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運氣逆天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不但是四周眾人心底復雜,就連杜凌菲也都對白小純的運氣,有了嫉妒,陳子昂等人一樣如此,他們四人進入前五,每一戰都有消耗,如果這一次是他們四人里拿到了輪空的資格,休息一番,對于後面的戰斗,必定會有極大的優勢。

    孫長老看了白小純一眼,微微一笑沒有在意,至于李青候,神色如常。

    很快,在白小純那副看熱鬧的模樣下,杜凌菲四人開戰了,杜凌菲的對手,出手帶著凌厲,顯然是經常外出執行一些擊殺凶獸的任務,見過血腥,且對于杜凌菲這里的舉重若輕,也是忌憚,出手時全身不但防護,更是速度飛快。

    二人這一戰,四周人看的目不轉楮,時而傳出陣陣驚呼,被二人之間斗法的凶險心驚,只是……在這驚呼里,有一個尖細的聲音格外明顯,大有一副引領眾人節奏的氣勢。

    “啊,好劍!”

    “這一招天龍掃尾好啊,不對啊,回頭,快回頭!”

    “加油!!”白小純看的很是投入,甚至還時而拍起了巴掌,他倒不是故意這樣,而是真心覺得杜凌菲這一戰非常不錯,至于心態上,他早就沒把自己當成是參賽者了。

    那模樣讓孫長老都干咳幾聲,一旁的李青候面無表情,心底頗為無奈,畢竟白小純真的完成了他的要求。

    杜凌菲此刻交戰勁敵,無暇分心,終于在這一戰持續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後,杜凌菲嘗試了三次舉重若輕,這才取勝。

    只是體內靈氣已消耗大半,她香汗淋灕的下了演武台後,正要調養時,又听到了白小純驚呼的聲音,想到了自己辛辛苦苦才可以進入前三,而對方卻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與自己一樣的成績,心底委屈,恨不能將對方暴打一頓。

    白小純眨了眨眼,他早就發現這杜凌菲看自己不順眼,此刻心底也很委屈,眼巴巴的看著對方,這模樣,讓杜凌菲險些沒忍住要立刻出手。

    陳子昂的那一戰,相對來說就輕松了一些,雖然如此,也戰了半柱香的時間,耗費了一些靈氣,這才取勝。

    對于白小純這里,他心底一樣是各種嫉妒羨慕。

    “前三已出,你們三人都是外門……驕子,上前來選擇下一輪排序,序列三號的小球,算作輪空,自動進入決戰。”孫長老干咳一聲,說到驕子上頓了一下,右手揮舞,口袋再次出現。

    這一次陳子昂還是第一個走了過去,取出一個小球,看到上面的數字是二後,他心底嘆息一聲,走到了一旁。

    杜凌菲深吸口氣,正要上前,忽然腳步停頓,冷眼看向白小純。

    “你先來!”她冷聲開口。

    白小純在一旁正看熱鬧,听到杜凌菲的話語,也沒拒絕,直接上前右手伸入口袋內,此刻杜凌菲冷眼看著白小純,不但是她這里如此,四周的所有圍觀弟子,都紛紛看去。

    就連孫長老與李青候也都這樣。

    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白小純有些害羞,他是真的不在乎拿出多少號,于是很隨意的抓了一個小球,拿出來一看,自己也都愣了一下。

    三號。

    “那個,是你讓我先拿的啊。”白小純咳嗽一聲,看向身邊的杜凌菲。

    杜凌菲眼中露出凶芒,握緊了拳頭,狠狠的盯著白小純,胸脯強烈的起伏,只覺得有一口氣在體內似要炸開。

    陳子昂睜大了眼楮,整個人都呆了一下,他無法想象到底一個人有多麼大的運氣,居然……又輪空了。

    四周的圍觀弟子,此刻一個個看到白小純手中的小球,再也壓抑不住,頓時嘩然起來。

    “居然又輪空了!他叫白小純是吧,他……他到底什麼運氣啊,竟輪空兩次!”

    “這無恥的家伙,他什麼也沒干,居然進入了決戰……”

    “這種人也能進入決賽,該死的,若我有這種運氣,我也可以!”四周人嘩然時,里面那些被淘汰的參賽者,更是嫉妒到了極致。

    孫長老遲疑了一下,看向李青候,李青候心底長嘆一聲,對于白小純這里的運氣,他也是服了。

    白小純覺得四周氣氛不對,尷尬的笑了笑,趕緊一溜煙的跑出演武台,站在外門,一臉不好意思的神情。

    “唉,我原本是打算認輸的……”白小純看了眼手中的小球,也覺得不可思議。

    杜凌菲深吸口氣,好半晌才壓下心底的各種酸楚,銀牙一咬,看向陳子昂時,不得不定氣凝神,陳子昂這里,她之前觀察過,知道是個強悍的勁敵。

    陳子昂苦笑,也深吸口氣,認真的凝望杜凌菲。

    二人對望數息,瞬間齊齊動了,一時之間乒砰之聲回蕩四周,這一戰可以說是比試以來,最為精彩的斗法,陳子昂更是爆發出了全部實力,尤其是他取出數枚種子,竟現場催化成為具備攻擊力的靈植,那種運用草木的方式,讓白小純眼前一亮。

    而杜凌菲這邊,舉重若輕之力操控飛劍呼嘯而過,甚至久戰之下,竟再次取出一把木劍,兩把飛劍穿梭,形成絞殺的一幕,瞬間讓這場斗法,到了巔峰。

    二人都無法去保留殺手 ,也難以去控制靈氣的消耗,爭斗越來越劇。

    白小純在台外看的心馳蕩漾,叫好之聲此起彼伏。

    這一戰,竟斗了小半個時辰,最終一聲轟鳴,杜凌菲不惜廢掉一把木劍,使得木劍碎裂,成為無數木尖,憑借舉重若輕的速度,直接封住陳子昂的所有方向,形成了絕殺,逼得陳子昂連連後退,體內靈氣枯竭,長嘆一聲,選擇了認輸。

    四周的外門弟子眼看這一戰慘烈,紛紛目中露出敬佩,對于杜凌菲,已都服氣,即便是陳子昂,也因這一戰崛起。

    他雖然敗了,可必定在之後的日子里,名氣傳出。

    孫長老也頗為滿意,尤其是對杜凌菲,甚至動了一絲收為弟子的心。

    同樣的,不管這小比最後如何,白小純的名字,也會被傳出……

    當陳子昂認輸的聲音回蕩時,杜凌菲面色蒼白,站在演武台上搖搖欲墜,她的靈氣一樣快要枯竭,此刻深吸口氣,取出丹藥吞下,但也明白這是沒用的,補不了多少,她如今需要的是盤膝打坐數個時辰,畢竟她已連續斗法四次。

    只是小比的規則,不會給弟子這麼多休息的時間,畢竟這只是小比而已。

    “白小純,你給我上來!”杜凌菲一咬牙,眼中露出凶芒,看向場外的白小純,她想趁著此刻靈氣還沒徹底枯竭,直接解決了這該死的憑著運氣居然與自己一樣進入決戰的白小純。

    杜凌菲話語一出,四周眾人全部看向白小純,一個個目光都露出幸災樂禍之意,在他們看來,即便是杜凌菲疲憊不堪,可要收拾這取巧勝出的白小純,一樣容易。

    白小純眨了眨眼,看著身體都有些站不穩的杜凌菲,他忽然覺得,似乎自己……可以拿第一了。

    “這一次,我白小純終于可以揚名立萬了,等我上去後,展開舉重若輕,要讓四周所有人都驚呼。”白小純昂首挺胸,腦子里已出現了一會所有人吃驚的畫面,于是邁著大步走上演武台。

    可就在白小純上台的剎那,杜凌菲眼珠寒芒一閃,右手猛地掐訣一指,頓時她身邊的那把木劍,沖向白小純。

    凌厲之意明顯散出,使得四周瞬間有了冰寒之感,顯然這是杜凌菲此刻全部靈氣的全力一擊,也就使得這一劍,威力超出尋常。

    更為驚人的,是杜凌菲身體也在這一瞬,猛地沖出,竟追上飛劍,一指按在劍柄後,她的身體幾乎與飛劍要融在一起,不分彼此的成為一體,直奔白小純。

    轟的一聲,飛劍速度頓時暴增,速度之快,竟比方才與陳子昂斗法時還要超出幾分,掀起尖銳的呼嘯,甚至似要破開風聲,化作一道長虹,剎那臨近白小純。

    四周人也都全部心神震動,被這一劍吸引,紛紛驚呼。

    “一劍飛仙!!”

    “杜師姐居然練成了這一式劍決!!”

    孫長老雙眼猛地一亮,李青候也微微點頭,他二人自然看出杜凌菲的實際上沒有練成此決,而是在如今這體內靈氣油盡燈枯時,強行展開,憑著一口靈氣,居然勉強發揮出此劍決的威力。

    “孤注一擲下,明悟了此劍決之意,這杜凌菲不錯,此女實際上更適合青峰山。”李青候目中露出贊賞。

    這一刻,此地所有外門弟子,全部心神震動,似乎眼前的所有景物都模糊了,只有杜凌菲與飛劍似融合在一起的身影,格外的清晰。

    劍在呼嘯,人隨劍走,化作這驚人的一擊,杜凌菲神色疲憊,可目中卻露出銳利之芒,她非常有把握與信心,這一劍,必定勝出。

    就在這時,在這把飛劍與杜凌菲臨近白小純的剎那,白小純雙眼一縮,全身轟的一聲,玉佩也好,符咒也罷,全部爆發出來,形成了一層層防護,身體快速後退。

    但這飛劍顯然不是凡品,竟直接穿入這片防護內,層層而過,雖速度急速驟減,也沒有使得防護光幕崩潰,可還是將其徹底穿透,劍尖直接就刺在了白小純的身上。

    可卻似乎沒有了余力,在刺入白小純身上時,如被卡住,隨著白小純的退後,那把劍隨著他的身體搖晃,從破損的外衣內可以看出,里面赫然有一層層皮衣。

    看到這一幕的四周眾人,紛紛目瞪口呆,一個個倒吸口氣。

    “這……這白小純,他身上居然還有防護!!”

    “這家伙得多麼怕死啊,至于麼,一個宗門小比而已,不但防護法器,符咒,他身上竟還穿著皮甲!!”

    杜凌菲面色蒼白,眼看對方後退的如同一個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不但飛快,更是插著自己的飛劍,她咬牙掐訣一指,就要操控飛劍拽回,可她靈氣本就枯竭只剩下了一絲,此刻任憑她如何操控,那飛劍都是之顫抖,可卻無法被拽出。

    到了最後,杜凌菲急了,體內靈氣再次運轉時,還沒等把飛劍拽回,嘴角就溢出了鮮血,踉蹌退後幾步,站不穩身子,坐在了地上,面色煞白,體內靈氣徹底干枯。

    她心中升起無限的委屈,想著自己辛辛苦苦終于到了前二,可這白小純輕輕松松,甚至靈氣都沒怎麼消耗,內心的不忿,化作了憤怒,咬牙盯著白小純,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白小純一定被她滅殺了無數次,如果她還有力氣,她甚至都會上去咬白小純一大口。

    白小純深吸口氣,後退的速度極快,他也沒想到這杜凌菲居然還有這一招。

    而且自己的防護居然被擊穿。

    “他奶奶的,好在我來的時候多了個心眼,在身上穿了七八件皮襖。”白小純低頭看了眼插在自己肩膀上的飛劍,這飛劍穿透防護後,力量已卸,又被七八件堅韌的皮衣阻擋,最後落在他的皮膚上時,力度已所剩無幾。

    以他的不死皮,甚至連蚊蟲叮了一下的感覺都沒有。

    白小純心有余悸,看了眼插在肩膀上的飛劍,一把將這劍拽了下來,瞄了眼氣喘吁吁坐在那里死死盯著自己的杜凌菲。

    “師姐,亂扔寶器是不對的,這把劍,你不要了啊?你既然不要了,那我就要了啊。”白小純美滋滋的把手里的飛劍扔在了儲物袋,隨後取出小木劍,正準備展開自己的舉重若輕,好讓所有人驚呼。

    “你……”杜凌菲眼看自己的飛劍被白小純拿走,眼楮都紅了,整個人要發狂,怒極攻心,竟生生的被氣暈了過去。

    這已是此番小比,被白小純氣暈的第二個人了。

    “咦,怎麼又暈了?”白小純看著暈倒的杜凌菲,拿著小木劍頗為無奈。(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三十二章 運氣逆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三十二章 運氣逆天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