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滿滿的惡意啊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雙眼收縮,這賈烈他之前注意過,是血梅護法中的佼佼者,此刻一出手,氣勢之強,讓他立刻知曉,這將是一個勁敵。

    “修為比我高,竟然還準備藏在這里對我偷襲,無恥,卑鄙,我最恨這種人了,這種人,就應該被雷劈!”白小純很生氣,目光一閃,正要出手,可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幕,讓白小純目瞪口呆,讓賈烈也都無法置信的一幕!!

    幾乎在白小純話語剛說完,賈烈笑聲回蕩,全身霧氣化作血色大手印,帶動身體直奔白小純來臨的剎那……

    突然的,血色的天空,沒有任何預兆的,直接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一道水桶粗細的閃電,沒有任何征兆的,憑空出現,直接就轟在了賈烈身上。

    巨響滔天,轟鳴中,白小純愣了,賈烈驚呼,血色大手印直接潰散大半,他睜大了眼,有些不可思議,可還沒等他與白小純彼此反應過來,第二道閃電,第三道閃電,第四道閃電,陸續的轟隆隆的降臨下來。

    賈烈慘叫,身體外的大手印,驟然崩潰,被閃電直接轟在了身體上,噴出鮮血,神色駭然,露出無法置信。

    “這……這是怎麼回事!!”

    “夜葬,你這是什麼神通!!”賈烈怒吼,心中驚慌,急速後退時,正要抬頭看向天空,可緊接著,他就腦海嗡的一聲,頭皮都要炸開,他看到天空上,在這一瞬,竟出現了一連串的閃電,足有上百,轟隆隆間,直奔自己而來。

    “不!!”賈烈發出淒厲的慘叫,此刻再也顧不得白小純,右手猛的抬起一拍額頭,口中直接吐出一面充滿了復雜紋理的殘盾,守護自身,疾馳後退。

    在他後退時,上百閃電轟轟而去,不斷地落下,雖都被那殘盾阻擋,可依舊讓賈烈這里,鮮血不斷噴出,尤其是最後,十多道閃電齊齊降臨,那殘盾無法承受,直接崩潰,賈烈噴出大口鮮血,身體萎靡,取出一道符紙,目中露出驚恐與不可思議,狠狠一捏,符紙燃燒,換來驚人的速度,急速而逃。

    白小純目瞪口呆,從始至終,他只是站在那里,手都沒有抬起過,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

    這一幕太過匪夷所思,他眼睜睜的看著賈烈在靠近自己的過程中,被上百閃電 里啪啦的一頓狂轟亂炸,直接逃之夭夭,震撼之下,沒有輕舉妄動去追殺。

    他倒吸口氣,抬頭看了看蒼穹,又看了看賈烈逃走的方向,白小純眨了眨眼,忽然激動起來。

    “莫非……莫非我的修為,已經到了一種連我都不知道的程度,可以一句話,決定生死!!”白小純剛剛振奮,一想又覺得不可能,沉吟片刻後,只能將這一切,歸咎于巧合,又或者是與不死長生功有關,他很希望賈烈能再次出現,這樣自己就可以去仔細判斷了。

    帶著好奇與期待,白小純慢悠悠的飛在半空中,踏入血海。

    而此刻,在距離白小純有一段範圍的海域內,賈烈全身顫抖,嘴角帶著鮮血,目中露出瘋狂,可在這瘋狂的深處,卻藏著一絲驚恐,他很確定,那些憑空出現的閃電,絕非夜葬的神通導致。

    “怎麼回事,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閃電劈我!”

    “我知道了,這夜葬有瘟魔的稱號,又心狠手辣,心機深沉,顯然是他猜到會有人偷襲,所以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只要別人一靠近,就會引起閃電降臨,一定是這樣!”賈烈沉思半晌,只能得到這個結論,雖也不是完全確定,可實在想不出其他的了。

    “應該是與之前戰場有關,那里是綠洲與沙漠的交界處,存在了不穩的波動,而我的突然出現,修為散開,應該是符合了某種規律,夜葬身為藥師,知道的比我多,所以才被其利用……”賈烈咬牙,目中殺意滔天。

    “我就不信了,這一次我準備一番,一定可以將其擊殺,我定要將他千刀萬剮,生生折磨!”賈烈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此刻深吸口氣,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一次我寧可祭獻修為,換來生命氣息的隱藏,除非是結丹修士,否則的話,築基中沒有人能察覺到我靠近百丈!”賈烈咬牙,面部出現紅潤,身體卻更為枯瘦,開始潛行,準備再次尋找時機,前去擊殺。

    這個時機,在三天後,他終于找到了,這一天,白小純正在血海上飛行,一路所過,海面波瀾不起,放眼看去,一片赤色,沒有任何血獸出現,白小純很想去看看血獸長什麼樣子,但卻沒有機會。

    正百般無聊的飛行時,忽然的,白小純右側百丈外,虛無扭曲,他雙目一閃側頭看去時,立刻就看到了賈烈的身影,竟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百丈外。

    幾乎在白小純看去的剎那,賈烈仰天大笑,雙目赤紅,整個人轟的一聲,竟化作了一片血霧,將身體籠罩在內時,這血霧翻滾,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猙獰頭顱,直奔白小純吞噬而來。

    “夜葬,給我死!!”賈烈的速度太快,如今又是百丈左右,在這極致的速度下,他的話語還在回蕩,這血霧化作的頭顱,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正要一口吞來。

    可……還沒等白小純出手,就在這血霧頭顱靠近的瞬間,突然的,天地色變,風雨倒卷,一股難以形容的狂風,直接就在白小純的前方,瞬間凝聚!

    這狂風之大,就連海面都轟鳴,似乎要將半個大海都卷起,氣勢滔天,直接就卷在了賈烈化作的血霧頭顱上,稍微一踫,轟鳴中這頭顱直接崩潰,露出了里面的,正發出淒厲慘叫的賈烈。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夜葬……”

    他的身體,根本就沒有半點停頓,在那狂風下,直接橫掃到了天邊……能隱隱看到,在這風中,他的衣服撕裂,他的血肉模糊,若非是關鍵時刻,賈烈取出了一件保命之寶,強行挪移出了這片區域,怕是整個人都要在風中四分五裂。

    白小純深吸口氣,他所在的位置,與之前賈烈之間不到二十丈,這狂風之大,足以掀起半個海洋,可偏偏……連他的頭發都沒掀起一根。

    似乎這二十丈的距離,如同天地溝壑……

    眼睜睜的看著賈烈淒慘無比的被卷走,白小純傻眼了,他呼吸急促,此刻他若是還不明白,他就不是白小純了。

    “這片世界……在保護我?因為我修行的不死長生功,因為同源?”白小純立刻感動,他看著四周,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好半晌後他才讓自己從激動中恢復,深吸口氣後,抬起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純彈指間,就可讓那小小築基,灰飛煙滅!”

    帶著得意,白小純所有緊張感一掃而空,大搖大擺的向前飛去,一路上感慨頗多,與此同時,在遠處的海域上,賈烈鮮血不斷地噴出,整個人要抓狂了。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他瘋了一樣的怒吼,身體顫抖,目中露出強烈的不甘心。

    “先是閃電,又是狂風,這夜葬到底施展了什麼手段,莫非這世界都對他照顧?我不信,更不服!”賈烈正吼著,又噴出鮮血,他雙眼赤紅,低頭看著自己近乎****的身體,整個人越發瘋狂,他此刻重傷,好在儲物袋還在,被他在風中死死的抓在手里。

    此刻換上一套衣服後,賈烈殺意滔天,他對于白小純的恨,已經是不共戴天的程度,咬牙之下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個雕像。

    這雕像是一個厲鬼,猙獰無比,拿著雕像,賈烈遲疑了一下,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出,落在這雕像上,雕像立刻融化,最終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液體,凝聚成了一個符文,飛起烙印在了賈烈的眉心。

    賈烈全身顫抖,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眉心的符文擴散,竟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鎧甲,覆蓋全身時,他的身體也肉眼可見的膨脹起來,很快傷勢恢復,他整個人摸樣大變,不再是干瘦,而是魁梧無比,可仔細一看,卻又模糊,似處于真實與虛幻之間。

    “少澤峰血子給我的這鬼身,可以讓我短時間內修為恢復,還會更進一步,具備鬼影之體,這夜葬詭異,他的閃電我已看透,這風我雖無法捉摸,但這一次我從海底沖出襲殺,又有鬼影虛幻,可避風而去!”

    “夜葬,我不信這片世界都照顧你,就算真的是這樣,我也要逆天而行,一定要滅殺夜葬!”賈烈咬牙,收斂修為,飛入海下,直奔前方疾馳,這一次,他已拼了全力。(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44章 滿滿的惡意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44章 滿滿的惡意啊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