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夜葬,跟我回家!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令牌,是宋家老祖所賜,有這令牌在,白小純的確是于血溪宗內,只要不是叛宗,就可以橫行。

    哪怕是他殺了人,也都無礙!

    只是在宋君婉面前,卻沒有用處,哪怕白小純築基中期,可畢竟不是宋君婉這樣隨時可以去結丹的強者對抗,況且……宋君婉沒有出手,而是狠狠的瞪了白小純一眼後,就離去了。

    在之後的幾天,有關夜葬煉藥成功,煉制出四階靈藥的事情,在整個血溪宗傳開,所有太上長老,幾乎無人不知白小純。

    哪怕是那些常年閉關的血擘,也都听說了夜葬的名字,即便是八個老祖,也都如此。

    尤其是宋家老祖,對白小純更是看重,老祖的態度,決定了宋家的態度,在血溪宗內,宋家是一個龐然大物,根脈極深。

    與此同時,有關夜葬煉藥的事情,也通過很多渠道,傳遍血溪宗外的各個修真家族,甚至靈溪宗也都听說,尤其是侯雲飛等人,更是膛目結舌,想起了白小純……只是這個猜測太過荒誕,他們自己都不相信。

    連續不斷地听聞夜葬的事情,也使得在其他宗門眼中,血溪宗夜葬的地位,再次提高,甚至很多人已經把他與宋缺,都列在了一起。

    可在血溪宗內部,卻不是這樣,在很多人眼里,宋缺……已經不如夜葬了,這夜葬不但戰力強悍,手段殘忍,心狠手辣,就連煉藥也都充滿了魔性,但凡靠近之人,都會被影響。

    尤其是那腹瀉之事,影響了一個山峰,讓無數人心中震駭的同時,對白小純這里的忌憚程度,也與日俱增。

    他的外號,也很快從夜魔,變成了瘟魔,這種殺人不見血的手段,讓人想起來就會驚心。

    白小純也很享受血溪宗內眾人對自己的態度,中峰幾乎絕大多數修士,已經徹底的打定主意,避開白小純。

    不願再去招惹,雖然還剩下一些頑固的,可也掀不起大浪。

    至于內門弟子,更是看見白小純時,如看洪荒猛獸,雙腿都發軟,平日里議論時,已然把白小純看成是一個人能滅去一峰的恐怖存在。

    可白小純的好日子沒過幾天,就沒了……宋君婉以中峰大長老的身份,下了一系列的命令,比如讓白小純打掃中峰,比如讓他修復所有被他毀去的洞府,種種事情,換著方法去整治白小純,使得白小純愁眉苦臉。

    “我怎麼就一時手賤了呢……”白小純唉聲嘆氣,剛剛清掃了中峰,又接到宋君婉的命令,居然讓他去清理中峰這段日子的污穢之物。

    “太欺負人了,憑什麼只能她勾我,不能我勾她!”白小純憤憤,覺得以自己的身份,決不能去幫人清理污穢之物,正發愁時,一道長虹從遠處飛來,繞了一圈後,察覺到了白小純所在的地方,直奔他而來。

    白小純抬頭一看,那長虹內的身影,是尸峰的大長老。

    “夜葬老弟。”尸峰大長老哈哈一笑,身體驟然降臨,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前,看著白小純手中拿著掃把,立刻眼楮一亮,。

    “被懲罰了?老夫可是听說了,你居然敢去勾引宋君婉!”他雖是尸峰大長老,可知道這夜葬不俗,入了老祖的眼,未來不可限量,而且本身又是桀驁之輩,于是在心底,早就把夜葬看成了是同輩之修,。

    “那有什麼的,是她先勾引我!!”白小純一瞪眼,抬起下巴,很是不滿的說道。

    “夜葬老弟,你听我說,宋君婉那是什麼人啊,那是血蠍啊,這些年來,所有敢招惹她的家伙,就沒一個有好下場的……當年我可是親眼看到,她在凝氣時,把一個欲對她不軌的同門,生生的割了……”尸峰大長老看了看四周,低聲開口。

    “割了?”白小純倒吸口氣,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抬頭時睜大了眼。

    “少澤峰的血子司徒浩,你知道吧,前些年也曾對宋君婉有歹意,不也一樣被宋婉君殺到了無名峰上,險些被割!”

    “血子都敢割!”白小純頭皮發麻,他知道血溪宗的血子,地位至高,與掌門齊平,甚至在某些方面,掌門都不如,掌門無法直接命令一峰修士,可血子卻能!

    更因只有血子結丹,才可以成為靈溪宗的血擘!而血擘,那是整個宗門內,除了老祖外,宗門的最深核心!

    種種原因,使得血子的身份,讓無數人瘋狂。

    白小純心驚肉跳,掃了眼上指區域,趕緊收回目光,看向尸峰大長老。

    “你來干什麼?就為了嚇唬我?”

    “夜葬老弟,我怎麼會嚇唬你呢,這都是事實!你說咱們倆的交情,從你還是內門弟子時,就有了是吧,多深厚啊,你看……老夫出面與掌門去說,邀請你來我尸峰煉藥,這樣你不就可以不用在這里听從那婆娘的命令了麼。”尸峰大長老笑眯眯的開口。

    “怎麼樣,你考慮一下,你放心,所有煉藥所需的材料,我們都準備好了,而且事成之後,還有重謝!對了,我尸峰血子說了,你只要來給我們煉藥,那具你養出的綠僵,就是見面禮!”尸峰大長老一拍儲物袋,拿出一枚令牌,正是控制綠毛僵的命牌。

    白小純掃了眼,這令牌還是他當時給綠毛僵的命令,讓其听從擁有令牌之人的話語,想隨時取消,只是一個念頭而已。

    不過他對于去尸峰煉藥,避開宋君婉懲罰的這件事,還是很有興趣的,可卻沒有立刻同意,而是露出遲疑。

    “你也知道,我一煉藥,身邊的同門會發火……”白小純為難道。

    “誰敢發火,老夫滅了誰,夜葬老弟,放心大膽的煉吧,只要給我們煉出一枚四階的逆血養尸丹,一切都不是問題!”尸峰大長老連忙開口。

    白小純干咳一聲,正打算繼續拿捏一番,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從上指區域傳來。

    “夜葬,還不去清理污穢!”

    “還有你,老東西,不在尸峰呆著,總是來我中峰,你要干什麼!”說話的正是宋君婉,她話語一出,白小純連忙一把抓住尸峰大長老。

    “我同意了!咱們什麼時候走?”

    “現在就走!”尸峰大長老狂喜,仰天大笑,修為轟然爆發,帶著白小純,化作長虹直奔尸峰。

    “夜葬,你要去哪里!”宋君婉一愣,心底起了無名之火,瞬間飛出,直奔尸峰大長老,要去阻攔。

    可就在這時,一道血影突然從尸峰飛出,化作一個中年男子,這男子擁有一頭血發,穿著血色長袍,甚至就連皮膚也都是血色,雙眼露出銳利之芒,明明也是築基修為,可卻在他身上,散發出不弱于那些太上長老的氣勢,一步之下,直接就出現在了宋君婉的面前。

    “君婉,夜葬師弟名震宗門,老祖都看重,你卻讓他做那些羞辱的事情,本身就是錯,而現在夜葬師弟既同意為我尸峰煉藥,你放心就是,我定不會虧待他!”血人淡淡開口時,右手抬起一揮,立刻整個尸峰震動,似與他之間存在了共鳴,化作了威壓,籠罩四方。

    “風崖,你哪怕是尸峰血子,也沒資格管我中峰之事!”宋君婉眼中殺機一閃,這全身血色之人,正是尸峰血子風崖!

    “我不是司徒浩那沒用的東西,今天,你過不去!”風崖走出一步,再次阻擋時,尸峰大長老已帶著白小純,快要到了尸峰。

    “夜葬,跟我回家!”宋君婉氣極,向著遠處的白小純喊道。

    “不回去,說什麼也不回去!”白小純眼看宋君婉被阻擋,知道安全了,于是使勁搖頭。

    “你回不回來!”宋君婉一跺腳,眼中露出怒意。

    “不回!”白小純得意的搖頭道。

    “好你個夜葬,漲本事了啊,你今天要不回來,以後也別回來了,再也別回來了!”宋君婉怒道,轉身帶著怒意,飛回中峰。

    “不回就不回!”白小純也怒了,哼了一聲,一樣轉身,直奔尸峰。

    他身邊的尸峰大長老額頭有些冒汗,看了看白小純,又看了看遠處一樣怒意的宋君婉。

    “他們倆……”尸峰大長老遲疑了一下,心底已經有了無限的猜測……

    二人的話語,落在四周尸峰與中峰很多人耳中,尤其是尸峰血子風崖,听到後眨了眨眼,他怎麼听,都覺得二人的對話有些不對勁。

    不但是他有這個想法,其他听到這些對話的修士,也都是如此,這對話怎麼听,都好像是夫妻之間吵架了,男的一氣之下要離家,而妻子則怒吼……

    ------------

    今天是七夕節……祝福每個道友身邊都有人喊一句︰“親愛的,跟我回家……”(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25章 夜葬,跟我回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25章 夜葬,跟我回家!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