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在死亡線上反複橫跳

第8章 穿梭蟲洞

類別: 作者:珍妮丸子 本章:第8章 穿梭蟲洞

    “就是草木多的地方。”
    “對對對!今天早上,我在一個小樹林裏見到了髒東西!”薛婉愁眉苦臉,“那東西不會跟著我吧?”
    片刻後,他猛然一頓,說道:“不妙,不妙啊!”
    精致的古風桌子上,放著一套紫砂茶具和一個香爐。香爐裏,升起絲絲嫋嫋的白煙,室內彌漫著一股沉香的味道。
    “怎麽了?”薛婉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渾身繃緊,像拉滿弓的弦一樣。
    李天師瞪大了眼睛,從頭到腳打量著她,發現她的褲子上粘著一些草籽,立刻胸有成竹,問道:“你是不是到過木地?”
    越過一麵中式仿古實木雕花屏風,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簡單清雅的會客室。
    薛婉當即心領神會。
    她從包包裏拿出錢包,把裏麵所有的百元大鈔掏出來,一共八張。“天師,我身上隻有這麽多了,求求你給個法子!”
    李天師的目光從錢包上移開,知道她確實能拿的都拿了。
    他把錢收進桌子的抽屜裏,並且從裏麵拿出一串木質佛珠,遞給薛婉,說道:“回去之後,盡快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記住,從今天起,珠不離手,心誠則靈!”
    薛婉雙手接過那串木質佛珠,戴到自己的手上。
    “謝謝天師,我一定按你說的做!”
    薛婉離開李天師那兒,回到店裏,見薛雲澤還沒有回來,便打了個電話給他,問他去醫院做什麽。
    薛雲澤說:“妙語姐今天早上經過麵包店時,被麵包店的招牌砸傷,我來醫院看看她。”
    “妙語傷得嚴重嗎?”薛婉問。
    “還好沒有傷及要害,就是小腿骨折了,還有一些肌肉挫傷,估計得在醫院住幾天。你跟徐奶奶說一下情況,叫徐奶奶不要擔心,問題不大。”
    “好的。”
    薛婉結束通話,自言自語地感歎:“這還真是飛來橫禍,人要是倒黴,走在路上都會出事!”
    她看了看手上的佛珠,想起李天師叫她去醫院檢查的話,不禁對自己的身體有些擔心。
    因為一直以來,她的肚子總是不太舒服,有時候很疼,但疼過之後就沒事了,所以她也沒有重視。
    這樣看來,明天還是去一趟醫院吧,好好檢查一下。
    ……
    羅憶馨在研究所的時空實驗室裏安全著陸,時間是2035年,4月14日,上午10點40分。
    看見她平安歸來,所有科研人員都高興地歡呼鼓掌,特別是翹首以盼的羅森教授。
    他張開雙臂給了自己女兒一個大大的擁抱。
    上下打量一番後,見她完好無損,他卻仍不安地問道:“現在感覺怎麽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
    “沒有,一切都很正常,爸爸不用擔心。”羅憶馨微微一笑。
    “那就好!”
    羅森教授如釋重負,“先回家休息吧,等明天再到醫院做檢查。”
    “好的。”
    和同事們告別後,羅憶馨離開研究所。
    羅家是獨棟小別墅,外觀簡約美觀。
    羅憶馨來到家門口,用指紋識別進了屋,然後前往自己的臥室。
    臥室以白色為主調,擺設特別簡單,隻有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和椅子。
    她打開衣櫃裏的抽屜,從裏麵拿出一個布偶背包。
    這是一個用毛線鉤針編織而成的布偶背包。
    布偶的外形是一個戴著紅帽子、穿著小紅裙、紮著兩根小辮的女孩兒,做工精巧,十分可愛。紅帽子上麵有拉鏈,可以打開來,裝東西進去。
    羅憶馨拉開拉鏈,從裏麵掏出一張壓過膜的照片。
    照片上有四個人,分別是奶奶、爸爸、媽媽和三歲的她。這是她的親生爸爸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張照片。
    羅憶馨並沒有多少關於爸爸的記憶,畢竟那個時候年紀太小了。
    她隻記得爸爸很愛她,也很愛媽媽。
    爸爸從來沒有跟媽媽紅過一次臉、拌過一次嘴,家裏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
    當年,奶奶送她去孤兒院時,把這張照片塞進了她隨身背著的布偶背包裏麵,叫她莫忘家人。從那以後,這張照片和布偶背包就一直陪伴著她。
    羅憶馨撫摸著照片上媽媽的臉,心中十分擔憂,不知道媽媽的傷怎麽樣了,嚴不嚴重?
    她努力回想兒時的這段時光,隻依稀記得,媽媽在醫院裏住了好多天,而當時不懂事的她,每天放學,奶奶來接她回家時,她還生氣地吵嚷著“我不要奶奶,我要媽媽來接我”。
    在這次時空旅行之前,兒時的家,一直都塵封在她的腦海裏,像一張發黃的老照片。
    而這次時空旅行,讓她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家人的溫暖。雖然隻有一天,但一切都是那麽鮮活美好,令她深深惦念。
    羅憶馨期待著能有機會,再度回到過去。
    晚上,羅森教授買來了巧克力蛋糕。
    在看到蛋糕那一刻,羅憶馨頓時想起自己的媽媽。
    如果她不是那麽喜歡吃巧克力蛋糕,就不會跑到麵包店去,這樣,媽媽也不會為了救她,而被麵包店的招牌砸傷了。
    羅森教授把蛋糕遞給她。
    羅憶馨努力忍住淚水,接了過來,但心裏卻很難過和自責。
    不明所以的羅森教授,見女兒有些悶悶不樂,以為是女兒身體不舒服。因為從小到大,她看到巧克力蛋糕都會滿心歡喜的,今天卻是例外。
    “怎麽了?身體不舒服嗎?”他問。
    羅憶馨隱瞞自己的心事,說道:“沒有,就是有點累。”
    “看來,穿梭蟲洞對人的身體還是存在一定的負麵影響。明天我陪你去醫院,一定要全身仔仔細細地做個檢查才行!”
    “好的。”
    “早點兒休息。”
    “爸爸,晚安。”
    “晚安。”羅森教授回了自己的臥室。
    羅憶馨也提著蛋糕回房。
    十七年前,羅森教授從孤兒院裏領養了徐馨馨,並把她的名字改為羅憶馨。從那以後,他帶給她優質的生活和最好的教育,把她培養成他的接班人。
    雖然羅憶馨的大部分生活,都是在寄宿學校裏度過的,但不得不說,如果沒有羅森教授,她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但她的成就不單單是成為科學家這麽簡單,她不知道的是,屬於她的高光時刻正在接踵而來。
    第二天,羅憶馨在羅森教授的陪同下,去醫院做了全身檢查,結果十分可喜,她的各項指標都在正常範圍,身體也沒有任何損傷。
    這次時空旅行意義非凡,它是人類史上第一次載人時空旅行。羅憶馨瞬間在學術界裏名聲大噪。
    各國媒體也爭先恐後地對她進行采訪和報導。很快,她成了舉世矚目的科學家。
    人怕出名,豬怕壯。
    在羅憶馨收獲榮譽的同時,難免會引起別人的嫉妒,甚至樹敵。
    科研團隊中的秦若嵐就很不服氣。
    她是羅憶馨的師姐,年齡上比羅憶馨大一輪。資曆頗深的她,心裏怨恨的很!
    論資質,她不輸給羅憶馨;論學曆,她更勝一籌;論經驗,她比羅憶馨更加豐富。
    憑什麽擔任首次載人時空旅行的名額給了羅憶馨?
    不就是因為羅憶馨是羅森教授的女兒嗎?這種沽名釣譽的行為,實在令人不齒!
    秦若嵐雖然心裏極為不滿,但表麵上,她卻假裝胸懷坦蕩。
    整潔的集體辦公室裏,每個科研人員都有自己的專屬位子。
    秦若嵐做好手頭的工作後,來到羅憶馨身邊。
    她盈盈笑道:“師妹,你回來都快半年了,這半年裏,你不是去演講,就是去參加各種會議和訪談,難得見你在辦公室裏,真是辛苦了!以後,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請盡管開口哦!”
    “好,不瞞你說,我有一事相求。”羅憶馨神秘一笑。
    秦若嵐義氣道:“盡管說,隻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幫忙!”
    “去年我生日向你討要的筆記本子寫完了,能再送我一本嗎?”羅憶馨誠懇地問。
    秦若嵐的筆記本子,是秦若嵐自己畫好封麵,叫人定製的。那些可都是全球限量版,想向她討要一本可不容易了!
    薛婉驚恐地瞪大了眼睛,似懂非懂地問:“什麽意思?”
    “如今你有一難,來勢洶洶,不妙不妙啊!”李天師搖頭歎息。
    頓了頓,他又說:“不過……還是有破解之法的!”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你乃土命,忌木又生木,加上你八字太弱、流年不順……”
    念到這裏,他又驟然停止,臉上的神情極其古怪,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咧嘴,看得薛婉心驚膽戰。
    突然,他大喊一聲:“壞了!”
    “怎……怎麽啦?”薛婉整個人都在顫抖。
    李天師無可奈何道:“相生相克,相克相殺,土木製衡,勢均力敵尚可,但如今木欲破土而出,恐有變也!”
    李天師了然於胸,又快速地掐算。
    “什麽是木地?”薛婉不解道。
    薛婉像溺水的人,看到了浮木,瞬間點燃希望:“什麽辦法?”
    李天師右手的五個手指捏在一起,表示他手頭很緊。
    薛婉連忙走到桌子邊坐了下來,虔誠地說:“天師,求你幫幫我!”
    李天師看了她一眼,“報上你的生辰八字。”
    桌子旁邊,坐著一位身穿長袍,仙風道骨的老人家,正氣定神閑地沏著茶。
    此人應該就是神機妙算李天師了!
    薛婉如實報來。
    李天師閉上眼睛,嘴裏默念著什麽,手指快速地掐算。
    (o)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時空在死亡線上反複橫跳》,方便以後閱讀穿越時空在死亡線上反複橫跳第8章 穿梭蟲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時空在死亡線上反複橫跳第8章 穿梭蟲洞並對穿越時空在死亡線上反複橫跳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