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舉杯對酒共明月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甦培盛比胤大五歲,從胤幼年時就一直跟在身旁侍候,是奴才,卻也是玩伴。

    胤幼年時一直養在孝懿仁皇後身邊,孝懿仁皇後在世的時候對他很好,所以胤在五歲前過的還是很幸福的。

    康熙二十二年孝懿仁皇後病逝,胤的生母德妃代掌後宮,可是這時的德妃更疼愛一直養在身邊並且被康熙寵愛的六皇子胤祚,對早早就送給別人撫養的胤很冷淡。

    這個時候的胤才五歲,正是性格養成的時期。失去了母愛,又不受父親重視,從備受疼愛到備受冷落,讓胤的性格變得孤僻冷漠,而這時在他身邊的,也只有一直侍候他的甦培盛。

    甦培盛不像一般的太監那樣奸猾諂媚,他聰明有見地,為人圓滑,做事穩重,懂得處世之道,正好彌補了胤性格上的一些不足。所以胤對他一直非常信任和器重,也是府里眾人巴結討好的對象,就連眼下正得寵的李氏也要忌憚幾分。

    甦培盛是個有眼力了,見之前怎麼勸自己的主子吃飯都沒用,現在主子卻起了喝兩杯的興致,便留了份心。又听我問起主子吃飯沒,便接了話,雖沒明說,但那意思就是想讓我幫著勸勸。

    我倒是沒心思巴結誰,不過一直覺得胤雖然在歷史上的評價褒貶不一,可從他的兢兢業業和執政後一系列主張以及當時國力的發展來看,他絕對是比他爹康熙爺更配明君這一稱號。只可惜在位時間太短,反而讓他兒子乾隆得了現成的好名聲。正因這個原因,自然也希望他能好好保證身體,盡管無論怎麼做都改變不了最後的結果。

    其實我是知道胤沒吃晚膳的,听膳房的人說催了幾次都說在忙著,這些主子們吃的菜又不能一直來回熱,只好說等主子什麼時候想吃再做,于是就候到了這個時辰。

    “空腹飲酒容易傷身,不過四爺既然有興致,奴才理當奉陪,可巧奴才也餓了,就讓奴才親自下廚做幾道膳食和下酒小菜,四爺可以先墊墊,再慢慢喝著,順便也賞奴才幾口?”心下思索了片刻,仗著十三歲的年齡露出小女兒態,無視掉他那張冷臉,笑著說道。

    胤看了我一眼,唇邊露出一抹淺到難以察覺的笑意,點點頭,道︰“讓甦培盛和你一塊去,他知道我的喜好。”

    甦培盛見主子沒反對,心下一喜,應了聲領著我往廚房走去

    菊圃離膳房不遠,因為知道主子還沒用過膳,所以也留了人候著。說好是我來做,就沒讓這些廚子動手,只是讓他們按照胤的胃口準備了食材。

    听甦培盛說,胤從下了朝就一直在忙,早上和中午都沒吃幾口,眼下又餓到了這個時辰。原本天熱時人就會沒胃口,他這一天沒吃多少東西,對身體耗損太大,如果再弄些油膩的東西,不僅吃不下,還會造成胃部和肝髒的負擔,何況他還要喝酒,簡直是自殺行為。

    這樣一尋思,索性用粳米和猴菇煮了一鍋粥,然後弄了碟醋泡白蘿卜。甦培盛說胤不喜歡口味太重的菜,于是又弄了份草菇絲瓜炒蝦球和蒙古牛肉。全部弄完,甦培盛先嘗過,覺得味道不錯,就拿著胤最愛的羊羔酒一起端過去。

    “先吃飯,再喝酒”酒菜上齊,就見胤拿起酒壺就要倒,也來不及忌諱什麼,連忙從他手中搶過酒壺,換成粥碗硬塞給他。

    “是啊,主子,耿姑娘說這猴菇粥不僅養胃,還能開胃,要不您先喝一碗,嘗嘗耿姑娘的手藝如何?”甦培盛也在旁邊幫腔勸道。

    “你這丫頭膽子不小。”胤放下手中的粥碗,瞥了我一眼,冷冷清清地說。

    “奴才是為四爺的身體才一時心急,若因此被四爺怨怪,那也只好受著。”心里賭他不是會輕易發難,雖屈膝告罪,卻還是頂嘴說道。

    胤沒說話,伸手取過另一只碗盛滿粥,放到桌對面,道︰“你不是餓了嗎?”

    “奴才是餓了啊,可是四爺還沒吃,奴才哪敢吃,等四爺吃完,賞奴才一口就好”看胤取碗時本來還不知他想干嘛,可是見他盛粥放到桌對面,突然有了猜測,心中一驚。

    “坐下一起吃,一個人吃飯太冷清”胤指了指對面。

    “這……”我一時猶豫。

    胤的形象在我心里一直是刻板嚴苛,不苟言笑,不懂風情,不善體貼的人。雖然並不覺得他有多可怕,但卻有種跨不過走不近的距離感,不像八爺黨的那幾個一看就覺得容易親近。

    可是現在,沒想到他會親自幫我盛粥,並且讓我同席。我當然不會認為二十四歲的他會對十三歲的我有什麼曖昧的想法。面對這一切,除了覺得受寵若驚,還有一種發現不為人知一面的竊喜。

    “主子讓你坐你就坐”甦培盛在身後小聲提醒。

    見甦培盛這麼說,只好深吸一口氣,起身走到桌前坐下,小心翼翼地拿起碗,對胤說︰“四爺不吃,奴才可不敢先吃”。

    胤唇角勾出了明顯的笑容,柔和了原本俊美卻冷硬的臉龐。他嘗了一口,說了句︰“不錯”。

    見胤終于開始吃東西,甦培盛松了口氣,看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些不明的深意。

    我看著胤,沒有探究甦培盛的心思,見胤將粥一口口送入嘴里,小有成就的滿足感油然而生,也毫不客氣地將這位未來的雍正爺親手盛滿的愛心粥吃了個底朝天。

    胤吃的真的很少,一碗粥後,他讓甦培盛將兩個杯盞滿上,遞給我一杯,自己啜了小口,道︰“看你年歲不大,倒是能干的很。”

    “十三歲也不算小,明年就要入宮待選,不管選不選的上,都要學著照顧自己,總不能讓父母掛憂。”說起選秀的事,心中又是一陣惆悵,拿起杯喝了口。

    “那你是想入選還是不想?”胤問。

    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問話的人身份特殊,如果說不想,是對祖制不敬,如果說想,又太過違心。想了想只好打太極道︰“能入宮服侍自然是天大的造化,可是奴才父母膝下只有奴才一女,多少有些不舍。”

    “你這丫頭挺會說話,其實說去說來,也就是兩個字——不願。”胤拆穿了我話里的意思,眼中露出促狹的笑意。

    面對胤的戳穿,不以為意地呵呵一笑道︰“四爺知道就好,又何必說出來。”

    “若當真不願在宮里當差,到時候和內務府知會一聲,把你安排來府中就是。”胤說著夾了塊蒙古小牛肉放入口中,皺了皺眉︰“這菜味道不錯,就是火頭過了點,下次時間短點會更好。”

    胤主動提及入府當差的事,我也沒反對,畢竟這是沒有辦法時最好的辦法。又听到“下次”兩字,只覺滿頭黑線,心說我又不是廚娘,還是別再有下次了。不過這話不能說出口,一時不知怎麼接話,只好埋頭喝了口酒掩飾尷尬。

    “滿人重武,女子善騎射,性情豪邁,酒量都還不錯。漢人尚文,女子養在閨中,頤養性情,禮數規矩也就多了些。你雖是在旗,但也是漢女,看來耿德金也是個豁達開明之人。”因為我的沉默,兩人間突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才听胤先開口道。

    “父親確實開明,為我取名雯楊,就可見他希望我像楊樹一樣堅韌自強,而並非菟絲花那般攀附于誰。”酒過三巡話也多,微醺中竟然將閨名脫口。

    “雯楊”胤喃喃,啜了口酒贊道“確實是好名字,美麗聰明,堅韌獨立。”

    “女人不能將命運寄托在別人身上,否則只會成為悲劇。”羊羔酒是用黃酒的方法釀制。初時入口綿甘,但後勁極大,一時貪杯未察,竟然有些犯了迷糊,加之氣氛融洽,言語間竟然忘了眼前這人的身份肆無忌憚起來。

    “可女人終是需要依附于男人才能生活的”胤的笑容斂去,垂下眸若有所思地接話道。

    “誰說的,只是別無選擇罷了。”我的意識有些模糊,迷迷蒙著雙眼,倔強地看著他說道“如果是我,就算沒有男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07章 舉杯對酒共明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07章 舉杯對酒共明月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