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農家小媳婦

087 大結局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銀色月光 本章:087 大結局

    ,最快更新重生農家小媳婦 !
    季無期從天而降,讓孟朵感覺措手不及。她行動有些呆滯,聽見季無期招呼才過去。
    “嫂子,他就是季無期。”她還沒徹底緩過神來,臉上的表情有些木訥。
    李氏聞聽快速掃了季無期兩眼,隨即笑著請他進屋。孟朵傻傻的在院子裏站了一會兒,聽見李氏喊這才追進去。
    孟朵泡了茶端過去,聽見李氏正在盤問季無期年紀、家裏情況等等。
    她趕緊插話進來打斷他們的談話,“家裏沒什麽好茶,將就喝一口吧。”
    李氏懷著身子不能喝茶,她在跟前放了一杯蜂蜜水。
    “你的房間在哪裏?讓我睡一覺,日夜趕路累了。”季無期吩咐著,口氣就像遠歸的丈夫對自個媳婦兒。
    孟朵聞言站著沒動,倒是李氏催促道:“快去給季姑爺鋪被褥,別慢待了貴客!”
    季姑爺?孟朵聽見這個稱呼心裏一顫,再迎上李氏略帶戲謔的眼神有些麵紅耳赤。她趕緊扭身出了東屋進西屋,打開櫃子找新被褥。
    “拿你平常蓋得被就成,新的有股子怪味道,旁人的我又膈應。”她正在鋪褥子,聽見季無期的聲音嚇了一跳。
    她扭頭,瞧見季無期正倚在門口。怎麽這麽多怪癖,孟朵剛想要說什麽,看見他眉宇間的疲憊之色又咽了回去。
    素色的褥子,家織布做麵子的被子,幹淨挺實。
    “被子鋪好了。”孟朵見到他不動彈說著。
    他進了屋子坐在炕沿上,“我這頭臉都是塵土,你就不怕弄髒了被褥?”
    孟朵平素很愛幹淨,聽了這話趕緊又去打了一盆清水。
    她看著季無期洗了頭臉彎腰脫了鞋襪,露出一雙大腳,趕忙扭臉說道:“臉盆放著不用管,我出去你睡吧。”說完快步出了屋子把門關上。
    李氏正在院子裏指揮四丫抓雞,花母雞被追得滿院子跑。兩個人圍追堵截,終於抓住了。
    “這是幹什麽?”孟朵對李氏說著,“你才舒坦兩日,小心別扭到身子。”
    “姑爺子上門,小雞沒魂。”李氏笑嗬嗬的回著。
    “嫂子!”孟朵又羞又惱的跺著腳。
    李氏笑著不理睬她,讓四丫把雞交給幫廚。
    西屋睡著個大男人,孟朵和四丫隻好在東屋裏待著。李氏的反應好了很多,現在就喜歡不停嘴的吃。炕桌上放著個笸籮,裏麵裝著瓜子、糖果和晾幹的地瓜幹等等。
    四丫最喜歡吃,裏麵的東西倒有一半進了她的肚子。
    眼下四丫就趴在炕上吃零嘴,李氏扯著孟朵說悄悄話。
    “家裏沒個男人,大嫂怎麽就讓他留下休息了?”孟大三日有兩日不會來,孟朵心裏有些不踏實。雖說這季無期跟她又婚約,之前又在孟家待了半年多,可畢竟算半個陌生人。她們對季無期的一切都不了解,他行事說話還透著奇怪,李氏肚子裏懷著孩子,孟朵怕出什麽意外。
    “他不是你的未婚夫嘛。”李氏喜滋滋的說著,“我瞧著他生的好看,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勁,不是尋常人家的公子。你能找到這樣的夫君是福氣,可別太拿喬。我看人一向準當,不然也不會相中你大哥。聽我的話沒錯!他能在約定的日期回來,這是打算迎娶你過門啊。既然如此,咱們自然要以禮相待。你別多管,一會兒我就找人去鎮上跑一趟,你大哥必須得回來。”說罷下炕忙活去了。
    一直在炕上吃東西的四丫突然問道:“三姐,你要離開家了嗎?五福……季公子不能像以前那樣留在咱們家嗎?”
    “小孩子別胡亂想,都是沒影的事。”孟朵心裏也沒個打算主意,一切都等著孟大回來做主。
    況且季無期回來沒說什麽,說不定是回來退親的。想到這裏,孟朵用手摸摸腕上的銀鐲子。
    想到退親,她心裏竟然隱隱有一絲失落。轉瞬又有些害臊,難不成自個著急嫁人了?她輕輕呸了自己一聲,聽見門口有吃吃的笑聲。抬眼一瞧,李氏就站在門裏笑呢。
    “嘴裏說著不願意嫁,可這心裏卻長了草。”她進來說著,“你現在就跟我當初一個模樣,騙得了旁人卻騙不了我!”
    “嫂子,四丫還在跟前呢。”孟朵紅著臉回著。
    “我又沒說什麽不能聽得混話,你們有婚約在先,成親是名正言順的事。等你大哥回來讓他說說,咱們不圖什麽聘禮銀子,不過怎麽都要找個媒人。”
    聽見李氏越說越興奮,孟朵下地出了東屋。
    “去瞧瞧季姑爺醒了沒有?”李氏朝著她的背影喊著。
    她可不想去,可眼下家裏除了她還真沒有第二個人方便。她隻好輕輕推開西屋的門進去,隻見季無期躺在炕上還在睡著。
    看著他睡覺,孟朵腦子裏想出一個詞,安靜。
    季無期平躺著,兩隻胳膊放在被子外麵,被子平整絲毫未亂。他的呼吸聲輕微、均勻,臉上滿是安寧。
    村子裏的男人整日幹粗活,睡覺的時候十有八九會打鼾。連睡覺都這般優雅的人,孟朵還是第一次見到。季無期就是季無期,再也不是那個睡覺喜歡蹬被子的五福了。
    孟朵挨著炕沿坐著,看著睡著的季無期想起了許多往事。
    突然,那雙緊閉的眼睛睜開,幽深的眼神似乎要把她卷進去。她唬了一跳,連忙扭過頭去,感覺臉上有些發燒。
    “一年不見不認識了?”他的聲音裏含著低低地笑意。
    孟朵聞聽越發窘得厲害,想要出去,可手腕卻被攥住。
    “你做什麽?”她驚慌失措的喊起來,猛地站起身,想要掙脫卻被牢牢鉗製住,整個身子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季無期不知道什麽時候坐了起來,另一隻手攬住她的腰,把她整個人擁在懷裏。
    她慌亂地忘記了掙紮和呼喊,感覺頭暈目眩,心似乎要跳出來一般。
    “原來你一直戴在手上。”
    等到她回過神來,季無期已經鬆開手,李氏聽見動靜正推門進來,後麵跟著四丫。
    “怎麽了?我好像聽見誰在喊。”李氏看著屋子裏的兩個人,一個立在炕邊滿臉漲紅,一個坐在炕上似笑非笑,氣氛尷尬中帶著曖昧。
    季無期淡笑著回道:“方才有隻大老鼠跑出去,朵朵嚇著了。”
    “哦?”李氏一挑眉頭,瞧瞧孟朵又看看他,“跑到哪裏去了?廚房裏麵都是吃食,我去下個老鼠夾子。”說著扯著四丫出去,到了門口還把門關上了。
    “嫂子!”孟朵跺著腳追了出去,她聽見身後似乎傳來一聲低低地笑聲。
    她刻意躲著季無期,直到孟大回來也沒露麵。
    吃飯的時候男人們在院子裏放了一桌,她們女人就在廚房裏解決。三春吃完回屋子讀書,孟大和季無期推杯換盞的喝起來。
    “你把湯端回來熱熱,順便聽聽他們都說了些什麽。”李氏用胳膊撞著孟朵說著。
    孟朵不動彈,“方才端上去的湯,哪裏哪麽容易就冷了?我不去!”
    李氏耐不住好奇起身去了,半晌才空著手回來。
    “這季公子的來頭大得很!”她朝著孟朵壓低聲音說著,“我聽見他們說什麽京都守備,可能是季公子的父親。這回你可是要做少奶奶了!”
    孟朵聽了眼神一閃,垂著頭不言語,不一會兒就說自個累了回了西屋。
    孟大和季無期喝到半夜,這次倒是季無期喝多了。孟大把他扶到三春屋子裏,讓三春晚上照看一眼。
    第二天眾人醒了該幹什麽幹什麽去了,季無期一直睡到快晌午。
    孟家靜悄悄,他起來尋到院子裏,瞧見孟朵正在喂雞。
    “廚房裏放著蜂蜜水,你洗過臉喝了,我這就洗手給你去熱飯菜。”孟朵抬頭瞥了他一眼說著。
    季無期聽話的照做,隻是宿醉之後吃不下多少東西。
    他剛放下碗筷,就見孟朵把手腕上的鐲子摘了下來。
    “這個東西太貴重,還是你自個收著吧。”
    他見狀一皺眉,“今個兒我就去找媒人,我都跟大哥商量好了。”他不接,盯著孟朵回著。
    “我不同意!”
    “為什麽?”季無期追問著,可是她低著頭一言不發,被逼問急了拔腿便走。
    季無期怎麽可能放過她,堵在門口不讓開,還無恥地威脅道:“反正家裏隻有你我,信不信……”
    “你想要做什麽?”孟朵嚇得退後兩步,驚恐地瞧著他。
    “怎麽膽子越發小了?”他竟然低低地笑起來,“你忘了我是五福?好土氣的名字!”
    “五福”這個名字讓孟朵陷入了回憶,季無期趁機靠近,輕聲說道:“你忘了曾經說過的話?你說會永遠跟五福在一起,不會讓人欺負他,不會讓他挨餓、受凍,不會撇下他一個人……”
    “可惜你不是五福!”孟朵打斷了他的話,“你是季府少爺,我一個村姑高攀不起!”
    “原來你在意擔心的是這個。”季無期聞聽笑了,“當我是五福的時候,我就跟季家沒有半點關係了。你願意聽聽我的故事嗎?”
    看著他突然變得沉重的臉,孟朵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聽著他娓娓道來,孟朵的臉色越發的凝重,心裏為他的遭遇感到憐惜。
    原來,這季無期的母親是一個小鎮商人的女兒。他外祖父家裏沒有其他子女,便給閨女招了一個上門女婿,就是他父親季達。
    季達是個書生,家貧如洗。本來連溫飽都解決不了,因為入贅才能安心讀書,沒想到他竟然中了秀才。季無期的母親那銀子讓他上京趕考,不曾想這一去就沒了音訊。
    季達母親體弱多病常年臥床,季氏一邊在床前盡孝,一邊打聽季達的下落。幾年以後,季母去世,季達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季氏隻當季達出了意外死了,撫養孩子長大,自個的父母又陸續過世。一個寡婦帶著孩子過日子,雖然手中有銀子卻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難處。季氏煎熬了一身的毛病,好在季無期能文擅武,是她心中的安慰。
    鎮上有人在京城有親戚,回來告訴季氏,現任的京城守備長相酷似季達,不過名字叫季靜天。
    季氏心中有了疑問,收拾家當帶著季無期上了京城。沒想到這季靜天正是改名的季達!
    這季達嫌棄季氏長相醜陋,借上京趕考換了名字,中了進士之後娶了京城一位官宦人家的閨秀。
    季氏知道一切一下子就病倒了,季無期見狀闖到季府大鬧。季靜天見事情敗露,便誣陷季氏偷人生下孽種,死活不肯承認。季氏生生被氣死,季無期帶著母親的屍體到季府門口大罵。
    那季達心狠手辣,竟然串通官府把他下了大牢。好在跟著季無期母子二人的老仆人忠心,傾出所有銀子才把季無期救出來。季無期這才帶著母親的靈柩回鄉,可是他年輕氣盛怎肯善罷甘休,又上京城報仇。
    季達早就預料到,已然派了人捉他,混戰逃跑之中季無期受了傷,陰差陽錯到了孟家,這才引出這麽一段故事。
    孟朵隻知道人心險惡,卻不知還有這等虎毒食子的事情。
    “我跟季達有關係,不過是仇人的關係!”季無期雙眼冒火,“不過我不會再做以卵擊石的事情。這一年多,我投奔了季達在朝堂上的政敵,收集到了不少他貪贓枉法的罪證。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身敗名裂。我的心願以了,也能告慰母親在天之靈。從今往後,我會成家過小日子。我已經在鎮上買了一個小院子,打算開個小買賣。你跟著我不會享多大的福,你願意嗎?”
    孟朵低垂著頭不言語,片刻拿起鐲子,繞過他匆匆出去了。
    一個月後,孟朵做了新娘。正如季無期所言,她的日子過得不太富貴,不過吃穿不愁,家裏還能用的起一兩個仆人。三年之後,孟朵有了一兒一女,季無期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對她卻始終如一。
    孟朵常常在想,這就是幸福吧!
    ------題外話------
    結局的很無奈、痛心!本來還有很多情節,可是月光的身體真是不能堅持,隻好匆匆結局。之後的一年,月光都會靜養,謝謝眾親一直的支持!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農家小媳婦》,方便以後閱讀重生農家小媳婦087 大結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農家小媳婦087 大結局並對重生農家小媳婦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