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工藝強國

第12章 狗眼看人低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創裏有作 本章:第12章 狗眼看人低

    “你小子敢!通報批評,扣我全月獎金的人,他媽還沒把他生出來!”賴青元氣得滿臉通紅,額頭上青筋直冒。
    “不管你把話說的多難聽,規定必須執行,誰也不能例外!”
    “嗨,這有什麽可顧慮的?實事求是地說,賴師傅究竟向你請假沒有?”方翰民直視著對方。
    在賴青元眼裏,方翰民永遠是個臨時工,盡管現在負責“酰化”崗位工藝改造,但要想管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賴青元的狂妄由來已久,在二車間,他從來沒把技術員老吳當回事,即使車間主任老楊,對賴青元也是無可奈何。
    “他,請假,可是......”老徐實在為難。
    方翰民的步步緊逼,讓賴青元終於現了原形,見老徐快敷衍不下去了,他大言不慚地說:“秀才,你別為難老徐,實話告訴你吧,我既沒向老徐請假,也沒向老趙和車間領導請假,你想怎麽著吧?”
    即使井水不犯河水,賴青元也看方翰民不順眼,並處處刁難他,就算方翰民成了“酰化”崗位工藝改造主管,賴青元照樣不服氣,現在他居然敢過問賴青元的請假問題,這無異於太歲頭上動土,必然惹得賴青元惱羞成怒。
    “我沒說跟我有關。”說話間,焦鐵輝走了過來。
    “既然跟你無關,你咋呼什麽呀?”剛才那一聲大喝,顯然令賴青元有點不爽。
    “咋呼什麽了?我隻是勸你別激動,難道不對嗎?”
    “我的事不用你管,這事兒跟你沒關係,願意看熱鬧,你去旁邊呆著,不願看熱鬧,你可以離開,總之,這裏沒有你的事兒。”
    焦鐵輝點了點頭,“這事兒確實跟我無關,但我看了半天,作為旁觀者,我想對這件事評評理。”
    “評理?你怎麽評?你倒是說說,我跟秀才誰對誰錯?他一個臨時工,現在把自己當車間領導了,誰給他封的官?”賴青元完全是胡攪蠻纏。
    “青元,要我說的話,班組現在這麽忙,你曠工兩天,而且沒請假,這顯然是不對的。別管方翰民的臨時工身份,也別管他現在是不是領導,他起碼暫時主管‘酰化’崗位工藝改造,人家按照車間規定對你進行處罰,我認為沒有任何毛病。”焦鐵輝不急不躁地說。
    聽了這話,賴青元氣得暴跳如雷,“焦鐵輝,你以為自己是誰?自己屁股沒擦幹淨,你有什麽資格評判我的對錯?你算什麽玩意?”
    焦鐵輝並未生氣,反而笑嘻嘻地說:“沒錯,咱倆都不是好人,但我起碼沒在班組最需要人手的時候無故曠工,而且我們小組率先完成了施工任務,就憑這一點,我就有資格對你的行為進行評判。”
    “我呸!不怕風大閃了你舌頭?焦鐵輝,你不就是跟秀才做了幾天試驗嗎?在這兒裝什麽好人?就你那德行,誰不知道你是什麽貨色?”
    “我說過了,咱倆都不是好人,但我至少比你強那麽一點點,如果不服氣,你就應該把拖延的工期趕回來!”
    “別跟我廢話,該幹嘛幹嘛去!焦鐵輝,我勸你最好別管閑事,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還像從前一樣相安無事。”能說出這樣的話,說明賴青元其實有點心虛。
    焦鐵輝露出一絲壞笑,“如果這閑事我非管不可呢?”
    “那就別怪哥們對你不客氣!”
    “嗯,你賴青元對同事從來就沒客氣過,不過我倒想看看,你打算對我怎麽個不客氣?”說完,焦鐵輝往前走了幾步,離賴青元更近了。
    賴青元跟焦鐵輝身高相當,但焦鐵輝身材魁梧,足足比水蛇腰的賴青元大了一圈,如果單挑,在焦鐵輝麵前,相對瘦弱的賴青元明顯信心不足。
    被逼到走投無路,賴青元有些泄氣地說:“焦鐵輝,為了這個臨時工,你非要跟我作對嗎?”
    “跟你作對?我沒那興趣。青元,我實在不明白,你為啥要跟方翰民過不去,除了因為你無故曠工被罰,他哪個地方得罪你了?”
    “我也不明白,除了讓你跟他做了幾天試驗,秀才給了你什麽好處,你這樣向著他說話?”賴青元十分不解地看著焦鐵輝。
    “這不是向著誰說話這麽簡單,方翰民更不可能給我什麽好處,大家都知道全廠就數二車間職工獎金最低,獎金低的原因是車間存在很多技術問題,方翰民現在做的工作,就是幫助車間解決問題,這對全車間職工都有好處,咱們應該積極配合他才對,你處處跟他找別扭,難道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其實,焦鐵輝這番話,車間主任老楊也講過。
    賴青元做夢都想多掙錢,提高獎金當然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他處處刁難方翰民,並不是反對“酰化”崗位工藝改進,而是他狗眼看人低,既瞧不起方翰民的身份,又不願接受方翰民被領導重用的現實,如果這項工作由車間技術員老吳或其他什麽人領頭,賴青元不能說積極支持,至少不會起破壞作用。
    賴青元本想給方翰民一點教訓,就在他剛要動手的時候,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班組同事焦鐵輝擋在他麵前,阻止他的愚蠢行為。
    在實力不如對方的情況下,即使賴青元再怎麽蠻橫無理,也無法逾越麵前這道障礙,看焦鐵輝這架勢,至少在當時,他絕對不允許賴青元對方翰民大打出手。對付賴青元這樣的無賴,最好的辦法就是實力碾壓,跟他講道理,也得用實力做後盾。
    盡管對焦鐵輝的那番話,賴青元一句也沒聽進去,但在焦鐵輝的力挺下,賴青元對方翰民的威脅不起絲毫作用,最終隻能接受方翰民代表車間領導對他做出的處罰。
    因為工期延誤,第三小組在第八天才最後一個完成設備管路調整任務。本來應該對調整後的設備管路進行打壓試漏以後,才能正式投入生產,車間技術員老吳以生產急需為由,建議省略打壓試漏程序,直接投料生產,車間主任老楊麵臨其他工段職工要求盡快上班的呼籲,也同意老吳的建議。
    依照方翰民的性格,他本應該跟這種違反科學常識的蠻幹行為進行抗爭,但他理解車間領導的心情,要不是個別小組延誤工期,情況也不至於這麽糟糕。
    焦鐵輝跟賴青元不一樣,隻要覺得公平,再苦再累的工作,從來沒有無故推脫過,不能說大公無私,起碼從不占別人便宜,對所有同事都能相互尊重,還關心集體利益,當初無意中聽見方翰民說了一句“酰化”崗位的工藝可以改進,他就想方設法把消息傳到了車間主任老楊的耳朵裏,才引起老楊對這件事的重視。
    讓領導頭疼,是這兩人唯一的共同點,但焦鐵輝人品端正,身上有一股正氣,隻是喜歡跟領導較真,讓領導覺得他不好管理。賴青元則是三觀不正,不僅是非不分,處處跟領導作對,而且一肚子壞水,讓同事們對他避之不及。
    盡管焦鐵輝跟賴青元都是刺頭,但他們完全不是一類人。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個熟悉而洪亮的聲音,“青元,有理說理,有冤申冤,幹嘛這麽激動?難道你還想動手打人?”
    在場所有人都熟悉這聲音,對,大喝一聲的人就是站在旁邊的焦鐵輝,他跟隨方翰民到各小組檢查施工質量和進度,發現第三小組施工進度太慢,方翰民就停下來詢問原因,焦鐵輝則站在旁邊等待。
    盡管你來我往,但雙方開始還能控製住情緒,焦鐵輝便沒往心裏去,但越聽越覺得不對勁,當聽見賴青元爆粗口罵人,看見他擼袖子要對方翰民揮拳相向時,焦鐵輝不能坐視不管。
    聽見這一聲大喝,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賴青元更是驚愕地在原地站住了,他萬萬沒想到焦鐵輝會出麵幹涉這件事。
    雖然賴青元和焦鐵輝在“酰化”崗位,甚至整個二車間都算得上有名的刺頭,但他們兩人有本質的區別。賴青元自私貪婪,是個不想幹事,隻想掙錢,欺淩同事和不學無術的無賴。
    “我他媽先捶你一頓,讓你看看有沒有例外!”賴青元擼起袖子,揮舞著拳頭直奔方翰民而來。
    “怎麽著?還記得事先宣布的規定吧,這期間你無辜曠工,按規定扣除當月全部獎金,並向全車間通報批評!”方翰民也不含糊,說話擲地有聲。
    平時在班組,焦鐵輝跟賴青元沒有交往,即使看不慣賴青元的所作所為,隻要不牽涉焦鐵輝的利益,他們便相安無事。當然,因為焦鐵輝的一身正氣,賴青元對他也是敬而遠之。
    短暫的驚愕之後,賴青元怔怔地問:“鐵輝,你幹什麽?這事兒跟你無關。”
    “我算不算什麽不重要,但現在這裏由我負責,我有權知道誰請假了,哪個小組人手不夠,以便隨時調配人手,適時掌控施工進度,這是我的工作。”
    “你負責就了不起啦?我就不向你請假,難道我向組長班長或車間主任請假就不行?”
    麵對賴青元的咄咄逼人,方翰民心平氣和地說:“你平時上不上班,請不請假,的確跟我沒有絲毫關係,即使你不上班隻拿錢,也不關我的事。但在“酰化”崗位工藝改造這段時間,你家裏有事可以理解,不過你應該請假,而且應該向我請假。”
    話音剛落,賴青元十分鄙夷地說:“我呸!向你請假?你算什麽東西?”
    “當然可以,不過你向他們請假,他們也會告訴我,問題是至今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過你請假的事,你又怎麽解釋呢?咱們當麵問問,徐師傅,你是小組長,賴師傅昨天前天向你請假了嗎?”
    老徐既不敢包庇賴青元,又不敢當麵揭他的老底,畢竟對於賴青元這樣的無賴,誰也不願招惹,“這,他......”
    (o)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工藝強國》,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工藝強國第12章 狗眼看人低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工藝強國第12章 狗眼看人低並對重生之工藝強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