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打倒白小純!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四周的外門弟子,還有那些被淘汰的參賽者,一個個頓時都同仇敵愾,向著白小純發出大吼。

    “無恥,白小純你太無恥了!”

    “如此取勝,我等不服!!”

    “打倒白小純!”

    眼看眾人聲音激烈,白小純听的心驚肉跳,暗道這個時候就算施展舉重若輕,也平息不了眾人的怒火,估計還會有反效果,讓人覺得自己更無恥……于是趕緊看向孫長老。

    “孫長老,我是第一啊,你快宣布啊。”

    孫長老苦笑,一旁的李青候長嘆一聲,他怎麼也沒想到,讓白小純來參加這次小比,居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呃……也罷,此番小比,白小純,第一!”孫長老苦笑搖頭,話語傳出時,四周人紛紛怒視白小純。

    白小純覺得自己雖然很厲害,可這麼多人……他被看的心中發毛,正要走下演武台,趕緊離開這危險的地方時,杜凌菲那邊被人救醒,她呼吸急促,死死的盯著白小純,猛地咬牙切齒的尖聲開口。

    “白小純,此番小比,我杜凌菲不服!”

    “你既成為第一,那麼這個第一我杜凌菲給你,可我對你個人不服,你敢不敢與我再比一次!”

    白小純呵呵一笑,腳步不停,心想自己有毛病才會去和這瘋女人再比一次,萬一對方又暈了怎麼辦。

    “我不與你比斗法,我等都是外門弟子,也是香雲山的藥童,我與你比草木造詣!”杜凌菲盯著白小純,一字一字的說道,聲音里帶著決心。

    “你若贏了,那把青松劍,你可以帶走,否則的話,今日之事,我杜凌菲日後與你沒完!”

    白小純腳步一頓,听到比草木造詣,轉頭看向杜凌菲,遲疑了一下。

    “白小純,你若能在草木造詣上贏我,這根凌雲香,你也可以拿走!”杜凌菲一看白小純停下,看出白小純遲疑,眼中露出恨意,甚至有種要虐殺白小純的沖動,擔心對方不敢比,于是直接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根青紫色的香。

    此香剛一被取出,立刻有陣陣靈氣散開,四周的那些外門弟子,看到這凌雲香後,紛紛目中露出羨慕。

    “一階靈藥,凌雲香……這是一階靈藥里很不錯的了,價值不菲,對于凝氣七層以下有奇效!”

    “這應該是杜凌菲花費了不少的代價,為了突破凝氣五層準備的……”

    “杜師姐草木造詣在萬藥閣前三座石碑,都是名列前二十的人物,這白小純輸定了!”

    白小純也立刻認出這凌雲香,此藥在草木第三篇上講解一株凌雲草時,曾介紹過功效,頓時心動了,尤其是听到四周人說對方在萬藥閣石碑是前二十,他不由得眼楮一亮。

    “你……你真的是草木石碑前二十?”白小純想要確定一番,退後幾步問道。

    “你到底比不比!”杜凌菲咬牙說道。

    “可我只學了草木前三篇……”白小純遲疑道。

    “就和你比前三篇!你敢不敢!”杜凌菲覺得自己要炸了,怒吼。

    “比……我比還不行麼。”白小純一听這話,哭喪著臉回答,可心底都樂開花了,覺得眼前這妹子,真是傻乎乎的。

    眾人一听白小純的話,立刻起哄,杜凌菲也是深吸口氣,此刻體內靈氣雖沒有恢復多少,但體力卻恢復了一些,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小純後,她上前幾步,向著孫長老抱拳一拜。

    “弟子杜凌菲,請長老見證我與白小純此番草木之戰。”

    孫長老對于眼前這杜凌菲,越看越覺得不錯,聞言摸了摸胡須後,含笑開口。

    “也好,今日老夫就在這里做個見證,既然是比草木造詣,不如掌座來出題如何?”孫長老看向李青候。

    李青候聞言,深深的望了一眼白小純,然後也點了點頭。

    如此一來,四周弟子立刻振奮,就連杜凌菲也都激動,向著李青候再次一拜。

    這種不用打打殺殺,還能出風頭的比試,白小純最喜歡了,此刻站在那里,他也不再哭喪著臉,而是抬起下巴,一副傲然如天驕的模樣,看的四周眾人更是不順眼,杜凌菲也都對他冷哼一聲。

    “草木之道,變化莫測,雖然只是前三篇的內容,可依然存在了諸多變數,今日我出兩道題,看你們誰能勝出。”李青候淡淡開口,目光掃過白小純與杜凌菲,右手抬起在儲物袋上一拍,手中已多出了兩枚種子。

    “我手中是兩枚花種,以靈氣催化,配合你們的草木造詣,出靈花最多者,算第一輪勝出。”李青候右手一甩,這兩枚種子分別飛向白小純與杜凌菲。

    杜凌菲一把接住,正遲疑時,李青候彈出一枚丹藥,直奔杜凌菲,被她拿住後一愣。

    “此丹可讓你修為頃刻恢復。”李青候的聲音平靜傳來,杜凌菲立刻驚喜,感謝之後連忙吞下,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她全身一震,雙目內露出靈動之芒,體內修為在這一瞬,全部恢復。

    白小純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心底有些不忿,可卻不敢說些什麼,看了眼手心內的靈種,沒有立刻催化,而是拿在眼前仔細的辨認。

    “你若認不出來,我可以直接告訴你,這是藍靈花的種子。”杜凌菲輕蔑的看了白小純一眼,不再理會,雙目閉合,體內靈氣驀然運轉,融入手中,直奔種子一絲絲的涌入。

    很快的,她手心內的種子發出翠綠的芽,飛快的成長,不多時就到了一尺的高度,開出了一朵藍色的靈花後,這靈植又繼續生長起來。

    到了這個時候,白小純才收回看向種子的目光,若有所思。

    李青候一直在觀察白小純,看到這一幕後,他的目中深處,露出一抹外人難以察覺的驚訝。

    在白小純這沉思的過程中,四周的外門弟子一個個都看著杜凌菲,看到她手中的靈植,在這一刻長到了二尺的高度,開出了第二朵花。

    當杜凌菲手中的靈植,開出第三朵花時,白小純體內靈氣動了,直奔種子涌入,並非是維持平穩,而是時斷時續,甚至在種子發芽後,他還吹出一口氣,將那幾片呀吹散。

    時間流逝,一炷香後,杜凌菲面色微微蒼白,可卻狠狠一咬牙,一口氣將手中的靈植,直接開出了六朵藍花後,這才松了口氣,將靈植放在一旁,向著李青候一拜。

    “靈花六朵,可算佳品,不錯。”李青候點了點頭。

    杜凌菲心中滿意,看向白小純時,發現對方手中的靈植還不到一尺,目中的輕蔑更多。

    四周的那些外門弟子,此刻一個個都振奮。

    “不愧是杜師姐,這藍靈花開六朵,非同尋常,那白小純此刻一朵花都沒出,真是廢物。”

    “這種催化的比試,首先是觀察什麼種子,然後則是按照不同種子的生長規律去催化,杜師姐在這方面,已登堂入室了。”

    眾人正說著時,白小純手中的靈植,漸漸到了一尺的高度,緊接著,一朵有些干癟的藍色小花開出,與杜凌菲的藍花比較,似乎營養不良的樣子,就在眾人想要嘲笑時,突然的,明明是一尺高度,可卻有第二朵藍色小花綻放,緊接著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第六朵,第七朵……

    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白小純手中的靈植,竟出現了整整九朵!!

    這一幕,讓四周眾人全部大吃一驚,紛紛不可思議的仔細看去。

    “藍靈花一尺一花,怎麼可能一尺九花!”杜凌菲也愣了一下,覺得此事匪夷所思。

    可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就在這九朵藍色的小花出現後,白小純雙眼一閃,深吸口氣,猛地吐出,這一口氣蘊含了靈息,落在這九朵小花上,眨眼間,這九朵花齊齊一顫,顏色居然肉眼可見的改變,直接成為了青色!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這……這不是藍靈花!!”四周眾人里,頓時有人認出,睜大了眼,帶著震撼。

    “青靈花,這是與藍靈花在種子時,幾乎難以被辨認出不同的青靈花,且它們的催化方式完全不同,如果按照藍靈花去催化,那麼出現的就是藍靈花,浪費了花種!”

    眾人全部吃驚,看向白小純時,都難以置信。

    白小純此刻睜開眼,把手中的青靈花放在一旁,呵呵一笑,背著小手,看著杜凌菲。

    他對于草木的造詣,已是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程度,仔細一看,就立刻看出了不同,這種程度的辨認,對他而言簡單的很。

    杜凌菲臉色變化,有種被人一巴掌打在臉上的感覺,身體退後幾步,看了眼自己的藍靈花,又看了眼白小純的青靈花,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自己方才還去高傲的指點對方,可轉眼間,一切證明,是自己浪費了花種。

    “這白小純一定是運氣好,我看的是藍靈,而他看的是青靈,定是這個緣故,不是他能辨認出來!”杜凌菲咬牙暗道。

    “第一輪,白小純勝出,這花種的確不是藍靈,而是青靈,看似一樣,但紋路有些許不同,只是若不入微,很難發現,容易混淆。”李青候淡淡開口,看了眼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揮,手中出現了一株靈草。

    這靈草很特殊,居然有四種顏色,九片葉子各個不同,開出兩朵花,一個黑,一個白,似乎具備靈性,竟相互搖晃不斷地撞擊,仿佛要將對方壓制,外表渾然一體,可仔細去看,能發現一些後天嫁接出的痕跡。

    “第一輪考的是催化,那麼這第二輪,就主考辨認吧,我手中這株靈植,由多種靈草嫁接出來,你們說出正確數量最多者,勝出。”

    李青候將這株靈草漂浮在了前方,目光落在白小純身上,想要看看這個被自己帶入宗門的孩子,是否能繼續讓自己吃驚。

    杜凌菲銀牙一咬,她覺得自己之前是疏忽了,此刻前所未有的認真,拿出一枚玉簡後,走到靈草身邊。

    白小純目中露出感興趣之意,也走了過去,二人仔細的看了很久,不時在玉簡上記錄,片刻後,杜凌菲揉了揉眉心,退後幾步,面色陰晴不定的望著白小純,她看出了八種,其他的任憑她如何去辨認,也認不出來。

    可白小純那里,不但沒有結束觀察,反而雙眼漸漸冒光,甚至滋滋有聲,繞著靈草轉了好幾圈,時而還驚呼一聲,仿佛發現了什麼驚喜。

    “還可以這樣?”

    “這是……有意思!”

    四周眾人寂靜,都看著白小純,他們也不相信白小純之前是憑本事認出,大都覺得白小純是運氣好,直接當成青靈花去催化了。

    “裝,你繼續裝!”杜凌菲心底不服,越看白小純越覺得厭惡。

    時間流逝,一炷香後,白小純依舊沒有結束,他是真的徹底投入了,都忘記了還在比試,這種嫁接出的靈草,仿佛打開了白小純腦海里對于草木造詣的另一扇大門,使得他所掌握的那數萬種藥草,仿佛不再是一個個單獨的存在,而是于腦海中融合在了一起。

    許久,白小純才戀戀不舍的退後,望著靈草時,目中露出痴迷與贊嘆。

    李青候與孫長老二人對望一眼,李青候忽然開口。

    “好了,現在你們二人,說出所認出的靈草吧,杜凌菲,你先來。”

    杜凌菲一咬牙,取出玉簡,當先開口。

    “弟子只看出了八種,分別是水天紋,寒一根,地龍果,晨霧草……最後則是黃土精!”說完,杜凌菲看向白小純,她不信白小純能超越自己,要知道八種雖看似不多,可實際上在近乎完美嫁接的藥草上辨認,難度極大,能認出八種已絕對不少。

    “哼,若這白小純也無恥的說是八種,那麼玉簡可以為證!”杜凌菲冷笑暗道。

    白小純咳嗽一聲,眼看眾人都望著自己,于是小袖一甩,拿出方才記錄靈草的玉簡。

    “杜師姐的八種就不說了,除此之外,弟子看出了六十七種藥草,可惜其中有三十一種不認識,能認出的,只有三十六種。”白小純剛說到這里,還沒等說完,四周弟子全部驚呼失聲。

    “六十七種,這怎麼可能!”

    “這種辨認,能認出七八種已是極限,怎麼可能會認出數十種之多!”

    杜凌菲盯著白小純冷笑,她才不信對方所說,此刻斷定這白小純要去瞎蒙了。

    “白師弟何不說是有三萬種,這樣的話,你將草木前三篇都背一遍,一定能蒙對不少。”杜凌菲譏諷道。(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三十三章 打倒白小純!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三十三章 打倒白小純!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