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拽妃她每天都想綠了王爺

第十一章 莫非還是個處男?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向陽為春 本章:第十一章 莫非還是個處男?

    沈長離覺得這個原因邏輯十分成立。
    如果是這樣,那她暫時就更加不能靠近麵具男了。
    鬆開手,縱身躍進牆內的瞬間,沈長離才反應過來寒君袂為何要那麽生氣。
    咽了咽口水,
    原因無他,全然是因為她慌亂間,不小心捏了不該捏的地方。
    可她不明白,在這個時代,該產生那麽大反應的應該是她才對,麵具男一個大男人生個什麽氣?
    沈長離說話間不忘抬眸瞥一眼寒君袂,隻消一眼,沈長離隻覺自己整個身體,仿佛都被他冷若冰霜的眸光凍住了。
    “哎呀媽呀,現在攬月樓招人都沒有門檻了嗎?長這麽醜都給招進來了?不過身材倒是不錯。”
    “那個大客人來了,眼下韶綰姐姐身體不適,你與韶綰姐姐身量相近吹了燈摸起來都差不多,就你頂替韶綰姐姐上……”
    少女還未說完,就被沈長離一個手刀打暈在懷。
    “居然我醜,老娘我不就是有塊胎記麽?”
    沈長離環視一周,將其拖進了一隱秘處,再出來時,沈長離身上已經換上了少女的衣裙。
    韶綰…
    看來,想要找到青樓老板,需要通過這個人。
    身形一閃,沈長離順利進入攬月樓內部。
    此刻天色將晚,攬月樓營業開始。
    樓內姑娘必須趕在客人到來之前,將一切工作準備好,忙忙慌慌,誰也沒注意到沈長離。
    沈長離循著空氣中的中藥味,很快找到了韶綰的房間。
    扣扣扣…
    “進來。”
    吱呀。
    沈長離順利進入房間,透過垂地紗幔,她看見一鳳眼含春,長眉入鬢,姿色傾城的女子坐於長琴之前,輕撫長琴,歲月靜好。
    沈長離心道一聲:芙蓉不及美人妝。
    隻是這個美人,是個病美人,還中毒已深。
    “小翠,倒茶。”韶綰吩咐道。
    很顯然,韶綰將沈長離當成了自己的丫鬟。
    沈長離看了眼窗外漸漸暗下去的天,單刀直入,“我不是小翠。”
    聽見沈長離的聲音,韶綰這才抬眸,極美的一雙眸中閃過一抹異色,她起身後退,警惕的盯著沈長離,
    “你是何人?”
    “救你的人。”沈長離撥開紗幔,走到韶綰身側,
    “你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若是尋常人聽了這話,定然會把沈長離當做胡說八道者趕出去。
    可聽話之人是韶綰,她不能否認,沈長離的話一針見血。
    “你,你是大夫?”
    “不錯,你中了弦月毒,我可以救你,但前提是,我要見攬月樓的東家。”
    這個女子竟然知道她中了什麽毒?!
    韶綰盡量壓製心中的激動,仔細打量著麵前少女,隻見沈長離雖然右臉有處胎記,但依舊亭亭玉立,不減風華,縱使穿著一身攬月樓裏姑娘的紗裙,周身也不見半點輕浮。
    可她見東家做什麽呢?
    權衡利弊之下,美人丹唇輕啟,
    “姑娘來的真巧,平日裏東家不在,今日剛回來姑娘就找來了,但…”
    韶綰頓了頓,無奈一笑:
    “東家或許不會見姑娘你。”
    韶綰言簡意賅,畢竟東家也不是隨便就能見的。這一點,沈長離在來之前早就想過了。
    “這條煙花柳巷之中,一共有八家青樓,你隻需告訴溫東家,我有辦法可以讓攬月樓一飛衝天,名列第一。”
    韶綰聽見這話,雖覺得這話有些狂傲,但她什麽都沒說,轉身進了暗格通稟。
    不過多時,韶綰又從暗格裏出來,
    “東家有請。”
    沈長離勾唇一笑,自古以來就沒有一個人可以拒絕錢。
    進入暗格之中,就見一身著淡黃色卷雲紋長袍的男子,背對於她,提袖寫寫畫畫。
    光是一個長身玉立的背影,就勾起了沈長離的好奇。
    這麽好看的背影,千萬不要是個背影殺手。
    回過神來,沈長離對著攬月樓東家溫瀾別扭地福了福身,隨後才開門見山道:
    “東家你好,我是來與你做生意的。”
    “你好?”溫瀾似乎覺得這個詞很有趣,單獨剔出來笑了笑,
    “倒是頭一回聽你跟我這麽說話。”
    沈長離撇了撇嘴,心想,這是一句現代化詞語,你當然頭一回聽說。
    “什麽生意,說來聽聽,不滿意,小爺可是要趕人的哦。”
    “不僅滿意,還能讓溫東家揚眉吐氣。”
    言簡意賅又留有餘地的話,終於引得溫瀾轉身,沈長離也得以窺見溫瀾的臉。
    就一眼,沈長離下意識退了一步。
    我草!
    令沈長離反應這麽激烈的原因是因為,溫瀾臉上也戴著半張麵具。
    隻不過,溫瀾的麵具雪白如蠶繭,薄如蟬翼,顯得他越發氣質出塵。
    乍一看,沈長離還以為是麵具男換了張麵具,但隨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眼前的溫瀾與麵具男周身氣質完全不一樣。
    而麵具男周身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殺氣,仿佛隨時將人扼殺。
    再看眼前溫瀾周身瓊佩珊珊,身軀凜凜。
    腰際別著一把玉骨扇,更添幾分英俊瀟灑。
    明顯就是一個俊俏翩翩公子。
    身份可以偽裝,氣質不能隱藏。
    沈長離還想探究麵具下的臉,就被溫瀾一個眼神抵了回來。
    素不相識就如此打量別人,尤其還是要做交易的合作者,終究不禮貌。
    溫瀾則是神情複雜地看著她。
    溫柔的目光遊離片刻,最後停在沈長離額角的胎記上。
    一年不見,竟然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
    沈長離先回過神來,她敏銳的察覺到溫瀾眸光中那絲異樣的目光,下意識摸了摸臉,道:
    “看著我做什麽,莫非被我美貌迷了眼?那可是另外的價錢。”
    溫瀾臉色一變,心中吃驚於沈長離變化的性子,嗬斥道:
    “去,小爺我潔身自好,你別侮了小爺的名聲。”
    “言歸正傳,你…怎麽幫小爺我賺錢?”
    從前,沈長離這家夥可是對銀錢最不屑一顧的。
    沈長離無聲的翻了個白眼,扯回正題:
    “我要你幫我散布一個消息,作為回報,我可以給你提供一樣好東西,而這好東西,可令溫東家你,引領攬月樓走上巔峰。”
    溫瀾一挑眉,抽出腰際玉骨扇扇風,表示好奇,
    “幫忙可以啊,就是要看小姐你說的好東西,值不值我幫了。”
    沈長離將從醫館買的藥包遞到溫瀾麵前,
    “這,就是好東西。”
    溫瀾用扇柄挑開外層油紙,一股難聞的中藥味彌漫而出,他疑惑地看著油紙中的中草藥,道:
    “這算什麽好東西?”
    “自古以來,英雄難過美人關,七尺好漢也逃不過繞指柔。而這東西,就是能增添閨房之樂,令七尺好漢一展雄風的好東西。”
    這話倒是令溫瀾多看了沈長離幾眼。
    “沒想到你一個姑娘家,也會研製春藥這種東西。”
    “我除開是個姑娘以外,還是大夫,是生意人,請不要因為我是女子,就輕視於我,更不要惡意揣測我的東西。”
    沈長離雙手抱臂,並未因為溫瀾的話而感到害羞,反而愈發自信,自信中,還帶著一絲倔強。
    這模樣,倒是勾起了溫瀾的回憶。
    如今雖然失憶了,好在那股子自信還在。
    他重新打量沈長離一眼,這樣的沈長離,甚好。
    “好好好,是我的錯。不過,攬月樓裏原本也有這種玩意兒。”
    言外之意,這玩意兒還不值得他答應與沈長離的交易。
    “若樓裏的東西比得上我的,我自然也不會拿出來了。我這個的作用,並非隻一夜功效,而是…永久。”
    此話落,溫瀾才認真看那藥包。
    “你說什麽?永久?”
    如此說來,這就不是一副簡單的春藥,而是治療男子隱疾的靈藥。
    要知道,這攬月樓來來往往多少男子,早被不規律的性生活耗空了身體,若是有一能治療那方麵的靈藥,別提多值錢了。
    怪不得沈長離那麽自信,不過……她何時學會的醫術?
    “溫東家若是不信任,大可拿回去實踐一下,看看我說的是真是假,再來回複我也不遲。”
    溫瀾一咬牙,“我!實踐什麽?”
    他又不是不舉!
    沈長離上下掃視溫瀾一眼,露出一副“誰知道呢”的神情。
    溫瀾有些惱羞成怒,隨即又淡定下來,這丫頭是因為他剛剛先入為主的判斷而懟他。
    好記仇的丫頭。
    “你來找我談生意,我倒被你牽著鼻子走了,小丫頭,你還真是聰明。”
    “謝謝誇獎,”沈長離粲然一笑,
    “現在,你能幫我散布消息了麽?”
    “散布什麽消息?”這是答應了。
    沈長離掂量著手中的藥包,又有些犯愁。
    她該怎麽才能見到青樓裏管事的老板呢?
    “你是新來的?”
    失落的同時,她又暗暗感到十分慶幸,還好這事是在攬月樓旁邊發生,她可以趁機躲進來避難。
    攬月閣是一所供人消遣快活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青樓。
    以麵具男那保守的秉性,是絕不可能踏足這種地方的。
    但她今日出門的目的地,就是這裏。
    因為這裏入夜以後,是客源最多,消息傳播速度最快的地方。
    唉!又錯失一次從須彌環中取物的機會。
    莫非……麵具男還是一個處男?
    一道尖銳的女聲在沈長離耳畔響起,拉回了沈長離的思緒。
    沈長離回首,一臉“你看我像嗎”的神色,卻將少女嚇了一跳。
    沈長離下意識鬆開手中不知是何的軟物,然後縱身一躍躲入了熱鬧非凡,雕花結彩的樓中。
    雙腿落到實地時,一牆之隔的外麵傳來一聲巨響。
    “你…你不救我也就算了,好端端的生什麽氣啊?”
    話音未落,一股強勁的掌風撲麵而來。
    沈長離連忙捂住了耳朵,僥幸道:
    “還好跑得快,否則那小相公真要吃人。”
    (o)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醫拽妃她每天都想綠了王爺》,方便以後閱讀神醫拽妃她每天都想綠了王爺第十一章 莫非還是個處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醫拽妃她每天都想綠了王爺第十一章 莫非還是個處男?並對神醫拽妃她每天都想綠了王爺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