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時空遊戲機

第165章 天命主角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芥末不睡覺 本章:第165章 天命主角

    破丹成嬰。
    蘇星默默的突破著。
    如果說當初的化勁,也就是練氣是初步踏上超凡之路。
    築基是奠定了基礎,金丹是擁有了超級戰力,那麽元嬰就是一種本質上的提升。
    這個過程其實很像是生命孕育,從修真的角度上也的確是如此,元嬰境界非常特殊,特殊到達到元嬰境界,已經「非人」了。
    金丹境界的修真者,還會因為肉身傷勢過重而死去,元嬰境界的修真者,其核心卻已經不是肉食了。
    就如同電腦的芯片一樣,肉身很重要,但沒有也行,換一套配件也行,而修真者的元嬰就有些類似,所以才會有元嬰出竅這種跑路大法。
    也是因此,達到元嬰境界後,想要殺死修真者就比較難了,他們分分鍾會元嬰出竅逃離,而且沒有肉身的阻礙,速度飛快。
    這可不是雞肋的元神出竅,不能走遠了,非常脆弱,還有著離開的限時。
    元嬰可以獨立存在於天地之間,也有著一定的戰鬥力,修真者在這一步,可以說從血肉生命進化到了靈魂生命。
    如元嬰這般的本質變化,下一次就是渡劫期了,那可是傳說之中的仙人,可見這個境界有多麽特殊。
    嗤啦啦。
    五顆金丹漸漸融化掉了。
    元嬰的模樣,如同大理石裏的凋像一樣,一點點顯露出來。
    金丹裏的精勁能量也灌入其中,有如藍星的輸液一樣,源源不斷的往裏麵灌輸著。
    這樣的能量自然不夠,還加上了陣法的靈氣,也源源不斷的傳來,很快就「凋刻」出了五個元嬰的雛形。
    “關鍵時刻了!”
    雨魔維持著陣法,緊張了起來。
    他一開始神識傳音,就是想讓徒弟蘇星,放棄一個元嬰,如此成就四元嬰也不差。
    不然的話,同時成就五元嬰,一旦失敗,連一個元嬰也保不住,有可能連金丹都沒了,直接掉回築基期,還會損壞靈根。
    不過蘇星卻是沒聽他的,雨魔也能理解,畢竟修真者修的就是自身的真實。
    相信自己是最基本的,也可以說是道心穩固,他這個做師父的也隻是領路人而已,並無法替對方做決定。
    嗤啦啦。
    元嬰的身形更加清晰了。
    也是這個時候,蘇星感知到了什麽。
    他感知到了一種模湖的規則,正在阻擋自己繼續突破。
    本來還有多的靈氣,在此刻一下灌輸不進去了,如同盛夏的百分百空氣濕度一樣。
    在這一刻,他無法再吸收一點點靈氣,蘇星一點不慌,拿出了他提前準備好的突破三大法寶。
    ……
    第一法寶。
    靈氣,大量的靈石。
    蘇星心念一動,從貓貓空間提取出靈石。
    這些都是他提前收購的,此刻堆成一座小山,加上陣法禁錮了靈氣,靈氣頓時再上了一個台階。
    流動,纏繞,吸附。
    蘇星的元嬰,再次緩緩地變強了起來,可以看清兩隻小腳了。
    這一步很慢但至少在動了,蘇星見狀一喜,知道有效,又祭出了第二大法寶。
    丹藥,大量的丹藥。
    靈獸世界,並沒有什麽可以增加成功幾率的築基丹,化嬰丹之類的玩意。
    修真本質還是講究的修心與修道,吃了就能直接突破的,那怕是隻有仙丹才行了。
    因此蘇星吃的都是增加靈氣的丹藥罷了,他大口大口的吃著,當真是不要錢一般。
    雙重疊加之下,他的元嬰漸漸凝結,大腿也可以清晰的看見了,一旁的雨魔看了都呆住了,居然還有這種操作嘛。
    這兩個辦法幫助蘇星的元嬰凝結到了腹部,但也到了極限,於是蘇星在這個時候,祭出了第三樣法寶,也是唯有他才能做到的,正是……
    圓月當空,照亮陣法。
    蘇星默默的開啟了天賦與稱號。
    在七十二變的幸運加持下,天上的月亮的光暈,漸漸沉了下來。
    蘇星隱隱與天上的月亮相互鏈接,靈獸世界的月亮本就要大許多,加上特殊性,對他的加持也是前所未有的。
    他在這種加持下,瞬間達到了突破元嬰的境界,因此元嬰也從艱難的吸收靈氣,變為了靈氣自動鑽入。
    胸口,脖子,臉部。
    蘇星的五個元嬰漸漸成形了。
    也是這個時候,世界出現了異象。
    馭獸齋的獸王峰上,憑空開始了抖動。
    這抖動晃的弟子們頭暈目眩,心道莫非地震了,但作為修真者,地震對他們來說其實壓根不算什麽。
    雨魔神識一掃,發現了不對勁。
    “這不是地震,而是空間在崩潰!”
    他隨手掐起了靈訣,想要強行控製住空間,作為宗主,他自然是知道為什麽的。
    蘇星的突破,超越了這個小世界的極限,此刻還沒有完成呢,空間就已經出現了崩塌。
    “早知道,就該等飛升通道再突破的。”
    雨魔心裏有些後悔,然而誰又能想到呢。
    畢竟小世界上限是元嬰巔峰,他無從預料一個金丹修士突破,居然會有這麽大的麻煩。
    雨魔手裏的靈訣不停,伴隨著一道彩虹的光束從他的手裏飛出,空間的崩塌被強行的壓製住了。
    然而這種壓製效果並不佳,他隻撐了短短十秒,就已經用掉了三分之一的真元力。
    他要對付的是蘇星這個超越元嬰巔峰境界的修真者所帶來的變化,已經超過了他的能力,他隻能能扛多久扛多久。
    他知道終究是扛不住了,而到了那時候,空間的壓力也會到了極限,最終的破壞力,連他都難以想象。
    ……
    “馭獸齋的弟子,立刻離開宗門!”
    雨魔一道神識,傳遍了宗門的駐地。
    嗖嗖嗖,一道道劍光和遁光迅速飛出去。
    這些劍光和遁光都是築基期以上的,至於練氣期,還沒法使用法寶,因此都是被長老或者師兄弟給一起帶了出去。
    五秒,十秒……
    雨魔堅持到了弟子都離開。
    他這才召喚出自己的靈獸,一隻大雁。
    雨魔深深的看了一眼蘇星,“阿星,之後隻有看你自己了。”
    伴隨著人獸合一,下一刻他畫作一道灰光遁走,而他一直所壓製的空間崩塌也瞬間爆發了出來。
    嗤啦啦!
    馭獸齋如同玻璃一樣裂開了。
    這種裂開可不隻是視覺,馭獸齋所在的宗門山峰,也被瞬間切割開。
    有著陣法的存在,讓這種撕裂有所阻礙,但阻礙不多,轉眼之間,馭獸齋的駐地就被毀了個七七八八。
    轟隆隆……
    馭獸齋的山峰在緩緩崩塌。
    遠處的長老們都看傻了,發生什麽事了?
    嗖的一聲,雨魔的遁光到了他們的身邊,雨魔一臉凝重的甩出了一個小塔形狀的法寶。
    鈴鈴鈴!
    下一刻,一陣波動襲來。
    空間崩塌的連鎖反應並沒有就這麽結束。
    下一刻空間如同撲克牌一樣重重壓了過來,一路的物體都被二維化變成了餅餅了,這就是空間的威力。
    好在這種多米諾一般的效果不如空間崩塌本身,伴隨著雨魔的小塔在空中不斷變大,刷的發出了七彩神光。
    嗡!
    空間的多米諾骨牌效應被強行擋住了。
    雨魔的體內真元力在快速消耗,他隨手摸出數顆真元丹吞下。
    伴隨著法寶的效果,總算是扛住了這一波,他也稍微輕鬆了一下。
    “宗主,這是發生什麽了?”
    宗內的一位長老忍不住詢問道。
    在從雨魔那裏得知了實情之後,金丹期的長老也是張大了嘴,如同生吞了一個燈泡一樣,難以置信。
    人都是八卦的,修真者也不例外,此刻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宗門弟子就都知道了,他們嘰嘰喳喳的討論了起來。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其他宗門打過來了,把我們宗門駐地都給滅了……現在回想一下,這一界也沒有那麽強的宗門啊。”
    “宗主真傳簡直是神仙轉世啊,進入宗門到現在,就開始突破元嬰,還搞出了這麽大的陣仗,嗚嗚嗚,太帥了,蘇真傳我要跟你當道侶!”
    雨魔聽著身後嘰嘰喳喳的聲音。
    他嘴角浮起一絲笑容,但還是難掩擔憂。
    如今空間崩塌和波動,雖然他在這個距離終於控製住了局麵,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他無法使用神識探知到裏麵究竟是什麽情況,未知是最可怕的,此刻時間度秒如年。
    不知道過了多久,空間波動陡然消失了,他精神一振,雨魔的寶塔光芒大作,將崩碎的空間一點點重新壓回去。
    十米,百米。
    很快,雨魔就飛到了原本弟子的位置。
    那裏卻是空空蕩蕩,並沒有蘇星的存在,但也沒有隕落的氣息,雨魔心裏生出一個疑問。
    徒弟遇到了什麽,又去哪兒了?
    ……
    片刻之前。
    蘇星發現自己陷入了古怪的僵持階段。
    他的突破達到了極限,他的五大元嬰也已經形成,但距離突破還有著一絲絲的界限。
    此刻的他疊加了靈石靈丹加上月光的力量以及幸運的技能,卻是依舊差了那麽一點點,就隻有一點點。
    這一點點如同天塹,而外麵還有不斷崩碎的空間,正在朝他襲來。
    蘇星琢磨著,他也隻剩下了最後一個底牌,這個底牌正是天賦天命主角。
    天命主角很強,從名字就能看出來,主角耶,這兩個字就已經足夠了。
    它雖然有著災禍與犧牲的負麵作用,但也並非是命中注定的,隻要主動去改變,也是能夠逆天改命的,並不是用了就一定會波及身邊的人,歸根結底還是一句話。
    你夠強,你就能改變命運。
    蘇星思考著,替換哪一個天賦。
    靈獸世界是橙色,他可以攜帶四個天賦,外加上他的時空天賦靈魂鏈接。
    如此加起來五個天賦,與五丹田對應,也是他能夠修煉五元嬰的基礎。
    其中知識下載七十二變以及靈獸之友,都是他功法的部分基礎,突破的關鍵所在,並無法替換。
    唯一能夠替換的,就是那個貓之召喚,這個更像是技能,現在也沒有啥大用處。
    蘇星沒有猶豫,打開了遊戲機界麵,用天命主角替換了貓之召喚,變化立刻也隨之而生。
    空間的崩塌本就是一種隨機的過程,無比的混沌,在這混沌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點,散發出無盡的吸引力。
    不用說,這正是天命主角的效果,他本來是必死重開的命運,此刻卻是出現了奇跡,在這樣的局麵之中抓到了一線生機。
    嗖!
    蘇星嗖的一聲被吸了進去。
    他進入了一種無比奇妙而熟悉的感知中。
    他很快反應了過來,“這,這是進入遊戲的感覺?!”
    蘇星如今境界已經等同於元嬰境界,已經可以確認所謂的時空遊戲機,遊戲其實都是真實的世界,他每次遊戲,其實都等於是穿越。
    他心道:“我這是在遊戲世界裏麵再次穿越了?也不知道會通向哪裏。”
    也許是一秒,也許是一年。
    在通道之中,並沒有時間的概念。
    蘇星的感知,也模湖的如同做夢一樣。
    他似乎遇到了許多世界,也有嚐試進入,但遭到了排斥。
    其中有些世界排斥要低一些,有些要高一些,但都超過他的力量,他並無法進入其中。
    直到那一刻,他感知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他隱約看到了一扇門。
    那扇門異常高大,如同南天門擋在麵前,蘇星卻是有一種預感,這扇門不會排斥自己。
    這種自覺與他之前直覺自己會成功的感覺,一模一樣,於是他主動靠了過去,推開了那扇門,沒有一點阻礙。
    吱呀……
    蘇星眼前光芒大作。
    他的感官一時間過載了。
    待到片刻之後,他才恢複了感知。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蘇星的耳邊,傳來了讀書聲,讓他彷佛回到了學生時代。
    他轉頭看去,正看到了在一個明亮的教室之中,學生們正在念誦課文。
    老師在教室裏麵踱步著,年輕的他們青春無敵,都很認真,唯有窗邊的一位少年,如南郭先生一樣混入其中。
    他在老師過來的時候就念得認真,老師走遠了就都都囔囔著,此刻老師走遠了,他又開始偷懶,順便掃了一眼窗外。
    這一掃,他直接傻住了。
    七樓的教室窗外,赫然有一個人。
    這個人穿著古裝,一副仙氣飄飄的樣子,就這麽憑空懸浮在空中,看著他。
    似乎是感知到了他的目光,對方對著他笑了笑,下一刻化作一道藍光,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神仙啊!”
    他嘴裏喃喃道,下一刻腦袋被書打了。
    班主任語文老師沒好氣道:“別在這發神,好好念課文,不然期末不及格我看你要成神仙!”
    周圍傳來笑聲,少年摸了摸頭不敢放肆,乖乖念起了課文。
    隻是他的心和眼神,總是忍不住往那個神仙離開的地方瞅著。
    少年分不清這究竟是幻覺呢,還是真實發生的,他的困擾將會持續很久。
    直到某一天,他看到了黑白的新視頻,裏麵的主角,與那位仙人一模一樣,他才會知道,原來,他並不是在幻想。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時空遊戲機》,方便以後閱讀我的時空遊戲機第165章 天命主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時空遊戲機第165章 天命主角並對我的時空遊戲機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