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時空遊戲機

第162章 本命與怪獸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芥末不睡覺 本章:第162章 本命與怪獸

    蘇星的目光往下落去。
    他看到了那一隻隻恢複原狀的貓貓。
    它們卻是生命陣法釋放最合適的對象了。
    一來同屬貓貓,不用修改陣法符文細節;二來剛剛才用過撒豆成兵,對他的真元力已經習慣了。
    最後的原因在於,他的靈獸是貓貓,他的天賦是貓貓,他的功法也有貓貓的一部分。
    三者疊加,他在貓貓身上所能施展出來的力量,加成是最多的,效果自然也是最好的。
    “喵喵喵,喵喵喵喵!”
    蘇星心念一動,與貓貓們達成一致。
    此刻正在警戒著的貓貓們,迅速的來到蘇星的腳下的空地上。
    蘇星開始掐起了靈訣,速度開始不快。
    漸漸的,他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直到雙手如同直升機一樣,周圍的風起來了。
    《劍來》
    “餘大哥在幹什麽啊?”
    符樹亮第一時間發現了異樣。
    他抬起頭,發現蘇星的身上開始發光。
    那光芒源自他的雙手,如同無數條光線融合在他的手裏,直到那一刻瞬間。
    蘇星的身上光芒陡然黯淡了下來,一陣恐怖的壓力瞬間釋放出去。
    一條條光線刷的一聲聯通到一隻隻貓貓身上,上千條如同一棵光樹一般,美麗異常。
    “生命陣法-喵喵世界!”
    蘇星終於完成了靈訣,在空中盤腿閉眼。
    一隻隻貓貓卻是憑空浮起,他們如同被人從肚子抬起來一樣,在空中張牙舞爪的,很是可愛。
    他們圍繞著蘇星環繞著,漸漸形成了一股球形,他們身上的光線,也開始編織了起來。
    上千個節點所編製出來的複雜結構,正是蘇星所施展出來的生命陣法。
    其難度其實不是蘇星這種修真新人應該去涉及的,他雖然已經達到了金丹境界,在宗門也是長老級別的,但畢竟滿打滿算也才修煉了一個月。
    他卻是憑借達到金丹境界之後的恐怖靈魂算力,以及來自於白夜與藍星的支持,硬生生模擬出了這個陣法。
    蘇星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隻隻貓貓,他們組合成的陣法,如同人類的神經元鏈接一般,又如同宇宙星辰一樣,充滿著一種秩序的美。
    ……
    去吧!
    蘇星心念一動,貓貓們投射下去。
    他們擴散開來,陣法也自適應的變大。
    隨著一隻隻貓貓化作一個節點,將營地裏的人類籠罩其中,陣法化作一個罩子籠罩了他們。
    營地裏麵有許多傷者,有許多還在因為身上的疼痛哀嚎著,卻是嚎著嚎著發現身上不疼了。
    貓貓身上散發出來的一道道綠色光芒,落在他們的傷口上,卻是有著治愈的效果。
    不僅如此,空氣中也帶有一種特殊清香,在這個奇怪的罩子下麵,他們的心情也得到了撫慰。
    “效果不錯嘛。”
    蘇星看著釋放成功,也鬆了口氣。
    生命陣法在陣眼上比較特別,但實際的陣法效果還是看是什麽陣,他最終選擇了一個較為簡單的複合陣法。
    一五行隔絕陣,可以隔絕內外讓怪物進不來;一普天甘霖陣,可以治療之傷勢,撫慰人心,二者合起來還能隔絕輻射,最終實現的效果不錯。
    “那麽,是時候了。”
    蘇星心念一動,調動了陣法。
    下一刻,仿佛重力瞬間消失了一半。
    營地的所有人,都飄了起來,他們一開始有些驚慌,但很快平靜下來。
    陣法迅速縮小,連帶著人之間的距離也開始變小,人們如同老鷹吃小雞一樣跟在蘇星的伸手。
    蘇星眼裏噴射出光芒,轟開眼前的天幕。
    他的火眼金睛法術,比起超人的激光可要靈活了許多,法術就如同程序一樣,可以自主調節的。
    此刻光芒尋思擴散開來,很快破開了一片足夠的空洞,讓身後的人們可以跟著一起飛了出來。
    人們眼前出現了血紅色的天空,以及一輪暗月色的月亮,一片廢墟景象。
    外加上周圍那此起彼伏的怪物的生命,讓人隻覺得這裏並非人間。
    好在有陣法保護他們,他們得以直接肉身存在與地表,免受輻射和怪物的傷害。
    “好了,你們就呆在這裏。”
    “放心有貓貓和陣法保護你們,很安全的。”
    蘇星一個傳音,如同大喇叭一樣,通知了所有人。
    他自己則是瞬間下線了之後,再次上線,選擇了黑洞所在的位置。
    灰燼都市一直都是黑洞在玩,它早已經去了其他的城市,那邊情況也不妙。
    蘇星利用玩家之間的上線功能,可以直接在他身邊上線,卻是達到了瞬間傳送的效果。
    他到達之後,如法炮製,利用撒豆成兵和生命陣法,救了人再把他們安置到了地表,然後繼續前往下一個地方。
    這顆星球有著十多個地下都市,不是每個都如同灰燼都市一樣高層逃跑了,直接失守,因此他趕到並不算晚,也救下了許多人。
    蘇星飛往一個個城市,漸漸地越發熟練,他搞定了其他所有城市。
    他啟程前往最後一座城市,這座城市也是這顆星球最發達的城市,光之城。
    ……
    嗖!
    蘇星化作一道光飛過大地。
    他飛行的同時,還在繼續修行著。
    饒是他有五顆金丹,在這種連續不斷的飛行和戰鬥的情況下,真元力也有些虧空了。
    他一邊修行恢複著,一邊也在一心二用,總結著這段時間的戰鬥,還是有許多收獲的。
    他並不是正統的修真者,啥都會,武功、巫術,乃至於遊戲機抽到的天賦。
    有著不同體係的知識和能力的他,卻是能夠跳出修真者的思維,也讓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
    那就是巫師的法術模型與修真者的陣法,源頭的點子是一樣的,卻有著不同的效果。
    巫師是將法術模型內置,可以方便的釋放法術,缺陷就是沒有法術模型,就無法釋放法術。
    修真是將法術模型外化,最終製作成陣盤陣棋一樣的外物,等於一個隨時隨地自動維持的法術。
    它的缺點不在於陣法,而在於法術之上,釋放任何法術,都需要使用靈訣。
    隻有熟練度能夠增加速度外,或者境界遠超法術級別可以直接使用,在速度上自然不如巫師。
    當然這也不是沒有好處的,好處就是沒有法術模型的限製,想要釋放什麽法術都行,而不是隻能死板的有幾個法術位,用完就隻能等死了。
    “這是體係的根本不同。”
    “就如同巨硬係統與麥克係統一樣。”
    “想要修改底層邏輯卻是基本不可能。”
    “但變通一下,學習和轉化對方的優點,還是可以的。”
    蘇星心念急轉,他想的自然是轉化巫師的法力模型,用在修真上麵。
    為什麽不反過來的原因很簡單,巫師的體係其實並不完善,並沒有係統化。
    這一點還是他師從凱文才知道的,其實上古巫師跟瘋狂科學家也差不多。
    他們研究自身,研究各種怪物和血脈,並且將人類與異類的血脈結合在一起,才創造除了巫師一係。
    “一個等於是無限實驗變異得到啥純隨機,有時候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結果。”
    “一個則是有著完整的修真理論,其源頭至少也有幾千上萬年,經過無數次修改和優化,直指大道,壓根沒得比。”
    蘇星心道,光是兩個體係的強者是啥樣子,都能看出來區別了。
    修真最終是成為仙人,而巫師呢,最後八成是回歸了上古血脈,不做人了,而是身心都成了怪物。
    他琢磨著修真體係之中有什麽可以塞下法術模型的地方。
    兩個體係並不相通,不能直接直接複製粘貼,就如同兩本小說的設定一樣。
    蘇星仔細搜索著,還真讓他發現了一個地方,可以塞下法術模型的,不是別的,正是……
    金丹。
    準確的是,是金丹位於的丹田。
    五個丹田,每一個都能放一個法術模型。
    用修真者的話來說,那就是每一個丹田,都能夠種入法術種子,最終化為本命法術。
    本命法術的威力巨大,而且不需要靈訣,直接一念就可以使用,這麽好的地方,為什麽師父他們沒用呢?
    蘇星一搜索,有了答案。
    原來是修真者對丹田另有其他用處。
    丹田除了孕育金丹元嬰之外,也可以用來存放本命法寶,威力一樣巨大。
    蘇星卻是嗤之以鼻,他壓根不打算去修持自身的本命法寶,這玩意威力夠大,卻有不可修複的缺陷。
    其一:本命法寶不可更換。
    其二:本命法寶與你一損俱損。
    這也是許多修真者爭鬥的時候,往往都在最後才用本命法寶的原因。
    “武器就應該是武器,用壞了就換一把,整的跟自己的心上人一樣幹嘛。”
    蘇星心道,開始思索著用啥本命法術了,他卻是下意識的將本命法術與本命靈獸。
    也就是藍鯨,也就是未來的黑洞他們結合在了一起,他思索著這樣的應該算強強聯合了。
    也是這時,他到達了光之城的上空,那裏所出現的景象,卻是其他城市都聞所未聞的。
    那裏的城市的天幕,如同罐頭的蓋子一樣,被硬生生打開了,而遠處,還傳來一陣陣轟擊聲。
    ……
    尖叫與死亡。
    一個小女孩抱著娃娃,呆呆坐在地上。
    她的身前,父親死不瞑目的眼睛看著她。
    他在最後的時間,用身體擋在了她的麵前,護住了年幼的她,卻是犧牲了自己。
    她還不能夠理解這一切,隻是呆呆地,看著周圍的一切,抱緊了懷裏的娃娃,抱的緊緊的。
    嗖嗖嗖!
    她的周圍,一道道激光噴射而出。
    激光的來源,是一座座高大的機甲。
    他們足足五米高,此刻有的用激光,有的用近戰兵器,與各種各樣的怪物廝殺著。
    他們是這座城市最後的守護者,正是憑借著光之城先進的超級機甲,他們才能支撐乃至於反攻。
    可惜他們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他們遇到了其他城市都不曾遇到的超級變異怪物。
    一隻被他們臨時命名為「毀滅」的怪物,不,應該稱之為怪獸,其身形已經超過了常人想象,有數十米之高。
    撕拉。
    那一刻,天幕傳來聲音。
    小女孩抬起頭,發現是天空被打開了。
    那是天幕,用超合金構造的天幕,被一隻巨大的怪獸,以超絕的肌肉力量給撕開了一個洞。
    鋼鐵被撕裂的聲音,聽著讓人心裏發怵,周圍的人更加恐慌了,而天幕的空洞中,出現了一張臉,怪獸的臉。
    他的臉無比猙獰,上麵的六隻眼睛靈活的旋轉著,看著下方的一個個笑人,張開了嘴,露出了一絲笑容。
    轟!
    他沒能笑多久,就被導彈轟中了。
    平日裏無敵的導彈,對於這種怪獸,卻是如同灑灑水一樣,隻能灼傷一下他的皮膚罷了,短暫停滯罷了。
    毀滅怪獸毫不在意的抹了把臉,繼續撕裂天幕,看到這一幕的人類,心中都生出了絕望之感,人類完了!
    “不,人類沒有完!”
    鎮肆駕駛著機甲,在街道中奔馳著。
    他的眼裏隻有一個目的地,那裏是機關的最核心位置。
    那裏,有著扭轉一切的力量,要想達成這一點,他就必須及時趕到那裏,在一切還來得及之前。
    他一邊跑著,一邊也沒有忘記救人,本來應該笨重的機甲被他玩出了花來。
    這有神經鏈接的功勞,讓他可以發揮出來,但更多的在與他本身的技巧與實力。
    他救的人之中,也包括那個小女孩,因為實在沒有地方了,他直接讓小女孩進入了駕駛艙,她一直抱著他,緊緊的。
    一路狂奔,鎮肆終於到達了機關總部。
    他駕駛著機甲,一路衝到了他的目的地。
    那裏正有一個巨大的頭顱,赫然是一座巨大的機甲,身子深深埋在光之城的其他層裏。
    “鎮肆,你終於到了!”
    正有工作人員在這裏忙碌著。
    其中一個紅發女生淩麗迎了上來。
    他與她是這個機甲的駕駛員,別無他選。
    原因很簡單,這機甲太大了,沒有足夠多的神經指數,壓根扛不住,而這也還要兩個人一起才行。
    本來這一切還隻是在初期測試階段,奈何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們也隻能駕駛著這架還處於測試階段的機甲出戰了。
    鎮肆先是打開機甲,放出了救的人。
    他離開之前,卻是暫時的停留了一下。
    隻因為小女孩不願意鬆手,“大哥哥,不要走,我害怕……”
    鎮肆的心顫抖了一下。
    他揉了揉小女孩的頭,“沒事的。”
    “大哥哥要去拯救世界,打敗那隻怪,等我會來好不好。”
    小女孩抽泣著,還是放開了手。
    鎮肆這才離開,能夠感知到身後的眼神。
    小女孩抱著玩具,一直看著他,看著他,直到他消失在盡頭。
    鎮肆與淩麗一起來到駕駛室。
    他們沒有浪費時間,直接鏈接上機甲。
    沒有測試環節,也沒有適應環節,此刻外麵的震動越來越厲害。
    如果再不出去,也許就永遠沒有機會了,於是二人上線之後,直接強行融合了意識。
    下一刻,轟隆隆的,機甲動了,同時伴隨著機械的運作,他們迅速的上升了起來,通過通道,一路來到了地表之上。
    此刻,毀滅怪獸已經徹底的撕開了天幕,它正用臉接著炮火,努力的將身子鑽進去。
    眼看著已經全部鑽入,它雙手一撐,就要自由落體下墜,一旦落入,不用想都知道,將是一場血腥的屠殺。
    然而,它卻是沒有預料之中一樣下墜。
    相反,它反而還縮了進去,直接消失在了天幕的空洞之中。
    嗖!
    毀滅怪獸重新回到了地表之上。
    它是被一隻同樣巨大的機甲給扯出來了。
    這機甲正扯著它的尾巴,不是別甲,正是鎮肆與淩麗駕駛的機甲,其名為……
    初號機。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時空遊戲機》,方便以後閱讀我的時空遊戲機第162章 本命與怪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時空遊戲機第162章 本命與怪獸並對我的時空遊戲機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