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在劫難逃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招搖山雖地處凡間,卻是南境仙山之首,更有玉清上神坐陣于此,自是凌駕于凡塵之上。

    山中無四季更替,無日夜輪換,每座山峰上都有不同的四時之景,仙靈之氣常年聚集在山間,氤氳繚繞,凡間不得見的仙草靈泉在招搖山內卻多不勝數,出自招搖山的一草一木也皆比其他地方要尊貴許多,歷來都是仙家們修道問心的最佳風水寶地。

    自從玉清上神在招搖山上閉關清修後,這里便是六界敬仰之地,每日來山下登門求見的神仙人杰不知凡幾,他們不是出生尊貴,便是修為大有所成,才敢來投遞拜貼求見。

    不似丹墨璃,雖有千年修行傍身,卻毫無尊位可言,能隨意出入招搖山完全是因緋月的維護。那些有所成的仙人們自是不將她放在眼里,明里暗里的嘲笑她臉皮厚,不知羞恥。可私下里他們卻十分眼紅丹墨璃所擁有的通行玉牌,羨慕之余,也是各種不入流的花招暗算頻出,只為搶奪她身上那塊可以隨意出入招搖山的通行玉牌。

    記得約是三百年前,丹墨璃受緋月所托往南海遞送禮物,半途中,她一時不慎便遭了伏擊。

    許是太過看得起她,但也有可能是他們恰好都選擇在了同一時間,總之那幾個修為法力遠在丹墨璃之上的散仙們竟是同時出手,搶壓懸在她腰間的玉牌。

    幸而丹墨璃平日里習慣隱藏實力,本是三千多年的修為,硬是強行壓在了只有千年的層級,一直不上不下了幾百年,導致許多人都以為她愚鈍不堪,即使傍著招搖山也無法提升修為。

    那幾個伏擊丹墨璃的散仙本就輕敵,又彼此不信任,相互干擾,這才讓她尋了機會,逐個打退了他們。

    結果那一戰,不僅直接暴露了丹墨璃隱藏多年的實力,也惹怒了緋月。

    當即就在她的通行玉牌上施加了限制,滴了她的心頭血為印記,從此這塊通行玉牌就徹底認了主,除丹墨璃外,其他任何人皆不可使用,即便搶了去也無用。

    並且,若是丹墨璃出了意外,性命陷入險境時,這玉牌還能保住她最後一點魂魄返回招搖山求救。

    自那後,丹墨璃間接便是與招搖山有了牽扯,往日里那些人對她的不屑一顧全都不見了,甚至偶爾還會有人對她行禮避讓,雖然談不上尊重,可再也不見以往的鄙視與嫌棄。

    而一切的改變讓丹墨璃向望招搖山的心,亦是日益更甚。

    伏跪在地,丹墨璃思緒凌亂,因極度興奮而心生慌亂。

    此前的通行玉牌是招搖山的大師兄替緋月施加的限制,其實並未得玉清上神首肯,不過是因上神過分寵愛緋月,而對她的胡作非為睜一只眼半一只眼罷了。

    但此刻,丹墨璃似是抓到了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機緣,寧願不計一切代價與後果。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丹墨璃耐不住神威的碾壓,皮膚上暴起一層幽黑而瑩亮的鱗甲時,她終于听見上神淡漠如涼風撫過清水的聲音,同時那道無上神威也悄然消失。

    “你可看過緋月的信了?”

    上神的聲音十分輕淺,毫無溫度,可于丹墨璃而言卻似雷霆萬均,狠狠敲打著她此刻萬念交織的心。

    “是,前幾日便收到信了,只因有事不能脫身,耽擱了兩日才來。”丹墨璃畢恭畢敬的回答道,不敢做任何隱瞞,身子也越發低微,再低微,顫聲問道︰“不知……不知緋月此刻可方便見我?”

    丹墨璃心知緋月送了一封焦急萬分的信給自己,定然不可能只是為了見自己一面,其中必有事要尋她來商量。

    但她到招搖山後首先見著的,居然是玉清上神,並且依上神的架勢,他似是特意在此等著自己到來。

    這一認知讓丹墨璃心慌,一是怕自己亂了規矩而被上神責罰,二是,她更加心憂緋月渡劫一事。

    忽然,她余光里竟看到一片衣角閃過,那是上神青衫衣擺的一角,即使自泥土上掠過,也未染一絲塵埃。

    而後,玉清上神的聲音自前方換到身側,丹墨璃方才意識到上神竟從青石上起身,站在了自己的身旁,她乍喜,更驚。

    “上月,我應帝君之邀赴宴,緋月也隨我一同上三重天赴晏游玩,酒席間她討得司命歡喜,兩人一番暢聊。酒過三巡後,她乘機向司命打听了一下你未來的勢運。司命翻看過命策後卻不肯多言,然其言語間雖並未明說,但弦外之意,卻暗示出你于今年春分後會有一場生死劫要渡,此劫凶險異常。如若過不了此劫,你必定性命堪憂,怕是逃不過魂飛魄散的結局。”

    玉清上神的聲音,亦如他淡泊寧靜的性子那般,冷漠如霜,不見喜怒,嗓音卻十分好听,像冰山深處的清泉,涓涓細流聲,空靈而悠遠,似能蕩盡世間一切污穢與不堪。

    丹墨璃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听到上神說了這般長的一句話,初時,她心思蕩漾,可當回過神來听懂了上神的話意後,腦中白茫一片,只覺遍體生涼,如臨寒冬,亦如晴天霹靂,不知要作何應答。

    一陣山風吹過,一片青葉落在她的臉頰上,使得丹墨璃自混沌里清明過來,她這才意識到能勞動玉清上神尊駕特意在此等候自己,那此劫絕非小事。

    只恐是……自己此番要在劫難逃了。

    “你……抬起頭來。”玉清上神不知為何有些猶疑,他不想因無關緊要之事而擾了自己清靜,可一來,他耐不過緋月苦苦哀求答應要為此妖想出個渡劫的法子來。

    二是,他一眼便瞧出此妖的丹魂有些來路不明,可方才細細探察了她的魂魄,又未能查出任何異樣來,這不禁讓他對此妖生了好奇。

    丹墨璃十分听話的抬起頭,恍惚里忘了規矩,愣愣望向身側那抹玉立修長,清風霽月般的身影。

    上神的面容英俊秀美,劍眉入鬢,目若星辰,此刻她才看清,原來上神的眼眸竟非是琥珀色,而是如陽光般的淡金色。

    只是卻未曾如陽光那般帶有一絲溫暖,反而清冷的讓人膽寒。

    心口突然一陣刺痛,尖銳的涼意驚醒了丹墨璃,她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後,立即驚惶失措的低下頭,恭敬的低眉垂眸,心中不敢再對上神有絲毫不敬,卻已是萬念俱灰。

    玉清上神乃當今世上僅存的上古天神之一,其與天地共存,擔有維護天道正統的責任。他的話便是金口玉言,定然不會錯,可就在方才,上神竟說她此番渡劫會凶險異常,有性命之憂。

    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就已經斷了丹墨璃所有生路,讓她絕望。

    什麼拜師,什麼成仙,眼下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笑話。

    若過不了此劫,她至死都只能為妖,便是死後也逃脫不了六道輪回的畜生道。

    眼前的泥土上,出現一片小小的坑,是方才丹墨璃俯身下拜時所遺留下的。

    看著眼前這個淺淺的小坑,她忽然平靜了下來,緩緩深吸一口氣,瓊華樹的清馨香氣沁入肺腹,隆隆作響的耳鳴也听不到了,四周寂靜無聲,卻讓她不再驚恐。

    這個淺淺的小坑是她留在招搖山上的痕跡,與那些連招搖山在何方都不知道的人相比,她能得上神垂目,便已經是三生有幸。心中若再有多余的想法,就是貪得無厭了。

    丹墨璃原本凌亂的氣息忽然平靜下來,周身靜逸,玉清上神察覺到她突如其來的改變,望向她的目光又冷凝了幾分,略想了想便開口說道。

    “緋月閉關前求我救你,我觀你修行近三千多年,雖不曾得入正途,卻也不曾沾染殺孽,這實屬不易,卻……也是可惜。”

    “小妖一直尊崇正道修行,從不敢有絲毫違逆天道之心。”丹墨璃誠惶誠恐,卻也安心了。

    玉清上神話里的意思丹墨璃听懂了,她此劫是連上神也救不了,。

    又或者是,上神並不想因出手救她而去違逆天道之意。

    天道之意是怎樣的強橫,經歷過上古一戰的上神自是比旁人更加清楚明白,天意不可以違,並非只是隨意說說。自古以來,就是生死由命,凡一切種種皆有定數,枉想要強行逆天改命之人,皆未有得好下場。

    若是出手救自己的代價是要讓玉清上神逆天道之意而違,丹墨璃自知,自己並沒這麼大的影響力,也不值得讓玉清上神為自己承受逆天的懲罰。

    況且,玉清上神方才的話還讓她有些高興,因為上神對她說了“可惜”,這便是從正面直接肯定了她一生的功過。

    此次渡劫雖有性命之擾,卻並非是因她做錯了事,要被天道處罰。

    許是她近千年來一直強行壓著自己的修為,輕易不肯歷劫,最後招至數劫並來,故而才會凶險異常。

    如此安慰著自己一番後,凡墨璃雖然還是害怕,卻已經平復了慌亂的心,一雙眼妖瞳再次恢復清明。

    玉清上神甚為疑惑的低頭望著跪在自己腳邊的這只小小妖蛇妖,也不知方才自己的哪句話竟讓她如此高興,連神情都松懈了幾分,不似先前那般緊張到瑟瑟發抖。

    這小蛇妖雖有近三千年的修為道行,但在他面前卻是連身側的這株自小被靈泉澆灌成長的瓊華樹都比不過,原本是入不得他眼。

    可是,那日緋月醉酒與人比斗不過險些被傷時,丹墨璃傾力相助擊出的那一掌,曾隱約流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神息。那絲神息讓他覺得有些熟悉,卻總也想不起來,曾是誰擁有過。

    此後,玉清上神便有意無意的關注著丹墨璃的消息,他听聞三百年前丹墨璃曾被修行在她之上的幾個散仙共同設伏暗算,那一戰里,她暴露出了真實的能力,不僅全身而退,還重傷了那幾個散仙,差一點廢了他們的畢生修為。

    這讓玉清上神對丹墨璃隱藏在魂魄里的那絲神息愈發懷疑,任誰的修為停滯不前近千年,都免得會暗生心魔。他是懷疑這小蛇妖為了能快速提升修為,瞞著緋月鋌而走險踏入邪魔外道之路。私下里怕是做了什麼有違天道之事,不知從何處偷得了那絲神息以助自己,提升修煉的速度,為防被人察覺而有所懷疑,才隱藏了自身真實的能力。

    若非那一場伏擊,不知這小蛇妖還要欺瞞眾人多久。(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60章 在劫難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60章 在劫難逃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