能泡茶,淺啜半口,只覺入口微苦,並不好喝。

    曾經看過的一本書里說,從喝茶習慣可以看透一個人的內心。回味著流轉于唇齒間的清苦,我似乎品出了她內心的壓抑。這樣一個人若非喜歡自虐,那就是有意隱忍,這樣想來宋氏恐怕並非表面所見般卑微不濟。

    “這是春上的新柳取青嫩枝葉制成的柳葉茶,清熱解毒。我這來的人少,自己喜歡的緊,平日也不喜歡向府中管事討要什麼,于是屋里除了這些柳葉茶,也就只會備下些爺喜歡的茶。妹妹若不習慣,可讓素蕊換去。”

    我放下茶盞,斂了思量,客套應道︰“勞姐姐費心,這茶甚好,不必換過。”

    說著示意雲惠將方才帶來的小匣子拿過來親自交到宋氏手中,道︰“這是妹妹的一點薄禮,還請姐姐笑納。“

    匣子里裝的是一套價值不菲的頭面,這自然也是胤送來的箱子里備下送禮打賞的東西。

    其實進屋時見到宋氏屋里的布置,我便猶豫是不是該拿出來,擔心這樣拿出來會讓宋氏覺著我在有意炫耀。可是眼下見到柳葉茶,又從她那句看似無意的寒暄話里听出幾分別的意思,便也有了計較。

    宋氏遲疑片刻,還是讓素蕊接過匣子,打開匣子時,我見她臉色微微一變,目光閃爍,臉上露出些許猜不出深意的情緒。

    “妹妹太過客氣,這麼貴重的禮哪里敢當,我這也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還禮,怕是要讓妹妹笑話了。”宋氏掩上匣子,神色恢復如初的怯懦卑微,連聲推拒道。

    “姐姐莫要推辭,這不過是妹妹的一點心意,來日方長,還請姐姐多指教擔待才是。”見宋氏雖說推拒卻還是將匣子交給素蕊收下,心下輕嗤,想著這人原來還可以如此言行不一,頓覺好笑。

    就這樣在有心無意地寒暄客套中用過少許午膳,又尋了個借口才得離開宋氏的院子。

    回到自己個院子,對龐嬤嬤、小順子和雲惠囑咐道︰“往後與宋格格那邊遠著些,凡是無關要緊的事,她遣誰來都拒了,若那婢子再多吵鬧,只管將人綁了,送去嫡福晉那邊處置。”

    雲惠不解,她只道素蕊雖說脾氣是壞了些,可那宋格格今日甚是客套,我與她攀談的也算愉快,怎回來後說翻臉就翻臉了。

    龐嬤嬤見我寒著臉沉默不語,沒搭理雲惠的問話,沉吟片刻,輕笑接話道︰“會叫的狗未必咬人,可這搖著尾巴不會叫的狗,多提防些總歸是沒錯的。”

    ------------------

    作者有話說︰其實本來只是想把宋氏寫卑微,可寫著寫著就寫成心機X了,可憐的宋氏,體諒我這做後媽的不易吧~

    求收藏,求評價,求推薦,求打賞,求擴散,寫文很辛苦,給點鼓勵和支持吧!(書友QQ群號︰159373612)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19章 不叫的狗(求收藏,求推薦)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19章 不叫的狗(求收藏,求推薦)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