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龍之前就讀過龍族的路明非

第三百二十一章 路明非和繪梨衣的遊樂場約會(二合一,求訂閱!!!)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詭船 本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路明非和繪梨衣的遊樂場約會(二合一,求訂閱!!!)

    繪梨衣看起來似乎很喜歡這種迷朦的小雨,她認真地望著一絲一縷的水煙,駐足不前,眼底的情緒介乎於驚喜和迷離之間。

    路明非看著繪梨衣陶醉雨中,甚至一時間都不願意邁動步子的模樣,於是他悄悄地把從直升機上摸出的一柄黑傘又扔了回去。

    “喂,薯片,你包的遊樂場好像沒開門誒,是停電啦?”路明非扭頭望向蘇恩曦。

    他們的前方是一座規模並不算太大的遊樂場,但遊樂場的設施卻顯得異常高聳,整個遊樂場此刻都是漆黑一片,隻有遠處的高樓大廈分來一些零零散散的可憐燈光照耀在遊樂場上空,在昏暗的視線中,巨大的過山車、海盜船和摩天輪就像是一隻隻佇立在黑暗中的巨型未知生物。

    路明非雖然去遊樂場的次數很少,但他也見過不少的遊樂場,可他從沒見過這麽……蕭索的遊樂場。

    周圍看不到有任何人的蹤跡,僻靜又冷清的氛圍,和白天的人聲鼎沸形成鮮明對比,沒有閃耀的燈光,沒有孩子的歡呼,也沒有刺激的尖叫,隻有雨水澆淋在那些巨大的鋼筋鐵骨上,傳來劈裏啪啦的響動……這裏一點也不像是給人帶來歡樂的地方,反而像是電影中都市怪談頻發的匯陰地,寂靜得宛若一座無人的失落之城。

    如果說白天的遊樂場是歡樂和夷愉的聚居地,那夜裏遊樂場則顯得孤單異常,就像一個情緒守恒的巨人,在白天把歡愉的情緒都過度揮霍掉了,夜裏留給他的就隻剩孤寂與落索。

    路明非又扭頭看了眼繪梨衣,他倒不是怕黑怕怪談啥的,隻是繪梨衣不會喜歡在這麽幽暗的遊樂場裏玩吧……應該也沒有女孩子會喜歡在淒風苦雨又冷清黑暗的遊樂場裏玩吧,這哪裏像一座遊樂場啊,這根本就是一座大型鬼屋!

    “哎呀哎呀,安啦安啦,開沒開門停不停電這些事都不需要你操心啦!”蘇恩曦推著路明非往遊樂場門口的方向走,還不忘回頭提醒一聲,“後麵的遊客們,跟上啦跟上啦!”

    此刻的蘇恩曦根本不像大手一揮就包下遊樂場的富婆,反而像個無比稱職的導遊……如果給她的手裏插上一片小旗,腦袋上再戴個旅遊帽的話,簡直和導遊的形象一模一樣。

    繪梨衣看了看快要走遠的路明非和蘇恩曦,拎著巫女服的紅色長裙,小跑著跟了上去。

    繪梨衣動身後,酒德麻衣才緩緩地邁開那雙筆直的長腿,走在人群的最後,像是幾人的保鏢……看起來又像是刻意和繪梨衣保持一段距離。

    蘇恩曦推搡著路明非,幾人來到了遊樂場的正門口,遊樂場的大門既不高也不大,方方正正的大門上最頂端用紅色的標準字體寫著“yokohama”——“橫濱市”,下方用藍色的積木拚著“smo  world”的字樣,字體歪歪扭扭的,很有一股卡通風。

    遊樂場有著和小巧的大門相當不匹配的名字——“橫濱太空世界”,和袖珍的大門對比更加強烈的是門後那座異常高大的摩天輪。

    路明非遠看的時候就覺得這座摩天輪很顯眼,近看就更能感受到它的宏偉了,密密麻麻的鋼筋骨架支撐著它磅礴的身軀,周圍一圈至少吊著六十個以上的搖籃座艙,摩天輪的高度和直徑看起來至少在百米以上,看起來甚至比美國六旗樂園的那座摩天輪規模更大。

    就像一個在夜裏孤獨的站在海岸邊遙望天際線的巨人。

    “哎呦喂!哎呦喂!”一旁的蘇恩曦忽然發出一連串的怪叫。

    路明非被蘇恩曦嚇了一跳,扭頭望去,後者正“滿臉痛苦”的捂著肚子。

    “你被燙到了?”路明非斜眼瞥向蘇恩曦,“還是要生孩子了?”

    “你才要生孩子了!你全家都要生孩子!”蘇恩曦橫眉豎眼,沒好氣道,“女孩子每個月都會有那麽幾天的不適期,知道麽!再加上我又剛剛吹過風淋過雨,身體不舒服是很正常的事……算了,和你們這些耿直的男生說了也不懂。”

    “這有什麽不懂的,不就是……你家親戚來看你了麽?”路明非翻了個白眼,“哦,怪不得我感覺你今天的脾氣異常暴躁……不對啊,你剛剛在飛機上吃薯片的時候看起來完全沒問題啊,不適期可以一口氣吃十多包薯片麽?”

    “這和我吃薯片沒什麽關係吧。”蘇恩曦辯解道,“我不正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需要多吃點東西補充能量麽?”

    “是麽?你剛才就開始不舒服了麽?可我看你剛才邊吃邊有說有笑的,窩在薯片堆成的窩裏,快樂的就像一隻小乳豬。”路明非打趣道,“而且你那是補充‘一點’能量麽?我還以為你是要儲存熱量準備冬眠呢。”

    蘇恩曦恨恨地刮了路明非一眼,心想這小子還真是不懂察言觀色、以怨報德啊,她自知在講爛話懟人的領域不是路明非的對手,於是朝酒德麻衣招招手。

    “長腿長腿,咱們走!”蘇恩曦嘀咕道,“本小姐身體不適,忽然不想玩遊樂場了,咱倆找個地方吃點東西,補充能量去。”

    “喂,不是你興衝衝嚷著要來遊樂園玩麽?我們從東京飛到神奈川,剛到遊樂園的門口,又說要走?”路明非望著蘇恩曦和酒德麻衣的背影,疑惑道,“那你說玩完了回東京吃拉麵還算不算數了?”

    “是我和長腿兩個人撤,你們倆繼續玩,好好玩,玩開心哈。”蘇恩曦頭也不回的擺擺手,“等你們結束了,我們再回東京吃拉麵,放心,那家拉麵攤淩晨才會收攤,趕得上趕得上。”

    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從遠處駛來,停在蘇恩曦和酒德麻衣的麵前,黑衣的司機舉著黑傘跑下車為兩人開門,蘇恩曦和酒德麻衣坐進車裏。

    臨走之前,路明非清晰地看見車窗降下後,蘇恩曦扭頭,衝他意味深長地眨了眨眼……其中的意思大概是“姐隻能幫你到這兒了,接下來看你小子自己的造化,記得好好把握機會”。

    這一刻路明非終於懂了,什麽想來橫濱市看夜景,什麽忽然想玩遊樂場,什麽每個月那麽幾天的不適期……全都是幌子!

    哪有這麽湊巧的事啊,走到遊樂場門口就開始肚子疼,抬腳剛要走的時候就有一輛賓利專車來接,賓利又不是什麽爛大街的三菱豐田……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是蘇恩曦的“良苦用心”,為了讓它和繪梨衣獨處。

    但這一連串的借口也太“刻意”了吧,小孩子都不會被騙到吧……路明非覺得自己的智商有點被侮辱到,他扭頭望向繪梨衣。

    “她沒事吧?”繪梨衣舉起自己的小本子,指了指揚長而去的賓利車。

    “應該……沒事。”路明非也看向賓利車離去的方向。

    路明非心說好吧,這些借口似乎也沒有那麽低劣,唬弄小孩子還是綽綽有餘。

    路明非轉身,看了看繪梨衣,又看了看黑黢黢的遊樂場,一時間不知道怎麽說服繪梨衣進到這座看起來像座陰森的鬼城似的遊樂場裏去玩。

    看起來蘇恩曦確實包下了整座遊樂場,因為周圍連一個巡邏人員都沒有,遊樂場的安保室空空蕩蕩的,閘門似乎也是斷電的狀態……路明非忽然定睛望向最右側的閘門,那裏懸掛的一個不起眼的吊牌。

    路明非向前走了幾步,看清了吊牌上麵的字。

    “這是一個富有魔力的按鈕,等待著繪梨衣小姐的開啟。”

    “都多大人了,還搞這套,幼不幼稚?”路明非忍不住吐槽,但還是回頭喊道,“繪梨衣,來一下,這裏有人留了話給你。”

    兩人來到閘門口錢,繪梨衣看了看那塊懸掛的木牌,又看了看閘門扣上那個漆著黃色鴨子塗裝的按鈕,按鈕很可愛,似乎有什麽魔力似的,讓人有種不由自主想要按下去的衝動。

    繪梨衣盯著木板上的字盯了好一會兒,又盯了小黃鴨子按鈕好一會兒,在小本子上對路明非寫道:“會發生什麽?”

    “我也不知道。”路明非聳了聳肩膀,他又想了想,“不過應該沒什麽危險。”

    他確實不知道按下按鈕會發生什麽,安排這一切的大概還是蘇恩曦那妞,說實話路明非有時候也搞不懂那妞腦子裏總想些什麽,宅女的心思是很難摸透的。

    有時候她們的想法就和低齡動畫片一樣幼稚,但有時候她們又偶爾會冒出出人意料的驚喜點子,不過不論這個按鈕代表著什麽,薯片妞應該是不會害自己的……大概吧?路明非心裏也有些沒底。

    路明非回過神來時,繪梨衣已經按下了按鈕,路明非下意識屏息等待著,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忽然,刺耳的聲音從四麵八方響起,刺耳的尖嘯劃破夜空,寂靜的黑暗中兀然響起了如此高分貝的聲音,差點沒把路明非嚇得心髒驟停。

    嘯聲以固定的頻率起伏,下一刻路明非就分辨出了這聲音的來源……是從遊樂場的警報器裏!

    這個“富有魔力”的按鈕居然是個警報鈕!誰他媽會把警報紐塗成小黃鴨的模樣啊!這不是誤導人往上按麽!

    伴隨著警報聲,黑暗裏忽然亮起了燈光,從四麵八方照向路明非,讓他一時間睜不開眼。

    在耀眼的強光中,路明非隻能隱約看到遊樂園裏出現了若幹道身影,那些身影正朝門口的方向湧來。

    路明非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蘇恩曦這是在搞什麽幺蛾子?不是包場了麽?這報警按鈕又是怎麽回事?整蠱遊戲麽?可是整蠱遊戲怎麽會把樂園裏的保安給引來?

    “走!”路明非拉起繪梨衣的手,下意識就想要落跑。

    但路明非沒扯動繪梨衣,繪梨衣站在原地,不走了。

    路明非疑惑地轉頭,發現繪梨衣一動不動地望向遊樂場的方向,不知從何而來的光,把女孩的臉頰映照成櫻花的粉色。

    路明非順著繪梨衣的視線望去,眼瞳因為被眼前的場景震撼而瞪得老大。

    粉色的光芒如海潮般湧入他們的視野,幾乎一切的遊樂設施外部都漆著櫻花般的粉色,過山車、海盜船、摩天輪……夢幻的色彩浪漫迷人。

    巨大的摩天輪緩緩轉動著,卻沒有載客,它如圓月般的影子覆蓋在地上,幾十個空曠的吊艙像是時鍾一樣輪轉,摩天輪的正中心顯示著現在的時間——“02:50”。

    淩晨兩點五十分,這個時間映照在遠處如林般的高樓大廈上,幾十萬扇玻璃幕窗裏都呈鏡像倒映著“05:20”的奇妙時刻和遊樂場前那一對抬頭看著摩天輪的男女。

    過山車也啟動了,無人乘坐的空曠列車軋過鋼鐵在路明非和繪梨衣的頭頂呼嘯駛過,帶起的風將他們的額發吹得微微搖曳。

    旋轉木馬也在旋轉,那些木質的巨馬渾身散發著五彩斑斕的光,一邊轉動一邊跳躍,就像是真的有幾十匹駿馬在繞著篝火奔跑。

    激流勇進的入水式過山車鏟起高聳的巨浪,浪花也被光暈染成了粉色,高聳的巨浪落地後被拍碎,水珠散落一地,好像變成了童話故事裏人魚守護的櫻粉色珍珠。

    刺耳的警報聲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遊樂場的擴音器裏取而代之響起的是一首舒緩且美妙的鋼琴曲——浪漫主義大師李斯特的《愛之夢》,悠揚的旋律中,每一個音符仿佛都刻畫著一顆沉浸在愛情幻夢中的心靈。

    天空中還落著小雨,遊樂園裏的光把朦朧的雨幕染成了溫柔的粉色,這裏就好像一片櫻粉的世界,在逐漸濃鬱的色彩中,繪梨衣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

    遊樂園的每個設施入口前都站著人,所有的遊樂設施都在同一時間被開啟了。

    不僅是設施,還有賣爆米花的、賣冰淇淋的和賣蝴蝶結發卡的攤販……原來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來抓他們的保安,路明非誤會了,那段響徹整個遊樂園的尖嘯也不是什麽警報,而是為了提醒這些工作人員們,今夜的貴客登場了!

    (https:////79_79375/)

    1秒記住網:。手機版閱讀網址:(www.101novel.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屠龍之前就讀過龍族的路明非》,方便以後閱讀屠龍之前就讀過龍族的路明非第三百二十一章 路明非和繪梨衣的遊樂場約會(二合一,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屠龍之前就讀過龍族的路明非第三百二十一章 路明非和繪梨衣的遊樂場約會(二合一,求訂閱!!!)並對屠龍之前就讀過龍族的路明非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