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早上……好……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陣陣嗡鳴議論,從血溪宗內大範圍的傳開,今天的事情,接二連三,對血溪宗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血魔出現,一位老祖居然是暗子,這一切的一切,讓他們短時間,無法消化,更有一股羞辱感,甚至產生了對血溪宗的茫然。

    血溪宗最強始祖面帶苦澀,此刻咬牙,看了看靈溪宗一代老祖,又看了看大坑內昏迷的白小純,是戰是融,在其一念之間,沉默之後,他忽然耳朵微動,似有某個存在,正在向他傳音,他的面色無變化,半晌後神色露出果斷,驀然開口。

    “玄溪宗挑撥兩宗,欲見兩宗血殺,殘害我血溪宗旱炎道友,還要滅我血子……此事不能忍,我血溪宗出戰,從來不見血不歸,今日已出……索性去滅玄溪宗!!”血溪宗始祖話語擴散,傳入每一個血溪宗弟子的心神,這些血溪宗的眾人,此刻的茫然,紛紛被一股怒意取代。

    “誓滅玄溪宗!!”

    “為旱炎老祖復仇!!”血溪宗眾人,此刻需要的是一個目標,需要的是發泄,眼下听到了始祖的話語後,一個個瞬間血意爆發,殺意再次翻騰。

    很快的,蒼穹血霧翻滾,那千軍萬馬之勢,向著遠方呼嘯而去,地面血海更多,天空血霧更濃,一個個血巨人咆哮,一艘艘血色戰船支撐,一個個外門弟子組成的如蝗蟲般的大球,轟鳴大地。

    血溪宗的幾位老祖,也都不願留在這里,轉身時,直接飛入血雲內,呼嘯而去。

    靈溪宗一代老祖沉吟,看了看身邊幾位道友後,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果斷與決定,遲疑中又看向落陳山脈一處無人關注的區域,心神內一樣浮現了傳音之聲,半晌,他的目中果斷,狠狠一咬牙。

    “玄溪宗欲干擾兩宗合並,傷我宗少祖,該滅!”他話語一出,右手抬起猛的一揮。

    “靈溪宗出動,進剿……玄溪宗!!”

    轟轟之聲讓大地顫抖,靈溪宗所有人,此刻都殺意擴散,隨著陣法的光芒閃耀,一個個巨人奔走飛出,天空上白色太陽所過之處,撼動蒼穹!

    雖然不少人在踏出落陳山脈時,都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一下,包括一代老祖也是如此,但也只是一頓,在看了眼深坑內的白小純後,毅然沖出,與血溪宗一起……殺向玄溪宗所在之洲!

    將要展開一場,轟動整個通天東脈,下游修真界的……數萬年沒有過的全面戰爭!

    似乎,一個新的宗門,從這一刻起,如同初陽……要在無數的血與殺中,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隨著眾人的遠去,落陳山脈也空了下來,血溪宗與靈溪宗,各有一部分人留在這里,還有鐵木老祖以及宋家老祖二人,也沒有隨大軍遠去。

    他們留在這里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白小純!

    白小純,對兩宗而言,太重要了,放在兩宗任何一方,對方都不會放心,況且千面子的存在,使得白小純這里,也成為了兩宗的一個軟肋之處,白小純活著,一切都好,一旦白小純隕落……失去了紐帶,存在了太多的可能。

    侯小妹這里,自然也不會離去,她的目光早就有意無意的落在宋君婉那里,憑著女人的直覺,她覺得宋君婉與白小純之間,很不對勁。

    與侯小妹的選擇一樣,宋君婉同樣沒有離去,她望著昏迷的白小純,心痛中,也帶著一絲說不清的情緒。

    就這樣,時間流逝,落陳山脈恢復寧靜,血溪宗與靈溪宗留下的那部分修士,都居住在了落陳山脈上,分屬兩地。

    他們的中間位置,那里被搭建出了一處洞府,這里被重兵把守,更有兩位老祖時刻關注,容不得出絲毫意外。

    洞府內,白小純躺在那里,始終昏迷,每天,侯小妹與宋君婉,都會出現,陪伴白小純……侯小妹越發的看出了問題,而宋君婉也自然的知道了侯小妹與白小純之間的關系。

    于是,兩宗修士經常的能感受到二女之間的殺氣,也時常能听到,陣陣激烈的爭吵之聲……對于那失蹤昏迷的白小純,這兩宗修士從心底,有了一些同情。

    時間流逝,直至一個月後,白小純的呼吸慢慢均勻起來,他體內的傷勢在不死長生功的運轉下,正在慢慢恢復,再加上血溪宗與靈溪宗不惜代價的送來療傷靈藥,使得他的傷勢恢復極快。

    這一天晌午,白小純體內修為的運轉一頓,他的意識回到了體內,雙眼緩緩睜開,感受到了自己還活著後,白小純激動了。

    他回憶昏迷前的一幕,依舊心悸,最終若不是他取出了龜紋鍋,進行了最後的阻擋,恐怕早已形神俱滅。

    “那旱炎太狠了,該死的,此仇等我比他還要強大後,一定要報仇!!”白小純心底咬牙,正要起身時,忽然覺得不對勁,側頭時,看到了在不遠處,侯小妹雙手掐腰,一副小辣椒的樣子,正在與一旁慵懶模樣的宋君婉,怒目而視。

    許是二人太專心了,沒有注意到白小純已睜開了眼。

    白小純一愣,覺得這畫面有些古怪,連忙閉上眼後再次睜開,發現自己沒有看錯後,他心里突的一下,緊張起來,就在這時,他听到侯小妹開口了。

    “宋阿姨,你怎麼又來了,你說你都到了頤養天年的年齡了,老胳膊老腿的,去歇著吧!小純哥哥交給我一個人就好了。”侯小妹瞪著眼楮道。

    “小孩子不懂事,我和你小純叔叔什麼關系你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夜葬佷女的份上,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你。”宋君婉鳳目一瞪,傲然開口,她身上那種位高權重的感覺很濃,此刻輕描淡寫,就固定了侯小妹的身份。

    “你才是他佷女,你全家都是他佷女!我和小純哥哥,可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兩小無猜,從他剛入宗門我們就好上了,我能成為外門弟子,還是小純哥哥幫我呢。”侯小妹哼道。

    她二人已不是第一次爭吵了,這一個月,幾乎每天都會如此,按照宋君婉的脾氣,好幾次都險些沒忍住要出手滅了侯小妹。

    可一想到兩宗融合的計劃,一想到白小純這里,她就忍了下來。

    白小純舔了舔嘴唇,覺得二女之間有殺氣,他趕緊閉眼,要繼續裝昏迷時,忽然覺得不對勁,四周一下子安靜了。

    這麼一寂靜,白小純更緊張了,他仔細的听了听,忽然頭皮發麻,他竟听到了在自己的面前,除了自己外,多了兩個距離自己很近的呼吸聲。

    好半晌之後,這兩個呼吸聲有些急促時,白小純額頭冒汗,趕緊裝出剛剛甦醒的樣子,慢慢的睜開眼,露出茫然的同時,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兩張美艷如花的俏臉。

    一個成熟,一個青澀,一個風華絕代,一個清純無限。

    “早上好……”白小純看著面前這兩個女子,眨了眨眼後,緊張的開口。

    宋君婉忽然笑了,目中露出溫柔,右手抬起放在白小純的額頭上,雙眸如水,輕聲安撫。

    “不要怕,不就是裝昏迷麼,來,告訴姐姐,裝了幾天了?”

    “我……”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還沒等開口,一旁的侯小妹不干了,一把撥開宋君婉的手,站在白小純的身前,怒視宋君婉。

    “你要干嘛!!小純哥哥單純得很,他怎麼會裝昏迷呢!”說完,侯小妹遲疑了一下,側頭看著白小純,忽然低聲開口。

    “小純哥哥你學壞了,裝昏迷,是不對的。”

    “我……”白小純額頭汗水更多,他覺得自己在這兩女中間,有種針芒在背之感,坐立不安。

    “夜葬,我要和你單獨談一下,你還欠我一個解釋。”宋君婉目光一轉,淡淡開口。

    “小純哥哥,我也要和你單獨談一下!”侯小妹不甘示弱,一樣開口。

    白小純徹底懵了,眼看二女怒視後,都看向自己,要自己來選擇,白小純傻眼了,此刻深吸口氣,忽然神色極為嚴肅。

    “好了!”他沉聲開口,這樣的語氣與神情,侯小妹從來沒在白小純身上看到過,此刻一愣,可卻覺得,這個樣子的小純哥哥,似乎比以前還要吸引人。

    旁邊的宋君婉,目中也有神采,這才是她記憶里的夜葬。

    “和我說一下,我昏迷後,兩宗的後續之事,還有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還是落陳山脈?”白小純一看有些效果,趕緊擺出一副大事為重的模樣,沉聲問道。

    很快的,他就弄清楚了昏迷後的事情發展,知道自己若是回香雲山,血溪宗不同意,而若是回中峰,則靈溪宗不同意。

    于是,就只能留在落陳山脈……而且不但兩宗安排了不少修士守護,就連宋家老祖與鐵木真人,也都在這里護法後,白小純感動。

    他更是听宋君婉說起前線的戰爭,此刻血溪宗與靈溪宗的大軍,正在攻打玄溪宗,集合二宗之力,玄溪宗不是對手,已失去了大半區域,節節敗退。

    听到這里,白小純感慨,他覺得自己的身份非常重要,就算是自己要去戰場,宗門的老祖也不會同意。

    “都怪我,太優秀了……哎。”白小純美滋滋的發愁,琢磨著自己還是不要去請戰了,不給老祖們添加壓力了,萬一老祖們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突然同意了……那就不好了。

    “罷了罷了,為了讓老祖們有理由不讓我去戰場,我……我忽然覺得自己肚子好痛……看來傷勢還沒好,那個……繼續養傷好了。”白小純想到這里,覺得自己非常的體貼,于是立刻捂著肚子,趕緊裝病。(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86章 早上……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86章 早上……好……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