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石皮破 書名︰抗日之浩然正氣

    京珠高速上,一輛寶馬x5正以每小時180邁速度疾馳。開車的是一個男人,叫蔣浩然,24歲,職業︰小偷。他本來可以有一個光彩的前程,父母都是a市的高官,他讀書時連續跳級,18歲就拿到ri本早稻田大學,土木工程系的畢業證書,當時很多人斷言︰“此子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前途無限”。但一切都隨著他畢業那一年,父母卷入一場經濟案雙雙鋃鐺入獄後戛然而止。本來早已安排好的前程沒了,房子沒了,錢也沒了。以前跟在父母後面阿諛奉承,極盡馬屁之能事之流,現在見了他跟見了鬼一樣,唯恐避之不及。小小的年齡,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什麼是天堂,什麼是地獄,什麼是人情冷暖,什麼是世態炎涼。

    幸好,在他最落魄的時候,遇上了現在的師父——一個老小偷。師父告訴他的人生信條是——窮則變,變則偷,偷則富。他知道原文是︰“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但這又有什麼關系呢?在肚子空空面前,什麼理想、道德、真理統統都是泥巴。但他也恪守著自己的底線,只偷[**]高官和為富不仁的那些人。六年來,他偷錢,偷物甚至是偷女人的心從未失手過。

    而今天,師父打電話給他讓他速來觀音岩,說他已經找到郭松林的寶藏了,入口居然在觀音廟的井底。電話里師父的聲音有一些語無倫次,讓將浩然覺得有些好笑,一向鎮定自若、謹小慎微的師父竟也有有失分寸的時候。

    不過也難怪,這個寶藏是師父家族幾代人的心病。據說,師父的祖上是領了皇命來尋找這個寶藏的。

    寶馬優越的xing能在高速公路上體現得相當完美,180邁的速度依然四平八穩。車內優美的鋼琴曲在緩緩流淌,蔣浩然的手虛握著方向盤,十根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輕輕的彈著,仿佛這優美的琴音就來自他的手下。

    一塊提示前方兩公里出口的指示牌從車旁掠過。蔣浩然很自然地踩下離合器,將檔位退回空擋,讓車自己滑行。突然,蔣浩然感覺車子撞到什麼東西了,可前方視線良好並無障礙啊?容不得他疑問,隨著一聲刺耳的巨響,車子臨空飛起又重重地摔在路面上一路翻滾。蔣浩然知道完了,他甚至驚悚地看到自己的手臂不在自己身體上的地方翻滾。接下來的爆炸聲讓他的世界徹底的寧靜了。

    不知過了多久,蔣浩然幽幽地有些知感,但又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仿佛自己睡在一個漆黑的盒子里,他想喊、想睜開眼楮看看,但都是徒勞,他甚至連自己的肢體、呼吸、心跳都感覺不到。“大概這就是天堂或地獄吧!”他心想。

    突然,他听到了腳步聲,準確的說,是兩個人的腳步聲,隨後是一聲重重的關門聲。

    “說吧,怎麼回事。”說話的是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听語氣很生氣。

    “誒喲,親愛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想去宋朝玩玩,結果在回來的時候不小心撞破了四維防護形成蟲洞,結果他就飛進時光穿梭艦,我就只好帶他回來了。”說話的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聲音嗲到極致,讓男人一听就腿發軟走不動路的女人。不過,蔣浩然可沒有心情欣賞她的聲音。听到她說︰“去宋朝玩玩、四維防護還蟲洞還時光穿梭艦,”可把他嚇得七葷八素,合著自己好像來到了未來世界一樣。

    “你知不知道私自啟動時光穿梭艦是什麼罪,你知不知道從古代弄個人回來是什麼罪,還有,你是不是動用了‘幻龍戰甲’,你要知道如果讓上面的知道了,哪一條都可以讓我們在監獄呆上一輩子了”。女人的柔情攻勢明顯沒有起到什麼效果,男人的話仿佛壓抑了很久,每一個字都好像從他的嘴里噴薄而出。

    “嗚嗚,嗚嗚”,女人未語淚先流,而且那氣勢絕對的聲淚俱下、氣勢磅礡。“你怪我了,嗚嗚,你罵我了、你不愛我了,嗚嗚嗚。”

    “好了,好了我不怪你了,你要知道這件事實在是太大了,我們真的擔待不起,趕緊想辦法把這堆‘爛肉’處理掉吧!明天上面就要來檢查了”。在女人的柔情和眼淚面前男人立馬投降了,語氣立降八度。男人頓了頓好像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你不會把‘幻龍戰甲’給了這堆‘爛肉’了吧!”

    “咚咚咚,”幾聲腳步聲後,蔣浩然就听到了布帛被突然掀開的“獵獵”的聲音,隨後,女人那泉水叮咚般而且絕對不帶一丁點兒雨後痕跡的聲音就響起來了︰“親愛的,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帶回來的絕對是一堆‘爛肉’ ,如果我不動用‘幻龍戰甲’根本無法修復他。他全身的肌肉、骨骼都是我一片片、一塊塊拼起來的,甚至是眼楮、鼻子、嘴巴、耳朵我都把他修復得非常完美,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我du li完成的作品。現在,只要我打開禁錮系統他立馬可以跑得跟汽車一樣快”。

    “你、你、你”,男人你了半天也沒你出什麼來,大概氣得不行了。

    蔣浩然卻嚇得不行了,他知道自己真的沒死,而且真的來到了未來世界。但他一點也沒有劫後余生的慶幸,這一波接一波的驚悚讓他覺得死有時候比生更幸福。他不敢想象“一片片、一塊塊拼出來的自己是一個什麼樣子。

    “唉,”男人很悠長地嘆了口氣,百般聊賴地說︰“行了,他從哪里來你馬上送他回哪里去,我想辦法幫你處理痕跡。”

    “我也不知道他從哪里來”女人弱弱地說。

    “檢查他的衣服,看看有什麼可以證明他來自哪個年代、哪個地方的物件。如果沒有就馬上分析布料的年代和產地”。

    “哪有什麼衣服呀!全是血塊、碎骨頭、碎玻璃,破鐵片什麼的,我一古老兒全扔焚化器了。再說了,干嘛那麼復雜,我把他弄醒一問不就知道了嗎?

    “什麼?你還敢讓他知道我們的存在?好!你把他弄醒,我馬上將他丟進焚化器”。男人有些抓狂了。

    女人嚶嚀了一聲道︰“你放心了,絕對,我絕對不可能讓他知道的。那你說現在我們怎麼辦吧!嗯、嗯、嗯

    那嬌媚的“嗯”聲足足嗯了一分鐘之後,男人終于說話了︰“這樣吧!你先給他斷層掃描,再啟動雲逸搜索試試看,這套溯源系統還在測試階段,目前還只能追溯到人類500年內的資料,試試他的運氣吧!”

    男人這一說不打緊,可把蔣浩然嚇壞了,那女人可說了自己可是被她一片片、一塊塊拼起來的,連五官都被她改造了,這描掃的還是他嗎?那狗屁搜索能搜出他來嗎?可惜他什麼也說不出,什麼也做不了。

    “耶”,那女人可沒管蔣浩然怎麼想,已經雀躍起來,接著“吧嗒”響了一聲,估計親了那男人一口。

    一串腳步聲和關門聲消失後,蔣浩然不知道那霹靂巴拉的鍵盤敲擊音響了多久,終于又听到那個女人的聲音了,仿佛在喃喃自語︰“相似度百分之九十八,蔣浩然,男,24歲,未婚。”听到這可把蔣浩然美死了,想不到這未來世界科技如此發達就這樣也能找到自己,如果可以動的話,他一定會雀躍而起。但是,女人接下來的聲音立馬讓他的心沉入谷底,結成冰,一塊一塊地碎裂。

    “字,子謙。畢業于黃埔軍校,父,蔣至武,字,文軒。母,亡。兄,蔣浩蒼,字,子瑜。弟,蔣浩天,字,子慎。現居1938年湘潭縣散步隴。有一叔——呵呵!小子,想不到你還是一個有來頭的人哦。行了,我知道你能听見我說話,雖然我撞傷了你,但我補償給你的絕對讓你一生受益無窮。嗯!看在你打ri本人的份上,我再送你一點武器圖紙吧!都是你們那個時代的產物,不過有些稍稍提前了些而已。只要你凝神靜想,它就在你腦海中。我可沒想要你報答我喲!如果你一定要報答的話,就記住我吧,我叫‘蟲蟲’。好吧,睡吧!等你醒來就回家了,咯、咯、咯。”

    蔣浩然真的睡著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抗日之浩然正氣》,方便以後閱讀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一章 重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第一章 重生並對抗日之浩然正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