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寒門藥卷!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破壞香雲山符文,難的地方,是算計好一個讓你都察覺不到的改動,而要動手,只要方法得當,哪怕一個凝氣弟子,只要到了香雲山,花費一些時間,也可以慢慢完成,這破壞,已完成了一段時間!南岸有內奸!”老猴沉聲開口。

    寒宗眼中露出寒芒,他明白,破壞容易,而修復困難,如一個花瓶,孩童舉起都可打碎,而要修復,則需一個專門的大師,故而不可同日而語!

    “內奸……”寒宗沉吟時,他右手立刻抬起,向著種道山一抓,片刻後,一枚玉簡破空而來,落在他手中時,里面有關于半甲子歲月內,宗門所有事情的記錄,他看了一圈,也看到了白小純進入宗門內,所有事情的記載,包括天雷,包括酸雨,包括萬蛇谷以及他煉丹的種種怪異。

    寒宗看了後,神色逐漸古怪,在他看來,白小純就是一個宗門的禍害……可很快,他忽然雙目一閃。

    “這小娃的煉丹……似乎帶著邪性……”

    “藥道萬千路,人人皆不同,或許白小純……罷了,逆河丹的丹方,還有寒門藥卷,給他吧,或許,在他的手中,未來可以煉出……逆河丹……”猴子輕聲喃喃。

    寒宗雙眼收縮,逆河丹,靈溪宗萬年來無人能煉成,甚至靈溪宗還找到丹溪宗,願意花費極大的代價,讓丹溪宗煉制,可就算是丹溪宗,也都難以煉成。

    這逆河丹,已成傳說,若非靈溪宗如今存在了一粒,寒宗都會認為,這是不可能煉出的靈藥,而此藥的唯一作用,就是……喚醒,真靈!讓真靈甦醒十息的時間!

    而那寒門藥卷更是當年寒門靈道,三大傳承根基之一,上面記錄通天藥道,傳聞來自天外世界。

    “煉丹帶著邪性,而逆河丹本身就是邪門的丹藥,或許……未必不可能!”寒宗沉吟後,點了點頭,又問道。

    “師尊,您老人家的修為……”

    “難以恢復,需要時間,可既然回來了,我怎麼也要多堅持一些歲月,我要親眼看著……九天雲雷宗滅亡!”猴子眼中露出仇恨,當年全宗覆滅,只有他以及不多的一些人逃出,走過禁靈的區域,九死一生,來到了東脈末流,這才殘喘生根。

    “徒兒,歸來的,不僅僅是我一個,那些老家伙,或許都陸續的歸來,老夫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可我想……這或許是一個大世,即將開啟的征兆。”

    猴子輕嘆,寒宗沉默,盡管蒼老,可目中依舊慢慢凝聚精芒,更有執著。

    時間流逝,一個月後,白小純在洞府內,結束了修行,有些忐忑出去後會是什麼樣子,愁眉苦臉,唉聲嘆氣,可在這里又不能出去,只能繼續打坐吐納。

    這一天,他剛剛結束修行,睜開雙眼,還沒等如往常一樣去嘆氣,突然一愣,看到面前的地面上,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多了一枚玉簡與一卷竹書。

    這兩樣物品都很古老,似乎存在了很久的歲月,甚至看去時,能感受到滄桑之意。

    “咦?”白小純愣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狐疑的拿起玉簡,靈力融入,查看起來,很快的,他就睜大了眼。

    “逆河丹?不需要任何草木,而是用通天河水煉丹,這……這是什麼丹藥,看起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通天河水,居然還可以煉丹?”白小純覺得不可思議,仔細的看了看煉制的方法,倒吸口氣。

    “太邪門了,居然是以身體為爐……”他又看向那卷竹書,很快眼楮睜的更大。

    “寒門藥卷?”

    “長生不老寒門起,永世不滅輪回落!”白小純倒吸口氣,這竹書打開後,他看不到具體,一片模糊,只能看到開卷的第一句話,可這一句話,讓他整個人都瘋了。

    “莫非……莫非這藥卷,可以煉制長生不老丹,啊啊啊啊!”白小純尖叫起來,他渾身顫抖,雙眼出現血絲,露出激動,如獲至寶。

    “一定是掌門師兄看我這麼努力的修行,才給了我這兩個東西獎勵,掌門師兄太好了,逆河丹,小意思,等我以後厲害了,給掌門師兄煉個一千粒出來。”白小純興奮,趕緊研究寒門藥卷,雖然看不出更多的內容,可依舊執著不減。

    尤其是這寒門藥卷的竹子,白小純研究之後發現,居然忍不出,可上面散出的滄桑之意,似乎存在了萬年以上。

    他無法想象,什麼樣的竹子,居然可以存在萬年,而且明顯,有陣陣清香散出,融入體內後,使得修為都運轉加快不少。

    白小純更為振奮,再次確定,這是了不得的寶貝,心底多少也出現了一些懷疑,覺得莫非自己這段日子的修行,真的感動了掌門?又或者是師尊冥冥有靈,賞賜給自己的?

    “這也不大可能吧……”白小純想了想,一咬牙,索性不理會,反正寶貝在手,就是自己的了。

    他沒有注意到,這一刻,在他的身後,洞府的深處,一只猴子站在那里,望著白小純,目中藏著敬畏與疑惑。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難道真的是某個冥冥中的存在,借助他的手,讓我歸來……”

    許久,猴子轉身,走入石壁內,順著石壁蔓延,直至到了種道山下,直至到了……河岸的大地深處。

    在這里,有一個巨大的地窟,里面灌入了金色的通天河水,這四周存在了一個浩蕩的陣法,整個靈溪宗,就是這陣法的核心。

    而這陣法,不是鎮壓,而是……守護。

    在金色河水的中心,有一口棺槨。

    棺槨沒有蓋,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個女嬰的……干尸。

    那嬰兒雖是干尸,可卻存在了一絲生機,在她的身上,那種滄桑的歲月之感,更濃,更濃……

    時間一晃,又過去兩個月。

    白小純始終看不透寒門藥卷,雖不甘心,可只能放棄,他琢磨著,等自己煉藥更厲害後,或許就能看懂了。

    此刻,責罰期限到來,當白小純走出石洞時,他精神飽滿,修為略有精進,很快的,他就得知了自己要被送去北岸,觀摩百獸,加深水澤國度修行的事情。

    “北岸……”白小純一愣,遙望北岸,想到自己天驕戰時,被稱呼為北岸公敵,于是遲疑了一下。

    “都過去這麼久了,應該忘得差不多了吧。”白小純不確定的喃喃低語,可沒辦法,這是宗門下的通知,白小純想了想,目中慢慢露出期待,他期待的,是儲物袋內的育獸種,想到或許自己有可能獲得一尊凶獸,就覺得去北岸,也不是不能接受。

    回到了香雲山,從坍塌的洞府內整理了行裝,在三天後,于種道山上,南岸所有長老,掌座,內門弟子,還有很多的外門弟子,為他送別。

    這送別,是自發的,幾乎所有弟子,都來到了這里,他們望著白小純,要親眼確定白小純進入北岸,才會放心。

    眼看這麼多人送別自己,白小純站在掌門的身邊,他非常感動,向著眾人揮手。

    “諸位同門,我要去北岸了,可我舍不得你們啊,我舍不得南岸,舍不得這里的一草一木。”

    眾人听了這句話,一個個都面色古怪,畢竟是很嚴肅的送別,且掌門以及各山掌座都在,所以哪怕平日里再對白小純憤憤,這些弟子也都擠出難舍之意。

    唯有張大胖、侯小妹、侯雲飛等與白小純交情莫逆之人,才是真的心底有些舍不得,可南北兩岸本就都是靈溪宗,所以這難舍也並不強烈。

    “白師弟,你天資不俗,水澤國度更是開竅,已有氣勢,難道你不想開創一個奇跡,將水澤國度修成麼,北岸資源超過我南岸,在那里繼續修行,可以讓你的未來更美好,甚至築基的希望都會大了太多太多,築基之後,壽元可以增加。”人群內,周長老走了出來,望著白小純,臉上露出柔和,緩緩開口。

    白小純身體一震,築基與壽元增加,讓他的眼楮內出現了光芒。

    “走吧,轉過身,走向北岸,記住,我輩修士,要一往無前,離開後就不要回頭留戀,一路走下去!”

    “是啊白師叔,走吧,你有遠大的理想,只有北岸才可以給你夢想飛翔的天空!”

    “白師叔,不要舍不得這里,走入北岸,就不要再回來,你的路在前方啊。”眾人紛紛開口,白小純听著四周人的話語,他的目中露出感動。

    此刻他深吸口氣,向著眾人抱拳深深一拜,轉身時,在掌門一臉古怪中,二人順著種道山,去了北岸……

    眼看白小純走了,周長老臉上的慈祥瞬間化作了激動,四周那些弟子,更是一個個全部振奮,不少人甚至在這喜悅中都流下了淚水。

    “蒼天有眼啊,這白小純他終于走了!!”

    “哈哈哈哈,掌門開恩,掌座英明,天道終有公平了,我們南岸的春天,到來了!!”

    “這是真的麼,白小純居然真的走了,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無數人激動的歡呼沸騰,甚至還有人拿出鑼鼓,高興地敲打起來。

    種道山的北邊,此刻白小純正跟在掌門身後,听到了後面的鑼鼓喧天,他干咳一聲,神色古怪,隱隱覺得這一幕有些熟悉,臉上露出感慨。

    “掌門師兄你听到了麼,南岸也舍不得我啊,因為我的離去,他們都悲傷成這樣了。”

    鄭遠東呆了一下,只能抬頭默默望著天空……

    ------------

    求推薦票!(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17章 寒門藥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17章 寒門藥卷!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