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采藥賞月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雨勢漸收,山里的天色早早就暗了下來。

    韓庵匭魯牌鷯橢繳。 歐 指詹旁諑謢貝陲う痟搢此湮創蟶。 傷砩系囊路 踔亮 派系男 嘍嘉薨氳閼詞 br />
    “阿璃,為何我們沒有被雨淋濕?”

    丹墨璃立時被他問住,上下打量了一番,才解釋道︰“許是方才凌七多有相護,所以才未讓我們被雨淋濕。”

    她不能說是自己暗里施術在周身布了結界,若非他當時將所有心思都放在關注凌七的一舉一動上,方才就能發現雖然凌七奔跑的速度非常快,但迎面而來的風卻非常柔和,一點雨絲也未落到他們身上。

    韓 鞜艘凰抵凰妓髁似 癱憬 聳路畔虜輝僮肺剩 淙凰 瘓醯媚且奧 岫宰約河瀉蛻浦 模  輝付嗨擔 膊換嶙肺省br />
    “那,接下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要找些什麼樣的藥草?”

    “需要三種藥草,一種是天青地白,一種是九頭獅子草,在這附近都能尋到,另外還有一種是三色鳳尾,要往那邊山崖處去才到采到。”

    丹墨璃牽著他的手,不急不緩的往前走著,邊走邊同他說著藥名。

    “這些藥草難道藥鋪里都沒有嗎?為何還需要我們要來山里現采?”

    “藥鋪里那些都是晾干的,而且備下量也不多,我需要現采摘的,還要很多,而這里又不缺這幾味藥草,所以才來現采些回去。”

    兩人邊走邊聊,沒一會韓饈擲錁鴕丫 嶙乓淮罄κ 蹁醯囊┌藎 行└箍 判︵〉淖匣  醋攀 制 痢S善涫悄僑 鏤哺 每矗 恢ι銑テ啪牌 懍郯愕囊蹲櫻 蟹秩盅丈  コ  擔 牌 蹲泳秩盅丈 攀且┬[詈玫模  埠芟∩  稚險廡┐嗍遣瘓齲  釓瀋掀淥囊┌菀材芙 汀br />
    天色漸暗,陰雲隨風一層層散開,隱約已能見到月宮在密雲里穿行。

    藥材準備得差不多後,丹墨璃將所有的藥草孝收進乾坤袋里,尋思著再將凌七喚來好送他們下山,她剛要以哨聲呼喚凌七來時,韓庖皇泵渙粢飩畔鹵皇裁窗 艘幌攏 捎諛嗟厥   荒 疚人イ乖詰兀 種て鶯蕕淖蒼諏松 緣募饈 希  屏艘律潰 釔屏聳直邸br />
    丹墨璃慌忙上前,將他小心扶起坐到另一塊較為干淨的青石之上,听他連吸了幾口涼氣,心中更是緊張。

    自與她相識後,她就未再讓他傷過。

    丹墨璃情急之下甩出一顆海碗般大的懸黎,瑩亮的光立馬將半個山坡照亮,引得暗處的無數眼楮朝這里聚來,生了貪婪之心。

    卻是無一個敢上前來。

    “怎樣,傷著哪兒了?”

    “無礙,你別緊張,只是手肘處撞在石頭上。”韓餳獍憬粽拋約海 閌竊僂匆簿醯眯牢俊br />
    “先別動,讓我瞧瞧……”她輕輕撩起衣袖,將他的手臂露出來。

    為官多年養尊處優的生活讓的皮膚早不是少年時健康的麥色,而是白皙了許多,再往上的手肘處被磕破了一大塊皮肉,已有鮮血沁出。

    她不由的擰眉,掏出絲帕,又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小壇烈酒,準備為他擦拭傷口。

    “這里的山石長年累月的埋在泥土里,許是這幾日雨水多才露了出來,上面不知沾染了多少不干淨的東西,所以需要用烈酒將傷口的污跡擦拭掉,會有些疼,你忍一下。”

    丹墨璃一邊將絲帕浸滿烈酒,一邊小心翼翼的叮囑著。

    韓飩 萇說哪侵皇執鈐諳Э希 硪恢皇衷蛩呈拼鈐謁募縞希 酆 Φ目醋潘粽判奶郟 襪┼┌恍蕕哪Q 鬧芯醯麼游從泄奶ス怠br />
    “阿璃,我疼……”他將半個身子靠在她身上,汲取著她的溫暖和柔情,像小時候還沒開竅那樣的對著她撒嬌。

    “很快就好了,一會上點止血解毒的藥,可以很好的緩解疼痛。”听見他喊疼,丹墨璃手下的力道愈發輕柔,對著傷口細細吹著涼氣。

    “可現在還是很疼,阿璃,你說怎麼辦?”

    其實這點傷對于韓飫此鄧悴壞檬裁矗 級啻蟺娜肆耍 趺純贍苤皇遣療頻閆キ拖窀齪 右謊蘅尢涮淶模 傷褪竅不抖宰潘@擔 不犢炊運宰約郝澄弈斡滯仔 謀砬欏br />
    他放松身體,往她懷里窩了窩。

    “那你樣又想如何?”過了最初的緊張丹墨璃便不難發覺到他想要使壞的心思,她一邊處理著傷口,一邊順著他的心思開口問道,其中的寵溺之意無用言表。

    “想吃阿璃做的飯。”韓饉黨雋俗約浩詿撕鎂玫牡男腦福 瘓醯米約赫庖幌濾イ煤苤擔 虻Ю翹 檔昧恕br />
    “你明知曉我不會做飯的……”

    “沒關系,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韓獯蚨系乃幕埃 檔潰骸拔抑皇竅氤砸歡倌闈資治 易齙姆共恕V劣誄允裁矗 嘉匏健!br />
    “拉肚子也不怕嗎?”

    “撲哧!”韓獗凰幕岸盒α耍 蛉イ潰骸鞍 E皇且幌蚨己問露甲孕糯尤蕕穆穡吭躒緗袢炊宰約旱某照獍忝渙送盞淖孕拍兀俊br />
    “我是貴在有自知之明。”

    “不怕,你做的,就算是毒,我也吃。”韓庵敝鋇耐難劾錚 搶鏌煙盥擻興納磧埃 傷 荒芫痛寺悖 M院蟛恢皇茄劾錚 掛 盟男睦錚 蠢吹娜 可錚 踩 際親約骸br />
    只能是自己。

    丹墨璃仔細的將藥粉灑在傷口處,又用干淨的絲帕包扎好,她一心都在他身上,所以並未能發現,他的一滴血落在了自己的手鐲上。

    處理好傷口後,她將人從青石上拽起,“既然你都不怕,那我也沒什麼好顧慮的,復雜的菜我是做不出來,簡單的家常到是可以試著做一做。”

    韓獠 揮興匙潘牧Φ榔鶘恚 炊怯昧   約旱幕忱鎩br />
    丹墨璃原想掙扎,卻又怕他再次受傷,便只好依著他的力道跌落進他懷里,輕巧的坐在了他腿上。

    她抬眼瞪著他,可他卻低頭趁機吻上她嘴角。

    雨後的風清新涼爽,悠悠的吹散了滿天的烏雲,終于露出一片晴朗的夜空,和一輪明亮高懸的半月。

    丹墨璃的乾坤袋里隨時都備著各樣吃食,所以他們尋了處高地,吹著夏夜輕柔的風,欣賞著明晃晃的月亮,韓庖槐叱宰諾閾模 槐嚀蒼鹿  墓適隆br />
    她的聲音比晚風更溫柔,三千青絲比滿山花草更清新,于是韓獠恢 瘓蹙涂吭謁募綈蟶縴 帕恕7 跛Q牒螅 コ P P忱錚 人溝紫萑朧燜 螅 嘔夯浩鶘恚 笤謁萇硎├酥亟嶠紓  ヂ釁渲小br />
    結界透著柔白的光芒,像一個水晶球般將韓饌磐毆似鵠矗 盟窀Σ及閾謚醒耄 肓訟牖故遣環判模 執憂 ィ鍶×俗約閡患 謀∩湊稚饋br />
    她沒有準備他的衣衫,便只好將自己的衣衫蓋在他身上,以防他著涼。

    將韓獍倉猛椎焙螅 哪鉅歡  恢徽菩拇笮〉撓閃榱 沒 尚蔚幕迫賦魷衷諮矍埃 笳 嵯蟶揭吧畬Ψ扇ャbr />
    不多時凌七踏著月色,再次來到她身邊。

    “我要回洞府一趟去拿些東西,你留此處幫我照看一下他,不消一個時辰我便能回來。”

    “哼,我才不要,你當心我一撂蹶子就能將跳到山腳下。”

    一道低沉的男聲自凌七的嘴里蹦出,帶著不忿和埋怨。

    “我已在他周身施了結界,一般山鬼妖精是無法近他身的,只是我更加信任你,才想到讓你來看著。”

    “你這樣說來還差不多,說好了我只看一個時辰,到時你沒來就將他像球一下踢下山去。”

    “放心,我定會快去快回。”

    將韓飩淮肆杵嚦垂耍 コ D惴判牡淖 硐X諫狡律稀br />
    一陣風吹過,壓倒連綿的花草,丹墨璃與凌七兩個人誰也沒發現,韓獾拿紀非那鬧迤穡 燮ザ岵思趕隆br />
    御風而行,半柱香的時間丹墨璃就回到了洞府里。

    上一次回來時她心思無比慌亂,走時又匆忙急亂,沒能將需要的東西一並帶走。而此次回來,她要把一些渡劫時可能會用的東西全都打包帶走,以備不時之需。

    她來到寶庫,拿走幾顆可以用來補充靈力的寶石,那策上古異聞手扎也放進了乾坤袋里,閑瑕時再拿出來研讀一遍,還有一些可以用來療傷的丹藥。

    以及要用作唐翼治病的藥引,攝魂透骨香。

    確定需要的東西都放進了乾坤袋里並無一樣遺漏後,丹墨璃轉身就要離去。而此時她右手上鐲子突然閃現出一道刺目的亮光,那道亮光金黃里透著紅艷,竟是與火光有些相似。與此同時,仿佛是一道吸力傳來,想將鐲子往洞府深處拉扯。

    自她入主這洞府後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情況,她不僅心生好奇,順著那拉扯的力道向前緩緩走去,最後竟被帶著來到那個有著溫泉的洞室里。

    這個洞室的石壁上有一處泉眼,很小,不過青竹大小的粗細,那泉眼里日夜不斷的流淌著一線泉水,落到下方的水池里。水池內的匯集的泉水呈現著一種碧玉般的青色,有熱氣蒸騰而升,這池水溫度常年不變,更有療傷的奇效,只因這水里蘊含了數不盡的靈力。

    所以,她有事沒事,很喜歡泡在這里。

    以往她並未察覺到這一池溫泉與手鐲之間有任何聯系,今日不知因何會突生變故。

    丹墨璃站在溫泉邊,感受到那股吸引力與拉扯力比方才在外面時尤為加深,好似要將手鐲吸進水池里一般。她猶豫了一會,決定將手鐲套在手上,放入溫泉里試一下,看會有何變故。

    因為這手鐲是她進出洞府的關鍵,如果丟了她可能以後都不能如常出入洞府了,再者,她細細感受了一番,確定未在那股吸力內察覺到有任何絲毫的惡意。

    她蹲下身,彎腰將手伸進池水里。

    然後在她剛要將手鐲浸入池水里時,突然瞄到手鐲上有一滴血跡。

    那是……?

    丹墨璃心頭快速閃過什麼,她立即將手收回,然後那池水竟像是察覺到她要離開,本來平靜如鏡面的池水突然生出一線水柱纏繞住她的手腕。

    實際上,丹墨璃覺得那水線是纏繞在手鐲上,像是一條有生命的碧綠色小蛇,在她的手腕和手鐲間來回游動。她象征性的掙扎了一下,果不其然,那水線的力道立馬加重,甚至差一點將她拖進水里。

    于是丹墨璃只好安靜的看著那如蛇一般的水線在手鐲上來回游走,尤其是在被沾染上血跡的那一處,更是反復不願離開,似時在清洗手鐲上的血跡,可她卻有了一種它是在吸收血跡的錯覺。

    這滴血跡是她方才為韓獍絲謔輩恍︵惱吹降模 傷幻靼祝  握庖懷匚氯  嵬蝗歡運難 翰朔從Γbr />
    繞了幾圈,直到將血跡清洗干淨後,那一道水線又落進池水里,水面復以平靜起來,好似剛才的一切都未發生過一樣。

    丹墨璃站起身,撫摸著手腕上的那只鐲子陷入沉思里。

    它究竟是對鮮血有反應?

    還是,只對韓獾南恃 蟹從δ兀br />
    然後還不待她想明白,心中突然現了一道示警,那是她用來保護韓饉柘碌慕嶠紓 緗裾煌飭 Й髯擰br />
    而攻擊結界的人,卻是,凌七?(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96章 采藥賞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96章 采藥賞月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