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酷嬌妻

第260章 返回東海城!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橡樹上的星星 本章︰第260章 返回東海城!

    王家強勢,陳天罡卻不畏懼。清峰是他結拜兄弟的孫子。就算非要死,他也要為清峰而死。

    “陳爺爺,放心吧。如果王家敢找我的麻煩,我就滅了他們,“清峰傲然說道。

    清峰和陳爺爺聊了一會兒,才和薛琳一起離開了李家。他們回到了ES城。

    清峰和薛琳抵達京都機場,買好機票,向東海城飛去。

    是他們兩個來了,他們兩個離開了。雖然人數沒有增加,但他們的經驗增加了很多。在靖都,清峰參加了靖都少爺宴,成為了靖都的頭號少爺,殺了靖都王少陽,見到了陳爺爺、青龍妖王、劉如妍等人。這次經歷令人難忘。

    三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東海機場。

    “東海,我又回來了。”看著熟悉的城市,清峰感到輕松。

    在他心中,東海城才是他真正的家,因為這里,有他的妻子薛琳,還有他的好朋友張曉月、婉秋夏、皓羅、金剛等人。

    當他們回來時,已經是7點鐘了。東方城的夜景燈火通明,街道上擠滿了購物的人群。

    夜晚的東海城比白天還要熱鬧。許多工作了一整天的人都出來放松了。他們會吃一些火鍋,散步,或者聊天,以緩解一天的疲勞。

    李清峰和薛琳回到了別墅,兩人都覺得有些疲憊。畢竟,在京都度過的這一天一點也不輕松。

    清峰進廚房做飯。他在面條上煮了一些簡單的碎牛肉,因為讀者和他自己都已經吃了(讀得足夠多)足夠的雞蛋面條,所以最好稍微改變一下。

    沒過多久,兩碗好吃的面條就做好了。

    “親愛的,這次的面條真好吃!”明明是薛琳第一次吃清峰的牛肉末面條,她笑著夸贊道。

    “只要你願意,我每天都給你做。”清峰笑著說道。他最大的願望是能夠為妻子做飯。

    清峰和薛琳吃完了飯,接下來就沒有繼續看電視了。由于有點累,他們倆都洗了個熱水澡,然後上床睡覺。

    京,王家宅邸。

    此刻,在一間地下修煉室里,王蒼穹正拿著一把黑色的刀刃,朝著面前的鋼板劈去。堅硬的鋼板被長刀迅速切成兩半。

    長刀的寬度相當于舉起3根手指,刀本身大約有一米長。刀刃鋒利,刀背刻有龍紋,刀柄上刻有“青龍”兩個字。

    青龍刃,華夏四大名劍之一,鋒利無比,能如切泥般切開鐵。

    青龍刃在蒼穹王手中不斷舞動,在劍刃之上竟然形成了十道氣刃。

    要知道,王少陽只能形成三把氣刃,而且他已經是S級精英了,那麼王滄穹會有多厲害......

    班巴姆...

    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響起,打破了地下修煉室的寂靜。王蒼穹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他之前跟別人說過,訓練的時候不要打斷他,怎麼還有人敢敲門。

    王蒼穹雖然不滿意,但還是開了門。門口站著一個美麗的中年婦女,臉上滿是淚水。

    這個美麗的中年婦女不是別人,正是王蒼穹的妻子。

    在她身後跟著一個又黑又瘦的老人。他的名字叫滕王,也是王家的資深人士。

    “親愛的,你怎麼來了?”王蒼穹問道。如果敲門的是別人,他的刀已經插上了他們的屁股。但敲門的是他的妻子,他顯然不敢那樣做。

    “蒼穹,少陽被殺了!他的死實在是太殘忍了,他被斬首了,你一定要為他報仇!她滿臉淚水地大聲說。

    什麼?邵陽死了?

    蒼穹的臉色徹底變了,眼中滿是怒火。少陽是他的兒子,王家未來的繼承人,誰敢殺他?

    蒼穹記得很清楚,白天他還和少陽在一起。他記得問邵陽要不要再拿第一名,當時少陽很霸道的說當然,他現在怎麼死了?

    蒼穹壓抑著心中的怒火和痛苦,冷冷地問道︰“親愛的,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他去赴宴,被李清峰斬首。”

    “李清峰,他是誰?”

    “他是征服者李三爺的兒子!是他殺了少陽,你一定要為我們兒子的死報仇!她的話語充滿了仇恨。

    征服者李三爺的兒子?

    王蒼穹臉色一紅︰這太過分了!16年前,征服者殺了我的大哥,16年後,他的兒子殺了我的兒子!李清峰,我要把你剁成碎片!

    “滕旺,你小弟弟顧旺不是負責保護少陽嗎?為什麼這仍然發生在我兒子身上?滄穹王轉過身來,怒氣沖沖地問黑瘦老者。

    王蒼穹知道,古王長老一直暗中跟著王少陽保護他,而且是黨衛軍級別的精英!

    “師傅,我哥哥也被李清峰殺了。根據傳回的消息,李清峰至少是SS級甚至更高。滕王回答道。說起清峰,他也因為弟弟也被殺了而充滿了仇恨。

    SS級?!王蒼穹臉色一變。他完全沒想到清峰這麼小的年紀就能達到這麼高的水平。就像他的父親征服者一樣,他也非常強大。

    這個人不能獨自一人,必須被殺死。王蒼穹暗暗下定決心。

    “滕王,你調查過清峰嗎?”王蒼穹問道。

    小主,這個章節後面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面更精彩!他知道,既然滕旺跟著妻子來到這里,他一定是做了調查,不然他早就下來了。

    “師傅,調查已經完成,清峰目前居住在東海城,他這次來是給李家送婚請柬的。再過兩天,他就要娶一個叫薛琳的女人了。報告了他的發現。

    “哼,兩天後舉行婚禮,很好。你殺了我的兒子,那我就殺了你和你的妻子,把你的婚禮變成葬禮。蒼穹冷笑一聲,眼中滿是殺意。

    他要清峰死,死得很慘。他已經決定在兩天內,在新婚之夜殺死清峰和薛琳。

    “滕王,你是SSS級別的精英。你照顧清峰應該沒問題吧?

    “師傅放心,我比小弟強,我肯定能對付清峰。”

    “很好,現在就去湖江省,和天霸虎接觸一下。過兩天的婚禮上,殺了李清峰和薛琳。王蒼穹冷冷一笑,殺意濃郁的說道。

    滕王鞠了一躬,然後轉身離開了。

    第二天,清峰和薛琳早早起床去買婚紗和戒指,因為婚禮就要到明天了。

    他們本來應該在婚禮前幾天買這些東西的,但這些天他們被瘋狂地佔據了。今天,他們肯定必須得到這兩樣東西,因為它們是婚禮的必需品。

    清晨七點,清峰和薛琳吃完早飯就離開了家。

    今天的天氣真好。清峰查看了接下來幾天的天氣預報,發現會有一段時間是晴天。他對此很滿意,因為在天氣宜人的時候舉行婚禮會更方便。

    此刻,清峰正開車去天命婚紗精品店,薛琳就坐在他旁邊。

    胡江省的一家婚紗連鎖企業。它是胡江最大的婚紗品牌,也是東海城最大的婚紗精品店。

    毫無疑問,那里所有的婚紗都是高檔的,價格從最低幾千塊錢到一萬塊錢、十萬塊錢,甚至幾百萬塊錢不等。他們甚至還有一件價值五百萬元的鑽石婚紗,是整個商店的寶貝。

    由于所有的婚紗往往更貴,所以來這里購物的人並不多。此外,消費者大多是一些富有的上層精英,而不是普通人。

    當清峰到達那里時,這家商店剛剛開業。這家精品店足夠大,有5層樓,佔地數萬多平方米。

    您不僅可以購買婚紗,還可以在那里提供拍照服務。他們有你需要的一切。

    “歡迎,”兩名接待員在清峰和薛琳來到門口時禮貌的說道。

    他們通常會有兩個漂亮的接待員站在門口,尤其是像這樣的高檔商店。這兩位接待小姐穿著紅色旗袍和紅色高跟鞋,讓一切都更加喜慶。

    由于現在還很早,清峰進店的時候,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禮貌地走了過來。

    這是一個長相驚人的女人。她擁有清澈明亮的皮膚,看起來很迷人。她還穿上了一套專業的紅色西裝,讓她看起來更加成熟。

    “你好,先生。我叫閆裴,是風帆婚紗的經理。我能幫你什麼嗎?她說話很有禮貌,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閆裴總是很高興見到店里的第一位顧客,也就是今天的清峰。

    她只需要最後一個訂單就可以達到這個月的佣金。只要她能在這個月之前再賣一件十萬多元的婚紗,她就可以得到一輛寶馬的獎勵。

    “裴夫人,我想看看婚紗,”清峰笑著對她說道。

    “當然,請跟我來,我們店里有最時尚、最高端的婚紗,”閆裴一邊領著清峰和薛琳往一樓解釋道。

    一樓有不同類型的婚紗,顏色、款式和設計各不相同。

    當然,它們的價格也各不相同,從最低的三千九百九十九到最高的三百九十九九十九萬九十九。

    所有價格都以數字9結尾,因為它代表“永遠持續下去”,這是一個很好的象征。

    清峰當然想要最好的婚紗,因為他不擔心價格。雖然這些婚紗看起來不錯,但似乎有點過時了。

    “裴夫人,听說你有一件衣服,算是店里的寶貝了,能給我看看嗎?”清峰笑著說道。

    其實清峰在來這里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他欠薛琳一個婚禮,他想給她最好的婚紗,因為婚禮就在明天。

    閆裴淡淡一笑,領著他們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後來她拿出了一件白色的鑽石婚紗。

    “多麼驚艷的婚紗啊,”薛琳看到鑽石婚紗時驚訝的說道。

    這件婚紗確實配得上商店寶藏的稱號。這是一件精致、精致的杰作,由100%純天鵝羊毛制成,並在衣領上瓖嵌了一排鑽石珠子,使其散射明亮的光線。

    美女最喜歡兩樣東西,鑽石和婚紗。當這兩件事結合在一起時,沒有女孩可以抗拒。瞧瞧,就連薛琳這個光鮮亮麗、傲氣高傲的女人,也愛上了這件除草裙。

    清峰看到薛琳的興奮後,心滿意足。就在他準備買婚紗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個囂張的女聲。

    “斌燁,那件婚紗好漂亮,你能幫我買嗎?”一個女人一邊傲慢的說道,一邊指著薛琳手中的鑽石婚紗。

    清峰抬頭一看,發現不遠處有一對小情侶。那家伙大約25歲。他有一張英俊的臉,穿著高檔西裝,戴著一塊花哨的手表。顯然,他是一個奢侈的家伙。在他身旁,女子身材苗條,打扮性感。“王雅,如果我在那邊給你買婚紗,你願意嫁給我嗎?”那家伙一臉油膩地問她。

    斌燁已經見到這個性感的女人有一段時間了,他們已經訂婚了,但王雅一直推遲婚禮,這讓斌燁心煩意亂。

    “斌燁,你要是給我買鑽石婚紗,我就可以考慮婚禮了,”雅婉狡黠的笑著說道。

    王雅對這件鑽石婚紗一見鐘情,她很想擁有它。然而,就她拿到禮服後的婚禮而言,這將是一個不同的故事。

    斌燁听到丫王的承諾後激動不已,他走到閆裴面前,大聲說道︰“把這件婚紗給我包好,我拿去。

    斌燁囂張的說著,向閆裴要婚紗,他根本不在乎清峰和薛琳就站在那里。

    “對不起,先生。這邊的這位先生先要了鑽石婚紗,“閆裴笑著向清峰示意。

    晏裴是個體面的經理,她還是看重先到先得的服務,而不是因為斌燁的奢侈外表而把婚紗送給他。

    斌燁有些震驚,他轉過臉來,對清峰說道︰“喂,我要買這件鑽石婚紗了,你去再挑一件。

    斌燁說話的語氣非常囂張,這讓清峰很是煩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先盯上了這件鑽石婚紗,你讓我再選一件?你以為你是誰?清峰看了他一眼後,也沒理會他。

    斌燁見清峰沒有回應後,有些沮喪和生氣,他冷冷的說道︰“哥們,你是不是聾了,沒听見我說的話?我想要這件衣服,你去再選一件。

    清峰皺了皺眉頭,淡然道︰“這件鑽石婚紗是我先挑的,如果應該有人再選一件婚紗,那應該是你,不是我。

    “小子,我再說一遍,我要買這件婚紗,要不然!你要是一直跟我吵架,就要被踢屁股了,“斌燁冷笑一聲,狠狠地瞪了清峰一眼。

    他是誰?他是東海城四大頂級家族之一的少爺。他絕對不會把清峰當回事。

    斌燁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給雅王買婚紗,因為她的身份可不一般。她是東胡江省股權CEO天武甄的女兒。

    斌燁知道,只要娶了丫王,不但能成為葉家的少主,而且由于天武真是東胡江省地下勢力的首領,他被許多部下包圍,他就可以統一東海城的地下勢力。

    “滾蛋,”清峰因為被斌燁激怒了,大聲喊道。

    清峰覺得這很荒謬,但同時也很有趣,因為在東海城,還是有一些白痴敢試探他的。有些人可能記性很差,不記得陳家和王家都已經被他拆了。

    “哥們,我是葉家少爺斌!你怎麼敢侮辱我?!你應該找別人打斷你的腿來安撫我!你不明白嗎?斌燁瘋狂的看著清峰,臉色變得蒼白。

    自從他長大後,從來沒有人罵過他,清峰剛剛成為第一個。他試圖在王雅面前找回自己的尊嚴,因為男人總是想在女人面前炫耀自己的陽剛之氣。

    繁榮!

    一邊听著斌燁的威脅,清峰一腳踹開了他的肚子,將他從地上踢了出去。斌燁現在感到頭暈目眩。

    “混蛋,你再說一個字我就殺了你,”清峰惡狠狠的瞪了斌燁一眼,警告道。

    那是一種殺意,把斌燁嚇得像只無助的小狗一樣。

    “真是個沒用的垃圾,”丫王甩給他一個輕蔑的眼神後轉身離開。

    其實,斌燁並不知道他今天被丫王利用了。她跟著清峰進了這家婚紗店,找了斌燁的麻煩,試探他能不能和清峰抗衡。但現在,當她意識到她的工具是如此無用的東西後,她感到失望。

    王雅決定停止測試並離開,因為她無法從清峰那里得到任何信息。

    斌燁的臉色發青,他喜歡的女孩走開了。他知道,在他被清峰踹了一腳,失去了尊嚴之後,她一定是看不起他。

    斌燁此刻對清峰懷恨在心。他一邊瞪著他一邊走出婚紗店,叫來一幫歹徒踢清峰的屁股。

    “裴夫人,這件婚紗是我買的。你能讓我妻子試試嗎?清峰笑了笑,對著閆裴說道。

    “當然!”閆裴笑著點了點頭。

    薛琳笑著拿著婚紗和閆裴一起走進了更衣室,她終于在閆佩的幫助下穿上了婚紗。

    當她走出更衣室時,清峰愣住了臉。多麼華麗的藝術品。

    薛琳的美妍和清澈如玉般的皮膚,已經看起來令人驚嘆了。她現在看起來更加優雅,仿佛一位天使帶著這件婚紗來到了人類世界。

    不但清峰目光一僵,就連站在旁邊的閆裴也停頓了一下。雖然她也很漂亮,但她遠沒有和薛琳相提並論。

    如果說薛琳是牡丹,那麼閆裴只是一片裝飾性的葉子。

    “親愛的,你看起來很漂亮,”清峰一邊握著薛琳的小手,一邊興奮的說道。

    薛琳穿著這件婚紗看起來太漂亮了,快把他逼瘋了。

    薛琳臉紅了,變得羞澀起來。這顯然是她第一次試穿婚紗,因為她還不習慣。

    然而,她仍然很高興自己能吸引到清峰的目光,因為清峰似乎被迷住了。

    女人仍然想贏得男人的心,尤其是她們所喜歡的男人,無論她們多麼驕傲。

    小主,這個章節後面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面更精彩!薛琳愛上了這件婚紗,發現無論是設計還是顏色都完美無缺,幾乎感覺穿在身上很舒服。

    她試穿了幾分鐘的裙子,然後回到更衣室,準備把它帶回家。

    “裴夫人,請你幫我包一下好嗎?”清峰淡淡一笑對著閆裴說道。

    就算這件婚紗要500萬元,但只要薛琳喜歡,就值得。事實上,清峰就算花費五千萬,也會毫不猶豫地買下,只要能討好薛琳。

    就在妍裴點點頭,正準備收拾婚紗的時候,電話鈴響了。

    電話鈴聲...

    閆裴手機鈴聲的音量大到好幾個人都听見了。閆裴看了一眼屏幕,發現是老板打來的電話。她立即回答了這個問題。

    “老板你好,我能幫你嗎?”閆裴禮貌地問道。

    畢竟是老板打來的,一般她幾乎沒打過電話。晏裴不知道她叫她干什麼。

    “閆裴,听說你所在的位置有鑽石婚紗吧?”電話里傳來一個漂亮的聲音,似乎是30多歲的人說的,帶著一絲成熟和經驗。

    “是的,老大,我們還有一個。”

    “太好了,我有一個朋友要結婚了,想要一件鑽石婚紗。你能把那件衣服送到滬江省嗎?

    “可是老板,剛才有人訂購了這件衣服。”

    “嗯,好吧,怎麼樣,替我向他道歉,我們不會再賣這件婚紗了,他在店里買的每一件婚紗都給他50%的折扣,”女人在電話里說。

    作為公司的老板,她絕對知道,如果她就這樣從顧客那里拿走婚紗,那將是不公平的。因此,她決定為他提供50%的折扣作為補償。

    “好的,老板,”閆裴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對不起,先生!我們的老板想把這件鑽石婚紗留作禮物送給她的朋友。你能再選一個嗎?我們將為您提供商店中其他所有商品的50%折扣。閆裴向他們道歉,因為她對他們感到難過。

    她知道這樣的決定對他們不公平,但既然老板需要鑽石婚紗,她就必須听從她說的話。畢竟,店里的一切,甚至整個店里,都是屬于她老板的。

    清峰皺了皺眉頭,有些沮喪。

    他來這里買婚紗,終于找到了一件他滿意的。現在,他被告知這是給老板保存的,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清峰皺了皺眉頭,冷冷的問道︰“你的老板是誰?

    “先生,我們的老板是裴彥芝。她是鳳凰公司的老板,“閆裴淡淡一笑回答道。

    對不起,裴彥芝?她是店主嗎?

    清峰驚訝的睜大了眼楮,他沒想到婚宴精品店也是裴彥之麾下的財產。

    她確實是滬江省最富有的女人,她的名下有很多財產。

    但是,如果這里的總統是裴妍之,那麼一切都會很容易。清峰以他和妍之的親昵,絕對能得到鑽石婚紗。

    “裴夫人,我是裴彥之的好朋友,能不能把這件鑽石婚紗送給我?”清峰笑著說道。

    喜歡我的冷酷嬌妻妻(www.101novel.com

加入書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冷酷嬌妻》,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冷酷嬌妻第260章 返回東海城!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冷酷嬌妻第260章 返回東海城!並對我的冷酷嬌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