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 竹槿之仇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竹槿的這一劍殺氣四溢,無疑是凝結了他此生所有的恨,是拼盡全力的一劍,所為的便是能將眼前之人一擊必殺,絕不留情。

    丹墨璃明白自己現下是躲不過竹槿這拼盡全力的一劍,她只能將韓獠卦謐約荷硨螅   奐拙∠鄭 蛩閿才 駁目構ャbr />
    青玄完全沒有想到竹槿會在此時突然對丹墨璃發難,且還是如此滿懷殺意的一劍,完全沒有給她與自己留余半點退路。他神色大驚,想也未想的就飛身擋在丹墨璃的身前,廣袖輕揚,量地杖橫于前胸,輕松化解了竹槿的這一劍上所攜帶的殺意與戾氣。

    當然,青玄之所以攔下這一劍為的並不是丹墨璃,而是為的竹槿,如果真讓他拼盡全力使出這一劍來,不僅會對丹墨璃造成不小的傷害,于竹槿而言也會產生反噬,更會將他多年來修養的法力全部耗盡。

    他好不容易才將竹槿的神魂養如今能幻化成形的地步,再有幾十年就能將所有神魂都養全,所以她怎能眼睜睜看著竹槿為報仇而反傷了自己,讓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前功盡棄呢。

    而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是,青玄出手的同時,一道金光從天落下,化作一道屏障將丹墨璃與韓食ッ諂渲小K裕 幢惴講徘嘈蠢瓜輪耖齲 膊豢贍萇說僥嵌慫亢粒 捶炊夠崠釕獻約盒鋮鸂迿p姆 Αbr />
    青玄看著那道刻著神諭屏障,心中一陣後怕,十分慶幸自己將竹槿攔了下來,不然竹槿便會因違抗神諭而召來懲罰。

    竹槿看著那道屏障也有片刻的驚愣,他與青玄都能感應到這屏障上的神諭是來自于土地公的正神,福德正神所賜下的,只為了保護丹墨璃。

    這說明,方才丹墨璃散盡畢生功德,果真是換來的福德正神的庇佑,甚至還因她而降下神跡。若是如此,那自己的仇是否要就此作罷?

    不!竹槿掙開青玄,欲再次揚起中的利劍,朝著丹墨璃殺過去。

    青玄怎可能讓他如此做,他當即搶奪下寶劍,以從未有過的嚴厲,對竹槿喝道︰“你這是要做什麼?是想毀了自己不成?”

    竹槿咬著牙,面色蒼白,只是狠狠的瞪著丹墨璃,一句也不說,他這樣反而更讓青玄心疼,也軟了語氣,好聲好氣的對他說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但眼前情況十分復雜,你須得冷靜下來。不論何事,你先與我說清楚後,我們再來動手也不遲。”

    丹墨璃更是意外,她不懂因何竹槿會突然對自己生出這般大的仇恨,仿佛他與自己要不死不休一般。

    “竹槿,我自問與你無過,無欠,你縱使對我有再大的不滿,動手前也須要把話說明白,不然,我豈不是要做你的劍下冤魂?”

    竹槿被青玄一通喝罵也是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他閉眼靜默半晌,才緩緩開口問她︰“方才現世的那攝魂透骨香,可是你的東西?“

    “沒錯,確是我所有……”

    “……那便沒錯了。”竹槿被青玄緊緊的抱著不撒手,他不好再沖動,便全身的重量都壓在青玄身上,反而讓他整個人都好似沒了生氣一般。

    “當年,我追查那些村民的失蹤的原因,一路查到了那條大河邊,而後聞到了一陣異常香甜的氣息,那氣息很特別,讓我聞著覺得十分舒心,便尋著那氣息的來源到了一處河灘,遇見了一只王八精,正刁著一顆紅色的石頭趴在青石之上,而那香甜的氣息就是那顆石頭所散發出來的。

    我當時被那香氣所迷惑失了心智,欲伸手去取那顆石頭,不料一時輕敵,未曾提防之下被那只王八精咬住,被拖到了水底。”

    那只王八精吃他的肉身,吞了他的仙骨,還將他的神魂束縛在丹域里受了數十年天雷的擊打。

    試問,這樣不共戴天的殺身之仇他怎可能忘了。被束縛在丹域里的那段暗無天日的時光里,竹槿一直在反復的回想,自己如何會落到這步田地。

    而起因便是那道迷惑自己失了心智和提防的香氣,那香氣太過特別,不是人間該有的東西。被救出後,除了修養神魂與仙骨外,竹槿便是沒日沒夜的翻看典籍,查找有關那縷香氣的出處。

    前兩年,終于讓他在一策古籍里找到了點相關的線索,據古籍上所描述的信息與自己所遭遇到的有九成相似。古籍上說,那縷香氣的出處是源自一種叫攝魂透骨香的東西。

    攝魂透骨香是用萬萬千的鮮血煉制凝結而成,所用鮮血越是純正,其香便越加清甜,能引誘天下一切喜愛鮮血的東西,迷惑他們的心智。

    自從知曉了這攝魂透骨香的來歷後,竹槿便一直在打听它的存在,想知道天下有多少人擁有這樣傷天害理,禍害無數生命才能得到的東西。

    于竹槿而,這天下誰擁有攝魂透骨香,誰便是殘害他竹槿的仇人。

    如今終于讓他尋到了,而此為居然是丹墨璃,回想此前的種種,以及那只王八精出現的地方,竹槿自然而然便以為是丹墨璃害了自己。

    而丹墨璃听了竹槿的控訴後,卻是立即斬釘截鐵的否認了。

    “這不可能,透骨香自打我煉制而後便一直將它藏在大河底的深淵下,還用了至少三重結界守護著,所以此前,它不可能會現世天下。你遇到的那個,並非是我的。”

    “我不信,這東西煉制成一顆便是要殺盡萬數以上,試問天下間能有幾顆?可偏偏你就有一顆,讓我如何不懷疑你?”

    竹槿已是認定了丹墨璃就是禍害自己的人,只因這種種巧合都讓她遇上了,再解釋于他而言都不過是狡辯。

    丹墨璃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她干脆不搭理竹槿,而是盤腿坐下,閉目靜思,將方才竹槿所說的話在心底又回想了一遍。

    “關于透骨香這東西,其實有分兩種,一種,便就叫透骨香,這一種煉制起來比較簡便,也無須過多精純的鮮血,只要量足夠便能煉制,但所得的味道也並不好聞,至多是吸引一些能力淺薄的低等之物。這一種多是捉妖道士在用,但我想,能讓你迷失心智的應該不是這種。而另一種,名為攝魂透骨香,其要求便嚴格許多。若要煉制,血液不僅要足夠精純,數量也要足夠,並且,這血的來源也是有要求的。”

    其中最賞見的是凡人之血,還有便是擁有靈氣的修士之血,以及,擁有仙氣的仙家之血。

    用不同的血煉制出來的透骨香所散發的味道也是不同的,而丹墨璃的這顆攝魂透骨香便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再不可能找到第二顆了。

    除非再來了一次天地大戰,人神共亡。

    “青玄,你替我設幾重能鎖住味道的結界來,我自己的怕是法力不足會有疏漏。”

    青玄點了點頭,放開抱著竹槿手,做了兩個結印手勢,心念意動,兩道泛著淡青色光芒的結界圍繞在幾人周邊。丹墨璃心中一番感念,消了護在自己周身的屏障,緊隨其後,在青玄的結界之下,貼著幾人又施了兩重結界,而後,才敢將那顆攝魂透骨香放了出來。

    瞬間,結界內充斥著讓人唇齒生津的清甜香氣。

    那香氣比昨夜只是一閃而過的清淡不同,此時丹墨璃完全未加控制,讓透骨香的味道盡情施放出來。

    竹槿起初有一瞬被這香氣迷了心智,昏昏然了一陣,可待他細聞之後,突然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看著丹墨璃的眼神竟是恐懼萬分,他指著眼前那個一臉平靜淡定,毫無愧疚與驚慌的妖尊,喉頭哽咽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青玄趕緊輕拍著竹槿的背幫他順氣,他還不明白發生了何事能讓竹又槿害怕成這樣,相識兩百多年自己還從未見過這樣驚恐失態的竹槿。

    青玄一臉不知所以望向從容不迫的丹墨璃,眼下她已經完全平靜下來,又是那個清冷孤傲的璃尊。

    丹墨璃見竹模這番表情,便知曉他已經分明白其中的不同之處了,于是,將那顆攝魂透骨香收回,又將其散發的香氣也全數收回。

    “你可是分清兩者之間的差別了?我這顆透骨香可是你所遇到的那顆?”

    竹槿用力掙開青玄的環抱,走到近前指著丹墨璃的鼻子,深吸幾口氣,大罵道︰“確實不是我遇到的那顆,可是……,可是你怎敢如此做?”

    那可是數萬仙家的鮮血與精魂啊?

    想她丹墨璃不是一向對天道敬而有加的嗎,為何會敢用數萬仙家的精血來煉制一顆不敢昭示天下的攝魂透骨香?

    難不成她此前的一切,都是裝的不成?竹槿的心緒一時間十分凌亂,他不知該如何去面對這位天下間最神秘的妖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 竹槿之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 竹槿之仇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