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鼻祖驚現!!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種道山,白小純師尊的石洞外,此刻數萬弟子環繞,一個個怒視中,哪怕這里是禁地,也都顧不得那麼多了,紛紛闖入。

    “白小純,你給我出來!”

    “出來!!”

    “白小純,你罪惡多端,今天老天不懲你,我們來懲你!”眾人沖入禁地,全部看向這禁地內的一座石洞,這里正是白小純師尊的坐化之地。

    可就在他們話語傳出的剎那,突然的,一聲低喝,從白小純師尊的洞府內傳出。

    “聒噪!”

    這聲音極大,是白小純全部修為凝聚,用了最大的力氣吼出,回蕩八方,如同雷霆轟鳴,竟直接壓過了此地眾人的嗓音。

    與此同時,白小純瘦小的身影,神色極為肅然,緩緩從石洞內走出。

    幾乎在他走出的剎那,此地三山弟子一個個猛地抬起手,他們的手中都拿著石塊,一個個帶著怒意,正要砸向白小純時,猛然間,白小純右手抬起,嘩啦一聲,一張畫像在他手中出現,瞬間打開,落在了身前。

    那畫像內,正是他的師尊……也是鄭遠東的師尊,靈溪宗的上一代老祖。

    “大膽!”白小純緊張,聲音都發尖了,連忙吼道。

    “誰敢毀我師尊畫像,我白小純還有我掌門師兄,就和他拼了!”白小純怒吼,抬著畫像,躲在後面,此地所有弟子在看到這一幕後,全部身體一僵,每個人都倒吸口氣,手中的石塊怎麼也不敢扔出了。

    那畫像,是上一代老祖,是掌門的師尊,若是被他們弄壞了,他們可以想象掌門鄭遠東的怒火,那是各峰掌座都無法阻擋的。

    “無恥!!”眾人憋屈,一個個都抓狂了,紛紛怒吼,可卻不敢再動手。

    白小純一眼有效,心底松了口氣,舉著畫像,眼巴巴的看著眾人。

    “你們听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你你你,你每次都不是故意的,香雲山的打雷,你說不是故意的,紫鼎山河青峰山的酸雨,你說不是故意的,現在你又說不是故意的!”

    “太過分了!!”白小純不解釋還好,這麼一解釋,眾人再次控制不住,嚇的白小純連忙高舉畫像。

    “我師尊方才給我托夢了,他老人家說了,原諒我這一次!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絕對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了……”白小純大聲開口,心底緊張的同時,也有深深地歉意。

    “我受不了啦,我要湊他!”

    “他就算是掌門的親兒子,我都要揍他一頓!”

    “打倒白小純!!”听到白小純居然更無恥的說其坐化的師尊托夢,眾人都要瘋了,就在這時,突然的,一道道築基的神識驀然掃過此地。

    緊接著,一道道身影從種道山上,急速而來,剎那降臨,化作了數十人,各山的長老,掌座,還有鄭遠東,全部出現。

    看著四周這一幕,鄭遠東的怒吼,如同天雷在這四周轟轟而出。

    “你等都給老夫立刻離開!!”

    這聲音滾滾,震耳欲聾,此地眾人紛紛心顫,哪怕上官天佑等人,也都心頭哆嗦一下,一個個趕緊低頭,紛紛退後。

    白小純精神一振,正要說些什麼時,鄭遠東狠狠的瞪了白小純一眼。

    “白小純,老夫身為你的師兄,別人揍不了你,我來揍你!”他說著,直奔白小純走去,白小純頭皮都要炸開,正要高舉師尊的畫像,結果鄭遠東袖子一甩,這畫像立刻脫手,飛向鄭遠東。

    白小純尖叫一聲,背後翅膀一扇,急速飛出,趕緊就要逃走,可還沒等飛出太遠,屁股上傳來啪的一聲,被鄭遠東隔空一巴掌落下。

    火辣辣的痛,讓白小純慘叫,捂著屁股哭喪著臉,慘叫起來。

    “李叔救我,我師兄要殺人了啊!!”

    李青候眼皮一番,裝作沒听到,鄭遠東怒意不減,被白小純拿出師尊的畫像的事,氣的七竅生煙,一腳踢了過去。

    白小純再次慘叫,哀嚎不斷。

    “師尊救命,師尊救命!!”

    四周眾人眼看鄭遠東追著白小純揍去,一個個紛紛解恨,各山的長老,也都神色古怪,紛紛咳嗽起來。

    “這是掌門師承一脈的家事……”

    “沒錯,沒錯,我還有一爐丹藥,先告辭了。”這些長老,紛紛帶著笑意,看著遠去的鄭遠東與白小純,慢慢散開。

    最終半空中只有李青候與許媚香,李青候望著白小純遠去的身影,神色有些感慨,在那目中深處,也有對白小純期許。

    “這孩子心中,已把你看成了父親一樣的親人,你舍得把他扔到北岸去?”許媚香望著李青候,目中露出柔和深情,輕聲開口。

    “小純做的那些事情,實際上也不算什麼,他的本性是好的,而且我能看出他的心底,對此事也有歉意……沒必要把他送到北岸去。”

    李青候收回目光,望著許媚香,搖頭一笑。

    “我對掌門說的那番話,是內心真實的想法,實際上當初從北岸要來水澤國度時,我就已有這個念頭,白小純資質不俗,若能集合兩岸之長,對他的未來會更好,尤其是水澤國度若能修成,且在幾年內,修為達到凝氣十層大圓滿,這樣的話……就可以趕得上隕劍深淵的開啟了,他也能在里面,爭奪自身的機緣。”李青候輕聲開口。

    “隕劍深淵?通天河東脈下游,四大宗共有的築基三大聖地之一……甚至傳聞里面或許有一絲天脈之氣,每一次開啟,東脈下游四大州的四個最強宗門,血溪宗,丹溪宗,玄溪宗以及我們靈溪宗的凝氣十層弟子,都要血戰爭奪……”許媚香深吸口氣,露出吃驚。

    “是需要血戰爭奪……若他沒有學會水澤國度,我不會讓他去,而若學會了,他就一定要去,修行,是一條殘酷的路,物競天擇,他要學會去面對,而非躲避。”李青候輕嘆,轉身與許媚香一起離去。

    這一天,白小純的慘叫在宗門內回蕩,鄭遠東是鐵了心要去教訓白小純,不是以掌門的資格,而是以師兄的身份。

    直至深夜後,白小純鼻青臉腫,哭喪著臉,跟在鄭遠東的身後,回到了師尊的石洞內。

    “跪下,向師尊認錯!”鄭遠東一瞪眼,嚇的白小純趕緊噗通一聲跪在了畫像前。

    “師尊,我錯了……”白小純覺得自己全身都腫了,尤其是屁股,似乎都快開花了。

    “師尊,你看到弟子被湊成這樣了,您老人家一定很心疼,我都和師兄說了,您今天托夢給我,已經原諒我了,可他不信啊……”

    “師尊,要不您今晚也托夢給師兄,告訴他一聲……”白小純愁眉苦臉,喃喃低語時,一旁的鄭遠東哭笑不得,他雖揍了白小純一頓,可也對白小純的皮糙肉厚心驚,此刻手都在隱隱作痛。

    “在這里跪三個月,作為你這次引起萬蛇谷亂動的懲罰!”鄭遠東冷哼一聲,他必須要這麼做,這是給其他三山弟子看的,但袖子一晃,一枚丹藥掉了下來,他裝作沒看到,轉身離去。

    眼看鄭遠東離去,白小純立刻哀嚎起來,正要向著師尊訴苦,他立刻轉頭看向四周,確定那只神出鬼沒的兔子不在這里後,才向著畫像道委屈。

    “師尊,我好慘啊……”

    “師兄他打我……我屁股好痛,你看你看,我身上都腫了!”

    “我委屈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恩?”白小純正說道這里,忽然看到地上有一枚丹藥,是之前鄭遠東故意扔下的,白小純拿起一聞。

    “三階上品養蘊丹!”

    白小純頓時眼前一亮,看了看山洞外,坐在一旁,覺得無聊,于是吞下丹藥,開始精心修行。

    而此時此刻,靈溪宗所有弟子,包括各大掌座都沒有察覺,在這一瞬,于種道山的後面,明明是一片空曠之地,卻突然的,整個天地扭曲了一下。

    這扭曲太快,眨眼就消失,可在這一瞬,隱隱的,似乎能看到,在那扭曲的地方,在這種道山後,似乎……還有一座山峰!

    這是……靈溪宗的第九山,掌門雖知曉有第九山存在,可卻一樣沒有絲毫察覺這一刻的扭曲與異常。

    靈溪宗,第九山,是一座漆黑的山峰,寂靜無比,所有草木,全是黑色,此刻,在這第九山的最高峰,一顆黑色的桃樹下,有一只猴子,默默地坐在那里,遙望桃樹,目中露出復雜與追憶。

    如果白小純在這里,一眼就可以認出,這猴子……赫然就是之前被他放走的,那只吃下怪丹後,喜歡思考的猴子。

    許久,這猴子輕嘆一聲。

    “既然來了,何必藏著。”

    他話語傳出的瞬間,在他的身後,突然虛無扭曲,一個穿著紫色長袍的高大老者,如撕開了虛無,一步走出,老者看似如平凡的老人,似乎連修為之力都沒有,但偏偏他站在那里,如同至尊!

    站在了猴子的身邊時,這老者神色驚疑不定,眉心突然出現一道裂縫,赫然出現了第三目,看向猴子。

    “你是……”

    “認不出了麼,我的徒兒,或者應該稱呼你為,靈溪宗的一代老祖?”猴子轉頭,看向老者時,他的目中,露出滄桑。

    老者心神狂震,雙目瞳孔收縮,吸氣之聲驟然明顯,臉上充滿震驚與不可思議。

    “不可能,你……你已死了,你怎麼會回來!!!”這老者,赫然就是帶著靈溪宗成為如今四大宗的一代老祖!

    他無法置信,以他的身份,已他的修為,以他的定力,這一刻都倒吸口氣,可偏偏他的感受,對方的的確確,就是自己的萬年前死亡的神秘師尊,那種來自靈魂的感覺,絕不會錯。

    猴子沉默,遙望種道山的方向,似乎看穿了種道山,看到了在此山上一個洞府內,正在打坐的白小純,沒有人注意到,這猴子的目光深處,藏著一絲……罕見的敬畏。

    “老夫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來的,或許是白小純那孩子的丹藥,或許是……某個冥冥中的存在,借助他的手,讓老夫……歸來。

    一起歸來的,可不止我一個。”

    紫袍老者呼吸急促,順著猴子的方向,看到了種道山,看到了那里的白小純。

    “一個凝氣弟子,怎麼可能!”老者還是難以置信,可眼前的一切,又讓他無法不信。

    “寒宗!還記得為師當年為何給你起這個名字麼!還記得當年為師,為何逆天改命,讓你能萬年長存麼!回答我!”猴子眼楮驀然露出凌厲之芒,咄咄逼人,四周虛無在這一刻,似有天雷滾滾,可偏偏,二人十丈外,這一切異常,無人可以察覺,即便是這第九山上的其他幾位老祖,也都絲毫不察。

    紫袍老者,靈溪宗一代老祖寒宗,身體猛地一顫,萬年前的記憶,盡管歲月悠久,可依舊還是浮上心頭,他盡管是老家伙了,可依舊在自己的師尊面前,仿佛回到了當初的少年時,他站直了身體,蒼老的臉上出現了紅暈,如同一個老兵,大聲低吼。

    “記得,因為我的使命,是守護真靈,帶著靈溪宗,成為通天河東脈中游宗門,成為上游宗門,殺入通天北脈,滅去通天河北脈上游九天雲雷宗,回到祖地,重現我寒門靈道的輝煌!”

    “你還記得祖地,還記得真靈?那麼你去看一看,香雲山的符文!”猴子眼中露出深邃,淡淡開口時,寒宗立刻看向香雲山。

    一眼看去,他皺起眉頭,在他的目中,整個靈溪宗八座山峰,每一個山峰的內門,都存在了一個復雜到了極致的符文,這也是靈溪宗的命脈所在,重要的程度,難以形容。

    香雲山的符文,他沒有看出絲毫端倪。

    眼看寒宗如此,猴子輕嘆一聲,目中滄桑更多。

    “你沒看出來麼……看來,老夫歸來的時間,還是晚了,有人在老夫之前已歸來,對于這陣法的了解,已是入神,隨意派出一個密子,略微改動草木變化,就可以將這陣法……改變。”

    “香雲山下的上古符文,已被改動,老夫難以強行逆轉,只能用歸來時最後一絲力量,借助白小純那孩子的手,又引動靈蛇,才將其自然的恢復過來。”

    ---------------

    加更求推薦票啊!!!!(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116章 鼻祖驚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116章 鼻祖驚現!!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