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家書傳情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秋去花落盡,歲暮曉天寒,這一年冬至,丹墨璃守在了韓獾男≡豪錚 俗藕炷嘈÷ 穡 此  埃 跋鹵 傷  暗й唬 雷硪淮Αbr />
    雖說她已修煉三千多年,道行深不測,早脫了天性,已不會一入冬就沉睡不醒,但冬眠卻是刻入骨血里的習慣,便是不深睡沉眠也耐不住會渾身發懶,綿軟無力。

    若是在往年,此時她會找一清靜溫暖之地,懶散的呆著。

    現如今要打破這種深入骨血的習性必然是煎熬的,但她寧願忍受著這種煎熬,忍受著臘月里寒冬風雪,也想要留在這小院里。

    就像她明知那個人不可能如他所說的那般會盡早趕回,也想要守在曾有他的地方,看著眼前的一景一物,思念著種種過往。

    她知他必定失約,但一諾無悔,她不想自己也失約,不然兩人之間的承諾豈不變得荒唐而可笑了。

    冬至後的清晨,大地迎來今年的初雪,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灑了足有兩三日,方才稍稍止住。她走出屋子看到院內積雪成堆,院外,天地一片銀裝素裹,萬物之上皆覆著一層厚厚的冰雪,放眼望去,滿目皆是耀眼的雪白,唯她一身玄色立于其中,像是白碧無瑕的美玉,滴落一點墨跡,刺目的很。

    她不喜歡這樣蒼白無色的世界,可是在冬日里掛滿雪花的桃樹卻甚為好看,與生長在北地極寒處的香雪是如此相像,一樣的晶瑩剔透,美不盛收。

    冬去,春來。

    翌年春分,桃花樹開始抽芽,星星點的綠意,在枝頭悄然而生,隨內搖擺,再有幾日,便又是青葉層層疊疊,花苞綴滿枝頭。

    她飛身立于樹冠頂,柔和的風揚起裙擺處的玄紗,讓她似有乘風而去的縹緲。

    丹墨璃素手搭在額上,極目眺望,卻未見到那人歸家的身影,視線盡處,遠方田連縴陌,一片寂寥。

    雖已春分,卻不見萬物甦醒,想來,今年的春暖花開應會來得晚些。

    歲月倉促,如恍惚一夢間,花開花落重復里,人間眨眼已過五年光景。

    丹墨璃年年獨自一人收拾著滿院落花,雖是留在了小院里,修行卻一日不敢落下,她明白只要心里清靜無物,何處不能閉關打座,何處不能問道解惑。

    于是,每一日她都過得忙碌,不讓自己有一時的清閑。

    若是清閑了,她總能听見院外往來的村民們指著日漸陳舊的院門高談闊論。

    那人的名字,便會隨風穿過院牆,穿過桃樹,飄到耳邊,再狠狠扎進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在韓飫爰腋裟甑墓扔昴僑眨 宄ッ謐陟羥胺帕艘淮 キ貌恍 吶謚瘢 詿迕衩塹幕逗羧岡舊鐨己庵瘴垂幾渮Τヂ爰易宓鈉諗危 桓咧形﹦窨瓢祝 緗褚咽怯扒盞愕淖叢﹫傘br />
    此後多年,冬雪幾回,春風幾度,依舊未見他轉回。

    可書信卻每月一封從未間斷,每月初便由信使透過門縫扔進小院里,再取走她掛在門上的木盒。

    那盒子里放的是他在信里向她索要的一些無關重要的小東西,零零散散的如她親手用桃花做的書簽,親手繡的荷包,書桌上那支用了多年的筆。

    她知曉,他這是在借這些小東西來確認自己是否還守在院子里,後來她偶爾會回信給他,無事可寫,便也也能只寫一些村民們東家長,西家短的平常事,以此來穩定他偶爾會焦躁不安的心。

    這一日,丹墨璃照常盤歇在樹梢上。

    遙望村外小路盡頭,人聲俱寂。

    低眸環顧小院四周,落花成堆。

    本就不大的小院內早已堆滿了各色大小的竹筐,里面全是這五年來收集的桃花,她不太會去打理這些落花,只是按著韓飫爰沂鋇乃搗   際趙謚窨鵠錚 娣旁諞趿來Γ 茸潘乩詞帳啊br />
    有時她會忍不住的想,不知自己為何要如此听他的話,明知自己終將空等一場,卻不肯撒手離去,仍是執迷不悟的守在這里,難道只為他每月的一封家書嗎。

    後來她想明白了,也許自己並非在等人,而是在等那一壺專心她而制成的桃花茶。

    她修身為妖,擁有悠久的歲月可享,于所經歷的幾千年修行而言,不論是五年光陰,還是百年光景,都不過只是彈指一揮間的短促。她有漫漫無盡的時間,在這桃花樹下靜候他也許會有實現諾言的那一日。

    遙遠處,隨風傳來了陣陣急促的馬蹄聲,丹墨璃收回淡然散漫的心思,舉目望去,路盡頭,有一黑影正騎馬飛奔而來。

    她起身坐直,望著那越來越近的身影不自覺的擰緊眉心,心中隱忍多日的不安,又再次忐忑起來,她認得這人,這馬,是這些年里專為韓饉托諾男攀埂br />
    往年是每月一封家書,可今歲深秋後,便變成了一月兩封,而自目月始,改成了一月三封,這月里眼下她已收到三封家書,而今日卻還未月半。

    那信使也從以前的慢慢悠悠,變成了快馬加鞭,匆忙而來,匆忙而回。

    他因何突然變得如此殷勤的往家里送信?

    他在京都為官這些年,是否生了變故,有難卻不肯對自己言明?

    他究竟因何這般焦慮?

    心底的擔憂越是叫囂,她便越發按耐不住想往京都走一趟的沖動。

    衣袖甩向院門處,門環上立即掛著一個掌心大小,被漆封的木盒,那里面是一枚用千年琥珀打磨而成的平安扣,上頭刻著一圈蟠虺紋,綴著烏金線編制成的如意結。

    盒內還有一封給他的回信,信里只一句話︰

    願君朝夕安好。

    若遇難處,可往土地廟上香一柱。

    其余的話,她並未多說。

    雖然他每封書信內都寫著一些無關緊要的,日常閑暇的小事,但她總能在他的字里行間感覺出他的喜怒哀樂。

    若他真有難處,她無論如何也要往京都走一趟。

    信使已過而立之年,因常年在外奔波皮膚呈健康的麥色,來去總一身風塵僕僕,灰頭土臉,也因常年奔走而身形粗壯,眉眼間有著行走江湖的警惕與狠意。

    與往常那般,他將用牛皮紙細心包裹好的信件透過門縫扔進院子里,再取走門環上掛著的盒子,用牛皮紙小心包裹好,放進背囊里,系緊腰間的帶子,打馬轉身,往回走。

    轉身前他又透過門縫望了眼地上的書信,他已經來此送信整整五個年頭,每次來都不見地上有前一回送的信,想來是有人收走了,可他曾向四鄰打探過得知這院內自他家大人進京後就再無人居住,那收走信件的人究竟是何人呢?

    他每次來都心懷強烈的好奇,卻不敢開口問他家大人,那收件的人是誰。

    京都里誰人不知,他家大人心眼小,記仇的很。

    正欲揮鞭策馬時,身後傳來一聲婉轉清脆如黃鸝鳥的聲音。

    “這位壯士且慢,我有一事想向你打听一二。”

    信使一驚,差點從馬上摔落,他慌里慌張的穩住歪斜的身子與被驚著的馬,轉頭向後望去。

    身後空蕩蕩並無一人,再看向院門,只見那院門歷經久遠,邊角處裂紋暗生,木漆成塊脫落,看著已有破敗之像。

    正在他驚慌不定,尋不見聲音來處時,忽听得門後有人說道。

    “敢問讓你送信來的人,如今可安好。”

    他坐在馬上,居高臨下,若是普通人家的院牆,他只需稍稍抬頭便能看見院子里的人,可他家大從的院牆足足修了一丈多高,他抬頭只看見枝繁葉茂桃花樹,高高立在院中央,向外展開的樹冠似撐開的傘一般,竟將整個院子都罩在了樹下。

    他呆愣時,一連花雨隨風吹落院外,有幾片花瓣落在他身上。

    這樹長得委實太過茂盛,未進村前,遠遠的就能在大路上看到。

    他不禁想,這四下無人的,難不成是這桃花樹再與自己說話?

    ”敢問,差你送信之人,如今可還安好?“

    見他久久不答,那聲音起了薄怒,也又多了分焦躁。

    “啊?”信使這才反應過了,那聲音是自門後傳來的,他立即答道︰“你問我家大人嗎?我家大人他如今一切安好啊。”

    大人這兩月里逢人便笑臉迎人,誰都能看得出他歡喜的很,雖然不知大人為何這般歡喜。

    但能肯定,自家大人一切安好,不然哪來的歡喜呢。

    “當真?”

    “自然當真,我家大人吃睡安穩,每日都歡喜的很呢。”

    “那官場上也不曾遇著難事?”

    “這……我就不知了。官場里的事大人也不會對我說呀。”

    信使頓了頓,小心翼翼的探問道︰“不知……夫人可是有話要我帶給大人?”

    他斟酌了下,覺得不應喚人家姑娘,雖然听著聲音嬌柔,可被他家大人牽掛五年的,絕對不可能是妹妹,或女兒,思來想去,極有可能是大人留在家里的原配夫人。

    如此一想,他覺得自己好生聰明。

    可再轉念一想,大人即如此牽掛為何又不將人接到京都里享福呢?

    “無事,你且去吧,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那……無事我便回去稟報大人了。”

    等了等,院門後未再有聲音傳來,他便打馬轉回。

    來到碼頭,信使將馬寄養在驛站里,轉而搭船,一路晃晃悠悠,五日後終回到府里。

    此時正遇見大人下朝回府,來不及洗漱換衣,他立即去往書房。

    將包裹著牛皮紙的小木盒交與大人,見大人立即眉眼歡喜得像是要飛起,卻還不自知,他心底暗暗發笑。

    原來在外有冷面閻羅稱號的大人,也會有少年氣盛的一面。

    “大人,下官還有一事需向您稟報。”

    韓飩 囈且延心Я鸕吶Fヅ講鸝   焯茨競型性謖菩模 趕傅嗔孔牛 虜饉庖換賾指約核土聳裁蠢裎鎩br />
    “何事,你細細詳說。”

    他曾吩咐過,一切有關那院子的事,都必須立即稟報給他知曉,若是有任何耽誤,便亂棍打死。

    “此次送信,小人听得那門後有聲音,向下官打听大人近日是否安好。”

    韓庖惶 成  埠誄料呂矗 鍥灩奈實潰骸澳慵潘耍俊br />
    除了自己,她從未在人前露面過,一想到還有除他之外的見過她,他便忍不住心生怒火,感覺像是一直獨屬于自己的寶貝被其他人覬覦了。

    信使跪于下處,一听那冷得像冰茬兒一般的聲音,立即毛骨森竦,忙連聲否認道︰“下官不曾見過夫人,夫人也只在門後問了幾句,未曾開門出來。下官只听見聲音,不曾見過夫人。”

    “夫人……”韓飩 飭階址旁謐炖鋟錘茨剜 思富兀 龐治實潰骸八誓愫問攏俊br />
    “夫人向下官司詢問,大人近日里,是否一切安好?”

    “哦?那你是如何回答的?”

    “下官自是說,大人一切安好無恙。”

    “嗯,做得不錯,下去領賞吧。”

    “是,謝大人賞。”

    信使歡喜的退下找管家領賞去了,書房內又恢復往常的寂靜里。

    晚風寒涼,日薄西山。

    韓 兆拍敲鍍槳部郟 襠 遼 男幣性詿拌埃 僑說納磧壩衷俅握季菟械男乃肌br />
    他來京都已有五年,對她的思念與日俱增,他無處傾訴,便只能寫進一封封的家書里,為免她擔憂,自己從來都只撿開心的事寫與她,可神奇的是,她卻總能發覺他藏進字里行間的憂愁。

    一旦發覺他愁苦煩悶了,就會給也他回一封家書,雖然只寥寥數語,說得也是村里的百姓家事,卻總能讓他高興好一陣子。

    起初她沒有回信的那段時日,他會在信里問她要一些不起眼,卻只能在家中才能找到的小玩意,以此來證明她確實守在家中等著他回去。

    後來見她有回信了,就沒再問她討要過,可她卻會讓信使帶回一些稀奇的東西來哄他高興,每每拿到那些小玩意兒時,他都暗地里笑話她怎麼過去許多年了,她卻依舊還能拿自己當小孩一般哄著呢。

    可他也很窩心,很高興,因為這世上還有人願意千方百計的變著法兒來哄著自己高興,這種感覺真的太美好了。

    于是,久而信之,他也便習慣了向她傾訴。

    離家五年了,不知她現在如何,樣貌可有改變,他送的桃木簪子她還留著。

    他又再次看了遍她寫的書信,對那句︰若有難處,可往土地廟上香一柱,耿耿于懷,姐姐何時與土地廟有聯系了?

    難不成他在此處土地廟說一句,她遠在家中也能听到嗎?那土地廟內供奉的不都是神仙嗎?

    韓獠喚庹食暗暮 猓 迕忌釧跡 置魘茄 問保 褂辛甦獍閔褳 br />
    每當他以為自己對她有所了解時,她總能給自己帶來新的驚喜。

    若她真與神仙有了牽連,那自己的計劃還能成功嗎?(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9章 家書傳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9章 家書傳情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