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各宗天驕!(第二更)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看完隕劍深淵的介紹,白小純覺得那里太危險了,愁眉苦臉時,又看到玉簡內還有關于三宗的介紹以及一張張畫像,于是連忙抬頭尋找,對比之下,將丹溪宗與玄溪宗的弟子,都一一對照。

    尤其是對玉簡內重點介紹的弟子,他觀察的很認真,慢慢的心驚肉跳。

    “丹溪宗趙柔,擅長幻體,疑有幻體,曾在三個同階中抬手間,三人自相殘殺死亡!這麼厲害,與公孫婉兒的幻術,有的一拼啊。”白小純眨了眨眼,偷看過去,立刻看到了丹溪宗內一個妙齡女子,相貌絕美,肌膚吹彈可破的樣子,此刻正與公孫婉兒彼此凝望,目中都有光芒閃耀,居然在這里,就已暗中較量。

    “玄溪宗雷山,煉體之修,一身雷火玄身,力大無窮,術法精湛,在築基修士追殺下,生生逃出七天而不死,疑有火靈體,恢復遠超常人。”白小純看到這里,趕緊瞄向玄溪宗,立刻就找到了雷山,那是一個全身粗壯的大漢,盤膝時,身體似有雷火繚繞,氣勢驚人,似察覺白小純的目光,他向著白小純獰笑一聲,目中有殺機。

    “他的敵人,應該是呂天磊才對啊,都是玩雷的。”白小純趕緊收回目光,再次看向玉簡。

    “丹溪宗方林,丹溪此代第一天驕,半年前名氣不顯,最近半年突然崛起,擅長毒道,殺伐果斷,修成天地爐鼎,實力遠超凝氣巔峰,難以評估,只有兩戰參考,一戰擊殺七位叛亂凝氣圓滿修士,自身無損,一戰滅去堪比築基的防護之寶,擊殺我宗外派密子。”白小純睜大了眼,趕緊去尋找對方,看到了一個面無表情的少年。

    “玄溪宗九島,玄溪宗三千年來,首個練成泯滅絕生功的第一天驕,此功傳聞可泯滅一切生命,所過之處,一切消散,更可凝聚泯滅之紋,曾與凡道築基一戰,不相上下!”白小純頭皮發麻,趕緊抬頭尋找,看到了一個冷臉的青年,不知是不是錯覺,白小純看到對方的身體上,居然有一道道符文在游走,仿佛連成了鐵鏈一樣。

    僅僅是看了一眼,白小純就覺得眼楮生痛,仿佛眼前的世界都要成為黑色,他趕緊收回目光,覺得對方太恐怖了,看向玉簡時,白小純忽然發現,丹溪宗的弟子介紹最詳細,玄溪宗也較全面,可血溪宗的信息,居然只有兩條。

    “血溪宗許小山,資質尋常,血溪宗一代老祖代代單傳血脈,地位超然,性格紈褲,法寶無數!”

    “血溪宗宋缺,第一天驕,被稱為小無極,有八百年前無極子的氣勢,功法不詳,只有一戰逆天,以凝氣修為,擊殺築基修士,開創前所未有,對凝氣弟子而言,此人極度危險,殺之大功!”血溪宗的第一份資料還算正常,白小純沒在意,可這第二份資料,他在看到後,直接倒吸口氣,眼珠子都圓了。

    “殺……殺了築基?”白小純心都顫了,覺得不可思議,更是打定主意,這樣的猛人,應該是鬼牙的對手,自己的小命,可不能扔在這里。

    他發現這一次四宗的人,都太可怕了,他好半晌才勉強接受了這覺得不可思議的資料,忽然內心一動。

    “不知道其他三宗的玉簡里,有沒有我的資料,又是如何介紹我的?”白小純頓時好奇,就在他這好奇心越來越強烈,甚至琢磨著找面善的兩宗弟子談一談,能不能交換資料時,突然的,一股威壓,從天而來。

    整個蒼穹成為了血色,血溪宗……降臨!

    與靈溪宗的傳送大陣不一樣,血溪宗出現在這畢方山的,赫然是一只巨大的血色斷掌,這斷掌太大,似遮蓋了小半個蒼穹,蓋住了陽光,將天空雲層都染成了赤色。

    此刻這斷掌中赫然有一只緩緩睜開的巨大眼楮,眼內有血絲,透出冰冷與詭異,只是眨動一下,頓時整個畢方山震動,在三宗的中間空曠區域,瞬間就出現了上百身影,一個個快速從模糊中清晰。

    隨著清晰,更有威壓從天空散開,似若有人敢趁這個時候偷襲,那麼天空的斷掌就會降臨滅世之力,毀去所有偷襲之人。

    天地震動,血溪宗出現的身影,竟超過了其他三宗任何一宗的人數,足有一百二十一人,刨除最前方的血溪宗帶隊築基強者,弟子正好一百二十人。

    那些血溪宗的弟子,一個個穿著紅色的長袍,神色冰冷,隱隱似有嗜殺之意,看向四周其他三宗時,仿佛狼看到了羊。

    那種感覺,使得任何一個血溪宗弟子,都極為凶殘,他們身上散發出強烈的煞氣,而他們彼此之間似乎也不存在信任,此刻出現後立刻微微散開,每個人之間都隔著一些距離,盤膝打坐。

    丹溪宗的弟子全部震動,唯獨趙柔與方林,目中露出精芒,更有警惕。

    玄溪宗也是如此,除了那幾個名動宗門的天驕外,其他弟子紛紛心顫,被血溪宗弟子的煞氣威懾。

    靈溪宗內,也傳來陣陣輕微的吸氣聲,白小純睜大了眼,看向血溪宗時,想起了玉簡內對于血溪宗的介紹。

    血溪宗與靈溪宗在門規上完全不同,他們講究的是弱肉強食,隨時面臨同門相殘帶來的死亡威脅,近乎魔宗,所以在這種環境下成長出來的弟子,大都是凶狠殘忍之輩。

    “這是魔宗啊……同門居然明目張膽的自相殘殺,太可怕了,還是我們靈溪宗好啊。”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對于血溪宗更加留意,尋找玉簡內介紹的那兩個人。

    他重點關注的,是靈溪宗那位逆天的擊殺過築基修士的天驕宋缺,不管他是如何殺的,能做到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他的恐怖。

    很快,白小純就找到了宋缺,這是一個面容尋常,可全身上下充滿了冷冽之意的青年,衣袍與其他人不一樣,並非單純的赤色,而是紫紅色,盤膝打坐時,他的四周方圓數丈內,沒有其他人存在。

    而他煞氣的強烈程度,遠遠超過其他所有弟子,這煞氣近乎實質,旁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四周的虛無,仿佛都有了微微的改變。

    白小純看去的剎那,這宋缺竟也同時看向白小純,似乎他也在尋找白小純一樣,二人目光瞬間凝聚在一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讓白小純心頭狂跳,那種感覺,讓他一瞬間就仿佛回到了當年的無名叢林內,與陳恆殘殺之時。

    -----------

    呼喚月票~~~~(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42章 各宗天驕!(第二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42章 各宗天驕!(第二更)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