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若有所思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他听出來了,這是掌門師兄在告訴自己一條……哪怕靈溪宗戰敗後,自己依舊可以保存下去的道路。

    或許天道築基,也可以讓白小純進入保全的名列,可若加上斬殺血子的戰功,則無疑可以讓白小純在那份名單里,也能憑著潛力與此功,名列前茅!

    “你剛剛回來,去拜一下師尊他老人家,然後就休息吧,至于戰場的安排,你是第四批傳送者……”鄭遠東緩緩開口。

    白小純深吸口氣,向著鄭遠東一拜,沒有立刻離去,而是問詢了一下李青候的狀態,李青候閉關時,沒有告訴他太多,白小純也以為是尋常的閉關,可如今回想,卻覺得這閉關的沖擊結丹,絕非那麼簡單。

    “你李叔,已順利結丹,列為傳承序列,如今正在溫養,算算時間,很快會出關。”鄭遠東笑著說道。

    白小純精神振奮,激動中抱拳離去。

    離開了大殿,白小純去拜了拜師尊的畫像,這才回到了自己于種道山的洞府,鐵蛋趴在那里,看到白小純回來後,立刻上前與白小純玩耍。

    “上次認出我了?”白小純拍了鐵蛋幾下。

    鐵蛋連忙點頭,又叫喚幾聲。

    “怎麼樣,你爹我厲害吧,血溪宗內橫行,哪個敢惹。”白小純得意,正要吹噓幾句,忽然發現鐵蛋的變化非常大,仔細一看,吃驚的發現,鐵蛋的修為居然快要到築基後期的樣子,看的白小純有些心里酸酸的。

    “你這修煉的也太快了吧……”白小純覺得不公平,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出生入死,一心修行才到了築基中期,可鐵蛋天天不干正事,居然和自己一樣了。

    鐵蛋立刻得意,向著白小純叫喚幾聲,別人听不懂它的意思,可白小純把它從小養大,豈能不知道,此刻睜大了眼,倒吸口氣。

    “鳶尾峰的掌座天天喂你吃丹藥?一代老祖經常給你梳理體內經脈?那條老龍經常給你喝它的生命之血?”

    “啊?你還去了秘境?你你你……”白小純覺得自己都嫉妒了,瞪了得意的鐵蛋一眼。

    “說,這段時間有沒有偷肚兜?”

    鐵蛋吼了幾聲,一人一獸,就這樣的交談起來,直至天色漸晚,白小純想到鐵蛋的修為,于是擔心有一天自己被對方超過,這才結束了交談,帶著緊迫感開始打坐,修行紫氣通天訣。

    之後的幾天,陸續有人來拜訪,直至數日後,才逐漸的安靜下來。

    這些天,隨著白小純與宗門的不少人敘舊,他也看出了整個靈溪宗與之前自己離開時的不同之處。

    當年他離開時,靈溪宗的氣氛以修行為主,雖彼此有競爭,但卻無礙,笑談之聲時常可以在各個地方听到,整體的環境很輕松,可如今……幾乎所有人都很沉重,使得整個靈溪宗,充滿了壓抑。

    如同是山雨欲來,可以看到每一個弟子,都在為戰爭做著準備。

    好在這壓抑與沉重中,還存在了殺機的鋒利之意,那種與宗門共存亡的心態,使得幾乎所有弟子,壓抑有多深,在戰爭中的爆發就有多大。

    這一刻的靈溪宗,前所未有的強悍!

    除此之外,山下的坊市內所有物品,幾乎都脫銷了,甚至在宗門內部弟子之間的交易,也都物價提高了數倍不止。

    其中尤以靈藥、符紙,這幾種戰爭的消耗品為主,還有法寶之物,也是有價無市,而紫鼎山的煉靈,也在這一段時間,越發忙碌,前來煉靈之人絡繹不絕。

    甚至這些天來找白小純的很多人,都希望白小純能為其煉藥,哪怕明知白小純的丹藥恐怖,也依舊渴望。

    白小純的心,也隨著對靈溪宗狀況的了解,越發的低沉起來,他眉頭緊鎖,此刻坐在洞府外的一處山石上,遙望山下,在這個位置,他可以看到整個靈溪宗的大貌。

    望著這片熟悉的山巒,望著那條奔騰的通天河,白小純想起了這場戰爭的因果……

    “中游區域,空河院……”白小純喃喃,一個代替空河院的名額資格,對于下游而言,有著無法形容的渴望。

    “值得麼……”白小純輕嘆,從心底,他不希望兩宗開戰,或許在別人眼中,血溪宗是凶殘狠辣的魔宗,可在白小純的感官里,他覺得血溪宗對自己挺好的。

    “一個空河院,或許不值得,但若是加上了老祖突破的希望,加上了宗門可以壯大的無限可能,再加上所有弟子,只需數十年的時間,適應了中游的靈氣後,修為會自行淬煉提升,則一切……就不同了!”在白小純這輕嘆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從其身後傳來。

    這聲音來的突兀,白小純一愣,回頭時立刻看到了在自己的身後,穿著一身青色長袍,氣色十足,面帶微笑的李青候。

    這一刻的李青候,與白小純記憶里有了一些不同之處,似乎整個人內斂了好多,就連威嚴也都少了一些,只是在白小純的目中,卻感受到了李青候的體內,似藏著一個巨大的漩渦,一旦散開,可以驚天動地,深不可測。

    這種感覺,甚至白小純在一些太上長老身上都沒有如此強烈,他睜大了眼,半晌之後歡呼一聲。

    “李叔!!”白小純激動,他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看到李青候了,此刻振奮的趕緊站起,上前一把抱住李青候。

    李青候哈哈一笑,摸了摸白小純的頭。

    “恩,長高了不少。”在李青候的眼中,白小純永遠都是當年那個點了十三次香,被他帶上山的少年孩童。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白小純的眼圈有些發紅,在血溪宗時,他需要隱藏身份,對李青候的思念,也只能埋在心底。

    回到靈溪宗後,他覺得李青候的閉關不對勁,此刻親眼看到李青候成功結丹,白小純的高興程度,甚至比自己煉制一爐高階的丹藥還要強烈。

    “小純,戰爭,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李青候望著白小純,坐在了一旁,白小純也坐在旁邊。

    “除了我之前說的那些,還要加上宗門底蘊的增加,還有對于下游資源的掌控,甚至名利之爭,那麼這一切,將再次不同!”

    “而玄溪宗與丹溪宗的戰爭,已到了尾聲,丹溪宗大敗,近半弟子並入玄溪宗內,使得玄溪宗在這場戰爭中雖消耗不少,可卻快速的補充,眼下正在滅丹溪宗最後的山門,此後只需一段時間的整合一心,將會比曾經強大太多。”

    “如今這個時機的玄溪宗,外有滅丹溪山門這必須要做的事情,內有駁雜來不及整合的矛盾,可以說是玄溪宗最薄弱的時候,也無力阻止事態的發生,只能快速滅丹溪的同時加速整合,而血溪宗拖延到現在出手,為的就是傾全力逼我靈溪宗听從他們的條件,進而封宗。”李青候緩緩開口,說著他對于這場即將要爆發的戰爭的理解。

    “一定要戰?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麼。”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

    “不用想太多,這場戰爭不可避免,無論誰想升到中游,遲早都會一戰,若此刻不戰,一旦妥協,日後禍患無窮,與其殘喘千年滅亡,不如此刻全力爭奪那一線曙光!”李青候輕聲開口。

    “這場戰爭,是無奈的,血溪宗無奈,我們也無奈,可又不能不戰,即便是我們放棄這個晉升的資格也沒用,別人不會信,一切誓言,在這種宗門之間,都是蒼白的。”

    “除非,能有什麼辦法,讓兩個宗門能在這關乎宗門生死的大事的基礎上,也能選擇相信彼此。”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李青候搖頭,看向白小純。

    “你不要想那麼多了,記得在戰場上,跟在我的後面,這一次怕是……要死很多很多人……”李青候嘆了口氣,起身時,看到白小純在發呆,似若有所思,于是抬手在白小純肩膀上拍了下。

    “走吧,我帶你去見一個長輩,我的師尊!”

    白小純一怔,這還是他第一次听到李青候提起其師尊,在白小純看來,能成為李青候的師尊,至少也是太上長老,甚至極有可能,是靈溪宗五位老祖中的某一個。

    白小純收起之前的思索,跟隨在李青候身後,離開了種道山,走在半空時,白小純有些詫異,發現李青候所去的地方,居然是種道山後的空曠天地。

    那里什麼都沒有,只能看到通天河的河水,奔流遠去。

    -------------

    好久沒爆發……今晚12點~~~(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70章 若有所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70章 若有所思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