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我很快就回來……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眨眼間,鄭遠東袖子一甩,立刻身上換上一套衣服,可這衣服剛剛出現,轟的一聲,再次碎裂。

    白小純尖叫一聲,身體驟然飛出,就要逃走,他全身冷汗,知道自己這一次闖下了大禍,他居然讓掌門師兄衣服沒了……這也罷了,畢竟是他師兄,可偏偏掌門師兄身邊,還有幾個太上長老。

    那是太上長老啊……那幾個長老方才茫然的目光,讓白小純頭皮都要炸開。

    “白、小、純!!”鄭遠東仰天一聲怒吼,身體再次換上一套衣服,整個人都要發狂了,而比他的聲音,更要狂猛,如同天雷轟鳴的,則是他四周那幾個太上長老,這幾個老家伙,此刻一個個眼中都露出憤怒,紛紛修為悍然爆發,如同一個個火山,轟鳴了蒼穹。

    他們的身體剎那飛出,直奔白小純而去。

    白小純發出淒厲的慘叫,就要逃走。

    “我不是故意的……”

    “閉嘴!”那幾個太上長老,聲音震耳欲聾,回蕩八方,威壓驟然散開。

    “殺人了,殺人了!!”白小純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瞬間取出元磁翅,身體猛的沖出,腳下金烏劍也出現了,爆發了身為天道築基的全部速度。

    四周那些築基修士,此刻一個個心中快慰,這段時間他們被白小純那里的折騰,都一個個心中有氣,如今眼看白小純被太上長老收拾,還有幾個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尤其是上官天佑,心神激動。

    “宗門終于知道了這白小純的本性,這種禍害若留在宗門,宗門必定會被其禍害的滅門!”

    侯雲飛也在人群內,此刻苦笑,嘆了口氣。

    白小純嚇得魂飛魄散,眼淚都在眼圈里打轉兒,這一次他沒覺得自己委屈,他知道自己闖的禍太大了,只能玩命的飛奔,剎那遠去,沖向北岸,他身後那幾個太上長老,速度更快,就在白小純逃向北岸時,所有北岸的弟子,都听到了他淒厲的慘叫,紛紛抬頭,還有一些幸災樂禍的,趕緊飛出,要去近距離觀看。

    可剛剛飛起,隨著白小純全速的呼嘯而過,這些人身上的衣服,瞬間碎裂……

    這些人全部呆住,而後發出尖叫。

    “太上長老我錯了,別殺我啊……”

    “我是榮耀弟子,我是天道築基,我是準傳承序列……”白小純都快哭了,速度飛快,他身後那幾個太上長老也都差點被氣樂了,同時心中也有驚奇,白小純的速度之快,讓他們也都覺得不凡。

    整個北岸,因白小純的到來,頓時大亂,尤其是他所過之處,十丈範圍內,所有人的衣服都會崩潰,這一幕太嚇人了。

    就在這時,正在北岸玩耍的鐵蛋,看到了天空上這一幕,它立刻焦急,發出一聲低吼,竟爆發出堪比凝氣九十層左右的氣勢,隨著吼聲的傳出,整個北岸,居然有不少修士身邊的戰獸,竟身體一震,齊齊發出低吼。

    任憑它們身邊主人詫異中要去阻止,也都沒用,這些戰獸似響應鐵蛋,在這嘶吼中,似乎要沖向天空,去為白小純阻擋那幾位太上長老。

    可還沒等鐵蛋召喚那些戰獸出手,白小純尖叫一聲,身體猛然間被一根從虛無深處的紫色繩索,直接捆綁,剎那就綁的結結實實,被一個太上長老一把拎住。

    至于那珠子,也被另外一個太上長老小心謹慎下,維持衣衫不碎裂,將其收起,而後向著白小純的屁股,踢了一腳。

    “我為宗門流過血,我為宗門立過功……”白小純慘叫。

    “小兔崽子,你要造反啊!”這太上長老看似嚴厲,可心中也被白小純那害怕的樣子氣樂了。

    白小純哭喪著臉,慘叫中連忙用眼神阻止此刻似看到白小純被如此對待,怒火彌漫,似要爆發的鐵蛋。

    鐵蛋詫異,可在白小純的目光下,還是低下了頭。

    那幾個太上長老,也都看了鐵蛋一眼,方才那一幕,他們也都注意到了,紛紛驚奇,想起這尊戰獸,是老祖都看好的潛力極大之獸,目中露出欣賞,對于其之前的護主行為不但沒有反感,反而很是贊賞。

    “這才是我們靈溪宗的戰獸!”幾個老家伙又踢了白小純屁股一腳,拎著可憐兮兮,慘叫不斷地白小純,向著種道山飛去。

    隨著他們離去,北岸在短暫的寂靜後,爆發出了歡呼,可這歡呼很快就消失,他們想起了白小純的身份,知道這一次就算有懲罰,也不會很嚴重,想起未來的日子里,隨著白小純修為越來越高,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會出現,一個個就膽戰心驚。

    “這個白小純……他什麼時候能長大啊……”

    “唉,他就是個魔王!!”

    很快的,對于白小純的懲罰就下來了,懲罰他打掃種道山三個月……白小純哭喪著臉,每天清晨拿著掃把走出,清理整個種道山的灰塵。

    這對他來說,就是酷刑……

    “這本就是一座山,都是灰塵,我該怎麼打掃啊。”白小純哭喪著臉,愁眉苦臉中,總算是熬過了三個月,回到洞府時,他躺在湖泊邊,看著天空,覺得悲催。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榮耀弟子,我是準序列傳承,我是天道築基,我是掌門師弟,我為宗門立過功,流過血……”

    “太過分了,還把我的珠子都拿走了,都沒還給我……”白小純嘆了口氣,摸了摸儲物袋,狠狠一咬牙。

    “罷了罷了,靈溪宗是暫時呆不下去了,我去血溪宗吧,去把那件永恆不滅之物拿到手,血溪宗是我靈溪宗的敵人,我去那里可以順便煉丹,煉馭人大法!”白小純終于下定了決心,第二天一早,就去找到了鄭遠東。

    鄭遠東看到白小純時,依舊是黑著臉,可听到白小純說,居然要外出去歷練後,鄭遠東猛的睜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

    “你說你要去外面歷練?”

    “是的,我覺得掌門師兄你當初說的很對,雖然我是一塊仙鐵,可若沒有打磨,也難以成為仙劍,所以我冥思苦想,決定外出歷練!”白小純一拍胸口,堅毅的說道。

    “師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你不用勸我,我白小純已經下定……”白小純正說著,鄭遠東瞬間站起,一把拉住白小純的手臂。

    “好,這才是我的好師弟,你出門歷練的事,我準了!!是現在就啟程麼?”鄭遠東激動的立刻開口。

    “啊?”白小純一愣,遲疑了一下。

    “我還要準備一下,還缺……”

    “小純,你缺什麼,說!靈石?丹藥?保命法寶?你是天道築基,是準傳承序列,我特許為你打開寶庫,讓你挑選!”鄭遠東立刻嚴肅。

    “不過要記住一點,不可離開東林洲,東林洲很大,所有區域,你都可以去!”鄭遠東連續開口,直接將此事定了下來,帶著白小純去了寶庫,親自為他挑選了幾樣保命法寶。

    更是送了他不少靈石與丹藥,甚至更為熱心的,趕緊將此事通告宗門……

    晌午時,靈溪宗山門外……白小純有些懵的站在那里,他早上剛和掌門說要歷練,此刻晌午,一切手續,一切準備,在鄭遠東以及很多听說白小純要去歷練的長老熱心下,用最快的速度,全部處理完了。

    此刻在他的面前,掌門以及六個掌座,還有大量的長老,內門弟子,全部都在,規模很大,幾乎南北兩岸都來了,一個個都眼巴巴的望著白小純,似要確定白小純真的會去歷練。

    白小純眨了眨眼,這一幕,他覺得有些熟悉,下意識的開口。

    “諸位師兄,師弟,師佷……我要去歷練了,可我舍不得你們啊……”

    四周眾人,面面相覷,頓時擺出難舍之意。

    “小純,你是我靈溪宗最優秀的弟子,你的路在前方,堅定的走下去,走出屬于你的未來,難道你忘記了我和你說的通天海麼,忘記了那條長生之路了麼!”人群內,鄭遠東走了出來,臉上露出慈祥。

    “我輩修士,不可思緒多化,既然決定了歷練,就不能隨意改變,小純,師兄支持你!”鄭遠東目中帶著鼓勵,拍了拍白小純的肩膀。

    “是啊,白師弟,歷練也是人生的一部分,堅定的走下去,不要回頭!”

    “白師兄,修士之所以可以叱 蒼穹,是因我們的心中可以容納天地,而不走出去,不去親眼看一看這個世界,豈能容納天地,我相信,你的心,可以容納整個世界!”

    “長生……”白小純身體一震,神色露出堅定,凝望眼前這些人,重重的點了點頭,轉身邁著大步,走向遠方。

    眼看白小純的身影遠去,四周的眾人,一個個都振奮起來,目中的難舍剎那就被喜悅代替,鄭遠東此刻也在顫抖,眼中露出激動。

    “這一次,他終于走了,不是離開南岸去北岸,而是離開了宗門,蒼天開眼了!他居然自己提出要去歷練!!”

    “這個魔頭,他真的走了麼,我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麼!!”

    “哈哈,我每天都做的祈禱終于有奇效了,從此我們北岸,太平了!!”

    “我們南岸,再也不用心驚肉跳了!”

    “今天過年了!!”歡呼之聲,頓時從這些人口中傳出,一個個激動的沸騰,甚至南岸還有人拿出了上次用過的鑼鼓,高興的敲打起來。

    北岸也不甘示弱,一樣如此,這一天,整個靈溪宗,全部歡呼,全部振奮……

    遠處,白小純干咳一聲,听著身後熟悉的鑼鼓喧天,他目中露出感慨,抬起下巴,小袖一甩,聲音帶著孤獨,喃喃低語。

    “他們還是舍不得我啊,諸位道友,不要想念我,我很快就回來了!”白小純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定。

    “血溪宗,我白小純來了,這一次對不起了,我是臥底!”白小純淡淡開口,抬著頭,大步流星……

    第一卷終。第二卷︰夜葬傳說!即將起航!(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83章 我很快就回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83章 我很快就回來……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