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秦振時之死(精彩,必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愛吃肉的妖菁 書名︰限時婚約

    秋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陸心瑤不希望讓霍向南知道她要去墮胎的事,她便努力地隱瞞著,就連兩主僕出門時管家問起,也是隨意地說是到外面去逛一逛。

    管家沒有多心,叮囑了幾句就走開了。

    陸心瑤沒有用家里的司機,而是選擇自己開車到那個地方,說起來還真有點遠,一個多鐘頭以後才好不容易到達那個地方。

    周遭的環境都是陌生的,她之前根本就沒有來過這里,這地兒與她居住的繁華地段當真有著明顯的區別,她下意識地蹙起了眉頭,那醫院就在馬路的對面,看上去是根本無法與祥和以及律林相比的償。

    她不禁有些懷疑。

    “秋子,這醫院真的行嗎?攖”

    其實也難免她會質疑的,畢竟這醫院看上去也不算大,那幾棟樓看上去還有些舊。

    秋子在旁邊不住地點頭。

    “絕對可以的,小姐,其實哪間醫院都接墮胎手術,這醫院是這地兒最好的醫院了,而且,還離我們那邊有一定的距離。”

    是啊,確實是足夠遠了,這樣遠的地方,估計消息不會傳到霍向南的耳里。

    她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不自覺地攥成了拳頭。

    這個孩子,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留的,就算真實存在在她的身體里,那又怎麼樣?就算流著她的血,是她的骨肉,那又怎麼樣?

    這個孩子的來歷不光彩,只會令她想起那些可怕的事,既然如此,她也沒有必要把這個孩子留下來。

    唯有把這個孩子拿掉了,她才能回到之前,就當這個孩子不曾存在過!

    她咬牙,抬起頭將車子開進醫院的停車場,隨後下車甩上車門。

    “走吧!”

    她抬步往前走,秋子見狀,立即跟隨了上去。

    即便已經知道肚子里有一個孩子,但一些手術前的檢查,還是必須做的。

    花費了一個多鐘頭,才好不容易把那些檢查做完,當拿著結果到醫生那里時,已經是兩個鐘頭以後了。

    醫生翻閱著報告,越往下看眉頭便越蹙得更緊。

    半晌後,她才抬起頭望過來。

    “陸小姐,你這是打算打掉這個孩子吧?”

    “對。”

    醫生將報告放在桌子上,面容難免有些嚴肅。

    “陸小姐,我建議你把這個孩子留下來。”

    听見她的話,陸心瑤不由得失聲尖叫。

    “為什麼?我為什麼要留下這個孩子?不,我不要這個孩子!我要拿掉這個孩子!”

    這樣的病人似乎並不少見,醫生的臉上也沒有流露出詫異,她只是耐著性子,慢慢地跟她解釋。

    “陸小姐,胎兒如今還不到一個月,這個階段我們是不建議進行流產手術的,因為胎兒太小了,手術的危險性會提高。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陸小姐你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做這個流產手術,你身子虛弱,若是……”

    “我不管!”

    她猛地站起身來,也不想繼續听下去了。

    “如果你不給我做手術,我就去其他的地方!反正,這醫院多得是,也不缺你這一間!我就不信,其他醫院的醫生也不肯給我做手術!”

    說著,她就轉過身,想要離開診室。

    縱使如此,醫生還是必須將她未說完的話說出來。

    “陸小姐,若是你執意拿掉這個孩子,恐怕你以後都沒有辦法再當一個母親了!”

    陸心瑤的步伐頓住,後背僵直著,耳朵里嗡嗡作響。

    這……是什麼意思?

    倘若拿掉這個孩子,她就無法再當一個母親了?

    秋子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這個醫生。

    “怎麼可能?只是拿掉一個孩子而已……”

    “沒錯,只是拿掉一個孩子而已,”那醫生面容嚴肅,“如果是普通的人,手術得當,不會發生什麼問題,可是,我剛才也說了,陸小姐的身體虛弱,要是執意進行手術,我們無法保證術後的恢復,說不定,手術期間還會發生大出血的現象。”

    陸心瑤的臉色蒼白,她是真的听不懂這醫生的意思。

    為什麼只是拿掉一個孩子,之後就會變成無法生育的下場?就因為她的身體虛弱?

    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老天會對她這麼殘忍。

    這個孩子,是被輪,奸才會懷上的,是一種恥辱,她連一分一秒都無法忍受它的存在,現在,既然要她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做不到。

    要是生下來了,她就得面對它一輩子,叫她面對這個恥辱一輩子?她會瘋掉的,她真的會瘋掉的!

    陸心瑤轉過身,快步地走到了醫生的面前,神色急迫。

    “你都是在騙我的對不對?怎麼可能我拿掉這個孩子,以後就不能生育了呢?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騙我!”

    醫生掰開她緊攥著自己衣領的手,就算有些不悅,但也沒有表露。

    “如果陸小姐不信,盡管到其他的醫院再做一番檢查,我敢說,他們說的話會跟我今天跟你說的一模一樣。”

    她的臉色白得嚇人,身子也搖搖欲墜。

    要把孩子生下來嗎?要忍受十月懷胎生下這個恥辱嗎?

    她該怎麼辦?她又能怎麼辦?

    良久以後,她的聲音帶著抖意傳了過來。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醫生嘆了一口氣,遺憾地搖了搖頭。

    “這是最好不過的辦法了,陸小姐還請好好珍惜這個孩子,每一條小生命降臨在這個世界上都是一種幸福,畢竟,這會是你唯一的孩子。”

    她闔了闔眼,若不是秋子及時扶住,恐怕她早就摔倒在地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要讓她遭遇那種事,還要讓她懷上孩子?

    這個孩子,她根本就不想要啊!可是如今卻要她生下來,甚至,沒有其他的選擇。

    秋子見她臉色慘白,嘴張了張,本來說幾句安慰,終究,還是說不出來。

    她是知道這個孩子怎麼來的,因此,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不管是生下來還是不生下來,都是令人痛苦的,再說了,現在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她唯有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不然的話,以後她都不會再有孩子了。

    當一個母親是每個女人都會有的夢想,自然,也包括陸心瑤在內。

    可是她怎麼都想不到,她的孩子,竟是這樣來的。

    她就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秋子攙扶著她走出醫院,她抬起頭看著頭頂上的天,明明不過接近黃昏,那光卻絲毫照不進她的世界。

    她的世界,此時是一片黑暗,暗得讓她覺得窒息。

    她根本就不想生下這個孩子,但老天的意思很明顯,要麼,就生下這個孩子,要麼,以後都別想當一個母親。

    她覺得頭疼極了,她想不通,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她?

    “小姐……”

    秋子小心翼翼地看著她,陸心瑤回過神來,煩躁地甩開了她的手。

    “你自己想辦法回去,我要一個人靜一靜。”

    秋子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看到她大步地朝著停車場而去。

    她想了想,到底還是沒有追上去,無論是她還是她,都沒有想到到醫院來會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也難免她會那麼不愉快的。

    陸心瑤走到車子旁拿出鑰匙解鎖,她坐進駕駛座,啟動車子滑出了醫院的減速帶。

    她的手握緊了方向盤,腦子里是亂成了一團。

    生,還是不生?

    這樣的一個問題在她的腦子里不停打轉,要是生下來,她就必須面對這個孩子一輩子,每當看到它,都會令她想起那段可怕多久經歷;要是不生下來,那麼,以後她都無法再生育,自然,也沒有辦法當一個母親,更別說是替霍向南生孩子了。

    為什麼老天要對她這麼殘忍?

    她咬著下唇,越想越覺得難受,這個孩子就在她的肚子里,猶如一個定時炸彈,存在的每一天,都活生生地提醒著它。倘若她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那麼,還得十月懷胎。

    她真的不想生下來啊!真的不想啊!

    陸心瑤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

    外頭的天早就暗了下來,她漫無目的地開著,那些車頭燈不時地晃眼,她蹙起了眉頭,覺得更煩躁了,干脆就打著方向盤開進一處人車極少的路。

    這段路,由于兩邊通行的道路狹窄,再加上周遭大多數都是廢棄的工廠,很少會有人經過,只有那其中還有幾戶人家,斑駁的舊樓屹立其中,顯得寂寥。

    路燈隔上幾個還有些是壞的,她開了一路,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車經過,干脆的,她就踩下油門,讓車子開得更快一些。

    那車速讓她的神經不由得沸騰了起來,唯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會覺得自己不再那麼難受。

    另一邊。

    秦振時趁著空隙,抬起腕表看了眼時間。

    已經是八點多了,稍早前秦桑曾經給他打過一通電話,問他究竟什麼時候回家,說她給他做了一頓好吃的,想到這里,他是不禁笑彎了眼。

    這已經不是女兒第一次為他下廚了。

    記得她第一次進廚房,還是十來歲的年紀,在讀初中的一個小小人兒,竟然說要下廚給他做飯,他心疼之余又不好拒絕,這個小丫頭片子畢竟是第一次做飯,做出來的東西不是太咸了就是太淡了,就連那青菜也是老得幾乎嚼不動。

    然而,他卻全部吃了進去,因為,那是女兒第一次為他下廚。

    那份心意,就足夠讓他感動了。

    在那之後,秦桑跟著家里的佣人學習做菜,慢慢的廚藝便上去了,其實,當時的他是知道的,秦桑就是在那個時候喜歡上了霍向南,努力地學習做菜,或許目的並不純粹。

    可是也仍然令他高興不已,他的寶貝女兒終于長大了,情竇初開了。

    再後來,她廚藝精湛了,做出來的菜很好吃,都能讓他吃上兩碗大米飯。

    只是在她出嫁以後,就甚少回家了,他也沒再吃過她親手做的飯菜,今天晚上,終于有口福了。

    想到這里,他就難免有些迫不及待。

    他今天特地到制藥廠去看看進程,所以並不在市區,這附近倒是有一條道,是通往那邊的捷徑,他想了下,到底還是選擇了走這捷徑。

    他想快點回到家,回到那個跟女兒溫暖的家,然後,吃一口寶貝女兒親自做的飯菜。

    那是他最幸福的時刻。

    狹窄的路上,路燈有好幾盞是壞掉的。

    沒有其他的車輛,就他的車在行駛,他並沒有開得太快,對他來說,他雖然迫不及待想要趕回家,但是也不會有一些超速的行為。

    車子以正常的速度往前駛。

    秦振時不由得想起以前,秦桑的母親剛剛去世那會,他是真的覺得無措,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吵著跟他要媽媽,當時的他曾經想要為她找一個媽媽,可是他又會害怕,害怕寶貝女兒會受到委屈。

    縱使旁邊的人都喊他娶一個妻子,然而,他都為了這個寶貝女兒拒絕了。

    沒有什麼比他的女兒更重要,他已經失去了摯愛的妻子,只剩下這唯一的女兒了,他會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通通都給她。

    這些年里,他也確實做到了。

    但凡是她想要的,他都會滿足,秦桑的性子也不是那種容易驕縱的孩子,就算是在他的溺愛下,也不曾變得跋扈任性。

    她的性子很好,隨她的母親,溫柔善良,堅強而脆弱。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過後悔的事,唯一的後悔,恐怕就是撮合秦桑和霍向南了。

    他知道女兒深愛這個這個男人,才會答應了婚事,可誰會知道,在這後來,霍向南帶給她的,只有傷害呢?

    早知道如此,當初他就會為她另擇良人。

    他垂下眼簾,沒關系,往後,他會好好地陪在她的身邊,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了。

    秦桑是他的寶貝女兒,這輩子都會是,永遠都不會改變。

    他會將他的一切通通都給她,甚至還包括,他的這條性命。

    秦振時抬頭,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的對面車道開過來一台車子,那車子似乎車速很快,而且還開著遠光燈,這扎眼的光讓他下意識地蹙起了眉頭,就是在這一晃神的工夫,車子被猛地撞上。

    黑色轎車被連連撞開,在空中翻滾了幾下然後落地,“砰”的一聲巨響,撞到了旁邊的一顆樹前才終于停了下來。

    這樣大的動靜過後,世界似乎安靜得嚇人。

    陸心瑤坐在駕駛座上,那彈出來的安全氣囊很好地保護住了她,只是,額頭的位置還是被磕到,傷口正汩汩地流著血,就連手臂也被劃出了一個口子。

    她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臉色白得沒有絲毫的血色。

    她……她撞到別的車子了?

    飆升的車速讓她的神經放松,她想著這路段也不會有人,所以就沒有顧慮地猛踩油門,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突然冒出一台車子來。

    她是親眼看著那台黑色轎車被她的車子撞飛,她突然有些害怕,那車子就在不遠處,也沒有人從里頭出來,這麼猛烈的撞擊,那個人……會不會被她撞死了?

    她咬著下唇,猶豫了下到底還是打開車門下車,小心翼翼地朝那台冒著青煙的車子走過去。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悶響,她一步一步地走過去,雖然光線有些昏暗,但她還是隱約地能夠看到那車子里坐著一個男人。

    她不敢再看,正想要轉過身,可還沒邁出一步,她似是發覺了什麼,迅速又扭過頭來看著那個人。

    雖然那個男人的臉到處都是血,她卻能認出,這是秦桑的父親秦振時!

    陸家和秦家也是在軍區大院里的,因此,她便見過秦振時幾次。

    她不可能會認錯,這個人,確實就是秦振時!

    只是此刻的秦振時顯然已經昏迷了過去,那血跡糊了一臉,看上去就好像已經沒了氣息一樣。

    她也不敢去摸,只能步步地後退,隨後,回到自己的車旁打開車門坐進去。

    她不能繼續留在這里!她不是一個笨蛋,自然知道撞到了人要負怎樣的刑事責任,更何況,現在還不知道秦振時到底是死是活。如果已經死了,那麼她不就會被判刑了嗎?

    不,她不能坐牢,她是陸家的千金,是陸家唯一的希望,她不能毀在這件事情上,更何況,她還有一個母親要照顧!

    她不能出事!

    這樣的想法冒上心頭,她沒有再猶豫,打著方向盤就像離開。

    這個地方沒有多少路燈,人煙也稀少,再加上沒有閉路電視,只要她不在現場了,就不會有事的,秦振時也並非清醒狀態,根本就認不清到底是誰撞了他,不是嘛?

    她只要逃離這里,裝作什麼事都不知道,沒人會發現是她把人給撞了的。

    陸心瑤握緊了方向怕,然,手還是在不自覺地發抖。

    這是她第一次撞到人,之前,她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若是說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如果可以,她根本就不想遭遇這種事。

    她今天的心情糟糕極了,懷了這個孩子,明明想要去打掉,卻被告知她只有生下這個孩子的選擇,如今,又發生了這種事。

    撞到誰不好,偏偏,是撞到了秦桑的父親。

    她眯起了眼,是啊,那個人是秦桑的父親,秦桑跟沈翎是一伙的,這兩個人奪走了她陸家的產業,害死了陸鑫嚴,而如今,她把秦振時給撞了,這都是因果報應!

    她不用負責任的,也不會負責任。

    陸心瑤如是地告訴自己,心情是慢慢地平復了下來,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再去多想根本就沒有用,她最應該做的,就是毀掉所有的證據。

    只要沒有了證據,就不會有人知道是她的責任。

    ……

    待她的車子遠去後,一台轎車突然駛了過去,隨後停下。

    從車上下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走到了那被撞到不成原型的車旁,伸出手在緊閉著雙眸的秦振時的鼻下探了探。

    好一會兒後,這人蹙起了眉頭,轉過身向同伴招了招手。

    同伴立即走了過去,兩人低聲說了些什麼,那人便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

    許久,急救車的鳴笛聲由遠至近地傳來,男人抬起頭望過去,眸光濃郁得不見底,他抬步走回自己的車旁,下一刻,兩台車子快速離開,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限時婚約》,方便以後閱讀限時婚約第一百零九章 秦振時之死(精彩,必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限時婚約第一百零九章 秦振時之死(精彩,必看)並對限時婚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