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這怎麼可能!!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血溪宗,空河院下四條支脈中,佔據第一條支脈,與靈溪宗接壤,中間隔著一條落陳山脈。

    翻過落陳山脈,就算是進入到了血溪宗的勢力範圍內。

    白小純一路疾馳,帶著感慨,憑著自己築基修士的速度,漸漸到了落陳山脈,重新回到這里,他心中有些復雜,一方面想到了當年的凶險,另一方面……則是想起了失蹤的杜凌菲。

    如果沒有落陳山脈當年的事情,白小純與杜凌菲之間,或許不會存在過深的接觸,杜凌菲依舊會看白小純不順眼,一如現在的周心琪。

    而白小純也同樣不會去表示什麼,可這一切,因當年落陳山脈下落陳家族的變故,被改變了。

    輕嘆一聲,白小純走向落陳山脈,路過落陳家族的故居時,看著那里已經沒有了太多的痕跡,草木彌漫,如同落陳家族從來沒出現過。

    而在更遠處,白小純可以察覺到,那里還有一個家族,被靈溪宗扶持起來,代替落陳家族,鎮守落陳山脈。

    沒有去引起這個家族的注意,白小純默默的走在山林中,就算他現在已是築基修士,可在這山脈內,還是有很多凶獸,不是他可以招惹。

    這段日子的趕路,也是如此,他再次看到了整個世界的磅礡,還有那一個個驚人的洪荒巨獸。

    同時,途中遇到一些修真家族時,他也知道了當日大殿外,掌門師兄召集築基修士的原因。

    “玄溪宗與丹溪宗,竟彼此開戰了……”白小純想起了鄭遠東所說的空河院之爭,遙望遠方,腦海里浮現在距離這里很遙遠的地方,玄溪宗與丹溪宗的戰爭。

    這一戰,必定是驚天動地,與此同時,白小純也在想血溪宗與靈溪宗……或許,這兩個宗門之間的開戰,也不遠了。

    半個月後,白小純穿越落陳山脈,終于踏到了血溪宗的地界,在進入前,他深吸口氣,取出了儲物袋內的面具,緩緩的戴在了臉上。

    在這面具與皮膚踫觸的瞬間,面具立刻如同融化,與白小純的皮膚融為一體,他的面孔快速的扭曲,漸漸浮現出一張陌生的臉。

    很英俊,帶著一絲冷漠,甚至白小純的目光,也都在這一刻被面具改變,不再是溫和,而是露出凌厲與狠辣。

    白小純摸了摸臉,覺得滿意後,換下了靈溪宗的衣服,穿上了他儲物袋內,夜葬的衣袍,整個人搖身一變,成為了夜葬。

    甚至體內的功法,也都在面具的隱藏下,難以被人看出端倪,還有他的修為,在外人看去,也不再是築基初期,而是成為了凝氣十層大圓滿。

    一切的一切,都符合了夜葬這個身份後,白小純深吸口氣,一步踏出,走進血溪宗勢力範圍,他並不著急,而是在進入血溪宗所在洲後,警惕四周,慢慢前行。

    來的路上,他多次與假夜葬的魂溝通,對于血溪宗的了解,也越來越多,知道這是一個弱肉強食,鼓勵弟子內斗的宗門。

    甚至在宗門外,這樣的危險一樣存在,整個血州,都彌漫了凶殘與殺機。

    而他回歸血溪宗的時間問題,也很好解決,血溪宗的弟子都是被傳送到了血洲內,雖然有一部分被找到回到了宗門,可按照假夜葬的說法,必定有一部分弟子,選擇隱藏療傷,直至傷勢痊愈,才會回宗。

    否則的話,若是帶著傷回到宗門,危險的程度要比外界大了太多。

    白小純听到這里時,也曾心驚,覺得這個血溪宗,太可怕了,但永恆不滅之物的誘惑,以及對于面具還有身份的分析,讓他咬牙之下,沒有放棄。

    此刻行走時,他看著整個血洲的大地,都是褐色的,似乎被鮮血染過,按照假夜葬的說法,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似乎從有歷史以來,這里的土地就是這個樣子,甚至長出的植物,也都具備強烈的攻擊性。

    一路上,這樣具備攻擊性的植物,白小純遇到了不少,有的被他直接滅掉,有的則是心驚肉跳的避開。

    直至過去了兩個月,白小純終于靠近了血溪宗的山門,血溪宗的山門,與靈溪宗一樣,都是緊貼著通天河。

    在遙遙的看到血溪宗山門的剎那,白小純就算是之前听假夜葬提起過,也都忍不住腦海轟鳴,全身震動,瞪大了眼,倒吸口氣。

    被徹底的震撼。

    與靈溪宗的種道橋山屹立,南北七座山峰縱橫的氣勢不一樣,血溪宗的山門,赫然是……

    一只血色的大手!

    一只從通天河內,伸出的龐大無比的血手,這只手似要抓向蒼穹,龐大的無法形容,因為那五個手指,每一個手指,赫然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峰,每一個山峰,都堪比種道山的大小。

    而那最粗壯的大拇指,則被一片血霧遮蓋,看不清晰。

    這只手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早已風干,充滿了塵埃與碎石,近了去看,只能看到這五座斜著的巨峰!

    只有遠看,才會看出,這五座山峰,還有連接山峰的半個手臂,那是一只足以讓所有人心神震動,觸目驚心的血手!

    白小純瞪圓了眼珠,呼吸不穩,任何人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會意識到……這是由一個身體龐大的驚天動地的巨人,在這通天河內,臨死前伸出了手,似帶著強烈的不甘與怨氣,欲撕開蒼穹……

    可卻在伸出時,不知什麼原因固化了,可意志似還在,支撐著這只手不落下,多少年後,形成了山峰。

    山峰上,長滿了血色的植物,更有閣樓無數,隱隱還能看到無數長虹飛來飛去,人群密密麻麻,充滿了煞氣,使得天空都陰暗。

    這里,就是血溪宗的……山門!

    “好強的……血溪宗!”白小純倒吸口氣,親眼目睹後,他對于血溪宗的底蘊與強悍,有了直觀的印象。

    “難怪血溪宗內凶殘,他們的宗門,就是在一個死人的手臂上修建出來,而假夜葬也曾說過,血溪宗的功法,幾乎全部都是來自于這只血手!”白小純腦海嗡鳴,隨著靠近,那巨手越來越大,他漸漸看到了這巨手的山峰上,都有血瀑布存在。

    仔細一看,似乎是這只大手,不斷地吸取通天河的河水,在轉化之後,從這手臂的一些破碎的地方溢出時,原本金色的河水,成為了紅色。

    而這紅色,也正是靈溪宗修行的根本。

    “靈血!”白小純心驚肉跳,腦海迅速浮現假夜葬這一路上對血溪宗的介紹。

    血溪宗的體系,與靈溪宗有相似之處,也有不一樣的地方,相似的是也有雜役,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可不一樣的,是血溪宗沒有傳承序列,有的是血子。

    總體來說,等階森嚴,雜役沒有資格居住在手上,只能在這手臂下的地面,形成了整個血溪宗的外部範圍。

    那里人數最多,修建了無數建築,鋪展三方,一環一環。

    只有成為了外門弟子,才有資格脫離地面,可以居住在這只手的手臂上,那里範圍是整個手臂做大的區域。

    當成為了內門弟子後,才有資格居住在手背上。

    至于五座手指形成的山峰,除了大拇指外,其他四座山峰,又分為下指與上指,下指的區域,是築基修士可以居住,其中凡道築基稱為護法,地脈築基則是長老。

    而上指,那一大片區域,只有一個人有資格居住,那就是各峰的大長老,其地位,堪比靈溪宗的掌座,可因峰少,故而有資格成為大長老的,皆為不俗之輩。

    再往上,就是指尖,古往今來,從血溪宗開創,只有歷代的各峰血子,才有資格居住在指尖,那是地位,是實力的標志。

    而血子,更是被萬眾矚目,是整個靈溪宗體系里,大拇指外的巔峰,與掌門平起平坐,所在山峰的大長老也要听命。

    血溪宗的弟子,任何一個,都夢寐以求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座山峰的血子,而整個血溪宗,歷代血子最多只有四位,一個山峰一位。

    至于大拇指,沒有血子存在,因為被血霧彌漫的大拇指,是宗門的禁地,血溪宗的老祖,太上長老,但凡踏入金丹者,都居住在大拇指上。

    還有歷代血子中晉升金丹者,成為血擘,也會踏入大拇指,成為在地位上,凌駕于太上長老之上,老祖之下的驚人之輩。

    而大拇指的最下方,那片區域,如同門戶鎮守大拇指的,則是血溪宗掌門所在之地,管理整個宗門。

    “五座山峰,大拇指被稱為祖峰!食指被稱尸峰,中指則是中峰,無名指是無名峰,最後的小拇指,被稱為少澤峰!”

    “尸峰煉尸,中峰血劍,無名峰煉魔頭,少澤峰魔血煉體!”白小純距離血溪宗山門越來越近,腦海浮現所有了解的信息。

    尤其是他想到了隕劍世界內,遇到的那些血溪宗的弟子,的確是有的操控惡魂般的魔頭,有的則是如許小山一樣操控各種尸體,還有如宋缺,施展的是血劍,更有一些,則是肉身強悍,顯然是少澤峰的魔血煉體。

    整個血溪宗,在這一刻,清晰的浮現白小純的眼前,隨著他目光的掃過,一一印證。

    可就在他心神震動,有些忐忑的慢下腳步,卻仍然漸漸越來越靠近這只手的剎那,突然的,白小純面色大變,他在走出了一步後,在踏入到了一定的範圍內時,猛然間,他體內不死長生功,竟自行運轉,傳遞出一股強烈的渴望。

    與此同時,那只大手,看似如常,可在白小純的感受里,在這一瞬,竟傳來一股更為磅礡的召喚!

    這召喚里,帶著前所未有的親切!

    “這怎麼可能!”白小純心神頓時轟鳴,所有忐忑、猶豫全部消失,感受著那仿佛同脈的熟悉,被腦海里一個浮現出的念頭,撼動了心神。(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84章 這怎麼可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84章 這怎麼可能!!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