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情投意合地久天長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那日的事不過是一閃即逝的插曲,我沒有放在心上,後來也沒有去看過令狐兄妹二人,因為我知道他們一定得到妥善的安置。至于那位尊貴而神秘的男子到底是皇族中的何人,對我來說只是無關緊要的人。

    正因為他是皇族的,我才不想與之有任何牽扯,君子不立危牆,雖然我不是君子,卻也不想卷入任何自己無法應對的危機中。選秀固然是不可逃避的,但只要能做到明哲保身就好。能避就避,真到了避不開的,也只能行一步算一步,這便是眼下的想法。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瞬就到了康熙四十一年的春節,濃郁的年味一直持續到元宵。在舊時,正月十五為上元節也叫元宵節,民間稱為燈節。舊時京城人過燈節不僅要吃元宵,還要逛燈市。

    我听說京城燈市口每年的元宵燈會熱鬧非常,也想見識一番,恰好年里春兒也尚且得閑,便吃過晚膳相攜去了燈市口。

    京城燈市由來以久,最盛在明代,那時皇帝還曾賜百官假十日以慶祝燈節,燈市放燈時男女老少傾城而出,遠近游觀者不下萬人,燈市口之名便因燈市而起。

    燈市自每年正月初八日起至十八日止,其中以上元節這天最盛,因此又有十四日試燈,十五日正燈,十六日罷燈之講。清朝的燈種類在明朝紗燈、紙燈、麥秸燈、走馬燈、五色明角燈的基礎上增加了玻璃燈和西洋燈等。燈上所繪內容也更加豐富,不僅有傳統花鳥魚蟲、瑞獸和十二生肖,還繪上了各種耳熟能詳的故事。

    燈市上有鼓樂和雜耍表演,天空中五顏六色的煙火與流光溢彩的明燈相映成輝,可謂火樹銀花不夜天。除此外還有不少售賣百貨的,所賣百貨與廟市比有兩多,一是紈素珠玉多,二是華麗妝飾多。不言而喻逛燈市的多以達官貴人和婦女兒童居多。

    說起燈會,自然少不了射燈虎——也就是猜燈謎的游戲,只是燈謎一般都不太容易猜出,猜中者會以鮮果、小吃等作為獎賞。

    我原本對傳統文化就很是痴迷,如今親身經歷著,心情自然也雀躍起來,拉著春兒這里看看,那里瞧瞧,如此反而顯出幾分與年齡相符的孩子氣。

    “妹妹,你看那彩燈好看嗎?可惜咱們買不起……”春兒指著一只花燈,無比羨慕的說道。

    “小姑娘,這彩燈不賣,只要花三文錢猜出所有燈謎,就白送給你們,要不要試試?”燈攤的老板倒是眼見的主,熱絡地招呼著這兩個丫頭。

    “只要三文錢嗎?”我尋思著,春兒家一直很拮據,三文錢對她來說或許有些為難,但對自己來說還不算很貴。猜燈謎挺有趣,以前沒這氛圍,以後入了內廷怕也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不如試試,若能將十五道燈謎全猜中,就能成全春兒的心願,不能中也無礙,權當給自己找些樂子。

    在燈攤老板的應諾下,將三文錢遞給他,拆開掛在第一個小彩燈上的燈謎——七仙女嫁出去一個,猜一成語。

    “怎第一個就這麼難”春兒看著謎面,蹙著眉頭小聲抱怨道。

    我想了想,笑著將紙條遞給燈攤老板說道︰“這謎底是——六神無主,對嗎?”

    春兒听到答案忍不住高興地拍手叫好“可不是嘛,七個仙女便是七個神仙,嫁出去一個,其他六個都還沒出嫁,可不就是六神無主,妹妹真厲害。”

    燈攤老板倒也不耍賴,認了這答案,讓我繼續往下猜。

    “望斷南飛雁,猜一日常用語——這謎底應是‘久仰’!”

    “擒賊先擒王,打一稱謂——是‘捕頭’吧!”

    “書生古也有戰陣,四字典故名——我知道了,是‘投筆從戎’!”

    “一葉扁舟深處橫,垂楊鷗不驚,四字典故名——如此淒涼景,果真是‘無人問津’!”

    就這樣一首首猜下去。後面的燈謎越來越難,很是生僻,思考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但是卻都順利地解了出來。

    燈攤旁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燈攤老板臉上的神色從最開始的自信滿滿變成了驚嘆與贊賞。

    直到最後一題,我突然頓住了,看著手中的字條,開始有些犯難。

    “鴛鴦雙雙戲水中,蝶兒對對戀花叢;我有柔情千萬種,今生能與誰共融;紅豆本是相思種,前世種在我心中;等待有緣能相逢,共賞春夏和秋冬——猜八個字……這是什麼謎面?”

    沒有見過這麼長的謎面,看起來又只像是一首對仗工整的情詩。要從這首詩里猜出八個字,著實令人為難。

    “姑娘,這可是最後一題,若能猜中便能拿走這琉璃彩屏燈,這燈可是出自八寶齋老師傅之手,千金難求,若錯過當真可惜了。”燈攤老板見我拿捏不定的神色,料想是答不出來,又恢復此前自信滿滿,刻意強調著這彩燈的價值。

    八寶齋,據說是內務府定點為宮里采辦宮燈的地方,其中又以琉璃彩屏燈最為稀罕,所以八寶齋的老手藝師傅輕易不給尋常人家做燈,許多達官顯貴都以能拿到一盞八寶齋的彩燈為榮。

    春兒的眼光著實好,竟然一眼看中了這盞燈,只是我覺得自己怕是要讓她失望了。

    “對不起,姐姐,這題我確實答不出來。”放下字條,我難掩遺憾地對春兒說道。

    “不打緊,妹妹還真是厲害,能猜出十四道燈謎,也是盡力了,即便沒有那彩燈也無礙。”春兒心里雖然有些失望,但也理解我的不容易。

    雖說“女子無才便是德”,可也有道“腹有詩書氣自華”,適才看著我在解謎神采奕奕的樣子,春兒心里很是羨慕,更覺得這個妹妹日後不是自己可以相較的,不由對自己自怨自艾起來。

    燈攤老板見我解不開最後一題,也不做為難,只說能夠解開十四道實屬不易,便隨意取了一盞平日可見但做工還算精致的小花燈送與我們。

    沒得到琉璃彩屏燈雖說可惜,但聊勝于無,春兒原本失望的小臉又重新換上欣喜雀躍之色。

    “真是個容易知足的孩子”我看著她的樣子,暗自笑嘆道。

    猜燈謎耗費不少時間,剛拿著燈離開燈攤,春兒的家里人就尋人喚她回去。

    春兒畢竟是當年待選的秀女,不方便拋頭露面太久,我也沒有多加挽留,只說自己想再玩會,讓她不用擔心,便與她分道而行。

    少了春兒的相伴,一個人走在熱鬧的集市,看著結伴而行的人們,多少會有種莫名的孤單,興致也因心境而寥落。

    “姑娘請留步……”

    正起了折返歸家的心思,就被人喚住。起先听到有人喊,也沒想著是在喊自己,直到那人緊步追上來,擋住去路。

    獨自在外突然被人半路攔下,換做誰都不會覺得理所當然,何況在此處認識的人不多。看著將自己攔下的人,我警覺地退了一步,發現是那位燈攤老板,略緩了心神,客氣卻又戒備地問了句“請問是有何事?”

    “還好姑娘沒走遠。方才姑娘剛離開,便有人將最後一道燈謎猜了出來,然後讓老夫把這盞燈和這張字條交給姑娘。姑娘只管收下,莫讓老夫為難就是。”燈攤老板說著將手中的花燈和字條塞到我手里,又好似怕我反悔般,連額上的汗都來不及擦去便匆忙離開。

    “琉璃彩屏燈?”我看了眼燈攤老板遞過來的燈頓覺詫異,卻見那老人家已經走遠不好追問,只得打開那張字條,想知道何人在故弄玄虛。

    可惜字條就是最後那首詩詞燈謎的謎面,在謎面的下方,一手漂亮帶著剛勁的蠅頭小楷寫著“情投意合地久天長”八個字,很顯然這便是那燈謎的謎底。

    “這謎底真是奇怪,解開燈謎的人更是奇怪,既然將題答出來,又何故要把彩燈轉贈與我”拿著這張紙翻來覆去的看了看,百思不得其解。

    我在這里認識的人真的少之又少,不知道送燈的人到底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若是認識,直接送來便好,何必躲躲閃閃。倘若不認識,又何必多此一舉。實在想不通,只得將花燈和字條小心收好,免得怠慢此人一番好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03章 情投意合地久天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03章 情投意合地久天長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