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老祖,我要去戰場!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頭皮猛的一炸,他睜大了眼,呆呆的看著天空那只鳥,他覺得自己要抓狂了,要瘋了……這只鳥,根本就是有兩個名字,在血溪宗,的確是叫血靈鳥,而在靈溪宗,則是鳶尾鳥。

    可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名字,尤其是身邊兩次都有殺機,這一幕,讓白小純都快哭了,他恨死那只鳥了……

    “該死的鳥,你你你……你為何出現在這里!!”白小純心頭顫抖,左看看宋君婉,右看看侯小妹,這兩個女子此刻都期待的望著自己,他可以想象,無論說出哪一個,都會讓另一個傷心欲絕。

    白小純悲哀,咬牙之下,準備胡亂編造一個名字時,宋君婉忽然開口。

    “夜葬,你若編造一個名字,就是在糊弄我們!”

    “小純哥哥,你也不能說不認識,我們在靈溪宗分明見過的!”侯小妹罕見的,與宋君婉保持一致,深情的凝望白小純……

    “我……我……”白小純額頭冷汗流下,已經絕望了,之前喝藥時,這二女便是如此,那個時候白小純還能糊弄過去,可眼下,明顯不能繼續糊弄了。

    “怎麼辦……”白小純眼楮已泛起淚光了,又听到宋君婉與侯小妹的催促,他算是明白了,這兩個女子,根本就不是為了什麼鳥不鳥的,分明就是為了逼自己去進行選擇。

    白小純大吼一聲,雙眼赤紅,右手抬起一指那只鳥。

    “好,我就告訴你們,這是一只什麼鳥,這是一只……”白小純正說到這里,趕緊狠狠一咬舌頭,逼迫體內修為轟的一聲,自行崩亂,擴散全身,沖擊經脈時,口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眼前發黑,直接昏倒過去。

    臨昏迷前,他還在心底嘆息……

    宋君婉與侯小妹頓時大吃一驚,她們親眼看到白小純噴出鮮血,此刻扶住後,也感受到了白小純體內修為的崩亂,立刻著急,侯小妹急的都快哭了,趕緊扶著白小純回洞府,宋君婉更是取出大量靈藥,喂給白小純。

    此時此刻,不遠處雙峰上,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他們都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紛紛目中露出同情。

    “臭小子,艷福豈能是那麼好享的,老夫當年就明白這個道理,一甩衣袖,絕不沾染絲毫。”宋家老祖感慨時,一旁的鐵木真人,也罕見的有了認同,點了點頭,也開口傳出話語。

    “情是劫,老夫當年同樣怒斬此劫,現在想想,當年的那些紅顏,已記不清模樣了。”

    二老相互看了看,首次對彼此,有了一些認同,相互都嘆了口氣,搖頭時,居然在他們的目中,露出了屬于彼此自己的……回憶。

    數日後,白小純睜開了眼,看著洞府,尤其是站在一面銅鏡面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面色蒼白,更有憔悴,他覺得天都是黑的……

    半晌後,他才長吁短嘆的準備出去呼吸一下,讓自己的心平靜平靜,好好的思索一下該怎麼辦。

    “這麼下去,不行啊,我會被玩死……”白小純長嘆,推開了洞府大門,正要走出時,忽然整個人身體一僵。

    “你們……”白小純額頭再次露出冷汗,看著此刻在自己的洞府外,宋君婉與侯小妹,竟不知什麼時候到來,如今正站在那里,一左一右……笑眯眯的望著自己。

    “夜葬,我們出去走一走啊。”宋君婉目中帶著嫵媚。

    “小純哥哥,這一次我不讓你說鳥的名字了。”侯小妹俏臉紅僕僕的,整個人散發出清純的氣息。

    可她們的目光,卻似有若無的,盯著自己的雙腳。

    白小純全身汗毛陡的炸開,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兩個女魔頭,已經是玩自己玩的上癮了,此刻居然玩到了要看自己出門時,先邁左腳還是右腳,這種極為恐怖的程度了……

    白小純覺得太夸張了,這兩個女魔頭,已經不是人了……他身體顫抖,哆嗦中沒敢走出。

    “那個……你們都在啊,我……我忽然很累,就不出去了……”白小純干笑中正要後退,可幾乎在他後退的瞬間,宋君婉身上,殺氣猛的強烈,侯小妹那里,雙眸發紅,似有淚水打轉兒,楚楚可憐的望著白小純。

    一個殺氣,一個委屈……

    白小純要瘋了,體內好不容易壓下來的靈力,在他的痛苦下,在他的無奈下,又一次強行的崩亂,轟的一聲擴散全身時,他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眼前一黑,又暈倒了。

    昏迷前,白小純沒有長嘆,有的都是眼淚。

    兩天後,深夜,白小純躺在床上,疲憊的睜開雙眼,目中無神,望著洞府的頂壁,眼淚流了下來。

    “當初侯小妹一個人在我身邊時,多好的姑娘啊,我說什麼是什麼,可現在……”

    “當初宋君婉一個人陪著我時,多順著我啊,我只要一換氣質,立刻就能降服她,可現在……”

    “眼下,她們兩個一起出現後,怎麼會這麼可怕……”白小純回憶自己與二女任何一個獨處時的美好,淚水更多。

    “不行,這麼下去,我一定會死的!!”

    “一定會被玩死,被折磨死,她們已經喪心病狂了,先是比喝藥,又比鳥,甚至連比先邁哪只腳都出現了……以後說不定比的是我先睜開哪只眼,先抬起哪只手……”

    “不能繼續留在這里了,這兩個女魔頭太可怕了,我都已經連續噴了兩次血了,這麼下去,我小命都會丟在這里。”白小純心中顫抖,神色內滿是恐懼,此刻狠狠的一咬牙!

    “我要去戰場!!”

    “戰場上,我不一定會死,可在這里,早晚被逼瘋了……”白小純深吸一口氣,他此刻要上戰場的決心,前所未有,想到這里,他甚至心都已經飛出了落陳山脈,一刻也不想繼續留下來。

    他立刻起身,他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堅毅,整個人身上氣勢陡然改變,不再是曾經的那副模樣,而是化作了鐵血含煞,目中露出凌厲之芒,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行裝後,他輕輕推開洞府大門,靈識敏銳,猛的看向四周。

    此刻外面是深夜,月被烏雲遮蓋,四下一片漆黑,很是寂靜,只有鳥獸之聲時而從遠處傳來。

    白小純警惕的觀察四周後,確定宋君婉與侯小妹沒有埋伏在附近,這才身體瞬間沖出,速度爆發到了極致,背後翅膀出現,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長虹,偏偏又沒有任何聲音傳出,直奔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居住的雙峰而去。

    速度之快,幾乎是在不發出聲音的前提下,白小純的極致了,他生怕引起宋君婉與侯小妹的注意,此刻很快就靠近了雙峰,臨近前,他腳步停頓,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毅,神色更為決絕,整個人看起來,融合了白小純與夜葬的氣質,這一刻,怎麼看,都是英武不凡兼具梟雄之姿!

    他肅然的抬起腳步,身影仿佛也高大了很多,一步步,走到雙峰前,抬頭時,目中帶著冰寒與冷酷,抱拳一拜。

    “弟子靈溪宗傳承序列白小純,血溪宗血子夜葬,拜見二位老祖!”

    他話語傳出,雙峰上打坐的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雙眼緩緩睜開,看向白小純,對于白小純這麼一副樣子,二人都有些奇異。

    “義父,老祖,我身為中峰血子,身為靈溪宗傳承序列,我要為宗門做貢獻,我要去戰場殺敵!”白小純剛毅開口,身上有一股煞氣,正在緩緩凝聚。

    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神色古怪,看著白小純,忽然的,宋家老祖開口。

    “你傷勢不是還沒好麼?”

    “義父,與宗門大功比較,我這點小傷,算的了什麼!”白小純豁然一笑,似對于傷勢毫不在意,目中的堅定,更為強烈。

    “我輩修士,誰能一生無傷,最重要的是,我的傷有價值,我的傷值得,我的傷,是為了我要保護的宗門!”白小純整個人身上,隨著這句話的傳出,充滿了氣勢,若是不認識他的人看到,必定會心神震動,被他這義薄雲天所撼,認為這是一個錚錚鐵骨,不畏生死的好漢!

    “戰場上很危險,會有生死,你不怕?”鐵木真人緩緩說道。

    白小純哈哈一笑,很不在意的拍了下胸口,發出砰砰之聲。

    “我輩男兒,一定要在戰場灑出熱血,我身為宗門一員,豈能看著我的同門廝殺,而自己卻留在溫柔鄉中,這,不是我白小純的做法,更不是我夜葬的風格!

    兩位老祖,不必再多說,我……我一定要去戰場!!”白小純沉聲開口,聲音鏗鏘有力,斬釘截鐵,氣勢頓起。

    “好,這才是我的義子,這是傳送令牌,你拿著此令牌,明日去傳送陣,就可進入玄溪宗境內,我方的扎營所在!”宋家老祖看了鐵木真人一眼,二人目光對望後,都彼此微微點頭,這才哈哈一笑,右手抬起一揮,一枚令牌飛出,直奔白小純而去。

    白小純一把接過,灑脫一笑。

    “何必等明天,弟子殺敵之心已滾燙,此心不過夜,這就前往傳送陣,進入戰場,為我兩宗肝腦涂地!”白小純笑著小袖一甩,身體化作長虹,直奔傳送陣所在方向,很快臨近,不多時,陣法光芒瞬間爆發,滔天而起,在這黑夜里,格外明顯,可以依稀看到陣法內的情形,頭發飛揚,一身氣勢驚天,帶著執著,帶著血煞,帶著一股撼天正氣的白小純的身影逐漸的模糊……

    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啞然一笑,彼此又看了眼,都看到了對方的笑容,隱隱的,也都覺得對方比最早,還要順眼不少。(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89章 老祖,我要去戰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89章 老祖,我要去戰場!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