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血溪宗的遲疑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此次陪同老祖出使靈溪宗,並非只有你我,還有很多人,不過是以我中峰為主。”宋君婉望著白小純,緩緩開口。

    “這一次出使,有兩個目的,一個是主,一個是次,其中次要目的,是我想去看一看,靈溪宗的白小純!”宋君婉說到白小純這個名字時,目中有一抹寒芒閃過。

    白小純在一旁听的心驚肉跳,尤其是看到宋君婉目中的寒芒,更是緊張,發現宋君婉看向自己,白小純連忙擺出殺氣騰騰的樣子。

    “這白小純在隕劍深淵,與我仇深似海,我與他不共戴天,千萬不要讓我遇到他,否則的話,我拼了全力,也要滅他!”白小純咬牙切齒,殺意彌漫,心中卻在委屈,琢磨著自己沒得罪宋君婉啊。

    “這白小純奪走了缺兒的天脈築基,毀了我宋家的計劃,那是我宋家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從無極子老祖那里換來的天道之法,為的就是缺兒天道築基後,成就我中峰血子!”

    “可如今,一切都無法挽回,缺兒只是八次潮汐,沒有辦法去與血梅爭奪,這個血子,只能由我來獲得!”宋君婉搖頭一嘆,對于那在她看來,遠在靈溪宗白小純,殺意更多。

    白小純眨了眨眼,深以為然的點頭,在旁邊認同。

    “沒錯,若非這白小純,缺兒一定可以天道築基啊!”他心底暗自得意,琢磨著如果宋缺在這里就好了,自己稱呼他為缺兒時,想必對方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這是出使的次要原因,而主要原因,則是看一看,我血溪宗與靈溪宗之間,是否有不開戰的可能!”宋君婉平靜開口,目中露出深邃,仿佛看到了未來的戰爭。

    白小純頭皮一炸,盡管他明白血溪宗與靈溪宗,極有可能開戰,可實際上心底不願出現這樣的戰爭,那太殘酷,一旦開戰,死亡無盡。

    “玄溪宗與丹溪宗,已戰到了一定的程度,丹溪宗勢弱,已多次向我血溪宗求救……同樣的,玄溪宗與靈溪宗之間,想必也都暗中結盟……我們出,他們也會出!”

    “而有意思的是,玄溪宗也曾向我們示好……想來這種結盟只是臨時性的,也存在了變故,甚至彼此之間也都隨時會出現倒戈,勾心斗角,層出不窮,任何一個宗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宋君婉目中有譏諷,可在那譏諷的深處,卻藏著寒意。

    白小純沉默,玄丹兩宗的戰爭,他听到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這血溪宗內,也听人說起不少,據說戰場極為殘酷,死傷無數。

    “戰場看不清,或許前一刻玄丹開戰,下一瞬,他們又會聯手,分不清誰才是敵人,才是這場戰爭的關鍵,在那巨大的利誘之下,每一個溪流宗門,都會瘋狂,夜葬……戰爭,已經不遠了,隨時可能爆發。”

    “而按兵不動,等待事情發展,等待戰事明朗,一樣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因為繼續等下去,或許等到的,將是兩個宗門甚至三個宗門的聯手,來滅殺我血溪宗,因為我們才是最強的第一宗門!若不趁著近期出戰,將騎虎難下,終有一戰!”宋君婉輕嘆,看了看白小純。

    白小純苦笑,站在血溪宗的立場,血溪宗的確應該這麼做,否則的話,局勢發展下去,三宗的聯手,並非沒有可能,而一旦那樣,血溪宗即便是以逸待勞,也難逃慘敗。

    “所以,這一次,只有戰!我血溪宗一定要進階,晉升中游宗門!”宋君婉說到這里,看了看白小純,將有關中游的空河院的事情說了出來,與當初靈溪宗掌門鄭遠東對白小純說的,大同小異。

    白小純靜靜的听著,沉默不語。

    “若開戰,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靈溪宗,血靈玄丹,這四大宗門,彼此佔據的支流也是如此,我們與靈溪宗接壤。”

    “可是一旦開戰,我血溪宗雖有必勝的把握,但靈溪宗非同小可,善于隱藏,底蘊極深,這一戰,我們必定會損失不小,同樣的,靈溪宗的下場,一定是分崩離析,而後我們血溪宗要面臨的,是玄溪宗!

    就算是與玄溪宗開戰,我們再次勝了,可那個時候,殘存下來的也沒有多少,整個宗門都殘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把握去滅掉空河院的殘余力量,如此一來,進階失敗的可能性……極大。”宋君婉眉頭緊鎖,她今天說出的事情,不是一個護法可以知曉的,唯有血溪宗的高層,才能知道的如此清晰。

    白小純內心一震,來到血溪宗後,他深刻的認識到了血溪宗的強悍與凶殘,他明白一旦開戰,靈溪宗的確不是對手,他的腦海里浮現了一幕幕畫面,那畫面里所有熟悉的面孔,全部帶著血色,慢慢閉上了眼。

    “這一戰,對于靈溪宗而言,是滅宗之戰,對于我血溪宗來說,也是慘重,所以……我們也不想戰,如果能不戰,那麼血溪宗的實力保全,可以輕而易舉的滅了玄溪宗與丹溪宗,更有很大的把握,滅去空河院的殘存之力,從而晉升成功!”宋君婉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奇芒,聲音透出昂揚。

    “只是唯獨擔心,在我們血溪宗舉宗而去,殺上空河院的時候,靈溪宗突然出手,滅去我血溪宗根基之地,又與空河院殘余聯手,那樣的話……血溪宗,必滅!”

    “而一切承諾,哪怕天道誓言,在這種關乎宗門的事情上,都是無法被相信的!”

    “所以,幾位老祖在多次商議之後,想出了一個辦法,也就有了這一次的出使,只要靈溪宗同意,那麼兩宗就可以不開戰,靈溪不會滅宗,血溪不會殘傷!”宋君婉話語回蕩,白小純也內心一動,若兩宗能不開戰,對雙方而言都是最好的選擇,此刻抬頭,仔細聆听。

    “只要靈溪宗同意血溪宗,以靈溪宗的通天河為引,讓我們在靈溪宗的通天河上,布置一個龐大的陣法,這陣法會封印靈溪宗千年!

    這一千年,雖只許進,但不能出,靈溪宗的弟子,無法踏出東林洲半步,雖整個靈溪宗的通天河都會枯萎,使得靈氣越來越稀薄,可也僅僅是一千年而已,千年後,我血溪宗已在中游徹底站穩,承諾來為其解開封印。”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相信靈溪宗,也只有這樣,兩宗就不需要開戰,靈溪宗不會死亡一個人,血溪宗也會成功晉升!”宋君婉呼吸急促,將這一切說完後,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的內心,此刻掀起了滔天大浪,這種條件,他站在靈溪宗的立場,靈溪宗同意的可能性不大,被封印千年,如同關在了監獄里,而更麻煩的,是千年後……

    可若是站在血溪宗的立場,卻又無話可說,血溪宗也不想開戰,可他們不相信什麼誓言與約定,相信的只是封印!

    白小純茫然了,這個問題太沉重,沉重到壓抑的他呼吸困難,他不知道靈溪宗的老祖們,會如何選擇……這個選擇,決定了是否有戰爭。

    “好了,不要去想了,這些事情,自然有老祖們去溝通,戰爭一定會爆發,只不過對手不同而已。”宋君婉笑了笑,與白小純又說了一些話語後,看出白小純的神色恍惚,沒有在意,畢竟誰听到了這麼大的事情,也都會如此。

    就算是她,前段日子知道了老祖們的想法後,知道了這場戰爭的殘酷後,也都被撼動了許久。

    于是沒有挽留,讓白小純離去。

    只不過在白小純臨走前,宋君婉似乎想起了什麼,似隨意的開口,說了一句話。

    “血梅說的,是假的,我修行至今,沒有任何選擇道侶,也從來沒有過道侶!”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去解釋,此刻說完,心底也覺得蠻怪異的,臉上微暈,紅潮一線。

    “啊?”白小純一愣,快要走出洞府的腳步頓了一下,回頭時,看到了不遠處那佳人桃腮紅兩頰,笑渦一起,似霞光蕩漾,別有一番韻味。

    “又出絕招了!”白小純倒吸口氣,趕緊低頭,快速走出洞府,他覺得這宋君婉氣質變化後用出的兩招,實在太厲害了,有些招架不住。

    半晌,他回到了洞府,坐在那里時,想著宋君婉說的那些話,許久長嘆一聲。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麼?”(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212章 血溪宗的遲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212章 血溪宗的遲疑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