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我回來了……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無奈,狠狠的瞪了神算子一眼,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來到了大長老的身邊坐下,看著前方不遠處宋家老祖那筆直的背影,那種仿佛靠近一個洪荒猛獸的感覺,讓白小純冷汗流下,緊張的不得了。

    “宋姐姐,今天你真漂亮。”白小純趕緊開口,他話語一出,旁邊那兩個血色長老神色立刻古怪,就連前方的宋家老祖,也都愣了,眉頭皺了一下。

    宋君婉更是臉一下子紅了,瞪著白小純。

    “油嘴滑舌,好好在這里坐著。”

    白小純更詫異了,他覺得這宋君婉不對勁啊,明顯與三天前不一樣,此刻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原因,于是只好坐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時而低頭看向下方。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下方的大地上,出現了一條磅礡縱橫的巨大山脈,這山脈高聳,從天空看去,更是隱隱看出其上似存在了陣法。

    “落陳山脈……”白小純雙眼一凝,這里正是血溪宗與靈溪宗的交接處,甚至準確的說,是屬于靈溪宗的邊界所在,落陳山脈。

    “這也太快了,都到了這里。”白小純心驚,眼看著所在的血霧,瞬間穿過落陳山脈,似有一層波動從山脈上擴散,籠罩這片血雲,仿佛遙遙鎖定,跟隨血雲一起前行。

    顯然,是到了這里後,血溪宗一行人,已在靈溪宗的掌控之內,宋家老祖神色如常,依舊閉目打坐,白小純琢磨了一下,明白這種出使,必定會提前與靈溪宗有過溝通,所以才會被放行進入。

    一路血雲呼嘯,地面上的種種一切景物,白小純有些熟悉,他看到了那龐大的巨人,也看到了如鯤鵬般的巨鳥,還有通天河內,翻起的水花下,一條露出了小半個身體的巨大鱷魚。

    偏偏這些巨獸,竟一個個在看到這片血雲後,紛紛避開,似乎這血雲內,有什麼讓它們忌憚的存在。

    白小純心驚,瞄了眼前方的宋家老祖,沒有說話,看著下方的景物越來越熟悉,甚至遙遙的,看到了靈溪宗時,白小純的心中激蕩。

    “听說,你在血溪宗內,前些年,與不少女弟子不清不楚,可有此事?”就在白小純激動時,突然的,耳邊傳來宋君婉的傳音。

    這聲音帶著冰冷,似可以鑽入骨頭內,化作寒氣,白小純听了後一愣,看向宋君婉時,宋君婉冷哼一聲,沒理會白小純,站起了身,來到宋家老祖身邊。

    那兩個血色長老一樣如此,白小純也趕緊起身,心底委屈,他總算是知道這宋君婉為何這一次看到自己,總是冷著臉了。

    “這娘們莫非在這三天,去調查我了?”白小純心底嘆氣,假夜葬當年的風流史,曾經白小純問過,就連假夜葬自己都記不得有多少……

    時間不長,血霧的速度漸漸平緩下來,靈溪宗……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血霧上的血溪宗弟子,早已起身,一個個露出凶殘的氣勢,正冷冷的看著靈溪宗。

    與此同時,靈溪宗八座山峰,此刻齊齊散出光柱,這光柱轟轟升空,使得蒼穹形成一個龐大的漩渦,這漩渦不斷地轉動,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靈溪宗南北兩岸,驟然爆發出來,使得這天地仿佛成為了怒海,巨浪滔天。

    在那漩渦內,此刻似出現了一只眼,帶著無上之威,看向血霧上的宋家老祖。

    而血溪宗的眾人,如同化作了怒海中的孤舟,在這天地之力下,似隨時可以崩潰,眾人紛紛色變,唯獨前方盤膝坐在雲霧上的宋家老祖,神色始終如常,雙目依舊閉合。

    但很快的,他的雙眼就慢慢睜開,在雙目開闔的剎那,有兩道精光從其目中爆出,形成了一股撼動八方的氣勢,排山倒海一樣,向著前方轟然擴散,他緩緩站起了身,袖子一甩時,直接一步走向半空。

    腳步落下時,已出現在了蒼穹漩渦中。一個人,竟隱隱似可以與這磅礡的漩渦對抗。

    “宋文雲,宋道友!”漩渦內,那只眼楮猛地渾濁,從這渾濁內走出一個穿著白衣的中年男子,這男子一步走出,笑著抱拳。

    白小純看去時,立刻認出,這白衣男子,正是當日鐵蛋誕生時,出現的幫助了一把的靈溪宗老祖之一,他身上氣勢一樣深不可測,但給白小純的感覺,似乎與宋家老祖,有很大的差距。

    “李子墨,李道友!”宋家老祖微微一笑,同樣抱拳,二人相視,同時走出,一起踏入蒼穹漩渦內。

    白小純倒吸口氣,他之前就覺得這宋家老祖不俗,此刻去看,這感覺更為明顯,同時也明白,若非對自己的實力自信,這宋家老祖也不會親自來到靈溪宗。

    此刻隨著老祖踏入漩渦,前方靈溪宗內,有數道長虹從南北兩岸,驟然飛出,來到了山門外,血霧前方,化作了數道身影。

    當首之人,不是鄭遠東,而是許媚香,她的身邊則是鳶尾峰的老嫗,老嫗身後帶著北寒烈與一個白小純沒見過的女子。

    而許媚香的身後,則帶著張大胖與呂天磊。

    眾人後方,還有數十個南北兩岸的築基修士,里面幾乎每一個,白小純在看到後,都是熟人……其中有不少,更是隕劍深淵內在他的幫助下築基之人。

    “中峰大長老遠道而來,掌門閉關,只能在下過來接待,請!”許媚香微笑開口,目光掃過血霧上眾人,在其中七八位身上掃過時,許媚香重點留意了一下,白小純……就是其中之一。

    “許掌座客氣了,請!”

    宋君婉微笑,邁步走出血霧,白小純與血溪宗的其他修士,也都跟隨在後,走下血霧時,與靈溪宗眾人對望,彼此都發現各自的目光不善,與血溪宗的煞氣比較,靈溪宗眾人,一個個也都目有殺意。

    顯然,這一代的靈溪宗築基弟子,大都經歷了血與殺,而且地脈築基極多,這一點,盡管宋君婉早有听說,可依舊目光微縮。

    至于宋君婉與許媚香,二人走在前方,彼此交談時,看似客氣,可實際上卻都在試探,至于那兩個血色長老,此刻則是有鳶尾峰的老嫗接待。

    而其他弟子,也都身邊有靈溪宗修士盯住,使得每一個人,都在控制之內。

    白小純在人群內,身邊跟著的不是尋常修士,而是北岸的天驕,北寒烈,他神色嚴肅,目中帶著銳利,此刻在白小純身邊,神色警惕。

    看著這一幕幕,白小純很是感慨,他發現自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種特別的沖動,就是想去和大家打個招呼。

    很快的,一行人就飛入靈溪宗山門,來到了種道山,一路南北兩岸的弟子,大都抬頭冷冷的看著血溪宗的眾人。

    一股肅殺之意,不斷凝聚。

    “回家的感覺真好啊,尤其是這種以陌生人的樣子回家。”白小純很興奮,看了看四周,在鳶尾峰老嫗身後的那個女子身上多看了幾眼。

    這女子很年輕,相貌美麗,可白小純卻發現自己居然之前沒見過。

    “看來北岸出了不少新人啊。”白小純一副前輩的感覺,很是欣慰,又看了眼遠處跟隨在許媚香身後的張大胖。

    “張大胖居然也到了凝氣十層……”白小純這里內心振奮與感慨,可他身邊北寒烈,卻是緊張起來,每一次白小純看向一個方向,他都立刻更警惕,白小純的目光在他看去,充滿了嗜血與凶殘,又想起關于夜葬的種種傳聞,不由得心神震動。

    “這夜葬傳說中極為凶殘,殺人如麻,好色成性葷素不忌,對于人血更有極大的嗜好,據說每天若不飲血,則不會歇息,若不去御女,則不會罷休,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魔頭!偏偏性格詭異多變,手段殘忍,該死的,他居然看向方師妹……他又看向張大胖,他想干什麼……”北寒烈正緊張時,白小純忽然回頭,沖他笑了笑。

    這笑容在北寒烈看去,帶著冷酷與殘忍,這也就罷了,可他發現,眼前這個夜葬,居然在沖自己笑時,還挑了下眉毛,仿佛調戲自己,不由得倒吸口氣,面色一變。

    “別緊張。”白小純趕緊勸說,他不開口也就罷了,一開口,北寒烈右手立刻掐訣,有法寶隱隱出現。

    不但是他這里如此,四周其他的靈溪宗修士,也都察覺了這一幕,一個個目光不善,齊齊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委屈,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和老朋友打了個招呼而已,對方居然反應這麼大……此刻遠處的宋君婉與許媚香等人,也都察覺,回頭一看,許媚香目光收縮,她身後的張大胖與呂天磊,一樣目光微沉,鳶尾峰的老嫗,也是如此。

    他們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血溪宗這段日子,聲名赫赫的夜葬,有關夜葬的畫像,早已傳開。尤其是呂天磊,目中隱有挑釁,身體一晃,直奔白小純走去。

    到了白小純身邊後,與北寒烈一起,盯著白小純,顯然在靈溪宗,夜葬之名,凶焰滔天。

    白小純瞪了呂天磊一眼,覺得自己不再靈溪宗這段日子,這呂天磊似乎有些囂張啊,居然敢挑釁自己。

    “這位是……”許媚香故作不知,問道。

    “那是我夜葬師弟。”宋君婉微微一笑,話鋒一轉。

    “听說靈溪宗有一個天道築基的準傳承序列,名為白小純,不知能否引見一下?”(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14章 我回來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14章 我回來了……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