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天道築基!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血 紓   謚蟹宕 兄    樂蟹宓蘢硬趴尚銈捸@以 蟶希 揮兄奘浚 拍蓯┬梗 穩痹諛保 涂陝哉掛歡 緗竦羋鮒 湛山 湔瓜殖隼礎br />
    哪怕只有第一式,可在拔劍斬下的剎那,蒼穹如被一道血色劍光分割,這血色的劍光,取代了一切,成為了四周天地的唯一,直奔白小純驀然降臨。

    甚至仔細一看,這血劍,分明就是一道劍氣,這劍氣如虹,所過之處,仿佛可以割裂一切存在,在與白小純的小木劍踫觸的剎那,木劍直接四分五裂,哪怕是三次煉靈,改變了材質,也依舊在這一刻崩潰爆開。

    而金烏劍,因其材質更高,三次煉靈後一樣有了異變,與這劍氣踫撞後,雖被狠狠拋開,黯淡不少,可卻沒有損壞太多。

    宋缺嘶吼,目中帶著瘋狂,更有強烈的信心,他與白小純曾經的第一戰,沒有用出這逆血劍式,就是因為以他的修為,如今只能展開一劍!

    這是他最強的殺手 ,為了確保這一劍沒問題,他甚至不惜用了最後一個至寶血球,先是重傷白小純,而後展開逆血劍式。

    為的,就是確保萬無一失!

    “要麼給我天脈,要麼去死!”

    修士對決,勾心斗角相互算計雖重要,可卻不需要太花哨,只需在恰當的時候,削弱對方的同時,讓自己的力量爆發的更完美,就足矣!

    而宋缺更自信的,是自己的秘法恢復,讓他在短時間內,傷勢全部痊愈,恢復到了十成戰力,他相信,自己準備的這一切,必定無礙。

    可就在這一劍落下的剎那,白小純目中有古怪之意一閃而過,似對這血劍,有些詫異,可顯然此刻來不及多想,他全身略微黯淡的金光,突然全面爆發開來,右手閃電一般抬起,兩指一出,直奔宋缺喉嚨。

    似要與宋缺,同歸于盡!

    宋缺面色一變,很快露出猙獰,居然沒有閃躲,而是速度更快,血劍瞬間落在白小純的肩膀上,向下狠狠一斬的同時,白小純的雙指,也出現在了宋缺的喉嚨上,狠狠一捏。

     嚓一聲,宋缺的脖子居然模糊,出現了重疊血影,使得白小純這一擊,竟抓空,可同樣的,宋缺那一劍看似斬在白小純的肩膀上,可他全身金光猛的爆發之下,不死金皮全面凝聚,竟生生抵抗了一下,使得那一劍,居然斬不下去,仿佛……失去了應有的效果,又仿佛是……威力減少,如白小純具備天然的抗力!

    宋缺與白小純,同時面色一變,可二人沒有任何遲疑,在察覺對方都早有準備後,立刻展開後續之法。

    “逆血印!”宋缺低吼,手中血氣劍瞬間崩潰,化作無數血色的印記,直接覆蓋白小純全身,轟然崩潰,齊齊爆開。

    與此同時,白小純的右手碎喉鎖,突然改變,居然飛速掐訣,向著宋缺一指,這一指之下,紫氣馭鼎功全面爆發,不是紫氣化鼎,不是舉重若輕,而是……白小純曾經多次嘗試,始終沒有放棄過的……馭人大法!

    這馭人大法,曾經在北岸時無法讓白小純滿意,只是能讓那些戰獸出現一些肢體上的意外,難以操控自如。

    可眼下,白小純要的不是操控自如,而是一個意外!

    馭力無形散開,使得宋缺在避開方才的第一擊後,身體四肢出現了不協調,下半身猛的向前,似被人從身後突然的推了一下,一個踉蹌,似要摔倒,他面色頓時變化,因為身軀被這麼一影響,必須要守的,雖不再是喉嚨,可卻變成了……丹田!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實際上卻是電光石火間發生,轟鳴之音剎那滔天而起,白小純全身血印爆開,一層層的崩潰,讓他鮮血噴出數口,可同樣的,他的一抓之下,碎喉鎖再次施展,抓向宋缺的丹田腹部。

    宋缺魂飛魄散,丹田對他的重要性,雖不是致命,可卻是靈海所在,是天脈之氣所在,此刻正要逆轉,但白小純的碎喉鎖內,卻有吸力,驟然出現,似之前一直在壓制,此刻才爆發出來。

    借助吸力,剎那間,白小純的右手碎喉鎖,直接穿透了宋缺的腹部,深入到了血肉之中,進入到了其丹田靈海內。

    在宋缺的一聲淒厲的慘叫中,白小純的碎喉鎖,正要去捏,一旦捏下,宋缺的丹田靈海,就會崩潰。

    若是換了其他人,在這麼短暫的時間,根本就無法有太多思緒與自保,下場必定是丹田靈海碎滅,可宋缺……身為靈溪宗明面上的第一天驕,他的確不俗!

    竟在這危機關頭,果斷非凡的,直接將體內的天脈之氣,轟向白小純伸入自己丹田的右手而去。

    借助天脈之氣的轟擊,形成了一股大力,在他丹田處直接爆開,撼動了八層靈海,  聲下,使得八層靈海出現了大量裂縫,可同樣的,也利用這股爆力,生生的將自己的身體與白小純的右手,直接轟開!

    哪怕放棄了天脈之氣,哪怕體內靈海有了大量裂縫,可畢竟沒有崩潰,宋缺面色蒼白,鮮血噴出,頭也不回,急速遠去。

    更是在逃走時,他忍著劇痛與虛弱,狠狠捏碎一枚玉簡,在這玉簡捏碎的瞬間,他之前布置在隕劍世界的那些節點,立刻……碎裂!

    碎裂飛快蔓延整個大劍的劍身!原本宋缺做不到這一點,可天脈之氣,是支撐這大劍不朽的關鍵,如今天脈之氣消失,大劍不朽之力消散,本就搖搖欲墜,配合血溪宗特定了節點的陣法,同時爆開,撬動了劍身,自然崩潰!

    白小純雙眼一閃,此刻他的右手上,余下的那一部分天脈之氣,全部在內,正快速的融入自己手掌內,瞬間鑽入體內,進入到了丹田,與另一部分天脈之氣融合,成為了一股後,他的整個丹田靈海,頓時翻天覆地!

    天道的氣息,更是在這一刻沖天而起,充滿神聖,排山倒海般的擴散整個世界,使得所有殘存的四宗弟子,全部感受,一個個駭然的看去時,立刻看到了在傳來這氣息的方向,天地之間,居然出現了一張巨大的面孔。

    那面孔……赫然是白小純的面孔!

    “白小純……天道築基!”

    遠處的宋缺,一邊吐著鮮血,一邊疾馳時,也看到了這一幕,腳步一頓,抬頭死死的盯著那天道之氣形成的白小純的面孔,雙眼赤色,兩個拳頭緊緊的握住,指甲都到了肉中,鮮血滴滴答答的流下,他都沒有察覺。

    “白!小!純!”

    在這四周人各種復雜與震撼時,白小純的丹田內,天道之氣濃郁無邊,他的丹田九層靈海,正在肉眼可見的,逐漸化作金色,看其速度,估計最多三五天,就會完成,而當靈海徹底成為金色後,就代表著……白小純完成了……

    天道築基!!

    他的修為,他的潛力,他的壽元,在這一瞬,轟然攀升,那種感覺,似與這隕劍世界外的真正天地,也都出現了感應,更讓白小純心神震動的,是他在這一瞬,仿佛在更遙遠的天空之上,隱隱感受,似乎……還有一層蒼穹天地,那里充滿了滄桑,充滿了遠古!

    這感覺瞬間就消失,白小純驚疑不定,有心去追擊宋缺,趁著他現在虛弱將其斬殺,可宋缺臨走時捏碎的玉簡,碎裂了節點,影響了整個隕劍世界,這一刻,這影響,已從劍身,席卷了劍內!

    蒼穹傳來  巨響,每一聲都似天雷咆哮,一道道巨大的裂縫,瞬間擴散整個隕劍世界的天空,而大地同樣在這一瞬,高山坍塌,平原鼓起,出現碎裂,一道道裂縫,在大地蔓延開來。

    似乎整個世界,都要崩潰!

    “不好,這是怎麼了!”

    “天啊,這個隕劍世界,莫非要坍塌了!!”此地的弟子,全部駭然時,隕劍深淵外,蛇鱗子、歐陽桀以及玄、丹兩宗的長老,原本正在打坐等待,距離聖地關閉的時間,還有一個月,可在這一瞬,這四人面色同時大變,齊齊看向大劍。

    無數的裂縫,彌漫大劍劍身,瞬間龜裂!

    “發生了什麼事情!”

    “隕劍要崩潰!!”

    “該死,我們也進不去了!”四人紛紛色變,心中驚疑,不知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讓這把大劍崩潰!

    他們試圖進入大劍世界,卻被排斥在外。

    “劍身內有當年此地被發現時,為了防止意外,被四宗老祖布置的各宗傳送陣,只有在世界崩潰時才會被引動,雖因崩潰影響,或許無法準確傳送回宗門,可一旦開啟,也能將弟子傳送到宗門附近……應該無礙。”四人面色變化,內心焦急時,都想起了這一點。

    與此同時,隕劍世界內,隨著天地的碎裂,四個巨大的陣法,直接在這片世界出現,一股股傳送之力,從這陣法內直接擴散開來,一瞬間橫掃整個世界,覆蓋了所有弟子。

    根據各宗弟子所修基礎功法的不同,辨認氣息,展開傳送!

    轟鳴間,此地一個個四宗弟子,身影被傳送之光籠罩,剎那消失,白小純也在其中,看著天地的變化,他想到了歐陽桀長老所說的不可抗力。

    眨眼間,眼前漆黑,他的四周傳送之力出現,眼看就要被傳送走,突然地,一只小手從虛無中伸出,要一把抓向白小純,阻止他離去。

    “哥哥,留下了陪我吧……”(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66章 天道築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66章 天道築基!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