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血脈之疑(修)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初夏的天氣如孩童的臉,乍哭還笑,時晴時雨。

    斜風細雨潤物無聲,然而在桃花樹遮天避日的樹冠下,小院未被這乍來的陣雨淋濕,可院外的小道上,昨日還未干透的地面,今日又再度潮濕泥濘起來。

    韓 匏  孕≡謖餛 逡襖 沙ジ睿 繅嚴骯 甦飫 囊磺小br />
    反到是初來乍到的唐翼一見就連綿不斷的雨水甚感心煩氣躁,他自干爽的北邊而來,雖然到此處已近月余,慢慢習慣了山野里的風俗人貌,卻依舊不喜這里多變而潮濕的天氣。

    他昨夜被屋檐下雨滴打碎青石板的聲音吵得無法安眠,想翻來覆去了一宿,今日天剛亮他就醒了,心情比這天氣還陰沉幾分,便草草喝了碗粥就由著性子出門閑逛,也沒讓一眾僕從跟後頭心煩。

    他打無所事事的閑逛與往來的村民一路交談來到了韓餳業男≡和猓 疽裁淮蛩愣嘧齠毫簦 胱偶吹攪巳思頤趴冢 麼躋慘 蟶瀉簦  笤僮 隻厝ュ 純茨懿荒芩 齷亓酢br />
    那曾想到,丹墨璃一清早的就等著他來,要為他探脈,本也是沒敢對她抱有多大希望,誰知她卻出乎意料外的對自己的病恩,病情皆了如指掌。

    轉眼已至午時,他心底有了希望,緊繃了許久的心思也跟著放松了下來,于是就覺得腹中饑餒,轉而再想到一會自己還要淋著雨,淌著泥水回去,沒由來的就覺得胸膛內便似有一團火在叫囂著般,讓他一時間頓感氣窒郁悶。

    丹墨璃握著那方手帕細細端詳著,似在看欣賞那繡花,可眼角的余光卻在那突然生出某種默契硬是轉了話題的二人間來回。她自是能看得出來他們二人方才是對刻意對自己有所隱瞞,若是旁人她也許懶得去管,但事關韓饉筒壞貌歡嗔粢庖恍 br />
    那後山的草藥雖多,可潛在的危險卻了不少。如果只是他們所需要的只是一些常見或稍微稀有的藥草,倒也沒有什麼大礙,這些東西都在山下。可如若他們所找的是極為罕見的東西,那就不得不往山里走,穿過那片山坡再往深處去,那里可是極為危險的地方。

    看來,後山那里她今日是定要去一趟了。

    丹墨璃還在思索著一會去後山找藥草的事情,忽然察覺出唐翼的心緒不知因何突然躁動起來,她望他的天牖處望去,只見那一點紅痣竟有些隱隱顫動著。她暗道不好,立馬自腰間的荷包里取出一個掌心大小的青瓷葫蘆瓶,倒出一粒如黑豆般的藥丸來遞給唐翼。

    “趕快把這藥丸服下,可解你的胸痛氣悶。”

    唐翼接過藥丸,半點猶疑也沒有,將那藥丸扔進嘴里,囫圇吞下。

    那藥丸剛扔進嘴里,他就覺得有一股清新甘甜似雨前龍井的香氣,在齒間留轉經久不散,他抿著嘴再細一回味,發覺胸中如有一道甘泉歡快的流淌而過,將身體里那些郁結心中多年的不適全都沖刷個干淨。

    “嫂夫人的藥好生厲害,比我以往吃下的所有藥都來的有效。我眼下竟覺得自己的精神從未有過的清爽。”

    “這是清靈丸,與你以往所服用的藥有異曲同工之效,只是我所用的藥材更珍貴稀有一些。你服下此藥後再過片刻,便會覺得困倦,待你睡上一日,明早醒來就無事了。”

    丹墨璃將青瓷瓶蓋好又收回腰間的荷包里,而唐翼的一雙眼閃爍著驚人的亮光,竟是目不轉楮的盯在她的腰間怎麼也收不回來,雖然明知他是為那藥丸,可她還是覺得稍稍有些尷尬和不自在。

    韓餳袂檗限危 憬 死康攪俗約荷硨螅  犯嗆斂揮淘Д目 謁涂統雒擰br />
    “垣羽現下身體多有不適,不如就早點回去歇息吧,免得一會困倦難挨之時睡倒在了路邊,惹人笑話。”

    韓餘綠埔 嵩儆興 遠塹玫コ V尚母兀 拖氚訝訟卻蚍  耍 笏儐氚旆 饈鴕歡5比徊荒莧 擔  膊荒蓯裁匆膊凰擔 蝗灰浪諏槊艫男乃跡 灰 嗉喲 λ擋歡 湍懿煬醯叫┤裁蠢礎br />
    雖然他並未想過此事要瞞她一輩子,但大事未成前,他是不什麼讓她知曉的,以免到時她不同意自己的做法,再多回阻撓,或是一去不回。

    唐翼聞言只得尷尬的收回自己那道過于炙熱的視線,他掩嘴輕咳了幾聲後才真心誠意的同好友解釋。

    “毅書休要惱我,你與我相識多年理當知曉我這許多年來被這病折磨的日夜不安,如今好不容易得到有如此神效的靈丹妙藥,我當然不想錯過,方才只是想再同嫂夫人多求幾丸藥,備著日後性命危急時好用來救命。”

    說罷,他起身向丹墨璃拜了再拜。

    “在下此番來得匆忙,身上也未能帶得什麼寶物好獻給給嫂夫人,待我日後回到京都,必定差人補上。說來,這還得要怪毅書,此前他可瞞的我好苦。”

    早知他家里有如此神人能救自己的命,他早幾年前就來了,又怎會等到油盡燈枯,無計可施再來。

    即便她救不得自己,可單是那藥丸也能讓自己少受幾年的罪。

    丹墨璃此次未則避開,而是受了他這一拜,而後對他解釋道“這藥的效果雖好,去也只是暫時的,那朱顏日積月累下胃口只會越來越大,今日你服下清靈丸,待日後你服用其他藥時,不僅再無效果反而還會激怒了它,讓它在你的體內肆意亂來。所以這藥並不能多吃。”

    唐翼一听此言,如被一盆冷水當頭澆下,心生懼意。

    “那豈不是說,我這病越是往後,則所服用的藥藥便需要越加精貴方可有用?”怪不得近兩年來,明明還是相同的藥方,可成效卻甚微。

    “也能如此理解,方才為你探肪時,我便發覺到你所服用的藥方,這幾年里一直在做不同的調整,但因為藥材的限制,所以效果並不算上佳。”

    “那今日吃了這清靈丸,我往日所服用的藥已失了療效,此後又要去何處再找比這藥效更好的?”唐翼思量一番,頓感無力,他這一生皆是在不停的尋找名式藥材,為此皇家甚至張貼了皇榜,廣求天下最珍貴稀有的藥材與補品。

    這天最好的藥材與補品近兩年源源不斷的送進國庫,最後又再送進太師府,做了他的藥。但即便是那些精貴稀有百年罕見的寶物,也不如方才他所吃的那一粒。

    于他的病,丹墨璃心里已有了章程,同他說道︰“關于以後用藥之事你此刻先莫操心,等我集起了所需的藥草便可為你施醫,若能成功將那朱顏從你體內驅除,你以後也無需再擔心藥的事了。”

    “果真,若真能為我根治了這病,日後嫂夫人定當是我太師府與公主府的恩人,後半身,我定當結草餃環以抱之。”

    丹墨璃本想推拒,只是她還未出聲,韓餿聰紉豢  br />
    “垣羽即如此說,那我便替阿璃就此應下了。只是這生死攸關之事,也不是今日朝夕間就能解決得了,須得讓阿璃慢慢籌劃一番,眼下不如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也好,我確實覺得疲乏不堪,今日任性未讓人跟隨,也只好有勞毅書了。”

    韓獬帕松。  慫突叵衷誚枳〉淖宄カ依鎩br />
    丹墨璃坐于樹下,院外天色漸清,細雨卻越發稠密。

    雨幕迷蒙下,她側耳听著那兩人緩緩前行的腳步聲,透過雨聲潺潺里她隱約听見一些二人的交談聲。

    “方才抱歉,我沒想到要嚇著嫂夫人……”

    “我倒不是擔心她會嚇著,實際上她的膽子可比你我都大,只是她若知曉了我將要去做的事情,定會阻攔。”

    “那到時,畢竟此番所行之事,卻是凶險無比。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人打暈了二哥,自己偷跑來。”

    只听得韓庖簧崽荊 弈蔚潰骸澳惆   苤 蘼に綰危 聳露 荒莧冒 J 趿恕  br />
    二人越走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小,她听了幾句,便未再往下追去。

    他不想讓自己知道,那她便假裝不知,反正無論再凶險的事情,有她在,也定能保他無恙。

    只是,她反而對唐翼體內的蠱毒更上心些。

    朱顏玉心,相伴而生,一生俱生,一死俱死,這二者是性命相連,一生只能與彼此配做一對,若換了其他的蠱蟲,便再是極品也是不行的。

    而唐翼體內的那只朱顏既然能將他做為寄身之所,說明唐翼與被種下玉心,意欲操控朱顏的人,是有血脈之親的。也正是因為唐翼體內的血脈與玉心有著一絲牽連,才能讓它轉而寄生到唐翼體內,且一活便是二十多年。

    順著這個思路,再深想,全不難猜出給長公主種下朱顏的人,便是唐翼的生父,可既然對方能與長公主懷胎生子,又為何還要向她下此毒手?

    那下毒之人,究竟是誰?

    這才是讓丹墨璃上心,且百思不解的事情。

    正當她深思之時,忽覺院外,綿密的雨絲里,有一道靈力向她而來。

    她起身上前兩步往外觀望,只見一片竹葉晃晃悠悠的向她飄來,那竹葉翠綠,卻是由一道靈力凝結而成,是以看著有些通透,凡人與它擦肩而過卻是完全看不到這片穿雨而過的竹葉。

    丹墨璃輕揚衣袖,將那片竹葉招至身前。竹葉上有青玄的氣息,是從土地廟而來。

    那竹葉飛至丹墨璃面前,停下後緩緩化作一行如青煙般的小字。

    已有獲,速至,緊急。

    看著這行小字,丹墨璃心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93章 血脈之疑(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93章 血脈之疑(修)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