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公孫婉兒的絕望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太……太強了!”

    “這鬼牙,怕是就連內門弟子,都可以直接碾壓,真真正正的築基下第一人!”

    “這種凝氣戰力的巔峰,一定是觸摸到了念的境界,一定是這樣,只有具備那神秘莫測的念,才可以擁有這種恐怖之力!”南岸也好,北岸也罷,在短暫的寂靜後,都傳出低聲的議論。

    仿佛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大聲開口,北岸的其他天驕一個個都復雜,任誰也不願同一個時代里,有這樣的強者出現,南岸這里,上官天佑沉默,他的心不平靜,這鬼牙擊敗天驕的感覺,如同天驕去擊敗尋常弟子。

    很顯然,鬼牙與天驕之間,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

    白小純也看的心驚肉跳,對方只出手兩次,可每一次都震撼所有人。

    此刻前六已抉擇出來,北岸四人,南岸二人,分別是上官天佑,白小純,鬼牙,公孫兄妹以及徐嵩。

    對于天驕戰有過了解的弟子,此刻都明白,接下來的第三輪,也將是最後一輪,這一輪里,前六的所有人都要分別與對手交戰,根據勝利的次數,來抉擇出前六的名次。

    若能五場全勝,自然就是第一!

    以往的千年,每一次都是北岸中出現這種橫掃一切的弟子,取得桂冠,這一次,所有北岸的外門弟子都明白,鬼牙……就是這種人,而且明顯比以往的那種橫掃一切之人,還要強大太多太多。

    南岸沉默,若沒有鬼牙,他們覺得上官天佑還是有希望的,可如今看去,上官天佑很難去爭奪第一。

    “第二也好……”南岸弟子紛紛感嘆,也有不少目光落在白小純身上,對于白小純,他們每個人都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甚至他們無論如何去想,都沒有白小純出手的印象,仿佛他從進入山門開始,就沒怎麼與人打斗過。

    唯獨的印象,是對方在落陳家族的追殺中活著回來,除此,就沒了……

    沉默中,不少人心底已放棄,他們知道,這一次的南岸,又輸了,輸了前十的總人數,也輸了第一。

    相比于南岸,這一刻北岸的外門弟子,一個個都振奮,目中露出期待,更有凶殘,他們都盯著白小純。

    “前六的規則應該不會改變,這一次,白小純必定淒慘!”

    “沒錯,按照規則,他要和所有人都戰一次,也就是說……我北岸所在的四位驕陽,每一個都可以狠狠的蹂躪他一番,宣泄此人對我北岸造成的羞辱!”

    不但是北岸的尋常弟子這麼想,徐嵩與公孫兄妹,一樣冷笑,看向白小純時,已志在必得。

    白小純一縮頭,心底感慨。

    “修仙是為了長生,干嘛打打殺殺……”他很是無奈,看著全部怒視自己的北岸弟子,唏噓搖頭時,歐陽桀的聲音,驀然傳出。

    “第三輪天驕戰,規則照舊,以勝利場次計算,第一場,上官天佑,徐嵩上台,鬼牙,公孫雲其次,白小純,公孫婉兒最後,同時展開!”

    話語回蕩時,一道光從上方露台落下,直奔戰台,剎那間就將這戰台分成了三個區域,彼此有隔膜存在,封印開來。

    上官天佑雙眼猛地露出精芒,身體瞬間沖出,剎那上了戰台第一處區域,幾乎在他出現的同時,北岸徐嵩一樣飛出,二人目光對望,都看出了彼此的凝重。

    二人沒有廢話,目光在對望的瞬間,徐嵩揮手,立刻四周有凶獸怒吼傳出,三尊凶獸出現,樣子各異,但卻都猙獰無比,直奔上官天佑的同時,在上官天佑的上空,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鯨魚口,向著他驀然吞來。

    更是在他的腳下,地面  聲中,一條條觸須鑽出,纏繞而來。

    與此同時,鬼牙緩緩走出,一旁的公孫雲沉默,眼中蠱蟲似都在震動,他知道鬼牙的強悍,可他不願認輸,目中露出精芒。

    “你就算再厲害,我也要一戰!”他深吸口氣,衣袍翻滾,與鬼牙一起上了戰台第二處區域。

    公孫婉兒冷哼,也走了出來,瞪向白小純。

    白小純最不怕的就是這個,于是也狠狠的瞪了過去,二人就這樣彼此瞪著,上了戰台第三處區域。

    幾乎在白小純上台的剎那,北岸的外門弟子,立刻傳出了吼聲,不在去關注另外兩個區域之戰,而是全部看向白小純這里,一個個目中帶著憤怒。

    “公孫師姐,滅了這該死的白小純!”

    “滅了他!”陣陣吼聲回蕩時,公孫婉兒眼中寒芒一閃,沒有召喚出她的七彩鳳鳥,而是右手掐訣一指眉心,立刻她的身體竟出現了七彩之光,更有冰寒的寒氣,瞬間擴散開來,使得地面都有了霜。

    “你認輸吧,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白小純眨了眨眼,好心的開口。

    他這句話一出口,公孫婉兒腦海里不由的出現了北寒烈的那一幕,頓時面色通紅,起了煞氣。

    “閉嘴,你這登徒子,這一次定要讓你付出代價!”她說著,右手驀然一揮,一道冰刃瞬間出現,直奔白小純。

    白小純一臉無辜,他只不過是好心說了一句,也不知道怎麼就成了登徒子,此刻嘆了口氣,右手一拍儲物袋,立刻無數符咒出現,被他很是熟練的直接拍在了身上。

    轟轟之聲瞬間出現,一道道防護之光,竟足有一丈多厚,五彩斑斕,更是驚人,這還沒有結束,白小純拿出了神鶴盾,立刻此盾光芒一閃,環繞白小純四周,又多出了一道光。

    還有他的手腕上,李青候送他的手鐲,在這一刻也被激發,直接蔓延全身,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已成黑色。

    配合背後的大鍋,這一刻的白小純……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偏偏白小純做出這些時,無比的快速與熟練,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經常這麼干……

    北岸所有弟子,全部睜大了眼,呆呆的看著那道冰刃,在踫到白小純身上的防護之光後,層層削弱,到了最後,砰的一下崩潰。

    防護之光內的白小純,毫發無損。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所有的北岸弟子都憤怒的看到,光幕內的白小純,居然背著手,抬起下巴,看著天空的雲朵,一副高手的模樣。

    “太弱了,我從不與打不破我防護層的人交手。”白小純小袖一甩,繼續背著手,淡淡開口。

    公孫婉兒眼珠子都快瞪出來,整個人都呆了一下,她與人斗法太多次了,不是沒見過擅長防護的,可如眼前這白小純一樣防護的,這還是人生的頭一遭。

    她看著那至少有數十層的防護之光,看著里面的神鶴盾,看著白小純身上的黑色之物,又看著他背後的大鍋,甚至她還依稀看到了白小純的身上,似乎還穿著好多件皮衣。

    她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神情都恍惚了一下。

    “無恥!!居然這麼多防護符咒,還有防護法寶,該死的,這是天驕戰啊,不是比誰有資源!”

    “公孫師姐一定要滅了他,我要炸了,我看到這白小純,就想去揍他!”

    北岸怒吼的同時,南岸也都傻眼了,可里面香雲山的一些弟子,此刻卻心里感慨很多,尤其是里面有一個大漢,更是看到這一幕後,眼中有些淚花,他萬分的理解北岸,因為他就是當年小比時,被白小純的防護之光,生生折磨的脫力的那位。

    就連露台上的掌門等人,也都無言了,面面相覷,紛紛苦笑。

    戰台第三區域,公孫婉兒銀牙一咬,雙手掐訣,立刻她四周冰刃大量的出現,形成了漩渦,直奔白小純而去,轟轟之聲在這一刻滔天而起,那些冰刃極為鋒利,一層層的轟開防護,可眼看轟開了不少,神鶴盾一閃之下,立刻就全部化解。

    “還是太弱。”白小純傲然開口,他的心里都樂開花了,大有一種身為強者的自豪感。

    這一幕讓北岸眾人更為怒吼,若非是不敢觸犯門規,怕是所有人都有出手一起虐殺白小純的沖動。

    公孫婉兒眼中煞氣彌漫,咬牙再次出手,這一次,更多的冰刃出現,甚至她沒有結束,始終維持術法,使得冰刃連綿不絕,直奔白小純而來,氣勢驚人,很是恐怖,白小純也心頭一跳,他四周的防護在堅持了數息後,立刻崩潰,神鶴盾急速運轉,眨眼就防護的嚴密,這才讓白小純心底松了口氣,再次抬起下巴,剛要開口時。

    公孫婉兒披頭散發,發出一聲尖叫,全身傳出轟鳴,嘴角溢出鮮血,眉心的位置赫然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冰花,四周天地之力,轟然涌來,氣勢非凡。

    與此同時,北岸傳出驚天動地的歡呼,不少人都振奮的狂吼。

    “是公孫師姐的血冰花!”

    “這血冰花是公孫師姐的殺手 ,就連凝氣九層都無法阻擋,這白小純防護再多,也都敗定了!”

    這冰花急速飛出,竟散發出陣陣恐怖的氣息,改變了四周的溫度,瞬間直奔白小純飛來,勢如破竹,那些防護之光全部崩潰,神鶴盾剛要阻擋,這血色冰花居然分成了兩份,一份被阻,一份卻扭曲間,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狠狠的印在他的胸口。

    砰的一聲,白小純詫異的低頭,感覺好似被一個雪球打了一下,輕輕一抖,抬頭時,看著披頭散發,目瞪口呆的公孫婉兒。

    “你慢慢打啊,我去看看比賽。”說著,白小純轉身,看向第一區域與第二區域的爭斗,看的有滋有味,甚至還不時的高呼加油,那模樣,怎麼看,怎麼欠揍……(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九十二章 公孫婉兒的絕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九十二章 公孫婉兒的絕望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