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逆天而為(修)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風過處,竹林輕擺,“婆娑”聲聲里,幾片竹葉吹落至方圓黑白間。

    方圓錯落里,黑白分明下,橫著一抹青翠,因亂其色而格格不入。竹槿撿走那片亂入棋局的竹葉,放在指尖反復捻搓,凝視著眼前的殘局,心中不知在思索些什麼。

    良久後,他才又沉聲問韓猓骸跋氡匾閌榻袢沾誦校 κ遣晃 萆穸矗 恢 闥茨康奈 危俊br />
    韓 掌鶘砉笆質├瘢 檔劍骸安桓衣饗扇耍 醫袢綻創耍 俏 訟蚰蛺 H娜ヶΑ!br />
    “你為何要打听她的去處?”

    “實不相瞞,前幾日,因我說了句過于冒昧的話,惹惱了她。她一氣之下便一去數日至今未歸。我心中思來想去愈發愧疚難安,故而想去尋她,也好將誤會解釋清楚。”

    “若是為此,那毅書大可放心。璃尊的修為道行深不可測,足以自保,且她一心向道,立誓要修道成仙,是以,凡塵種種她皆不會往心里去的。你若真是無心冒犯了她,她也不會記在心中。此等小事,你無需掛懷,更無需念念不忘。”

    韓獠淮潰  酥耖然巴庵 猓 唚脹蚍幀br />
    竹槿這是在借自己的話來告誡自己,不應該為了這種小事而去打擾丹墨璃的修行,壞了她向道修仙的決心。被他人點中了心思,韓夤倘恍唚眨  鬧懈嗟氖欠吆蕖br />
    他與阿璃之間再多糾纏,也不過只是兩人之間的事,何需讓旁人來指摘。

    因此,他預感今日此行,恐怕將要無疾而返了。

    可是,他心有不甘,怎可會就此離去。

    竹槿神色從容,目光淡然,心思雖落在棋盤之上,好似在盤算著手中的黑子應落在何處才能扭轉已然敗落的局勢,可眼角余光卻一直在關注著韓獾囊瘓僖歡  雍庖灘桓實納袂槔錕吹攪瞬桓剩 輝婦痛朔攀值鬧醋擰br />
    他眉頭緊皺,心緒少有的激蕩不安,未及韓獬鏨床當 瀋鵲潰骸澳憧芍 搜饌荊 巰鋁[鵂匆呀枋呂肴ュ 媚愣四芨鞁檎潰 閿趾偽卦僨殼螅 慘 醋龐謖舛偽揪筒桓孟嚶齙腦搗幀?鑾宜Φ氖瀾紓 衷蹌蓯悄鬩喚櫸踩四莧Д玫牡胤劍俊br />
    韓餉嬪 園祝 賾諦淠詰乃 紙粑粘扇  諦乃漵χ耖鵲幕岸鴝  匆倉皇淺聊 揮錚 環床擔 膊煌仔 br />
    若她真心想要離開自己,一心求仙問道,與他明說便罷,何故要借事離去?她若是明說,也好讓自己痛痛快快的死心,今後各自生死,各生天涯,他保證與她再無糾葛,來生來世也只與她做陌路人。

    可她就這般一句話也沒有的抽身離去,連一句離別,一句交待都沒有,又如何能讓他釋懷。

    執著也好,瘋狂也罷,天道覆滅又與他韓て胃桑 還喚槲摶牢蘅康姆踩耍 磺罄瓷 磺笥郎 幌胍 桓穌嬲奶酆腔テ約旱娜恕<慈喚襠丫 鑫薜攪稅 ⑶ 筒換崆嵋追攀幀br />
    若無她在身邊,未來生生世世,縱然再是榮華富貴也都了然無趣。

    竹槿看見韓庋鄣椎鬧醋牛 榪襉鬧 約核擋歡 飧鮒醋諾姆踩耍 喚納找狻br />
    “听我一句勸,你若就此了斷,便是善始善終的一段善緣,此後與你與她,都好。”

    說完,竹槿起身拂袖離去,他指尖的那片竹葉被棄于黃昏晚風中,起起伏伏,不知最終將落向何處。

    韓庾猿聊 錁 眩 廈ζ鶘硐胱飛杴叭ュ  砸恢蔽叢禱暗那嘈 棺 br />
    唉,天道亦可證,可唯獨人心不可言,不可視,無從證。

    “人妖殊途,此乃天道所定,任誰也更改不了。听竹槿一句勸,你就莫要繼續糾纏下去了,不然,恐是後患無窮。”

    “我不在乎,只要能留下她,我什麼都不在乎。您只要告知我,去往哪里能尋到她便好。韓獗囟 屑ァ瘓 !br />
    “你可以不在乎,那你可曾想過璃尊?再糾纏下去,說不得會將璃尊陷于萬劫不復的境地里。你當真是如此想的嗎?”

    “我……”韓舛偈庇鍶 鬧猩嗣H恢 猓 永醇岫 灰疲 鬧泄 敝 亂淙逯 茫 山袢氈恢耖紉環 吧蚵遙 共恢 約焊煤穩И未印br />
    “毅書,你若真是為她好,就此了斷這份緣吧。天道之下,誰敢違抗天道之意?更何況你不過一介凡人,璃尊再是道行高深,也只是妖罷了。你們又如何能對抗天道之意呢?”

    韓  吠嘈 氐潰骸拔矣氚 ⑶ 幟蘢璋 昧頌斕朗裁矗 還踩耍  [萑皇茄 梢彩切男源可頻難N頤塹拿聳嗆檬腔擔 願髯猿械1閌橇耍 靨斕籃問攏俊br />
    青玄愣然,想說些什麼,卻忽然間詞窮,韓獾奈侍饉掛桓 泊鴆懷隼礎br />
    因為,天道之下,對錯是非,善惡好壞皆以天道為準,萬萬年以來,又有誰能逃脫得了天道呢?

    “唉……你以為人妖殊途這四個字,是因何而來?你以為自開天闢地以後,六道已定之後,你是第一人嗎?不是,古往今來,大小三千世界里,你不是第一人。可最終,能落得好下場的,能有幾人?”

    “那……那白蛇為何便能成仙。”韓獠恍徘嘈幕埃 氤  僬饈 昀錚 骼鋨道鍤佔 誦磯嗌窆硪焓攏 兜牟桓宜擔 苯癖閿幸桓齷釕睦印R艙欽飧穌媸檔娜思浯 牛 哦 誦乃肌br />
    他甚至走訪白蛇留在人間,已辭官歸鄉的人子。那人如今妻賢子孝,活得很是安謐富足。

    “那白蛇啊,她的事你只知其一,不知其詳,民間雜說你莫要全都信了。如今兩重天上,他們也是要清心守規,此生以後,都再做不得夫妻了。”

    青玄偶爾也需回天界述職,也听不過不少關于那白蛇的事情。旁人看似風光無限好,誰知心底的清苦與無奈。

    “可是……”

    “毅書,我們不告知你璃尊的去處,也是為你好,縱然我們告知你又能如何,那一路之上,陡崖峭壁,妖魔鬼怪眾多,你一凡人是到不了那地界的,還未尋到璃尊,半途你已經成了妖鬼的腹中餐了。”

    “我不怕,我相信可以尋到她,還請您為我指明方向。”

    韓饉底瘧鬩 鹿潁 嘈奐彩摯煲話呀 銎穡 檔饋br />
    “我與竹槿可不也受你這一拜,你可知璃尊留在你魂魄里的那縷神識,並不尋常,那是她的一道精魂。見此精魂便如見到她本人,大小妖鬼都須得避讓,以尊示敬重。我與竹槿皆受過璃尊恩慧,可不敢受你這拜的。”

    若非是這道精魂太過特殊,又怎能會引起他們的注意,更不能讓竹槿即便如坐針氈,心中難安,也必須是好言好語相勸,而非一掌拍了出去。

    唉,青玄心底又再次無奈的嘆息。

    有道是,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卻不知,死在情愛上的美人更多。

    更何論他們二人還有一道人妖殊途的鴻溝難已跨越。

    這人與妖啊,也不知六道當初是如何擬定的,明明其壽命不比妖長,能力不比妖強,卻在六道之中,僅位列于仙之後,可蔑視另外的魔,鬼妖三道。

    而妖這一族呢,相比于魔與鬼,分明是良善之輩更多,一心向道,修行也更不易,卻偏偏要被排在了最後。以至于,妖族無論走到哪里,人前都得不到尊重。

    “你還是回去吧,偏好好過你的日子,璃尊之事能忘便忘了,不能忘,人前人後也莫要再提起,你自己知曉便好。若讓其他人知曉你與妖有了牽扯,是會影響你日後前途的。”

    “我早已不在乎什麼前途,什麼名聲了,連這性命都都可以不在乎。做人,做妖都無所謂,我如今只想去尋她回來。”

    韓舛  惱駒諛搶錚 歡 膊歡  胖耖壤肴Д姆較潁 畝 饔 袂橐訝槐礱髁慫奶 取br />
    若是得不到阿璃的去處,他是不會離開的。

    “你啊,人生不過短短百年,你與她如今再是好,今後不還是要面對分別嗎?你輪回再世為人,可以忘卻今生一切,重頭再來,那璃尊要如何是好。守在你身旁看著一世一世的輪回,一遍一遍的將她遺忘嗎。你今生能說非她不可,來生呢,依然如此嗎?”

    “依然如此,沒有來生,今生只要阿璃在,我就會一直陪著她,不失不忘,不離不棄。”

    韓庹抖ガ靨幕卮鸕潰 鬧性繅蜒《 私襠 叩穆罰 翹趼肥遣換嵊欣瓷摹br />
    可青玄卻未能听出他話里的含意,只當他是一時激動妄想。

    以璃尊的修為與壽命,陪他十世都可,可他生為一介凡人,一生壽命不過百年,妄言要陪璃尊一生,豈不是好笑。

    青玄搖頭,未再與韓舛嘌裕  砣е爸耖齲 羲蝗嗽諏雇ク錆煤美渚慘幌隆4願齠朊靼琢似渲械睦骱 叵擔 勻換嶗肴ャbr />
    正堂里,竹槿盤坐在莆團上,望著外面霞光散盡,漸暗漸沉的天,眸底隨天光散盡而晦暗難明。

    “你這是在擔憂什麼?即便璃尊真的曾對那凡人動了心思,如今不也是抽身而去,斬斷前緣了嗎?”

    竹槿搖頭輕嘆,以他對丹墨璃四百年的了解,總覺得此事不會如此簡單。她是這世界最後一條蜷蛇,看似清冷孤傲,內心里的執拗卻是比任何人都過之而無不及的。

    她即能在韓獾牧榛昀 糲亂壞雷約旱木 輳 憧芍  摯粗卮巳耍 灰 姓獾讕 曖【牽 窈蟺納朗牢蘼酆飴只氐僥囊桓魴 瀾繢錚 寄芩孀啪 甑撓【僑и已八br />
    她這是暗中為以後自己與韓獾鬧胤炅裊艘惶鹺舐罰 縟艚 矗 婺芐蕹上桑 蚴腔鼓茉俚翹煲徊劍 敲春庖不 芷漵跋歟 沼幸惶炷艿玫萊上桑 靡醞煙Й還恰K徊講驕   喚魷肓私襠 才藕昧松朗雷約河牒獾腦搗幀br />
    這是什麼?

    這是違抗天道,逆天而行,若被天道探知她怎能會有好下場?

    她這是在找死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82章 逆天而為(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82章 逆天而為(修)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