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我太正直了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有些遲疑,瞄了眼其他幾個血色祭壇上的天驕,除了血梅已經成功外,其他七人都在不斷凝聚血氣。

    可看著看著,白小純立刻生氣了,他覺得這些人太過分了,那宋缺,以其地脈八次潮汐的基礎,利用血色祭壇煉氣化血,就算是比血梅慢,可也絕對不會慢那麼多,但眼下,居然只完成了七成左右。

    而其他幾個,也都是差不多,最慢的,居然才三成。

    “還是我太正直了,居然還會遲疑,這些家伙,一個個都在截留血氣,用來自身修行!”白小純一眼就看出不對勁,內心正氣更多,掃了眼血梅,覺得血梅這里太傻了,在正直的程度上,只比自己少了一點。

    “罷了罷了,都說隨波逐流,我身為一個密探,絕不能鶴立獨行,我要與所有一起……我也不想,唉。”白小純內心感慨時,猛的一吸,將之前吸來的血氣,生生截留了九成……

    因為吸的太猛,導致他頭頂原本已經完成了大半的血球,肉眼可見的枯萎了一半,這一幕,下方的眾人都在打坐,沒人注意,可宋缺等人卻都看到了,一個個怒視白小純,心底都在咒罵對方無恥。

    旱炎老祖也都遲疑了一下,多看了白小純幾眼,至于其他幾個老祖,也都神色古怪,這次讓九人輔助,除了讓這一代的天驕更清晰的了解底蘊外,也有借助這個機會,讓九人修為再次提高的打算。

    至于能提高多少,如何把握分寸,就要看這九人自己了。

    血梅志在血子,不屑于此也就罷了,在這幾個老祖看去,那夜葬……居然無恥到分明已完成大半,可卻又奪了回去。

    若僅僅是夜葬也還好,可很快的,宋缺與許小山,還有其他幾人,也都有樣學樣,竟都紛紛這般時,幾個老祖實在看不下去了。

    畢竟……血色眼楮內的不化骨,似乎也都在原本空洞的眼窟窿里,出現了一絲幽火……

    “一炷香的時間,無法完成血球者,耽誤了喚醒不化骨,老夫親自出手,把你煉成一具不化骨!”宋家老祖冷哼一聲,緩緩開口,聲音只在白小純等人耳邊回蕩。

    白小純內心一顫,方才那一瞬的血氣凝聚,讓他如同大補,體內無窮血氣推動不死金剛第二卷,他的蠻鬼之力再次攀升,如今已到了五鬼之力。

    “太小氣了。”白小純內心嘀咕,可卻不敢不听,只能收斂一些,其他幾人也都低頭,一樣如此,很快的,一炷香的時間就要到了。

    白小純八人每個人的頭頂,血球都完成到了九成,這最後一成……他們顯然是都打定主意,不到最後一刻,絕不完成,能多拖延一些總是好的,畢竟如今這個機緣,堪比造化,這是整個血溪宗的修士相助修行。

    僅僅是這一炷香,白小純的不死金剛卷就再次突飛猛進,肉身之力已達到了六尊蠻鬼之力,全身酸癢,那種感覺,讓他恨不能抬頭長嘯。

    “不行了,時間就要到了……”白小純舍不得,可卻沒辦法,心底嘆息,正要在這最後的幾十息內,全力凝聚血氣時,忽然他內心再次一動……

    “不知,若是我凝聚出一滴蘊含我意志的真正不死血,融入里面,有沒有可能……控制了那具不化骨?”

    白小純一想到這里,頓時激動,他覺得自己若是成功了,那就是立下大功了,可一想到血溪宗對自己也挺好的……于是就有些糾結。

    “宋君婉,宋家老祖,還有幾個山峰的大長老,都對我還算不錯,雖然有些時候也都會凶殘,可總體來說,還是可以的。”白小純感慨,又一想以自己的修為,想要去控制不化骨,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于是不再糾結。

    “反正我就嘗試一下,成不成就看天意了。”白小純目光微閃,低頭時,在別人的煉氣化血時,他雖一樣如此,可卻暗中從體內,催發了一絲自己屬于自己不死血肉內的血氣,使其慢慢融入這眾多吸來的血氣里。

    幾十息後,當旱炎老祖目中露出精芒,要宣布結束時,宋缺頭頂的血球立刻飛出,許小山也是如此,其他人陸續這般,白小純更是趕緊睜開眼,頭頂的血球剎那飛起。

    他內心緊張,自己的這個血球,看似與其他人的一樣,可實際上里面蘊含了自己的一絲真正的不死血,那里面有自己的意志。

    “應該不會被發現,畢竟我的不死血,才是正宗,其他都是仿品,就算是看出了不同,也只會認為我更努力,畢竟我有逆血返祖……”白小純正忐忑時,八個血球飛向旱炎真人,旱炎真人一一掃過後,竟沒有停留絲毫,而是右手抬起一揮,立刻這八個血球,直奔蒼穹血眼內的不化骨飛去。

    白小純松了口氣,眼巴巴的看著血眼內的不化骨,只見這八個血球臨近後,直接融入到了不化骨的體內,飛速融合後,整個不化骨的身體,生機轟然爆發,其眼窟窿內的幽火,在這一刻也瞬間燃燒,越來越亮。

    到了最後,這不化骨竟直接站起,仰天一吼,這一吼之下,天地失色,世界轟鳴,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從其身上不斷地擴散開來。

    還有狂風憑空出現,橫掃八方,使得整個天地一片昏暗。

    更是在這一刻,隨著不化骨的甦醒,它身邊的千面魔頭,還有那塊枯萎的皮,以及那把血劍,都在這一瞬,齊齊震動,似被牽引,要隨之甦醒……

      之聲,在這一刻擴散四方,這血色的眼楮,在瞳孔上居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如同碎裂的封印!

    還沒等白小純去感受自己是否成功時,旱炎真人袖子一甩,直奔血眼內,其他幾個老祖,也都在這一刻,目光炯炯,齊齊飛向血眼,宋家老祖是最後一個進入的,他在踏入血眼前,回頭看了一眼大地。

    “一個月後,中峰血子試煉!”他的聲音如天雷回蕩時,踏入血眼,在他踏入的剎那,千面魔頭甦醒,那塊枯萎的皮換發了生機,血劍上的小人,睜開了眼。

    而那瞳孔上的裂縫,飛快的連接在了一起,直接崩潰,如同打開了一個缺口,血溪宗八個老祖,齊齊踏入。

    轟!

    隨著他們的踏入,整個天空模糊,血色眼楮一瞬消失,而下方血溪宗修士,也都一個個停止了打坐,齊齊抬頭,在血溪宗掌門以及各峰大長老的安排下,眾人這才散去,可心中卻藏著無數疑問。

    底蘊,他們看到了,可卻不知最後幾個老祖,為何要踏入血眼內,可無論怎麼想,顯然都離不開戰爭。

    白小純緊張,他到最後還是無法確認,自己是否成功,思來想去時,回到了洞府內,將暴增的肉身之力穩固後,時間已過去了大半個月,距離宋家老祖所說的中峰血子試煉,還有三天。

    與此同時,整個血溪宗內,也都開始議論血子試煉的事情,整個血溪宗每一代,都只有四個血子,任何一個血子結丹後,就可凌駕太上長老之上,成為血擘。

    而中峰血子,這一代始終沒出,如今在戰爭前,終于要進行血子試煉,選出一人,成為血子,一旦血子確定,中峰的戰力也將在血子本身的血氣加持下,全部增加不少。

    此事對血溪宗而言,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對中峰修士來說,此事更大,因為血子的身份,從理論上來說,所有中峰的築基修士,都有成為的可能。

    只是大家都明白,這一代中峰的血子,只能從兩個人身上產生,一個是血梅,另一個則是大長老宋君婉!

    “一定是血梅少主了,血梅少主地脈九次巔峰,她不成為血子,是我中峰的損失!”

    “我認為大長老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她畢竟修為築基大圓滿,血梅雖是地脈巔峰,可卻只是築基中期,不如大長老!”

    “血子試煉,比試的除了是修為戰力外,還有很多因素,各自需要護法來護送……護法的強弱,也是很關鍵的因素。”

    種種議論,隨著血子試煉的到來,在宗門內越傳越多時,在血子試煉的前一天,深夜,白小純正盤膝打坐時,他的洞府外,大長老宋君婉的身影,踏著月色,一步步走來,她的容顏絕美,在這月色的陪襯下,更是風華絕代。

    “夜師弟,歇息了麼?”洞府外,宋君婉輕聲開口。(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40章 我太正直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40章 我太正直了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