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這個世界!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數日後,靈溪宗眾人,帶著白小純回到了宗門,一路上白小純沉默,時而看向身後,那個方向,是杜凌菲失蹤前,二人所在的洞府。

    這數日的時間,在李青候的命令下,整個靈溪宗發動修真家族,共同尋找杜凌菲,可最終沒有絲毫線索,杜凌菲如同是憑空的……消失了。

    這種不同尋常的事情,也引起了靈溪宗高層的凝重。

    因杜凌菲的失蹤,回到宗門後的白小純,他沒有了成為天道築基的高興,即便是宗門為其舉辦了盛典,即便是他的名字,漸漸在整個東脈下游修真界,傳遍八方,尤其是隕劍世界內,爭奪天脈之氣時的殺戮,超越了八百年前無極子的一幕。

    可白小純還是沒有了以往的振奮。

    哪怕他獲得了大量的賞賜,哪怕整個靈溪宗的弟子在看到他時,目中都露出尊敬,哪怕就連太上長老以及幾位老祖,都對他這里極為重視,但他依舊……內心失落。

    在宗門的盛典上,白小純取出了他儲物袋內,所有他找到的,靈溪宗死在隕劍世界之內的弟子的尸體,那一刻,四周一片安靜,掌座也好,掌門也罷,甚至來自種道山上太上長老的目光,也都黯淡下來。

    盛典之後,白小純在很多人眼里,安靜了很多,他似乎忘記了炫耀,忘記了得意,更多的時候,他喜歡一個人在香雲山上,神色上露出迷茫。

    這個樣子的白小純,讓很多人陌生了,甚至在陌生的同時,一些與他關系不錯的弟子,看到他時,會心痛。

    鐵蛋從北岸跑來了,似乎知道白小純心情低沉,它趴在白小純身邊,默默地陪伴。

    張大胖經常到來,每一次看到白小純的樣子,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一旁嘆氣,侯雲飛也來過,陪著白小純一起沉默。

    還有侯小妹,也經常過來,安慰白小純的同時,似乎提醒白小純,沒有了杜凌菲,還有她侯小妹呢。

    “小純哥哥,我侯小妹不會失蹤的……”

    許寶財也來了,帶著他听到的諸多傳聞,比如公孫婉兒失蹤,可卻魂燈沒滅,公孫雲發瘋的去尋找……甚至許寶財還整理了三大築基聖地歸來的弟子所說的消息,整理出了一個較為全面的,四大宗的天驕名單。

    “白師叔,你上次去的是隕劍世界,你不知道吧,在靈窟聖地內,丹溪宗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絕世天驕!

    此人名為林墓,墳墓的墓,他竟然修成了丹溪宗第一大法,古丹種道訣!到了最後眾人才發現,丹溪宗的弟子,居然有不少都被此人暗中種道,他更是以此,達到了地脈八次築基,是這一次丹溪宗,真正的黑馬啊!”

    “還有一幽秘境內,出現了一個更驚人的天驕,如今名氣之大,僅次于白師叔你,那是一個女子,來自血溪宗,她帶著一個面具,面具上有一朵梅花,在一幽秘境,近乎橫掃,她赫然是血溪宗內繼無極子後,第二個開啟了九次地脈巔峰潮汐之輩,此女殺人無數,極為冷酷,被稱呼為血梅魔女!”

    “說起來,四大宗門在這一次聖地築基前,都各有隱藏,使得這一次黑馬頻頻出現,白師叔估計也會被其他三宗認為是黑馬,而且還是最強的……天道築基!”

    “這一次我靈溪宗,大放光彩啊!”

    “還有鬼牙,在閉關前,去祖禁之地選擇傳承,竟有二十多個傳承洞口,居然同時冒光,引起宗門震動。”許寶財的消息靈通,在他的不斷訴說下,白小純慢慢的知道了一幽秘境與靈窟秘境內的事情。

    雖不如隕劍世界的慘烈,可一樣凶殘,死傷很多。

    同樣的,對于靈溪宗內,在其他兩個秘境內的地脈築基,白小純也從許寶財這里听說了,如周心琪,如呂天磊,如公孫雲,徐嵩等人,都成功的地脈築基,只不過最多的,也只是六次潮汐而已,這些人,大都放棄了築基後可以獲得的職務,一心修行,選擇了閉關,顯然都是為了傳承序列而努力。

    鬼牙與上官天佑,通過許寶財這里,白小純也知道了,他們一樣選擇了閉關,還有北寒烈,在北岸如今已是萬眾矚目,引起極大的重視,而侯雲飛,也被一位太上長老,親自收為弟子。

    所有人,都各有造化,那些在白小純的幫助下,地脈築基成功之人,雖沒有被太上長老收為親傳,可大都有了記名弟子的身份,甚至在南北兩岸,成為了各峰的新晉長老,開始參與管理宗門。

    而這一次,靈溪宗地脈築基的人數,完全超越了其他三宗,給整個宗門帶來了一批新的中堅之力,這些地脈築基的修士,使得宗門在築基這一個境界里的力量,增長很多。

    白小純這里,因其天道築基,已然被整個宗門看成是……準傳承序列!

    可這些,白小純卻提不起心,情緒難以恢復過來,時間流逝,半個月過去,白小純的洞府內,掌門鄭遠東,緩緩走來,看著情緒低落的白小純,鄭遠東坐在了一旁,忽然開口。

    “小純,你去隕劍深淵時,一代老祖曾傳下法旨……香雲山,有一個奸細!”鄭遠東話語一出,白小純全身一震,他不是一個愚笨之人,他很聰明,這半個月時間的回想,他找到了幾個疑點,這一路上杜凌菲看似如常,可實際上神色內的復雜,如今回憶……白小純豈能不懂。

    他還想到了杜凌菲失蹤前的那一夜,也正是對方提出,休息一晚。

    這一切,都表明了一點……杜凌菲,她極有可能,是自己離去的。

    至于為什麼要離去,這里面隱藏的東西,白小純不願去深想,心中多少,已有答案。

    鄭遠東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沒有繼續說起這個話題,有些事情,他需要讓白小純明白,若說的多了,反倒不好。

    而他相信,這一句話,白小純會懂。

    “白小純,你知道落陳家族為何叛變麼!”鄭遠東沉吟片刻,再次開口,岔開了話題的同時,也觸動了白小純內心,這半個月來,真正的軟肋所在。

    因為那些疑點,因為杜凌菲的離去,因為白小純心中不願去深想的猜測,他對于落陳山脈的事情,有了迷茫,此刻听聞鄭遠東的話語,白小純猛地抬頭,看向鄭遠東,就算不去想杜凌菲,單單是他在落陳家族的九死一生,就讓白小純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那一次的慘烈。

    下意識的,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當年露出骨刺的地方,雖已痊愈,可他每次觸摸那里,腦海都會浮現骨刺穿透落陳少主陳恆脖子的一幕。

    而落陳家族叛變的原因,初看似想要擺脫靈溪宗的掌控,甚至不惜肆殺凡俗,要去換血逆轉,可這里面,必定存在一些更深層次的原因,否則的話,落陳家族絕不敢這樣,東脈下游修真界,說大很大,可說小也很小。

    背叛了靈溪宗,落陳家族就算成功逆轉了血脈,也很難日後平安。

    這些問題,白小純當年回到宗門後,也曾思索,可偏偏宗門卻壓住了此事,將一切痕跡都隱藏起來,沒有對外公布。

    雖然如此,可在之後的這些年,宗門內築基修士的頻繁外出,白小純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此刻听到鄭遠東的話語,他的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

    “你是天道築基,是準傳承序列,是我靈溪宗的瑰寶與驕傲,你有資格知道……一些其他弟子不知道的秘密,我給你來解惑四個問題。”鄭遠東凝望白小純,沉聲開口,神色肅然,使得四周的氣氛,也都壓抑起來。

    “第一個問題,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什麼樣子麼?”鄭遠東抬起頭,目中露出茫然,聲音似有了飄搖。

    白小純心神一震,對于這個世界,他通過不少典籍有一些了解,可還是覺得模糊,並不清晰,此刻認真去听。

    “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無限之大,在最中心的位置有一片磅礡的大海,此海金色,浪花滔天,傳說此海的中心,有一座島,那里是通往蒼穹的入口。

    所以,這片海,被稱呼為通天海,所以我們的世界,叫做通天界,也是通天大地!多少年來,無數大能之輩,想要度過這片海,進入島嶼,可至今為止,無人成功。”

    “在通天海的四周,有四條大川,蔓延東西南北四個方向,說不清是四川納海,還是海散四川,這四條大川,被稱呼為通天東脈,北脈,南脈,西脈。”

    “四條大川就是上游,在不斷的蔓延中,各自有分叉,巧合的是,都分叉了四條分脈,這些分脈,就是中游,而每一條分脈,又在不斷地蔓延中,出現了四條支脈,這些支脈,就是下游。

    支脈再往下,則是無數的末游。”

    “你可以把通天海,看成是一顆大樹,這,就是整個世界,東西南北,都是如此。”鄭遠東目光露出凌厲,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倒吸口氣,鄭遠東的話語,仿佛如天雷,轟開了他的世界,將所有的模糊全部驅散,一個完整的世界,似乎出現在了他的心中。

    “第二個問題,知道為什麼東脈下游修真界,最強的四個宗門,都有一個溪字麼?靈溪宗,血溪宗,玄溪宗,丹溪宗!”鄭遠東微微一笑,他當年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時,也與白小純一樣震撼。(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73章 這個世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73章 這個世界!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