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烏龜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耳根 書名︰一念永恆

    第二天清晨,白小純早早走出木屋,一眼就看到靈田內的那些靈冬竹居然長到了半人多高,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走出院子,順著山路向著萬藥閣走去。

    遠處初陽升起,霞光萬丈,霧氣在霞光中如有金鯉游走,看起來極為壯觀,白小純身姿輕快,一路沒有停頓,漸漸途中看到了不少外門弟子,只不過沒有一個認識,不由的想念火灶房的幾位師兄。

    “不知道大師兄如今怎麼樣了,還有黑三胖……”白小純心底有些唏噓,走了半個多時辰,當太陽完全升起時,他遠遠的看到了萬藥閣的十座驚人的石碑。

    這十座石碑就是萬藥閣的標志,每一座石碑都散出淡青色的光芒,足有數十丈高,氣勢如虹,如十個巨人站在那里,威武不凡。

    石碑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行行字跡,代表了排名,從一到百。

    只不過上面沒有名字,而是一個個圖案,每一個圖案都代表著曾經在萬藥閣內,留下赫赫聲明的外門驕子日後的藥師印記。

    每一個藥師,都有一個獨屬于自己的印記,所煉制的滿意的靈藥上,都會刻出,以此流傳千古,所以印記對于藥師而言,代表了榮耀,很重要。

    當日侯雲飛帶著白小純來此地時,也曾簡單的介紹了一番,此刻白小純獨自前來,隨著靠近,他看到了那十座石碑上的排名。

    最顯眼的,就是他前方那座石碑上的第一名。

    那是一個寶瓶!

    這個寶瓶,侯雲飛曾告訴白小純,代表的是……周心琪!

    這個名字白小純不陌生,在他還是雜役的時候,就有一次听到張大胖于月光下,一邊吃著人參須子,一邊感慨,說起這個周心琪。

    此女本是一平凡人家,數年前被宗門一位前輩察覺出資質驚人,于是引入宗門,仔細查探了資質後,頓時轟動整個靈溪宗。

    她竟是罕見的草木靈脈,不但修行速度比常人快了數倍,于煉藥上更有著驚人潛力,最終拜入香雲山,成為李青候坐下唯一弟子,被看成是繼李青候後,未來支撐宗門的藥師!

    靈溪宗門規,任何人哪怕資質再高,也不會直接成為內門弟子,故而此女與其他兩座南岸山峰的天驕一樣,都是從外門弟子做起,以此來磨練自身,雖然如此,可修行資源的供給,自然是按照內門來發放。

    且任何人都明白,這周心琪用不了太久,便會名正言順的成為內門弟子。

    偏偏這女子又絕美動人,使得無數男弟子都傾慕不已。

    有這些原因存在,所以她在香雲山的弟子中,聲明赫赫,無人不知,即便是那些內門弟子,也都從沒有將她看成外門,甚至老牌的內門,也都對此女很是忌憚。

    白小純想到這里,對于這個周心琪很是好奇,看著那些石碑,他索性繞了一大圈,一座座看去,漸漸有些咋舌。

    “這周心琪也太厲害了,十座石碑,她居然有八座都是第一,剩下的兩座,沒有她的名字,應該是她還沒去比過!”白小純睜大了眼,目光掃過石碑。

    此刻萬藥閣四周的弟子漸漸多了起來,很快就人山人海,白小純收回目光正尋找換取草木第二篇的地方,眼看此地人越來越多,有些詫異,不知今天為何人這麼多,于是向前擠去,忽然听到陣陣嘩然之聲于四周如浪聲般快速傳來。

    “周師姐來了!”

    “哈哈,之前傳出的消息果然是真的,周師姐這些天一定會來此地,不枉我等了好多天。”

    “上一次,草木五篇,靈獸三篇,周師姐都是第一,這一次她必定會去挑戰靈獸第四篇!”

    四周議論的聲音頓時掀起時,人群都擁擠了一下,白小純被夾在里面,好在他身體現在不胖了,擠來擠去的,終于擠了出來,抬頭時看到了一道長虹從遠處瞬間飛來。

    那長虹是一條藍綾,上面有一個穿著外門衣衫的女子,這女子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楮如星辰冷月,膚色奇美,身材輕盈,脫俗清雅。

    此刻直奔十座石碑中的一座飛去,在四周外門弟子的陣陣歡呼中,女子落下,眼不看四方,目中只有石碑下的十間並排木屋,選擇了一處,邁步走了進去。

    白小純這才看到,在這十座石碑下,每一個石碑的四周都有一排木屋,此刻除了那女子所去的石碑外,其他的石碑下木屋,都有不少人進進出出。

    “終于再次看到了周師姐,這一次周師姐一定可以成功的九碑第一!”

    “周師姐的目標是前無古人的十碑第一,也唯有她才可以做到這一點,隨著她去考核靈獸第四、第五篇,必定第一!”四周弟子紛紛振奮時,白小純找了身邊一個看起來瘦弱的外門弟子,先是一起大喊幾聲周師姐加油,隨後趁機問詢一番,對方似乎心情很好,詳細的解答了一下。

    白小純確定了想要拿到草木第二篇,需要去石碑下的木屋內進行考核,成功才可得到,于是趕緊向著第一座石碑擠去,好不容易才靠近,發現這里的木屋已滿,等了一會才看到有人垂頭喪氣的出來,他沒有遲疑,立刻踏了過去。

    剛一進入木屋,外面的吵鬧聲如被隔開,變的非常安靜,木屋不大,有一個蒲團放在中間,蒲團前有一座小一號的石碑。

    按照問到的方法,白小純盤膝坐在蒲團上,取出草木第一篇的玉簡,將其踫觸石碑,這玉簡瞬間融入,石碑微微一震,有光芒擴散出來。

    “方才那位師兄說,這個時候要在石碑畫一個代表自己未來藥師的印記。”白小純想了想,呵呵一笑,在上面畫下了一個烏龜,他喜歡烏龜,這烏龜畫的歪歪扭扭,有些難看,可他卻覺得很不錯。

    烏龜印記一閃消失,白小純深吸口氣,定氣凝神一番,目中露出精芒,右手抬起手掌緩緩按向石碑,幾乎在與這石碑踫觸的瞬間,他腦海轟的一聲,眼前猛地一花,清晰時,四周已不是木屋,而是置身一個虛幻的空間中。

    還沒等白小純打量四周,他的眼前突然光芒一閃,在他的面前,竟在瞬間出現了無數的藥草,鋪天蓋地一樣。

    這些藥草並非完整,而是全部殘破,被斬斷成為了十多份,全部混淆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鋪展開來。

    放眼看去,數量之多,一時數不清晰。

    這正是讓香雲山無數外門弟子發指的,萬藥閣的恐怖考核,多少年來,無數人在這個考核面前望洋興嘆,也是因此,但凡在石碑出現名字,進入前百之人,都被無數人羨慕,更是心底服氣。

    尤其是對于前十乃至第一,實至名歸。

    “一炷香內,拼湊靈株,以完整的數量多少為考核,開始。”一個冰冷的聲音,仿佛沒有任何情感存在,于這虛幻的空間回蕩。

    “這麼簡單?”白小純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以他對玉簡內藥草了解入微的程度,此刻一眼看去,就看到可以組成數百種草藥的殘片。

    他來之前想了好多,此刻眼看是這麼考核,心底立刻松了口氣,可緊接著又覺得不放心。

    “不行,這麼簡單的考核,最終想要通過的數量,一定很高。”白小純一緊張,連忙抓緊時間,右手抬起連續指了十多下,每一個被他指去的藥草殘片,都按照他思緒所想,瞬間凝聚在了一起,眨眼間就組成了兩株藥草。

    他雙手沒有停頓,再次連續點去,幾乎沒有停頓,無數的殘片飛出,相互飛快凝聚,組成了一株株藥草,漸漸越來越多,很快就有上百。

    白小純目不轉楮,精神高度集中,忘了四周一切事情,眼前只有這些草藥殘片,雙手飛快,他著急啊,擔心考核失敗,所以此刻發了狠,眼楮都慢慢出現了血絲,雙手更快。

    一百株,二百株,三百株,五百株……一千株!

    白小純滿頭汗水,頭頂甚至都冒出了白煙,雙手更快,那些草木殘片,他只要看一眼,就立刻能認出是哪一種草藥,因為他在背誦玉簡時,那些草藥他甚至都想要將其磨成灰去研究。

    只不過沒有那個條件,所以只能觀察到極致,見微知全。

    這一幕若是被外面的弟子看到,必定所有人都會倒吸口氣,無法置信,他們認為這考核已是令人發指,可卻絕對想不到,白小純對于玉簡內一萬株藥草的研究,才是真正的令人發指。

    時間流逝,兩千株,三千株……

    白小純雙眼血絲彌漫,他的雙手只能勉強跟著思緒轉動,若非是凝氣四層的修為支持,怕是早就無法跟的上了。

    到了這種程度,白小純也不知道自己最終能否通過,只能狠狠一咬牙,不斷地堅持下去。

    四千株、五千株、六千株、七千株……

    不知過去了多久,那些藥草的殘片所剩不多時,忽然全部光芒一閃,瞬間消失,眼前再次一花,清晰時已回到了木屋內,石碑上出現一枚玉簡,正是他之前融入進去的草木第一篇的玉簡。

    “還差一些,就差了那麼一些……”他心中忐忑,撿起玉簡垂頭喪氣的走出木屋時,听到了外面無數人的歡呼。

    白小純詫異抬頭,一眼就看到周心琪所在的木屋,此女也恰好走了出來,而她身後的石碑,代表她名字的寶瓶,已出現在了第一位。

    --------------

    上午老婆孩子回來了,去接機,更新晚了一會……原諒我(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念永恆》,方便以後閱讀一念永恆第十七章 小烏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念永恆第十七章 小烏龜並對一念永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