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就在丹墨璃與竹槿兩人僵持不下時,她身後的韓て鋈恍蚜斯礎br />
    他雙目依舊無神,但手環著她的腰身,臉頰貼在她的後背上,細細聞著。

    她身在透骨香的氣息,方才只想著把香氣鎖在結界里,卻忘了韓舛醞腹竅愕奈兜朗 置 小T 臼腔杷 牛 晌諾較閆螅 灸艿男蚜斯矗 罷易畔閆叢礎br />
    “他這是怎麼了?”竹槿也發現了韓獾墓毆種 Γ  盎購煤玫娜耍 絲倘賜缸乓還傷擋懷隼吹難埃 耆 潛淞艘桓鋈恕br />
    丹墨璃抬起手,卻不忍心再落下。

    這一掌下去,是有多痛再能將他打暈,這個念頭只一閃而過,就足以上她心軟,猶疑,抬頭的手掌瞬間不了力道,反而是輕柔的將他摟進懷里。

    “我也不知……”她咬著牙,冷冷的說道︰“不過,我一定會查清楚是誰將他害成這般模樣的。”

    待她找到那人,她定會親自將對方鎖進地獄里,永不超生。

    青玄攬著竹槿,感覺到他的氣息虛弱無力,怕他再胡鬧下去真要傷了根本。

    “都先進去再說吧,我帶著你先去正殿,你強行將修養到一半的神魂從寶瓶里取了,若再不還回去,只怕會前功盡棄,璃尊,你先帶他去後殿廂房,仔細檢查一下,我們立馬回來。”

    青玄安排幾人的去處,便半拖半抱的將竹槿往正殿帶去。丹墨璃剛抱起因氣弱而呈半昏迷狀態的韓餿Х撕蟺睢br />
    土地廟的大門自行緩緩合上,將一切的黑暗隔絕于門外,給丹墨璃二人提供短暫的避難之所。

    將韓廡︵牡姆諾介繳希 コ P飪 囊律潰 謁牡セ鉲 匆桓鮒揮型 宕蟺耐繼 U飧 繼詰哪Q游醇 恢 搶醋院未Αbr />
    她將早先留在韓飭榛晟畬Φ哪悄 槭堆俺觶 佑ˇ麼 夯撼榱⑶ 醇廖奕魏我煆 Γ 幢荒ㄏ 參幢喚饋br />
    這不禁讓她心生疑惑,當初之所以會將自己的一縷靈識留在他魂魄里,為的就是能在他有危險時可以保他安全,可如今他心神失離,自己的靈識卻毫無反應。

    究竟為何會出現這們的狀況,丹墨璃望著自己的靈識發愣,心神混亂,更是害怕。

    “很明顯,他是這是種了妖毒。”

    竹槿與青玄一同走進廂房里,見丹墨璃怔怔的站在床前,一縷透著金光的靈識從韓獾撓ˇ麼Ρ懷槌觥br />
    那縷靈識原本應是玄色,如今被金光所包裹,可以見她的修為已經高到何種地步。若不是她一心要修改仙從而放棄了妖修,如今只怕她不止是妖尊,都能直接在妖間封神了。

    只可惜,也不知為何她這麼死心眼,幾千來即便被拒絕上百次也只認準了非仙修一條路,縱然是只能做個仙界末等的散仙,她也不肯做那妖界的尊神。

    “我自然知道,他這是中了妖毒,讓我在意的是,我與他朝夕相對一月有余卻未能發現他有任何異樣。他被人種下如此深妖毒,我留在他魂魄里的靈識卻絲毫反應都沒有。”

    丹墨璃越說越害怕,她泫然欲泣的望向竹槿。

    “這才是讓我感到害怕之處……”

    這種恐慌,驚懼和無力感,就如同她一次次被各家仙門道派拒之門外一樣,都讓她心生絕望,毫無反抗的余地。

    竹槿原她如此一說,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

    他原還以為不過是普通的妖毒,只要是妖,在她這位妖尊面前都不值當一提,但能讓她都心生絕望,那這妖毒的來歷絕非一般。

    他上前仔細察看一遍,也看到了韓獾セ鉲Φ哪歉  宕笮〉耐繼冢 上 膊蝗系謾T倏戳說コ H哪鍬粕袷叮 參醇煆 】裘夾模 裁靼灼渲斜賾泄毆幀br />
    “你再施放一縷神識出來,對比一下看看,是否有不同之處。”

    懷著一絲希望,丹墨璃依言從眉心處抽出一縷神識,將兩者放在一起比對。

    三人幾乎是一點一點的將兩縷靈識拆分,融合了好多次,依舊未見有任何異樣,心里陡然涼了半截。

    竹槿走到一旁坐到,他今日因一時沖動而消耗了不少心神,眼下甚是疲憊,雖然方才在正殿里青玄將元神分了些許給自己,但還是不能完全彌補。

    “如今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這妖毒的所有者修為更在你之上,所以你完全察覺不到,二是……”

    竹槿抬眼看著丹墨璃蒼白的臉,將信將疑的說道︰“這妖毒本就來源于你自己,所以才毫無抵抗。”

    這個猜測,竹槿不完全信,但也不完全否定。

    秋末冬初時節,雨雪紛飛。

    城門口行人穿梭如織,因再有兩月便是新年,歸鄉過節的商人游子皆行色匆匆。

    往來車馬,蹄聲隆隆。

    李延便是返鄉人群中的一個毫不起眼的黑漢子。

    他牽著一區老馬,背著一個破布包袱,衣履闌珊,胡子邋遢,看著像是做了賠本生意,無前返鄉的落魄人。

    一人一馬走到城門口,伸頭望去,前路漫漫,風雪吹了他的眼,而家,還遠在千里外的一個偏僻小鎮里。

    李延並未著急趕路,他左右望了望,在角落里尋了個面攤,要了碗熱湯面,兩個用油煎得“滋滋”冒響的肉餅,坐下就是一陣狼吞虎咽。

    待吃飽後,他又向老板要了碗面燙,加了勺辣子慢慢喝著。

    李延一邊吃著,一邊觀望著城門口的行人。

    他在等一支鏢隊路過。

    他早先就打听好了,有一富商顧了支十四五人的鏢隊護其返鄉,所經之路恰好與他同行,他有意跟在後頭,若遇著危險,也好有個求救的門道。

    風雨清早小了些,趕路的人來人往也多了起來,而天依舊陰沉沉的不見日頭,也不知時辰。

    但李延依舊耐著性子等著,他此生最擅長的,只怕就是等人了。

    等過敵人,等過活人,也等死人……

    寒風吹過,又帶起了陣雨雪O面而來,與一串銅鈴聲。

    那串銅鈴聲隱在風雨與車馬吵雜里,可李延耳尖,他立馬警覺起來。

    並非是他听出這串銅鈴聲有何不好之意,而是多年的習慣使然,他本能會對此類細小的聲音生出警覺來。

    他轉身眯著眼,迎著寒風尋去,見一舊衣薄衫的道長正緩緩路過面攤,腰間懸著一枚八卦鏡,鏡下綴一串青棗般大小的黃銅鈴。

    那道長每走一步,那銅鈴就響一聲,鈴聲並不脆響,反而低沉如道觀里的鐘聲,卻猶似在耳邊般清晰而悠遠。

    那道長走至李延身邊,三角眼,山羊須,尖下巴,毫無半點仙風道骨之意,反而多了些奸詐陰險。

    那雙本就不大的眼楮此刻半眯著,一點精光都隱在眼底,他回望向李延,目光深沉得如一潭黑幽幽的死水。

    李延被他看得直起雞皮疙瘩,忙收回目光,掩飾性的喝了口半熱不涼的面湯。他以為那老道會直接走過,卻沒曾想,道長竟是在他身旁站著不動了。

    垂下眸,定定的望著他,鼻尖一動,老道在李延的身上聞到過濃的血腥味。

    天寒地凍,雨雪交加,一口不見溫度的面燙含在嘴里,李延咽不下,也不好吐出來,脊背上“嗖嗖”生涼氣。

    幾年前,好也曾有過這樣的感覺,那時,一柄沾血的鋼刀從他頭頂落下,插進他的後背里。幸而那時他將自己藏進三尺厚的深雪里,那能凍碎骨頭的白雪被染成紅色,卻延緩了他失血的速度,讓他得以堅持到被同伴救回。

    那老道的目光就像那柄鋼刀,讓他後背生涼,還開始泛痛。

    終時沒能忍住,李延吐出嘴里那口面燙,轉頭抬臉望向身旁的輕衫薄衣的道長。

    “對不住,老漢無意要冒犯道長,只是一時被道長這銅鈴聲給吸引了,才多望了兩眼。”

    “哦……你即能听到我腰間的銅鈴聲,那便是你我有緣了。”

    說著就要走,李延卻立馬將人喊住。

    “我見道長從城外而來,想是還未用飯,若不嫌棄,容我作東如何?”

    李延也非是大發善心,而是他早年在戰場上受過重傷,大家伙都以為他沒救了時,是路過兵營處的一個道士將他從鬼門關救了回來。只可惜他醒來時道長已經離去幾日了,听好友說是個寒冬臘月里也輕衫薄衣的年過半百之人。

    自那時起,李延便對天下間的道長都懷有敬畏與報恩之心。

    道長听了李延的話,輕咦了聲,再一想便在李延以需坐下。

    “那貧道就為你算上一卦,權當是還面錢。”

    “這可使不得,使不得。”李延忙搖手,又轉頭向老板喊道︰“唉!這里,一碗熱面,四個饅頭。”

    那道長聞听,若有所思的攄了攄沒幾根的山羊須。

    “你且告知我,要算些什麼事?”

    “這……”李延又要推拒。

    “唉,修行之人自當言而有信,你若不說,這面我也不吃了。”

    “行,行,那就有勞道長,為我算一算此去回鄉一路可還安全。”

    那道長低思片刻,抬頭對李延說道︰“你那包袱里有一百四十二兩的碎銀,可對?”

    “正是,那是我的兵賞,您算得分毫不差。”

    “嗯,我自然知曉,我還知曉你在這是等一行鏢隊,想跟在他們隊後起回鄉,是也不是?”

    “是,是,道長算得正是。”

    “那你听我一言,莫要隨他們一路了。他們此行有水路,你今年命犯水熬,不易走水路。”

    李延一听心中大駭,這道不僅知道自己要走什麼路,還知道自己命里犯煞。

    他慌忙起身,恭敬施禮。

    “多謝道長告知。”忽然心中一念起,他立即問道︰“可否請道長再為我算上一卦,此卦我定會奉上封資。”

    “你且說來,要算何事。”

    “道長已知我從軍多年,離家那日才娶妻不過半年,也未能一兒半女,如今能安然回家,就想要個兒子好繼承香火。不知,我今生可有這福分?”

    這些年里,但凡能往家寄信,他都叮囑老娘親替自己看管好媳婦,莫要讓她暗地里偷人。如今回去,他啥事都不想,就想要個兒子。

    老道的三角眼只斜斜看了他一眼,便低頭快速的加那那碗加了酸豆角提味兒的面連燙帶水的吃個精光,然後抹了抹嘴,雙將那個四饅頭包好放進褡褳里。

    用飯間那支鏢隊從城門口魚貫而出,他見李延並未跟上,而是老老實實的坐著等他吃完面,老道心想,這漢子還算听話。

    他問李延要了生辰八字,又半眼口中默念半晌。

    “他命中殺孽過重,若不先消了些個罪孽,方才與子女有緣。”

    李延一听便大急起來。

    “道長明鑒啊,這當兵的哪有不犯殺戒的,再說我這也是為了家國百姓啊。”

    “嗯,這道理我懂,所以我給你了法子,你先消了孽,再求兒女緣。”

    “謝道長憐惜,可不知是個何種法子?”

    李延一听老道的話,心中“咯 ”一下,忽然有些擔心他是打自己包袱里的這些銀錢的注意。

    這個是他所有的身家,幾次死里逃生用命換來的。

    好在那老道也沒有出個什麼難辦的法子,他只對李延說了一個。

    “你次此回家,會遇到一個人,此人嘛……一身破爛,反穿棉被,倒穿鞋,遇見次人,你須得要好好侍奉,盡心盡孝,若將此人侍奉的好了,你的兒子緣自然也就全了。”

    “只如此就好?不需其他?”

    “嗯……”老道搖搖頭,“不需其他,你莫要小看此事,若你真能做在此人跟前盡孝,已是人間大善了。”

    說罷,老道起身,轉眼便消失在風雪里。

    李延還站在原處,慢慢將老道的話從頭想了一遍,記在心里。(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