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狂妃

第兩百六十四章 天下一統

類別: 作者:蕭家小七 本章:第兩百六十四章 天下一統

    ,最快更新傲世狂妃 !
    鬼穀一事隨著帖子傳入諸子各家的手中,不少人皆是驚訝,不錯!在他們認為,鬼穀派很久沒有音訊,極有可能已經不存在,如今竟有消息傳出鬼穀派實則存在的?無論真假,他們都決定聚集北秦,去一探究竟。
    “羽塵,這消息是北秦過來,不知是真是假,你不如代替為父去一趟,畢竟你母親最近懷孕了,為父在留在藥王穀陪她。”
    “是,兒子會去找瀟然的。”
    “嗯,柳一師兄會和你一同去,你不需要擔心什麽。”
    柳一是醫家這一輩醫術成就最高的,連毒醫也要遜色幾分,同行的還有毒醫和袁想依,袁想依是鬼醫中天分最高的弟子,想來可以助一臂之力。
    “千絕,此次的北秦之行,你要小心,和長老碰頭之後盡量聽他的話行事。”
    背對著淩千絕的中年男子有著沉穩寬厚的背脊,他並沒有看淩千絕,淡淡說道。
    “是,我知道了。”淩千絕表情亦是淡淡,說完這話便無下文。
    “唉……”男子歎了口氣,道:“你到現在還在怨恨父親嗎?把小雅嫁給北無宣?”
    “小雅她該自己做主,應該是快樂的,而不是被你拿來用作政治聯姻!你這樣做,真的把她當成女兒?還是她生來就是這樣的作用?唯獨這件事,我永遠不會原諒!”
    淩千絕沒等男子再說話,轉身就離開,毫不留戀,男子微微的歎息著,他也沒辦法,那是長老們的意思,即使他是家主,也不能改變。
    “林長老,流長老在北秦麽?他為什麽要我們去北秦?”素言在路上詢問與自己上路的老者,為什麽不是家主?
    “是關於鬼穀派的,你不需要擔心什麽,這些事林長老會處理好的。”
    老者慈愛的摸了摸素言的頭發,道:“你到時候你跟著長老就好。”
    素言一心修煉,向來不關心外麵的事情,可是家主希望他能夠獨當一麵,自然要他代替自己去。
    “好。”他乖乖的點了點頭,很是聽話。
    “家主,您這麽急趕去北秦作甚?”綠衣男子騎在馬上極速奔馳,不由得詢問另一邊的男子。
    男子一身紫衣,墨發飛揚,眼眸竟是少見的紫色,與他的紫衣相映成輝,格外的美麗,他瞥了對方一眼:“鬼穀派出現,未必是件好事。”
    陰陽家與鬼穀派一向水火不容,即使鬼穀派聲望極高,陰陽家與他們不合,甚至曾經發生過矛盾,而鬼穀派也和陰陽家發生過爭鬥,還不止一次,隻是被隱藏出來罷了。
    他還是選擇了蕭驚鴻這個名字,放棄了原來的名字,即使她離開自己,然而他卻不願意放下,因為這輩子唯一的心動已經結束,不會再來了。
    北秦一瞬間熱鬧起來,不僅是重要的諸子百家中的大家來到鹹陽,甚至公輸家的人也來了,與其說他們是對鬼穀派的事情感興趣,倒不如說他們對所謂的火炮更感興趣,北秦與南唐一戰早就被傳了出去,描述成各種版本流傳,最多的還是關於所謂的火炮,聽說能把小山夷為平地,那是墨家造出來的!
    墨家和公輸家都是機關術大家,聽說這種事豈會放棄?來北秦的目標就是看火炮的,最好自己能得到圖紙,也可以造出來!
    很快,收到帖子的諸子百家們都齊聚於北秦國都鹹陽,顯然對他們來說,鬼穀派的現世是件很驚人的事情。
    “流長老!”素言第一眼就看到了道家的那位長老,聽說南唐被北秦攻打的潰不成軍,連太子都成為了階下囚,他有些擔心流長老會有事,此刻看到長老安然無事,不由得鬆了口氣。
    “素言!家主讓你來的?”流長老自是看到了一旁的林長老,心生惱意,素言這孩子一向與世無爭,純淨無暇,怎麽就讓他牽涉入這些事情了?
    “是啊,家主說要讓我曆練一番。”素言立刻回答道,流長老皺眉,真不知家主在想什麽?
    “哎呀,我不是留在素言身邊了,你擔心什麽?家主不會那麽冷酷的。”
    林長老趕緊出來打圓場,素言的目光卻是落在一處,那裏正是秦瀟然和蕭千音站在一起,與墨家巨子再說些什麽,還有白羽塵一群人。
    “素言,你在看什麽?”流長老順著他的視線朝蕭千音那處看去,頓時笑了出來:“你是要和他們結交?”
    “不是,長老你記不記得我曾經說過要娶一個女子為妻?”
    林長老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想要製止素言,哪知他直接說道:“就是蕭千音,因為我碰了她,所以我要對她負責,不是流長老教我的?”
    啊?流長老呆住了,他在鹹陽的這段日子,任他再如何木魚腦袋,都能看出北秦太子和葉墨的愛徒是一對,難道說素言要橫插一腳?這未免……那兩人是兩情相悅,素言肯定會失敗的。
    “咳咳,長老呢再告訴你,打斷他人的姻緣是不對的,蕭千音和北秦的太子已經成婚,他們是夫妻,你要橫刀奪愛?破壞別人家庭?”
    “真的嗎?”素言有些不敢置信,才這麽點時間,她就喜歡別的人?
    咳咳,雖然亂說是不太好的,但為了防止素言有什麽固執的舉動,還是下重藥比較好,心思越純淨的人,就越是頑固啊!
    “對,這是真的!他們是夫妻,因此你不能打擾他們。”
    天地可鑒,他說的話就是讓素言放棄,想不到這話落入了蕭驚鴻耳中,他怔怔的看著遠處的蕭千音,她的容顏依舊是那麽的熟悉,而她身邊站著的是秦瀟然,那個北秦的太子,她選擇的人。
    “家主。”身後的綠衣男子忍不住喊了他一聲,蕭驚鴻猛地閉上眼,複又睜開眼,道:“怎麽了?”
    “看家主您有些魂不守舍的,您是怎麽了?”
    “沒事,連日趕路有些累了。”
    他沒有選擇去見蕭千音,相見不如不見,不是嗎?
    淩千絕一直擔憂著淩小雅,堪堪趕在眾人出發前才剛剛到鹹陽,他自是見到了蕭千音與秦瀟然,他心中焦灼不已,一方麵他怨恨蕭千音,蕭驚鴻愛著她,小雅被無情地拒絕,最後成為政治聯姻的犧牲品,另一方麵他又淡淡喜歡著她,這種喜歡已經埋在他心裏許久,他最終選擇了沉默,遷怒於他人不是他的風格。
    隻是有一事,讓眾人有些不安,在出發之前的晚上,南唐太子北無宣神秘失蹤,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也沒有掙紮的痕跡,莫非他是在重重高手的包圍之下逃跑了?
    秦瀟然不這麽想,他想到四國太子祭劍,說不定北無宣已經在鬼穀。
    蕭千音借著錦囊上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鬼穀的位置,竟是和那位老者絹布上所畫的一模一樣,她還是有些大吃一驚,難道說鬼穀一直以來都沒有換過位置?還是他能算到這一切?
    鬼穀坐落的地方出人意料,居然是東燕與北秦的交界處,此處終年被冰雪覆蓋,山勢陡峭,幾乎很少有人來此處,可以說渺無人煙,連居住的人都看不到,就是這樣隱秘的地方,是鬼穀所在。
    蕭千音早就將一路上的陷阱與機關諳熟於心,輕巧的帶著眾人避開了環繞在鬼穀之外的瘴氣,甚至一路上躲過了不少機關陷阱,然而越是走到後麵卻再也看不到機關陷阱,與布絹的後麵一部分全然不符,她和蕭千音對視一眼,對方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作為傳聞中的鬼穀派弟子,秦瀟然揚聲說道:“估計走到後麵,應該沒有多大的危險,我們不如分開走,畢竟這裏地方這麽大,誰知道鬼穀子在哪裏?況且東燕太子還有西梁太子的性命還在等我們挽救。”
    來這裏的人哪個不心懷鬼胎?要是自己在裏麵找到了好東西,豈不是還要給別人?如果自己去,東西就是自己的!想到這裏大多數人讚同了秦瀟然的建議,法家中人與道家關係不錯,淩千絕選擇了與道家一起走,而蕭千音則是與秦瀟然,東慕雲,白羽塵,葉墨一行人繼續往前走,於是大約分成了六組左右的人,朝不同的岔路走去。
    “哎,我好像踢到了什麽?”東慕雲走著走著,感覺腳下碰到了什麽軟軟的東西,他嘴裏說著,下意識地往下看去,接著急急後退了幾步,像是看到了什麽可怕的東西。
    “怎麽了?”白羽塵立刻問道,隨著東慕雲伸出的手他看了看,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這東西……
    巨大的白色蠶繭包圍住了什麽物體,裏麵有個黑色的東西依稀可見,再往前麵瞧一瞧,每隔幾步路就能看到這樣的蠶繭,然而對他們來說是非常熟悉的,曾經在西梁國都的青樓中他們遇到過,黑寡婦弄出來的東西,叫蟲蠱。
    “這裏麵是什麽東西?”袁想依很奇怪,她沒有見到這樣的東西,葉墨和柳一先生見多識廣顯然是看出了裏麵的端倪,想要阻止她用匕首割開蠶繭,但已經來不及,袁想依的尖叫聲穿透山林,她怎麽都料不到,裏麵會滾出一個渾身幹癟癟的東西,麵皮已經凹了下去,臉上是驚恐,顯然是活活嚇死的!看起來格外的扭曲。
    “恐怕這裏麵全是這東西!硬生生的用這種方法抽走靈魂,太殘忍了!”葉墨嘖嘖著搖了搖頭,看起來真慘啊!他猛然想到,會不會鬼穀子得不到四國太子,因此才抽走人的生魂,用生魂來代替?
    “快點走!說不定,祭劍早就開始了!”
    幾人一聽,趕緊往前走去,蕭千音還是按照絹布上的指示走,令她感覺怪異的是,本來都是陷阱機關的地方躺滿了白色的蠶繭,越往前走越多,竟然達到了千數之多!簡直是可怕加陰冷!
    寒氣冒上幾人的背後,這得有多狠?才能這麽做,活生生的抽走這麽多人的生魂?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樣子,他們終於看到近在咫尺的院子,清幽中帶著幾分邪氣,不錯,是逐漸濃重的黑氣。
    剛剛推開院子的門,就傳來蒼老的桀桀笑聲,相當熟悉,黑紗老嫗緩緩從一處走出,在眾人麵前掃視著,最後落在了蕭千音身上,變成隱隱的怨毒:“你個小丫頭,好厲害的手段!還能破了老身的傀儡術!害的老身一輩子都無法再用傀儡術,那麽你就代替著成為老身的傀儡吧!”
    說罷,猛然衝到一群人麵前,葉墨和東慕雲幾人立刻擋住他,怎麽都沒料到鬼穀子會和巫醫一族勾結在一起!
    “快點,進屋子,看看祭劍是否開始!晚了就慘了!”
    葉墨大吼道,蕭千音以及秦瀟然立刻朝屋子衝過去,豈料前麵衝出一群人,和巫婆婆是差不多的打扮,顯然是巫醫一族的人!
    不過相比起巫婆婆,這群人的力量弱多了,兩人顧不得會死人,齊齊抽出腰間的劍,狠狠刺過去,鮮血飛濺,慘叫聲不絕,巫醫一族的普通巫術對他們根本沒用,一個是劍尊之境,一個是劍聖之境,不是一般的巫術可以對付的,起碼要巫婆婆出手才有勝算。
    屋門很快被踹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大廳,從外麵看到的院子藏著這樣的玄機,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一個圓拱型的大廳,屋頂至少有兩層樓高,顯得空曠而無人,大廳南麵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祭祀陣,中間是一個高大的祭祀台,祭祀台正中間的鼎中的烈火正熊熊燃燒著,祭祀台放著軒轅劍、幹將劍、莫邪劍,全部被巨石壓著,不遠處是被鐵鏈鎖在牆上的姬策、魏無垠、北無宣,他們全部昏迷著,沒有絲毫的動靜,。
    “你們能來這裏?實在是我小瞧你們了。”
    腳步聲慢慢響起,緊接著麵色蒼白的中年人不知何時站在祭祀陣前,斜睨兩人一眼。
    盡管沒有見過鬼穀子的容顏,他們從對方的話語中就能分辨出他的身份。
    “我叫你一聲師傅,你為何要這般陷害我?”秦瀟然邁前一步,沉聲問道。
    “陷害你?你是我徒弟,你的所有東西都是我教的!我就是利用你一下,你何必如此大動幹戈?你的性命是我送給你的,不如此刻還過來可好?怎麽說,能為我的長生不老送上性命和鮮血,是你的榮幸!”
    “卑鄙!我就覺得你不對勁!原來你打著這麽齷蹉的主意!這樣的長生不老是逆天的!不容於世的,你殺戮無數,會有報應的!”
    蕭千音冷冷說著,當初她該阻止的,結果被他鑽了空子,當真是她的失誤!
    “是麽?我根本不在乎!隻要能長生不老,付出什麽代價都可以!”
    鬼穀子拍拍手,南宮薇從一處暗門走出,她陰狠的看著蕭千音:“蕭千音,你沒想到我還活著吧?我活著,就是要把你踩在腳底下!憑什麽你可以那樣高高在上,甚至得到北秦太子的青睞?連北無宣也對你念念不忘,你到底是有什麽魅力?明明是個刁蠻任性的草包大小姐,我比你強千倍百倍,你憑什麽?憑什麽?”
    南宮薇早就被心底的怨恨掩埋,她盯著蕭千音,倏地拔劍刺過去,蕭千音推開秦瀟然:“你去阻止鬼穀子,這瘋女人我來對付!”
    秦瀟然自是不擔心蕭千音,她的實力擺在那裏,南宮薇絕對不是她的對手,於是他把注意力放到鬼穀子身上,繼續道:“看在你是我師傅的份上,假如你肯放棄,我就放你一馬!”
    “哈哈,秦瀟然,你這話說的真有趣,你的劍術,你的行軍布陣,你的知識有不少都是我傳授的,這話該是我說才對!”
    另一邊,蕭千音用劍抵擋南宮薇的攻勢,她運起內力狠狠的砍過去,強大的罡風甚至砍斷了南宮薇的發絲,她吃了一驚,蕭千音何時有這樣的力量?
    飄雨劍在手中揮舞著,形成一道道劍網,飄渺不定,吞吐著銀芒,又仿若四散開來的蓮花瓣,看似柔和無比,實則招招致命,南宮薇哪是她的對手?很快就有些力不從心,開始有潰敗成軍的跡象,她揮舞著手裏的劍,更加的心驚,蕭千音究竟是到了什麽地步?她的每一招都能製住她,令她施展不開。
    蕭千音所用的本就是蜀山一派相承的長生劍法,注重的是意隨心動,劍意隨心所至,沒有痕跡可查,全然依靠用劍者自身的心境與內力,她踏入了劍聖之境,代表她的心境更上一層樓,更加堅定,也更加灑脫,南宮薇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啊!蕭千音,你去死!”她再也受不了自己這樣的頹然之勢,用盡最後的力道砍向蕭千音,冷不防女子邁著輕盈的步子掠過她的身邊,然後喉間傳來一陣涼意,她砰然倒地,大睜著雙眼,咽喉處汨汨的流出鮮血,血腥味彌漫了整個大廳,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她這才把心思放到秦瀟然那邊,他似乎對付的頗為艱難,一點都不像他平日裏的風格,秦瀟然亦是如此,他覺得四肢有些沉重,握劍的手也有點抬不起來,他看向鬼穀子,一定是他暗中動了手腳!
    “你的力量在這裏會受製,還是乖乖地獻上你的性命和鮮血,不要負隅頑抗了!”
    鬼穀子滿臉的得意,秦瀟然卻是咬牙強自撐著,不停地揮動手裏長劍,正當鬼穀子的劍要砍上他時,一把劍格住了來勢洶洶的利劍,擋在他跟前的赫然是蕭千音,鬼穀子詫異至極,照理說除了他之外,任何人在這裏力量都會受製的!
    隻是,他的劍對上蕭千音,那邊傳來的磅礴力量中夾雜著一絲絲的浩然正氣,他才明白過來:“你修煉的是,道家的劍術?”
    沒錯,這裏可以限製任何人的力量,唯有道家的力量除外,蕭千音的內力精純不說,而且全部是道家特有的純正之氣,她的實力沒有絲毫減弱。
    外麵,巫婆婆又豈是葉墨他們的對手?她被破了傀儡術,本來就元氣大傷,葉墨又是劍尊之境,其他人基本上也是劍仙以上的級別,巫術在葉墨這裏毫無用武之地,柳一先生又是對巫術很了解的,他早就準備好符紙給其他人,讓她鑽不到任何孔子,最後被葉墨一劍封喉,死的方式和南宮薇一模一樣。
    他們這才衝入屋子內,見到正在和蕭千音對峙的鬼穀子,大廳內是強大的浩然正氣,其他人不掩詫異,蕭千音修習的是道家劍術?
    鬼穀子一麵應付著蕭千音與秦瀟然兩人的攻勢,一麵嘴中念念有詞,三把劍突然有了反應,朝他們兩個刺過去,更有一把劍是直取秦瀟然的心髒!
    他們想要撲上去,已經來不及,萬幸的是,蕭千音拉著秦瀟然轉過身,因此軒轅劍劃過秦瀟然的手臂,鮮血落在軒轅劍上,受的傷也並不嚴重。
    “可惡!”鬼穀子還想故技重施,他打算先殺了秦瀟然,再把其他三個太子殺了,這樣他就能長生不老。
    可是,在下一秒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外麵傳來雷聲獨有的轟然聲!
    一道雷打入大廳,直接把整個院子摧毀了!瓦礫破碎,幾人皆是灰頭土臉。
    天空中陡然暗淡下來,覆蓋雷域的層雲範圍也越來越大,無數的雲層自遙遠的地方,從四麵八方迅速地飄移、聚攏,伴隨著轟隆隆源源不斷的悶響,卻久不見任何的雷光,空氣中沉悶的味道越來越濃烈,濃烈到幾乎能教人窒息。
    每個人的心中同時產生了一個念頭,這是鬼穀子逆天而行的衝天之雷,怕是遠比以往的雷電都要來得凶猛!
    正是時機!
    蕭千音和秦瀟然同時揚唇,勾起了一抹冷笑。
    就讓逆天之雷來得更猛烈些吧!
    “鬼穀子,你利用我們,甚至還陷我們於不義,所有的賬,今日一次算清!”
    兩人皆是一躍而起,看的幾人驚呼不斷,兩道身影帶著金色的光暈,像是一陣疾風呼嘯著撲向了鬼穀子。蕭千音昂首,深邃的目光穿透了層層密布的雲層,看著一道足有一座山峰那麽巨大的紫色雷電光柱驟然降臨,她的眼神之中,並無半點驚懼之意,竟隻有無盡的熱切!
    秦瀟然亦是如此,他看了蕭千音一眼,眼底滿是風淡雲輕的自信,能和阿音攜手並肩,是他的榮幸!
    鬼穀子的臉色煞白,幾乎不敢相信,那道強得誇張且離譜的雷電光柱竟是他的逆天之雷?他想不到自己素來追求長生,居然會是逆天之舉!太可笑了!
    他大笑起來,惡狠狠的看向兩人,道:“你們以為你們這麽容易除去我?也要瞧瞧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鬼穀子的身影倏地化作了虛影,消失在了半空中,唯有他的聲音還在久久地回蕩著。
    “鬼穀子,你以為你逃得掉嗎?”秦瀟然冷哼一聲,屬於劍尊之境的強勢威壓一圈圈的蕩開來,眾人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他竟然是劍尊之境,而且是快要邁入劍神之境了!沒有大廳限製自己的力量,屬於劍聖的威勢牢牢地鎖住了鬼穀子的身影,使得他無法逃脫,隻能生生地承接狂猛恐怖的天地之威。
    鬼穀子怎麽也料不到,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弟子,居然隱瞞了他自己的劍術境界?而他正是因為這樣的疏忽,他敗得徹底!
    兩人執劍,硬生生將驚天之雷引到兩把劍上,隨後將其揮至鬼穀子那邊,驚天之雷加上蘊含兩人內力的雷電直接施加在了鬼穀子身上!
    蕭千音覺得自己的手已經麻了,快像不是自己的,但她瞥了瞥秦瀟然的俊雅麵容,還是咬牙堅持了。
    轟隆隆隆……
    轟隆隆隆隆隆隆……
    ……
    無數道粗壯的劫雷光柱接連不斷地狂猛落下,天地之間,好似有數萬顆he彈同時爆炸!
    天地都在同時咆哮。
    這一刹那,山崩地裂。
    整個山穀都在震晃著,瀕臨崩潰的邊緣,方圓幾十裏,瞬間被夷為平地。
    然而驚天之雷並沒有止歇,依然在繼續,而且威勢愈來愈猛烈,愈來愈狂暴!
    山穀中的動物都逃得遠遠的,其他地方的人皆是閉上了眼睛,不敢直視這毀天滅地的驚世之雷。
    誰也不知道,處於驚天之雷下的三人究竟怎麽樣了,他們隻能聽到雷聲之中夾雜著淒厲的長嘯聲,可以想象得出那聲音的主人該是如何一副睚眥欲裂痛不欲生的模樣!
    許久,那個長嘯聲逐漸弱了下去,直至消失。眾人紛紛猜測,蕭千音和秦瀟然他們到底是玉石俱焚了,還是依舊在雷中活了下來?更多的人願意相信是後者,盡管它的可能性極小,然而那畢竟是一分希望的寄托。
    當蕭驚鴻,淩千絕,素言一幹人等趕到這裏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成千上萬的紫電光柱在源源不斷地轟擊著同一個地方。他們腳下的大地像篩糠一般顫抖著,前方不遠處,有無數地縫裂開的痕跡。
    葉墨看著這情景,忍不住暗咒一聲,靠,這事情是咋整的!怎麽弄成這樣了?
    蕭驚鴻定定的看著雷電包圍的地方,淚水不知不覺的掉了下來,滑過臉頰,隨後滴落到泥土中,消失不見。
    素言第一次生出了煩躁不安的情緒,他看著另一邊的淩千絕,對方臉龐垂下來,似乎在沉思什麽。
    然而最後一聲巨雷過後,濃密的雲層逐漸散去,山穀之中重新迎來了光明。
    模糊的黑霧之中,一個人影直直地墜落,那人已被雷電擊得焦黑一片,分不清他的麵容,然而從他的形體上還是能清晰地分辨出,他就是鬼穀子!
    另一處,蕭千音掉落在地,卻看不到秦瀟然的影子,袁想依、葉墨先生趕緊迎上去,檢查她有沒有任何的損傷。
    “秦瀟然呢?”東慕雲看著蕭千音獨自一人從雷電中出來,但沒有秦瀟然,心生不好的預感,莫非那廝被雷電劈死了?就算劈死了也該有身體掉下來啊,怎麽會沒有呢?
    “他將我推開了,我也不知道。”蕭千音能感覺到他心底的堅定,他是要把活著的機會給她?自己被雷電劈的灰飛煙滅?
    又有驚呼聲響起,原來是其他人趕到此處了,他們震愕的望著樹叢中緊閉眼睛的人,渾身泛著金色的光芒,那是……
    “劍神之境!”葉墨聲音中帶著欣喜與激動,劍神有多少年不曾出現了?秦瀟然這小子,因禍得福啊!這雷電助他踏入了劍神之境,從此他將是高踞雲端的強者,所有人都要仰視他!
    劍神?不少人被嚇到了?能到劍尊之境已經夠強大了,這回出了個劍神?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
    “阿音,我沒事的。”秦瀟然不知道什麽時候醒了過來,他衣衫襤褸,頭發都是發出一股焦味,整個發型就像是現在理發店裏的爆炸頭!臉上全部黑色的汙漬,笑起來有夠恐怖的!
    蕭千音卻是不以為然,她抱住秦瀟然,即使她沒說話,顫抖的手表明了她的情緒,秦瀟然伸手撫摸著她的發鬢,在她耳邊輕聲道:“我在這裏,我在這裏。”
    蕭驚鴻全身的力氣像是都被抽走了,他早就一敗塗地了,不是嗎?
    淩千絕傲然的看向天空,他能放下這一切,他會努力放下。
    素言很高興他們能在一起,兩情相悅,才會幸福吧?
    兩人依偎著,恍若金童玉女一般,明媚的陽光照耀著整個山穀,為所有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東慕雲歎了口氣:“事情總算結束了,北秦該有太子妃了,不久就能做皇後了!這命,太好了。”
    “你幹脆嫁給秦瀟然好了,不久也可以做皇後?”
    “白羽塵,你什麽意思你?”
    一個月後,北秦攻入南唐國都,唐帝奉上降書,徹底臣服於北秦,西梁在火炮的威脅下,又由於東燕與北秦已經奉上降書,半月之後也奉上了降書,北秦正式統一天下,國號大秦,恢複了昔日大秦帝國的輝煌。
    不久之後,秦帝退位,讓位於太子秦瀟然,帝號昭元,史稱秦昭皇,同年又立西梁定國侯之孫蕭千音為皇後,史稱懿仁皇後,伉儷情深,秦昭皇為其盡廢六宮,唯留皇後正名,自此之後,天下歸一,四海升平。
    ——————————————————————————————————————————————
    文章終於到這裏結束了,它陪伴小七許久了,有些舍不得,不過完結了代表新的開始,小七的新文《狂帝邪妃》,已經在更新了,希望親們多多捧場哈!這又是一個新的且有趣的故事!還有一些蕭千音和秦瀟然結婚啊婚後生活,有了小孩子的甜蜜番外,小七也會慢慢放上來的,親們不要錯過哦!


如果您喜歡,請把《傲世狂妃》,方便以後閱讀傲世狂妃第兩百六十四章 天下一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傲世狂妃第兩百六十四章 天下一統並對傲世狂妃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