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走開啊,別跟著我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呆了一下,看著眼前這沖天的光柱,尤其是在自己的面前,這光柱內有一個血色的鑰匙漂浮,似乎他一抬手,就可以抓在手中。

    白小純睜大了眼,倒吸口氣,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隨意找了個方向奔跑,居然都能遇到這第一把鑰匙。

    與此同時,隨著光柱的出現,遠處半空中正在交戰的血梅與宋君婉,也都頓了一下,瞬間看去,緊接著,此地散開的雙方護法,無論在任何地方,都全部一頓,齊齊看向光柱所在。

    這些護法的人選,一個個都絕非凡俗之輩,自然也都知曉第一個鑰匙最難獲得,彼此都略有遲疑,可畢竟還是有人出手,很快的,大都飛出,直奔光柱所在。

    更有陣陣煞氣,轟然爆發。

    “這一個鑰匙,誰和我強,休怪宋某殺人!”宋缺嘶吼,地脈八次巔峰的戰力,驚天而起。

    “別人怕你宋缺,我周華不在乎!”

    “奪血匙!”隨著聲音的傳出,血色荒漠內的殺戮,在這一刻,驟然掀起。

    “該死的,我要趕緊走!”白小純身體一抖,听到了四周的聲音,也看到了那數十個身影直奔自己,白小純倒吸口氣,趕緊後退。

    可就在他後退的剎那……白小純無法置信的發現,那血色鑰匙居然會動……竟……直奔白小純而來。

    “天啊,這鑰匙怎麼還會動!”白小純都快哭了,好在此刻有一個血梅的護法距離不遠,剎那沖來,看到血色鑰匙後,立刻殺意彌漫,竟不是先去爭奪鑰匙,而是殺向白小純。

    這修士築基後期,一出手就是血色大劍,一劍斬下,封鎖四方,其目中殺意彌漫,看向白小純時,似乎還在咬牙。

    “你你你……太欺負人了,看到鑰匙不拿,居然來殺我!”白小純頓時生氣,他看出這一劍是對方全力出手,氣勢不俗,尤其是血劍上的殺意,明顯是要在這里將這里滅殺。

    白小純目中收縮,更有寒芒閃耀,他來到血溪宗後,雖很少與人出手,可戰力的增加,已是極為恐怖,此刻在那一劍迎頭斬下的剎那,白小純右腳向著地面狠狠一踏,整個人直接借力轟然而起,速度之快,化作殘影,避開那一劍時,已出現在了半空中,出現在了這血梅護法的身邊,沒有半點停頓,直接狠狠一撞。

    正是……撼山撞!

    那是天道築基下,三層靈海化晶的築基中期修為,那是不死金剛卷第二層,已掌握了六尊蠻鬼的肉身之力,此刻更是以撼山撞這樣的不死卷的秘法施展出來,威力之大,數倍的爆發出來,使得白小純的身體,在這一刻,幾乎就是一個人形的凶獸!

    轟的一聲,這聲音震動四方,雖是悶響,可卻給人一種心驚之感,很難想象兩個人的踫撞,發出這樣的聲音時,被撞擊之人會怎麼樣的淒慘。

    一聲淒厲的慘叫,在這轟鳴回蕩的同時,從那血梅的護法口中傳出,他噴出大口的鮮血,甚至還有不少內髒的碎塊,背後的衣衫,更是猛的鼓起,面色瞬間紫紅一片,  之聲微弱,可卻從其體內不斷被傳出。

    他的身體,更是在這一剎那,被直接撞的飛起,他的眼前茫然,一片漆黑,此刻就連腦袋都是空白,可惜這空白沒有持續太久,便化作了虛無。

    轟鳴中,飛奔此地的數十人,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看到了這讓他們頭皮發麻的一幕,被白小純撞飛的這個護法,他的身體,竟在半空中,直接就……崩潰爆開!

    那是所有骨頭的碎裂,那是雖有血肉的分離,那是靈魂的飛灰湮滅!

    余音還在,可血梅的這位護法,卻從此形神俱滅!

    若是換了別的宗門,到了這個時候,足以震懾了,可這里是血溪宗,血溪宗的弟子,一個個不但桀驁,更是狠辣,血梅的那些護法很快就從之前的忌憚中恢復過來,瞬間有三人急速飛出,直奔白小純。

    這三人都是築基後期的修為,其中一個更是築基大圓滿,出手時,三道血劍滔天,轟鳴四方,最驚人的,反倒不是那築基大圓滿的修士,而是其中一個築基後期的中年,此人長臉,蓄著胡須,面無表情,可出手時,竟在他的手心內,幻化出了一根香!

    此香無風自燃,煙絲飄散,形成了一股讓白小純這里,心神震動的氣息,讓他全身上下,傳出強烈的生死危機,似乎全身每一寸血肉都在向他尖叫,告訴他這根香,危險到了極致。

    不但是白小純有如此感覺,四周其他人,都是面色紛紛大變……

    “此人是楊洪武!這就是宋君婉所說的重寶麼!!”白小純倒吸口氣,可緊接著,讓他頭皮發麻的,是他立刻就感受到,這四周的眾人,居然有四五人……竟同時在這一瞬,似被那根神秘的香所刺激,紛紛要麼從體內,要麼從儲物袋內,也爆發出了……雖不一樣,可卻同樣讓白小純心神震動,產生生死危機的氣息!

    白小純呆了一下,他盡管修為不俗,能撞死一個築基後期,但同時面對三人,不但其中一個是築基大圓滿,更有這種讓他覺得心驚的寶物,他不由的心肝一顫,覺得血溪宗的這些老一輩築基修士,實在太可怕了。

    不過白小純也明白,能被血梅與宋君婉找來的作為護法,這些築基修士,一定都是佼佼者,要麼就是當代天驕,要麼就是老一輩轎子。

    尤其是宋君婉提起過的肖青,那是被猜測隨時可以突破踏入結丹境,可卻因某些原因,沒有去突破的恐怖之修。

    至于寶物,以血溪宗的掠奪本性,自然會比其他宗門的弟子,多了不少。

    眼看危機,白小純頭皮發麻,只是面子卻不能丟,于是後退時冷笑開口。

    “夜某沒時間與你們玩耍,只是告誡諸位,別來惹我!”白小純神色上卻桀驁陰冷,心里覺得自己這句話說得太霸道了,一晃之下,速度爆發,化作長虹驟然遠去。

    幾乎在他遠去的瞬間,三人的血劍降臨,形成絞殺,雖被白小純避開,可那根香的煙絲,卻在一繞之下,在四周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波動。

    略微感受了一下這波動,白小純速度更快,隨著他的離去,此地圍繞第一把鑰匙,立刻雙方展開了廝殺,有人已拿到了鑰匙,彼此展開生死激斗。

    不過也不是全部人都出手,還有一些只是對峙,沒有參與進去,更有一些,甚至都沒有來到此地,而是擴散開來,顯然是與白小純的想法一樣,認為第一個鑰匙,搶奪最危險。

    白小純遠遠飛走,時而回頭看去,眼看那些人爭奪的很是慘烈,尤其是這些人大都築基後期,涉及生死,出手時毫無保留,甚至各有保命法寶用出,轟鳴之聲驚天動地,隱隱的,竟還有無限接近結丹之力的波動擴散,看的白小純心驚肉跳。

    “就算我有不死金剛,單打獨斗還可以,這麼多人要是打我一個,我小命一定保不住……”白小純倒吸口氣,飛的更快,他心底頗為感慨,琢磨著方才或許是巧合了,那鑰匙正好出現在自己面前,這一次他想著飛的遠一些,或許就沒事了。

    至于去爭奪鑰匙,白小純琢磨著等第四枚之後,再去爭奪一個,應該是最穩妥的,此刻飛出了大半個時辰,已經避開了很遠,這才安穩的找了個地方坐下。

    “我這一次飛的遠,應該就沒事了吧,頭幾把鑰匙,誰願意要誰要,我才不要。”白小純認為自己這一次很明智,正覺得自己英明時,第二個時辰到來了。

    幾乎在這第二個時辰到來的剎那……白小純忽然睜大了眼,發出一聲驚呼,他呆呆的看著自己面前,觸手可及的地方,此刻出現了一個紅點。

    這紅點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內,直接爆發出了刺目的紅芒,形成了一道紅色的光柱,直沖雲霄,整個血色荒漠,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白小純覺得詭異,不由得想起了無盡血界內的一幕幕。

    “不能吧……又不是我晉升血子,怎麼會這樣……”白小純看著近在眼前的血光內出現的鑰匙,嘆了口氣,身體驟然後退,在他的後退的同時,這鑰匙直奔他飛來。

    “走開啊,別跟著我……”

    白小純都快哭了,他一想起方才只是三五人的擊殺爭奪,就傳出了恐怖的波動,立刻內心一顫,速度更快的飛出。

    他速度快,可身後的鑰匙,速度一樣加快,竟追著白小純在這血色荒漠不斷疾馳……

    這一幕,慢慢被四周趕來的雙方修士看到,一個個頓時睜大了眼,目瞪口呆,被這一幕所震撼,覺得不可思議。

    第一枚鑰匙……出現在白小純身邊,他們覺得這是巧合。

    第二枚鑰匙,也出現在白小純身邊,他們咬牙之下,也可以勉強說這是巧合,可……當這鑰匙居然追著白小純時,所有人都傻眼了。(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48章 走開啊,別跟著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48章 走開啊,別跟著我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