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借皮

第三百零一章韓老鬼的安排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苗棋淼 本章︰第三百零一章韓老鬼的安排

    3q中文網 www.3qzone.io,最快更新黃泉借皮 !

    君子安一听張凌毓要親自披掛上陣頓時慌了︰“凌局,你不能去。讓我去吧!我保證守住正門。”

    “不行!服從命令!”張凌毓根本不給君子安抗命的機會,手握戰旗走出門外。

    三局麾下四支精銳小隊緊隨其後,迎向了正門的方向。

    張凌毓停住腳步的當口,駐地大門已經被硬生生地撞出了一條裂痕,符文上的火焰也在漸漸熄滅。

    張凌毓手持旗桿頓向地面,被真氣包裹的旗桿頓時沒入土中半尺,水泥地面上的裂痕向四面飛速蔓延之間,所有人都將手按向了刀柄。

    敢死隊已經掏空六扇門僅剩的符文法刀,一旦開戰整個戰場將听不到任何槍聲,有的只是最為原始的白刃拼殺,血肉相搏。

    遠處的甦戮沉聲道︰“六扇門備戰!”

    有人小聲道︰“門主,局長不是說讓我們死守第二道防線麼?”

    甦戮沉聲道︰“沒有第二道防線了。張凌毓已經率部出戰,只要大門一開,整個駐地都會變成戰場,跟著張凌毓沖鋒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堅守的結果只能全軍覆沒。傳令備戰。”

    “備戰!”

    “備戰!”

    傳令兵聲音此起彼伏,六扇門弟子緊張地握住兵器,有人還在不斷擦拭頭上留下來的冷汗。

    片刻之後,大門外陡然傳來一陣發狂似的鬼哭,數以百計的冤魂合身撞向大門,鬼魂爆開的磷火如同浪頭層層疊疊地不斷攀升,沖入空中數米,駐地大門怦然落地,無盡鬼門也在陰風中露出猙獰面孔。

    所有人的心頭都不由得猛然向下一沉,就像是什麼東西壓住心間,難以名狀的壓抑和厄運即將到來的預感,幾乎讓人無法呼吸。

    這就是氣場被壓制的後果。

    張凌毓反手一掌拍向身邊旗桿,原先捆綁大旗的金穗立時間被震成了兩節,血紅色的大旗在真氣震動之下凌空招展,形同烈火,怒熾蒼天。

    張凌毓身後士兵的血氣沖天而上,形同的血浪暴卷長空。

    門外有人驚呼道︰“赫赫軍威?三局有大將軍坐鎮?”

    傳說中皇朝大將,軍威庇護神鬼莫近,率軍十萬可屠神。

    當然,這個傳說並沒有經過驗證,但是,皇朝大將率領軍隊剿滅邪教的事情卻時有發生。

    門外那人驚呼未落,張凌毓拔劍出鞘︰“殺!”

    兩百敢死隊同時拔刀,刀上符文爆出的紅芒,明耀夜空,軍威,血氣,符火聯為一體,硬悍萬千厲鬼卷動的陰風怨氣,竟然平分秋色。

    “提督劍!提督傳人。”門外之人再次驚呼︰“情報上為什麼沒說,三局還有提督傳人?”

    另外一個人沉聲道︰“少廢話,全力攻打三局,快!”

    “殺——”甦戮不等門外鬼魂沖進,便率先跳出防御工事,帶領六扇門捕快全軍壓進。

    雙方人馬一時間混在了一起,磷火,鮮血四處迸濺。

    張凌毓很清楚,神隱會的大舉進攻,無非就是為了給陰陽探馬創造機會。只有牽制住了三局全部兵力,陰陽探馬才有機會掠走溪月。

    但是,他現在也只能把賭注全部壓在韓老鬼的身上了。

    三局駐地已經打得天翻地覆,韓老鬼卻坐在溪月的病房里紋絲不動。

    即使頂尖高手站在門外,也無法察覺韓老鬼的氣息。

    片刻之後,韓老鬼緩緩睜開了眼楮看向門口,垂在身邊的右手悄然收做爪形。

    韓老鬼面帶微笑,不見任何殺機,抬起手來驟然抓向了大門,韓老鬼指尖爆出的勁氣如同利刃穿透了大門的瞬間,一道白光也從門外飛射而來,直刺韓老鬼的胸口。

    韓老鬼和那個對手誰都沒法用肉眼分辨對方的位置,僅憑著感覺就向對方發出了致命一擊。

    韓老鬼發出的五道勁氣驀然間炸碎了大門,那道白光也從韓老鬼身上透體而過。

    下一刻間,第二道冷光便接踵而至,直奔韓老鬼眉心而來。

    韓老鬼冷笑之下抬手往自己眉心上擋了過去,卻沒想到對方匕首上會爆出了一道符文幻化出的金芒,瞬間刺穿了韓老鬼的掌心,卻在他眉心的位置上停了下來。

    對方這一刀,並不是為了要韓老鬼的性命,而是利用刀上的鎮尸符定住韓老鬼的身形。

    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刀,卻將時機,角度,符文與刺殺之道把握到了極致。即壓住了韓老鬼又不與其戀戰,一觸即退之間,轉向了病床上的溪月。

    對方手中雖然只有一把匕首,卻化出了過米長的刀光,從床尾的方向向床頭挑了過去。

    刀光過處,床上棉被一分為二,滑向病床兩邊,躺在床上的琥珀暴起身形,撲向來人。

    對方冷笑之間,低喝一聲︰“刺仙!”手中匕首再次爆出一道血芒直逼琥珀咽喉,凜凜血芒從琥珀身上 射而出,韓老鬼忽然從床上坐了起來,拳出如龍搗向了對方胸前。

    對方連出兩刀之後,招式用盡,再想去擋韓老鬼凌厲至極的一拳為時已晚,當即被韓老鬼一拳打塌了胸口,倒飛數米,落在門外。

    等到那人抬頭的時候,正好看見被他用匕首定住的那個韓老鬼慢慢化成了一尊黃仙,立在屋里對著他呵呵冷笑。

    真正的韓老鬼倒背著雙手走向門口︰“陰陽探馬?不錯!”

    “門左邊的那個,你要不要再進來刺殺一次?”

    被韓老鬼擊倒的陰陽探馬,雙目猛然圓睜之間,便被門邊出現的黑影掩住了身形。

    兩個人就在韓老鬼的眼前消失了蹤影。

    “陰陽探馬?”韓老鬼身上殺意再現,琥珀也到了韓老鬼身後︰“那招刺仙好像是針對仙家的招式,要不是你推了我一下,老娘就沒命了。”

    “他人呢?”

    韓老鬼道︰“那人沒走,他在跟我比耐性。”

    韓老鬼能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卻找不到對方的具體-位置。幾個人等于是被陰陽探馬給牽制在了病房里。

    現在,神隱會仍舊是佔據著上風,也是整個戰場最為艱難的時候。

    張凌毓頂不住神隱會的進攻,我們就得滿盤皆輸,一旦被鬼魂攻進三局內部,韓老鬼不僅護不住溪月,自己也要面臨命喪當場的結果。

    如果,韓老鬼敢去增援張凌毓,就等于是把溪月扔給了陰陽探馬。

    那個陰陽探馬和韓老鬼都在等著外面大戰的結果,同樣也在等待著時機。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外面殺聲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三局的人馬似乎已經被壓制到了第二道防線的範圍之內了。

    原本半閉著眼楮,似乎在感應陰陽探馬方位的韓老鬼忽然雙目圓睜,眸子里殺氣四起︰“大局已定!”

    “道凡,動手吧!”

    “咒成——”張道凡的聲音像是從幽冥中傳來的鬼嘯,陰森至極也血腥無比。

    戰場之外慘叫四起,鬼哭驚天。

    張道凡始終沒有露面,就是一直在等待發動咒術的機會。

    韓老鬼並沒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做好了死守溪月的準備,他的目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重創一個陰陽探馬,然後找機會放走對方。

    探馬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他們不會像是刺客一樣,一擊不中便遠遁千里。探馬如果沒有被抓就一定要回到軍營,哪怕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也得把得到的情報帶回軍營。

    韓老鬼在重創對方的時候,看似重傷不起的琥珀就隔空收走了那個陰陽探馬噴出的鮮血,悄無聲息地傳給了藏在暗處的張道凡。

    有了這滴血作為媒介,張道凡就能啟用上古巫術詛咒那個陰陽探馬身邊的所有活人。

    他們唯一不能確定的,就是陰陽探馬什麼時候回到本部。

    韓老鬼閉著眼楮,其實不是在感應另外一個探馬的位置,而是在觀察外面的情況,直到他听見外面的鬼魂忽然大舉進攻,才判斷出那個重傷的探馬已經回營。

    當然,韓老鬼的判斷里有七成賭運的成分在內,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忽然發動總攻的因素實在太多。

    只是,那時的情形已經把韓老鬼逼到了不得不出手的程度。

    張道凡的咒術一成,外面震天的鬼哭聲也在極度混亂之下逐漸平息。

    同時,韓老鬼再也感覺不到剩下的那個陰陽探馬的存在。

    琥珀小聲道︰“外面的人是不是走了?”

    “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韓老鬼絲毫不敢放松警惕,直到張凌毓率部返回,他才長吁了一口氣︰“快看看溪月怎麼樣了?”

    琥珀和黃仙一起掀開了床底下的暗格,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面色發白的張道凡。

    等他把張道凡拽上來,下面才是化作巨蟒,盤著身子將溪月圍在中間的柳幻。

    韓老鬼他們確實做好了拼命的準備,如果不是韓老鬼的計劃成功,三局基地就將變成半間堂的喋血之地。

    韓老鬼轉身問道︰“凌毓,傷亡情況怎麼樣?”

    張凌毓低沉道︰“減員三成,負傷過半。”

    韓老鬼心里很清楚,這一戰差點讓三局元氣大傷,只是張凌毓並沒跟他說出實情而已。

    韓老鬼嘆了口氣道︰“讓三局兄弟受連累了。此情,半間堂銘記于心。”

    張凌毓岔開了話題道︰“陳九他們回來了麼?”

    “應該快回來了吧!”韓老鬼的擔心一刻都沒減少。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黃泉借皮》,方便以後閱讀黃泉借皮第三百零一章韓老鬼的安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黃泉借皮第三百零一章韓老鬼的安排並對黃泉借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