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玉清上神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天氣逐日轉暖,人間雖已冬雪消融,大地之上卻仍是萬物蟄伏,舉目望去,草木一片枯籬。www.101Novel.com

    而院內的桃樹今年卻花開得甚早,也不知為何,離春分尚遠,連樹梢上的冰雪也還未化盡時,它就已經抖著枝槎自沉眠里甦醒。

    在天光初漏的晨曦里,它打著哈欠,盡情舒展著腰身,抖落一地碎雪,左右一瞧,它就萬分嫌棄自己無花無葉,枯枝橫生的猙獰模樣。于是,來了脾氣也不顧眼下還處于冬日里,便開始任性妄為的添枝加葉,結苞抽芽。

    一夜間,當其他草木依舊還蟄伏于冰雪覆蓋下,枯枝凌亂時,它卻早已綠葉蔥翠,花苞點點,一派枝繁葉盛的囂張模樣。

    丹墨璃清早醒來推開窗,便有著無盡春意跳入眼簾。她無奈的望著滿樹花枝不由得搖頭嘆息,許是因這小院的主人離家太久,讓早已修成精的桃花樹實在不堪忍受這滿院毫無人氣的寂靜,才這般早早的就鬧著要開花,引來附近的鳥兒們陪它玩耍。

    可惜,縱然繁花盛極,若無人欣賞,再美的顏色也不過是滿目寂寥,最後空落與塵泥作伴罷了。

    丹墨璃緩緩收盡最後一縷晨光,她深而悠長的吐納幾次,讓沾滿桃花香的氣息充滿肺腑,抬眸眺望火紅的金烏自地天河里一躍而出,陽光穿透朝霞,天地里的萬物皆因太陽神的到來而變得更加燦爛眩目。

    單薄無依的身子坐在粗壯的樹梢上,顯得尤為羸弱不堪。三指寬的玄色腰封上繡著暗紫祥雲紋,緊緊束著她不盈一握的細腰,讓她縴細的仿佛不堪一折般脆弱。

    她沉默的望向長路盡頭,有些微微出神,長路兩旁又將是青草依依的模樣,為何卻仍不見那人歸家的身影?

    回想以往,每當春分快來臨時,都是韓饈卦諦≡豪錙巫潘牡嚼矗 衷冢 幢涑閃慫卦讜鶴永錚 杖盞茸潘 庋淖 淙盟蚍謅襉旮鋅 br />
    丹墨璃不禁自嘲,終于明白了,何謂心動亦是妄動,也不知當初他著著自己時,又是何種心情。

    烏紗輕揚間,她飛身從樹梢上落下,一雙小巧瑩白如玉的赤足立在綠草間,很是可愛。她對繡鞋一向不太喜愛,相比那些緊裹著它身體的東西,她更喜歡赤足立在初生的春草上,感受著青草撫過腳背的柔軟。

    往年在深山老林里,後山坡的青草每到春夏時能長出一尺多高來,她總愛在草從里來回打著滾,穿梭游玩,有時還喜歡躲起來,再猛然躍起嚇飛一群驚鳥。

    但今日不同,她得出趟遠門去見一位重要的人,需要衣裝端正些才行。

    就在幾日前她忽然接到好友的書信,在信中好友一再叮囑自己趕緊前去尋她,自有要事要與之商量。

    丹墨璃細想一想,自乾坤袋里取了一件烏緞廣袖羅裙換上,裙擺及地處繡著暗紫的煙雲紋,同色的暗紫色的腰封處瓖著塊晶瑩欲滴的黑玉寶石,與壓在額中,垂落眉間的玉飾遙相呼應。為顯莊重,又外罩一件玄色薄紗,依舊面罩半掩,黑裙廣袖,披散的長發垂落在腳踝,沁涼的晨風里,端的是她妖界無人能越過的尊者之凜凜威風。

    只是發間的那支桃木簪太過樸素無華,與她一身的光華奪目格格不入,尤為扎眼。

    桃樹精似是感覺到她將要離去,在她身後殷勤的搖曳晃動,抖落一地綠葉。

    她轉身看了眼吵鬧不休的桃樹,用桃木簪將三千青絲在腦後綰了個簡單的發髻,順手摘了朵花苞半開的桃花,點綴在發間。

    粉嫩的桃花,溫柔了她清冷的眉眼,多了絲無法言明的繾綣溫柔。

    抬首望了望無風起舞的桃樹,丹墨璃禁不住重重哀嘆一聲,心底實為無奈,剛凝結心智的樹精,此時與人間五六歲的孩童無異,都是貪玩闖禍的年紀。

    “我今日要出趟遠門,須得在外逗留數日方回,這幾日便不能陪著你玩耍了。”語畢,想了想又叮囑道︰“我不在時,你多少收斂一些,莫要引起外人注意,小心他們逞我不在時,翻牆進來砍了你的桃枝拿回去當柴火燒。”

    這棵桃花樹不知是因為得天獨厚,亦或其他原因,這兩年長得越發高大茂盛起來,橫生的枝葉長出小院許多,幾乎是將整個小院攘進它的樹冠下,即使站在村外也能看到這棵桃花樹高大的樹冠。

    不過,它雖是已修成精,但到底是草木一類,化形出聲都比其他生類要晚一些。

    盡管如此,長勢如此驚人的桃樹于世間也是難得少見,早已引起鄰里四下的注意,若不是韓獬雒徘岸V鱟宄チ 卣兆判≡海 灰 猛餿慫嬉飩耄 恍磧腥飼嵋狀Щ鎏沂鰨 慌率竊緹陀腥肆鎝耗諭堤銥呈髁恕br />
    抬頭望了眼如水洗過般澄淨的藍天,她心下有片刻恍然。

    原來她已有五年未踏出過小院了。

    又看了遍好友的送來的傳信紙鶴,自收到書信那日起,丹墨璃的心中便一直惴惴不安。

    信中好友只了了說了幾句,一是告知丹墨璃她近日將要閉關,此次閉關乃是為了躲避天劫,輕易不得出關,也不知出關是在何日。

    但若能安然出關,那她便能化龍登天。

    再是,好友千叮萬囑讓丹墨璃無論如何要趕在春風前去尋她一次,言明有要事要與她商議,此事關乎著丹墨璃的性命與未來。

    其實早在去年的春風後,她就總能夢到這棵桃樹忽然間零落枯死,壓倒在她身上的場景,她醒來後為自己算了幾卦,不知為何,每一卦都晦暗不明,她反復推演卻分毫也猜不透其中關竅。

    而好友的這封來信,無疑是雪上加霜,讓她本就焦慮不安心更加惶恐至極,收到書信當日便想即刻前往招搖山,找好友問清楚其中原由,可臨行前又擔心桃花樹會遭遇不測,害怕夢境成真,又怕此時一走便錯過了韓獾募沂欏br />
    左捱右捱的,總算是等到桃樹枝葉舒展著自沉睡里甦醒。

    韓獾募沂橐燦謐蛉賬痛錚 桿闥悖 亂環餳沂樽羈煲不剮柙儻蘸蟛拍芩屠礎br />
    她趕著時間回來,應是無礙。

    如此一切安排妥當後,她再也耐不住心底日益加深的焦慮與惶恐,隨即馭風駕雲,向招搖山而去。

    出門前,她在樹下掛了個湖綠香囊,恰巧隱在一片綠葉間,若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香囊里放著的是一片取自她心口處的鱗甲,這樣,無論日後她在天地三界何處,都能隨時感知到桃花樹的安危。

    天境之南,眾仙山之首,此去路遙十萬里。

    原本需三五日才能抵達的路程,丹墨璃緊趕著只用了兩個日夜便到了山腳下,她中途不曾停歇片刻,耗費去不少精力。是以,當她落在招搖山,R峰上時,距離春分還差一天。

    她精疲力竭的跌坐在青石上,緩了緩心神,心四暗暗慶幸,好在趕得及。

    慢慢平復著急促的喘息,丹墨璃勉強支撐著疲憊不已的身子向山頂走去。

    招搖山頂,瓊華仙樹下,玉清上神正在此閉目打坐。

    初見上神真容時丹墨璃呆愣了許久,她立在原處不敢上前,也不也出聲打擾,她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因疲憊而眼花。

    玉清上神,盤古開天闢地時,應天地召喚,集萬萬千之靈蘊而誕生的上古天神,他是招搖山千萬年來唯一的主人,管轄天南一方所有生靈,就連九重天上也有他一席之位,可與曾經的天地共主,東華帝君分庭相抗。

    自混亂的驚訝里回神,丹墨璃臉色蒼白,驚慌失措的連成忙上前,提裙跪地,對著玉清上神遙遙俯身下拜,額頭貼入塵埃。

    玉清上神雖博帶素衫,長袖撫地,通身上下唯有一支青玉簪固定于發心,卻掩不住其周身光華隱約,神威赫赫,使得丹墨璃不能,也不敢直視他的無上神威,只能盡量俯低身子,額頭緊貼塵埃,心中卻依舊覺得自己冒犯了上神的威嚴,怕招來他的嫌罵。

    丹墨璃于私下里,曾無數次羨慕過好友,能拜得如此非凡了得的上神做師傅,被護佑在掌心里,被眾仙家所喜愛,從未受過顛沛流離的酸苦,也未嘗過被視如棄履的心寒。

    若論修為,她未必比不過好友,可千年來她尋盡四方天下,卻屢次踫壁,拜盡天下門派,嘗盡世間冷眼,仍舊無師門可入。

    為何她們二人的命運會相差如此之多?

    只因她是靈蛟,其生父是南海龍王,遲早能有化龍登天的一日。

    反觀她,不過深山湖底一條比平凡還要丑陋一些的黑。

    她也嫉妒過白蛇,同樣是蛇族,只因為她通身白淨無瑕,靈秀可愛,就能得梨山老祖的喜愛,第一次拜師就被收錄山門內,做了入室弟子。

    而她,遍布全身的幾條舊疤,讓她本就平凡的模樣變得無比可怕。

    可是,即便她時常會心有不甘,又能怎樣,她就算有通天的修為,也不過只是山間一條不入眾仙家法眼的小蛇妖,師出無門,無所歸屬。

    面對諸天仙神,她豈敢有半分怨忿。

    即便是心有怨言,那又能如何,她不能掀了這天道,推翻這天規,只能將額頭貼入塵埃,小心翼翼的,藏起心氣所有的不甘,和淒涼。

    “緋月等不及你來,我已讓她先行閉關去了。”

    這一千多年里,她來往招搖山數十次,今日卻是玉清上神第一次同她說話。

    玉清上神的聲音,似空遠山澗里的一道輕風,帶來山巔處冰雪的寒涼,冷得讓她唇齒發顫。

    全然不似他對好友說話時的溫和與寵溺。

    緋月,便是她好友的閨名,因她尾部有一彎紅色的月牙形胎記而得名,在未拜入招搖山前,她與丹墨璃同是山水間一條未化形完全的小蛇妖。

    只是,突然有一日,在夕陽晚霞里,山水輕風間,她與自己的命運有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那一日,緋月遇著機緣飛上碧空,做了人人艷羨的仙子。

    丹墨璃則留在黑暗的河底,繼續做她的妖。

    從那日起,緋月與丹墨璃的身份,便是雲泥之別,天差地遠,是鳳凰與山雞的鴻溝,永遠無法跨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0章 玉清上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50章 玉清上神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