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 幽冥之主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彼岸花鮮紅嬌艷,連綿成海,引亡魂,渡前生,以回憶為食,佔據半境黃泉。www.101Novel.com

    風未起,霧散盡。

    現出身形偉岸,面容英俊無雙的幽冥之主。

    他一襲玄色素袍曳地,烏發隨意散下垂落至腳邊,勾魂的一雙鳳眼正中眉心處,有三條墨色卻透著點點金光,如水流般的圖騰,這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幽冥地府里三樣寶物真正所在之地。

    冥王雙手負于身後神色懶散閑適的走出黑霧,那彌散周身的黑霧如有靈性般,緩緩收盡他的寬袖內。長袖與衣袍一般齊齊垂至地面,被寬袖掃過的鮮紅色彼岸花轉瞬凋零枯死。

    一朵彼岸花凋零,便有一抹孤魂化作一縷青煙從花根下的泥地里升起,在冥王腳邊轉了一圈,向不知名的遠方飛去。

    呵呵……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冥王眼皮輕抬望了眼飛走的青煙,勾人心魂的一雙鳳眼中有說不盡,道不完的嘲諷。

    他幾步走過,彼岸花凋零一片,飛出青煙無數。

    遠在地獄打坐講經的地藏菩薩也在同一時刻睜開緊閉的雙眼,看著向地獄處來的無數青煙,眼底現出無盡悲憫,與一聲不能出口的嘆息。

    冥王繞著那立在無邊無際的鮮紅花海中無比扎眼的灰褐色石花,萬年來終于覺得這世間有了點歡趣。

    他指尖在花心中央輕點,十二片花瓣一一盡數展開,開出原本的模樣來。五瓣紅色在外向右旋轉,圍著七瓣白色在內向著左旋轉。整朵花立時光華萬千,將自形成初始便經年昏暗不明的幽冥地府照得光亮如晝。

    那萬千華光一閃即滅,待黃泉恢復如初時,已不見冥王身影,與他一同消失的,還有那朵石花。

    地藏菩薩趕來時,不見萬里花海與冥王,唯見一片漆黑的焦土。

    丹墨璃拎著一籃子鮮桃回到土地廟,將鮮桃分了一半給竹槿與青玄嘗新,留了一半托青衣小童送到正殿獻于福德正神以作感恩。

    雖是她散盡畢生功德才換來了福德正神的庇護,但如若不是福德正神心懷仁慈有意施援手,她便是散盡功德恐也是徒勞。若真是那樣,自己無論怎樣都無所謂,但被攝魂透骨香引來的各路妖鬼魔剎只怕會將韓饉撼凍傷櫧 淌炒 br />
    她帶著最後留下的一顆綏山桃來到韓廡菹 暮蟺釹岱浚 諉排躍擦え 蹋  誦納窈蟛啪儼教ガ磕 br />
    夕陽掛于山巔,晚霞鋪滿半壁天空,金色的陽光照在她身上,依舊一襲烏衫黑裙,罩了件玄紗,唯發間那枝桃花是唯一鮮亮的顏色。

    “給你帶了桃子來,你嘗嘗味道如何。”

    韓廡牙春籩瘓醯玫沒 砦蘗Γ 鎏棠咽埽 虜渙舜參薹ㄈи宜闃荒馨胍性詿脖擼 琶諾S橇艘徽歟 負跖《廈夾模 絲燙剿幕埃 艘惶斕男牟歐畔攏 運蛉イ饋br />
    “阿璃丟下我不管出走了一天,就只給我帶回一顆桃子嗎?其他人可有?”

    “我帶了一籃子回來,半道上分給了竹槿一些,其余的讓小童幫忙代為送到正殿進獻給土地公,如此一來便只給你帶了一顆來。”

    “土地公難道不就是那兩位仙長嗎?阿璃是思量著我笨,所以好打發是嗎?”韓 潘幕熬醯帽 ゅ 橇餃司褪峭戀毓  醯幕掛 至醬胃br />
    “這個故事說來話就長了,以後若有時間我再細細的將土地公的故事說與你听。”

    丹墨璃見他情緒很好還會與自己打趣,並未如她先前所想的那般失控或憤怒,提著的心便也放下了一半來。

    其實她有些害怕韓食嵋蜓疽皇略鴯鐘謐約海 暇梗 膊皇僑巳碩枷胱餮摹W鋈慫漵新只} 啵  芎霉餮惶斕姥崞 皇藍薊鈐謁媸倍吹睦捉 錚 匆倉荒芑鉅皇饋br />
    “不過阿璃還是好偏心,一籃的桃子卻只留給我一顆。”韓餳僮魃  易臃嘔氐剿擲錚 豢此br />
    丹墨璃笑著搖頭,不甚在意他的控訴,卻仍是耐心的對他解釋。

    “你今日吃一個便足夠了,多了你也吃不下,放到明日還會壞掉,不如就都給他們。明天日我再多帶回兩個給你。”

    說著,她掌心一翻多了把小刀,仔細的將桃子去皮,削成小塊,遞給他。

    韓獬粵艘豢椋 逄鶉罌冢 夠馗省br />
    “這桃子不似集市上買回來的,阿璃是從何處摘得的?”

    他曾有幸嘗過甦杭進獻入宮的貢品,那時只覺得是吃到了世間最好吃的桃子,而今日吃的這個,卻勝過那日的千萬。

    “早年我栽種在山谷的桃樹,多年不曾回去過,今日忽然想到已是桃子成熟的季節,就想著回去看看,順帶捎回一些給你嘗嘗。”

    丹墨璃避重就輕的說道,而她沒說的是,被種下妖毒已成半妖的人,是吃不下凡人的食物,便是吃進嘴里也嘗不出味道,如同嚼蠟難以下咽。

    非是要有靈氣的東西,才能嘗出些滋味來,她暫時還不想讓韓餼醯米約河瀉尾煌  Γ 閬胱歐ㄗ癰 ├莧 詰畝 骰乩礎br />
    韓獗叱員 模 盜誦┬誥┐祭鎘鱟諾娜ス攏 幢湛誆凰底約旱納硤濉K孕【痛匣芻  洳恢 蛞棺約渮 ё饈逗螅 か撕問攏  牙從幸蝗樟耍 嗌俁寄懿魯 恍 br />
    昨夜,丹墨璃讓他留在屋里看著唐翼,若出意外就立即出聲叫她回來。起初一切都好好的,並無異常。

    可隨著時間流逝,屋里空氣中的甜香氣越來越濃郁,他聞著那縈繞滿屋,撲鼻而來的香甜氣息,從開始的口齒生津到後面的坐立難安。

    他不敢在浴桶邊待著,就去了外間,狠狠咬著舌尖讓自己清醒一些。可舌尖的腥甜混合著空氣里的香甜卻漸漸讓他失了理智。他不知道丹墨璃放在唐翼手邊那塊如鮮血般暗紅的石頭究竟是何物,可那塊石頭在他眼里變成了世間最美味的東西。

    他越來越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一步步向著那塊石頭走去。每走進一步,味道便甜上一分,心髒也隨之疾速跳動,情緒變得愈加興奮起來。當他把那塊石頭拿起,放進嘴里時,只覺得世間的一切都不如嘴里的東西來得有誘惑。

    隨後,他感覺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身體里甦醒,而隨著那東西的甦醒,自己則失去了意識。

    再醒來時,便是在這廂房內。

    不久前他曾在這里歇息過,所以入眼的一切都十分眼熟,待意識全部回攏,他撐著坐起後,卻回憶不起自己為何會從家來到土地廟後殿的廂房。

    期間青玄來過一次,查看了他的身體狀況,只說丹墨璃有事回山,再一會就能回來,隨後又讓小童送來了面湯和素餡包子。只是,看著那些東西,他卻心生厭惡,連踫都不願踫一下。

    那些吃食放了一下午,又被原封不動的收走。

    青玄再來時,身後還跟著竹槿,只是他看竹槿的面色比前幾日蒼白一些,對自己的態度也不如那日隨和了。

    不知是否是他的錯覺,總覺得竹槿的身影看著竟有一丁點透明之感。

    竹槿一言不發走到榻前,給他請脈,又用指尖點在他印堂處許久,然後又一言不發起身就走。青玄臉色更為難看,說了兩句讓他多休息,便也走了。

    二人離去前的臉色,讓韓餉靼鬃約旱拿孛芐硎且蜃蟯聿恢 蠔畏か囊饌舛├讀恕O氳秸獾愫螅 忪話玻 炭值淖陂繳弦徽魷攣紜br />
    他想著要如何跟丹墨璃解釋自己身體的異樣,千言萬語糾結于心不知如何開口。

    而坐于他對面的妖尊,此刻也是難得的心虛不安,她也不知如何開口韓飩饈脫疽皇隆K貌蛔己餿緗穸雜謐約荷硤宓囊煆烤怪 思阜鄭 倫約好橙豢 諶 掏諧齷嵯拋潘br />
    兩人各懷心思,相對而坐卻皆是無言以對,韓庖豢諞豢誄宰盤易櫻 孀潘 肜 奶易尤 砍醞輳 炱慘尋盜訟呂礎br />
    月宮上了樹梢,金烏歸了天河,這一日便這般恍惚而去了。

    丹墨璃起身將敞開的窗戶掩上一半,只留余半扇。

    “你身體不好,近來少吹些風。”將他手里的碗收走,她緩緩深吸幾次,平復著心底的不安。

    “你可知昨夜究竟出了何事?”

    她知道逃避解決不了任何事情,所以再難開口也要問下清楚才能知曉他不在自己跟前時究竟發生了何事。

    韓庀肓訟耄 ⊥匪檔潰骸凹遣磺磠A 抑荒芑叵肫鵡 胛萸暗哪且豢蹋 僂螅 鴕晃匏 恕!br />
    他說了一半,保留了一半,此行回來的目的還未達成,眼下還不能讓她完全知曉自己的秘密。

    丹墨璃一听就知他有事隱瞞了自己,他即有意隱瞞再問下去,也是徒勞。

    “我去找竹槿打听一下你身體的狀況,你先安歇,放心吧,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任何意外的。”

    若真有人對他下了毒手,便是翻天覆地她也要將那人生生世世鎖進地獄里受苦,再不得輪回。

    韓餳輝僮肺剩 蛋鄧閃絲諂br />
    相識十年之久,他已十分了解她,雖然看著她與世無爭,性情和藹,總是萬事都好商量的模樣,但她並不笨,一眼就能看透你的心思。再加上她在世間活了幾千年,什麼心思不懂。

    所以,她若真要追問下去韓餉靼祝 約閡歡 荒芷 br />
    依舊是那片竹林,依舊是那間涼亭,月光如霜遍散大地。

    青玄讓小童送了茶具過來,正煮著茶與竹槿閑聊,見丹墨璃來了,點頭示意她坐下。

    竹槿則依舊面無表情,看也不看丹墨璃一眼。

    她苦笑著搖頭,嘆道︰“你打算與我氣多久,且給個時間,我等你氣消了再來找你商議。”

    “哼……”竹槿冷笑一氣,轉頭看她︰“等我氣消?那好說,且等著吧,等他哪日……”

    “竹槿!”青玄知時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話,遞了杯清茶給他︰“你嘗嘗這茶,是桃花制成的,我聞著滋味應當是不錯。”

    丹墨璃的臉色有一瞬間十分僵硬,若竹槿將下面的話說全,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反應,但,肯定是要與他翻臉的。

    好在青玄制止了,她感激的看了一眼青玄,接過他遞給自己的桃花茶。

    這花茶是她采集了小院里那棵桃樹清晨新開,還沾著露珠的鮮花,用了菩心清火慢慢烘干而成。小院里的那棵桃花樹被她用玉瓊露滋養過,早已修成精,雖不具有仙靈之氣,但比著普通的桃花樹勝在有些靈性,滋味也別具風格。所以近兩年早春花開後,她都會采集一些給竹槿和青玄送來嘗鮮。

    竹槿近來脾性多變,時常會心浮氣躁,方才若不是青玄及時打斷了他的話,只怕他一時氣惱,真會說些過分的話來。

    悶悶不樂的將整杯桃花一飲而盡後,竹槿才平心靜氣了些。

    “關于韓獾セ鉲Φ哪歉 繼詰奈蒲ㄊ轎乙泊游醇 還乙丫 杳訟呂椿崛們嘈湃и宜久蛺歡 饌繼誑醋瘧閾捌 悖 裕 窒碌難荊 慌亂膊皇悄敲春們宄摹!br />
    丹墨璃听了竹槿的話,緊皺眉心,她當然知道這事十分棘手,事實上直到此時,她都是一籌莫展,束手無策。

    不過听了竹槿的花,她倒是想到一個人來,那人便是唐翼。

    此前,韓庖恢彼禱乩詞茄氨Φ模 劣諮暗氖裁幢λ揮興底約閡裁輝趺炊轡剩 胱哦喟胍彩俏 乓┌畝吹模 歡緗袼儐趕胍幌攏 從行└騁傷舜位乩吹哪康目贍芫鞘俏 甦已跋『鋇囊┌摹br />
    畢竟,這世上還無一種藥材是能完全克制唐翼體內的蟲蠱朱顏的。

    “那我在此便多謝二位大義願出手相助了,改日必當重謝。”

    丹墨璃起身,鄭重的對他二人施禮以表謝意。

    青玄趕忙起身,還禮,誠懇的對她說道︰“璃尊莫要如此說,你不也是救了竹槿一命嗎。況且我只是去打听一些消息,比不上當日璃尊將竹槿救回那般驚險。”

    青玄一直記著丹墨璃的恩情,能有機會還報自然是好的。

    三人一番商議後,丹墨璃前去唐翼如今的住所,有些疑惑需要向他問個清楚明白。

    臨去前,她又轉道後殿的廂房看望了韓狻br />
    見他正熟睡著也就沒舍得叫醒他,只是將玉瓊露取出,滴一滴在他唇心處,看著熟睡里的人舔了舔舌頭,將那滴玉瓊露咽下。

    妖毒發作時,若無靈藥壓制,整個人便會感覺如同被火烤般炙痛,時而又會覺得如同被冰封住般寒冷,會無比痛苦。她怕自己不在時,韓食嵬蝗謊痙 鰨 蘊崆拔沽慫├橐  材莧盟盟 恍 br />
    門被極輕緩的闔上,夜風柔柔的從半掩的窗口吹入,雜著盛夏來臨時獨有草香。

    床榻上前一刻還在熟睡的人,在門被闔上的同時睜開眼,清亮分明,一點睡意也無。

    韓饃嗉庥痔蛄頌潁 繞 炖 那逄穡 講嘔刮諾攪磽庖恢指 逄鸕奈兜潰 俏兜朗譴擁コ  砩洗 矗 粗皇且簧良疵穡 估床患跋阜智宄鞘鞘裁礎br />
    他想,待明白他體力恢復後,定要找她問個清楚。(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 幽冥之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 幽冥之主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