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馮師兄是個好人啊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白小純頭皮要炸開,雙眼赤紅大吼一聲,大量的符紙被他拿出猛地按在了身上,轟轟轟,他身體外的防護光幕,一瞬間暴增,足有半丈多高。

    就在這光幕出現的瞬間,之前出現的紅衣女子,猛地在白小純的身側從黑暗中走出,向著光幕撞擊過來。

    踫的一聲,這女子竟深入光幕內三尺,可卻被阻擋,無法繼續時,女子發出尖銳之音,這聲音具備穿透力,使得白小純震耳欲聾,神志有些模糊。

    他駭然的狠狠一咬舌頭,在清醒的瞬間,看到紅衣女子化作了無數紅色的甲殼蟲,從四面八方試圖鑽入防護內。

    可白小純的防護層太厚了,那些紅色甲殼蟲用了全力,也都無法穿透最後的七寸防護,被猛地彈開,在半空中凝聚在一起後,赫然形成了紅衣女子的身軀。

    她盯著白小純,咯咯一笑,再次撲來。

    與此同時,陣陣呼嘯聲從四周傳來,只見那些假山一個個蠕動,竟站了起來,成為了石人,而那些果樹也都搖晃中長出手腳,從地面拔出,邁著大步,從四周驀然出現,沖向三人,尤其是那些果樹上的果子,此刻一個個再次露出笑臉,繼續唱出了童謠。

    其中一顆果樹,距離白小純很近,此刻緊隨那紅衣女子身後,直奔他來。

    “傀儡!”杜凌菲驚呼。

    白小純身體哆嗦,這種危險,他長這麼大都沒遇到過,此刻眼楮都紅了,眼看那女子又來臨,他連忙掐訣,用了全部靈氣,向著女子一指。

    瞬間,他的木劍剎那飛出,速度之快如一道黑色的閃電,掀起陣陣狂風,轟的一聲,直接就穿透了這女子的頭顱。

    女子發出淒厲的慘叫,身體成為無數紅色甲殼蟲落下,那些甲殼蟲掙扎,在落下的途中,紛紛碎裂。

    木劍之力沒有消散,這是白小純危機下的全力一擊,在穿透女子的頭顱後,又直奔女子身後的果樹人。

    剎那而過,這果樹人身體一頓,頭顱直接爆開,其上的果子一個個肉眼可見的干癟,可直至死亡,依舊還在歡快的唱歌。

    這一幕,讓白小純心底更為發毛,好在木劍之力極大,此刻還在疾馳,直接撞在了一旁的牆壁上,巨響滔天,牆壁碎開,更有一個巨大的窟窿出現,可以看到大量的條紋飛舞,如一條條須子,似要重新編織。

    “沖出去!”杜凌菲急聲開口,身體一晃,直奔那缺口而去,可馮炎距離這缺口最近,他忍著心痛再次取出一枚黑色丹藥,直接炸在與他交手的青年身前,巨響回蕩,沖擊擴散時,他借力沖出,直奔缺口。

    呼的一聲就到了缺口旁,正要沖出,可馮炎忽然神色一變,只見兩頭巨大的石獅子,赫然從這缺口外沖了進來,揚天一吼,一頭殺向馮炎,一頭沖向白小純。

    這兩頭石獅子,赫然就是之前守護在大門外的石獅!

    “你們走不掉,靈溪宗……都該死!”與馮炎交手的青年,此刻笑聲回蕩,身體一晃,再次纏住馮炎。

    眼看那缺口正快速愈合,馮炎大吼一聲,雙手掐訣,立刻他的身體外竟出現了數個頭顱大小的火球,散發高溫,邊緣扭曲,向著四周轟轟爆開,形成火浪四散。

    那石獅子都被逼的後退了一些,至于落陳家族的青年,面色一變,還有兩個果樹人,被轟在身軀上,一個直接爆開。

    另一個則是在後退時,被沖來的杜凌菲一劍碎滅了身軀。

    轟轟之聲回蕩,這兩個果樹人的身體散出了大量綠色的液體,居然在它們的體內,分別露出了一個奄奄一息的身影,都是全身干瘦,如被抽走了大半生機。

    其中一個昏迷,另一個則是勉強睜開了眼,在看到杜凌菲後,露出激動。

    “侯師兄!”杜凌菲驚呼,認出對方居然是侯雲飛,上前一把將侯雲飛扶起。

    “落陳家族叛變,快逃出去,向宗門傳信!!”侯雲飛虛弱,一把抓住杜凌菲的手臂,將體內最後一絲靈力灌入進去。

    杜凌菲全身靈氣猛地外漲,銀牙一咬,扶著侯雲飛驀然沖出,速度暴增,直奔缺口。

    白小純一眼看去,立刻認出此人居然是侯雲飛,他身體一晃,避開來臨的石獅,沖向缺口。

    此刻三人都在疾馳,杜凌菲距離缺口最近,馮炎與白小純在後,距離不遠,可明顯白小純的速度最快,甚至都要靠近了杜凌菲。

    馮炎面色蒼白,那火球之法對他來說消耗極大,此刻注意到白小純的速度後,他眼中冷芒一閃,右手翻轉時,再次出現了一枚黑色的丹藥。

    “杜師妹快走,將消息帶給宗門,我助你一臂之力!”他聲音傳出時,右手的黑色丹藥猛地一扔,位置正是杜凌菲與白小純之間的半空。

    轟的一聲,這丹藥驀然爆開,形成的沖擊力,推動杜凌菲的速度再次快了一些,她整個人一躍而起,砰的一聲撞在了缺口上,如融入水面般,一沖而出。

    可白小純這里,卻被這沖擊阻擋,身體頓了一下,立刻被一頭石獅子攔住,白小純眼珠子都紅了。

    “馮炎!!”白小純低吼時,四周風聲呼嘯,那石獅子直接撲來,白小純正要閃躲,偏偏有三個果樹人也都在此時臨近,四頭傀儡聯手,在白小純無法閃躲中,直接轟擊到了他的身上。

    砰的一聲,白小純全身的防護之光,在閃動了幾下後,立刻碎滅,甚至連玉佩的青光,也都黯淡中碎開,雖然抵消了大半的外力,可那石獅子不凡,余力一樣落在白小純的胸口上。

    巨大的沖擊力,使得白小純全身一震,身體被擊飛出去。

    “白師弟……”馮炎眼看這一幕,嘴角冷笑,可口中卻傳出痛心疾首的聲音,速度不減,剎那臨近缺口,小半個身子都融入到了缺口的水面內,眼看就要沖出去,可就在這時,那落陳家族的青年,忽然發出了一聲尖銳之音,身體竟瞬間碎開,化作無數沒有血的肉塊,直奔馮炎。

    在馮炎要沖出的剎那,這些血肉驀然臨近,將馮炎的身體直接纏繞,猛的一拽。

    馮炎怒吼,再次被拽離了缺口處,而此刻的缺口,已所剩不多。

    他焦急中狠狠一咬牙,竟咬破舌尖噴出鮮血,落在自己的飛劍上,使得飛劍眨眼赤紅,沒有斬向任何人,而是轟的一聲碎裂開來,化作無數碎刃,直奔自身而來。

    竟是以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使得無數碎刃從他身上穿透而過,在傷了自己的同時,也成功的將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血肉,直接斬斷!

    身體一松,馮炎全身無數傷口,血肉模糊,使得他眼前發暈,好在那些碎刃之前在他的操控下,避開了自己的要害,此刻咬牙,一晃沖向缺口。

    與此同時,白小純這里,被那石獅子一巴掌轟在胸口,身體倒退,發出慘叫,可這慘叫剛剛傳出就戛然而止,白小純怔愣的眨了眨眼,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發現盡管衣衫破損,盡管那些皮衣也都碎裂了不少,可……自己卻沒感覺疼痛。

    他詫異的飛快檢查了一下,確定了……從自己出手到現在,看似凶險,可實際上……他全身上下連一個小傷口都沒有。

    那石獅子的一巴掌,他雖被拍飛,可竟沒什麼感覺。

    正驚喜時,他四周的果樹人追來,一拳打在了他的後背的黑鍋上,白小純身體向前一沖,發現黑鍋如常,自己更是沒什麼感覺後,仰天大笑。

    “原來我這麼強,他奶奶的,那我還怕個什麼啊。”白小純精神抖擻,此刻更是信心十足,展開速度,嗖的一聲,直奔缺口,速度之快,竟比方才要快上太多太多,眨眼就出現在了缺口處。

    此刻馮炎的半個身子已經伸了出去,白小純的速度太快,他根本就沒察覺,在他看來,白小純方才被數只傀儡轟擊,早就死了。

    眼看馮炎要走,白小純眼中露出一抹恨意,他右手猛地抬起,一把抓住馮炎露在外面的肩膀,狠狠一拽。

    “終于可以出來了!”此刻馮炎正在驚喜,可猛然間肩膀一痛,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一股大力,呼的一聲拽回缺口內。

    “不!!”馮炎怒吼,還沒等他看清自己是如何被拽回來的,先是儲物袋一松,隨後整個人被那股大力狠狠一甩,身體直接被甩出老遠。

    他此刻才看到,缺口處白小純的身影。

    “白小純!!”馮炎雙眼赤紅,可緊接著就被那兩頭石獅子直接圍住,轟鳴間,他的慘叫回蕩。

    “馮師兄!!”白小純發出痛心疾首的聲音,身體一晃,直接踏入缺口,在這缺口即將愈合的剎那,整個人鑽了出去。

    就在他鑽出的瞬間,這缺口直接收攏。

    出口處,已不是落塵家族的宅子內,而是在大門外,杜凌菲逃出後不敢停頓,在遠處叢林邊緣焦急的等待,不時看向四周,此刻看到白小純沖出,正要呼喚時,卻見白小純發出淒厲之音,眼楮通紅。

    “馮師兄!!你為了救我,不但把儲物袋給了我,居然還自己去阻擋那些傀儡,馮師兄!”

    “白小純,我們快走!”听到白小純的話,杜凌菲心底悲傷,眼看缺口消失,白小純還在那里悲憤欲絕,連忙喊道。

    白小純眼中帶著淚水,趕緊跑了過來,與杜凌菲一起扶著侯雲飛,直奔叢林。

    “馮師兄是個好人啊……”白小純哭喪著臉,還不時回頭。

    杜凌菲苦澀,她沒想到這一次的任務,居然凶險到了這種程度,想到之前若是听從白小純的話,不來這落陳家族,或許馮炎就不會死。

    尤其是看到白小純那副悲哀的恨不能捶胸的樣子,她心底更難過,輕嘆一聲。

    “白師弟,我們得盡快逃走,落陳家族叛變,他們不會讓我們把消息傳回宗門的,我方才也嘗試了,這里已被隔絕了一切波動……傳音玉簡,已不能用了。”杜凌菲看向白小純,澀聲說道。

    白小純身體一震,立刻意識到了危險。

    ------------

    今晚12點,繼續約!(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五十一章 馮師兄是個好人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五十一章 馮師兄是個好人啊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