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落花之約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轉眼已是月末,學院特意放了五日休假,讓學子們提早回家準備進京赴考的行禮。

    韓庖換乩幢閭嶙怕鋇鋇睦裎鏌灰蝗ヲ莘昧俗宄カ白誶酌牽 謇錁 霞憑齠 鱟識 轎埔米鏨暇┐吶灘 皇撬緗裨綺蝗幣 褂帽閫裱孕瘓俗宄イ暮靡猓 詞親約禾統雋艘話倭揭詠煌杏胱宄ゃbr />
    他小心囑托族長在自己離家的這段時間里,請他們能費盡多看護一下小院,切莫讓一些無良宵小之輩偷溜進院子里禍害了院中的那棵桃花樹。

    “您老也知道,我素來家中淒惶並無甚值錢的東西,唯有院中的那棵桃花樹是父母遺留之物,我極為珍愛重之,此次離家不知何時才能歸來,我只恐有人會借此尋了可乘之機,對那棵桃花樹起了歹心,故而只能懇請族長平日里多留意一下我家中門戶,莫要讓宵小之輩隨意進出。”

    韓夤 磣饕荊 鍥  髦氐目儀蟺饋br />
    族長擱下茶杯,撫著花白的胡須,他心里自是明白韓飪謚械奈蘗賈 慘庵負穩耍 釧︵︿曇捅愎驢轡摶潰 熱佔枘眩 餃綻鎰約閡彩背6嚶鋅垂耍 洳懷鶯 眯制哿樅跣〉淖魑  匆部嚶誶騫倌訊霞椅袷隆br />
    此番他即收了韓獾鬧乩瘢 允腔崽嫠沼ψ旁鶴永 囊磺校 僬擼 獯艘蝗Я擋壞鎂湍苡閽玖牛 羰怯行夷薌暗詰強疲 徽刑崦煜輪  爰易宥砸彩悄 蟺囊患庾諞 嫻氖攏 謇鍶巳碩寄芨耪垂猓 裕 誶橛誒磯疾荒莧萌順慫爰沂痹偎嬉 終劑慫募也br />
    “你說的我記下了,家中事事有我為你作主,你莫怕只管放寬心的去赴考,這銀子嘛,你須得收回去,到底你也不是富裕之人,孤身一個出門在外多些銀錢傍身總不會錯的。”

    族長將桌上那沉甸甸的錢袋子送還給韓猓  幣蠶蛩Vテ約夯嵩謁爰沂碧嫠湛叢鶴印br />
    “還望族長不嫌棄能收下這點散碎的銀子,您老放心,晚輩這幾年也不曾清閑偷懶,空余時一直都在替書鋪抄書,多少也能攢下點,足夠我上京赴考所用。暫且不說我那堂兄,他的心性如何您也是清楚的,我這一去不知幾時才能回來家中大小事務實在不敢托付于他,可又擔心家父與家母的墳塋將無人照看,這清明寒食也只得托付給宗親們照看一二,這點銀子實在不足掛齒,還望族長能收下,只當是我的一點心意,將來晚輩若有出息,也定不會忘了宗族親人們自小看護的情義。”

    韓餳匆呀 八檔秸獾夭劍 宄ッ僂憑芤蠶緣錳 耷榱誦  韻胂氡鬩簿褪障鋁艘印br />
    一來是為寬他心,二來他所言不錯,清明寒食的祭拜,也需銀子使用,這是孩子的一片孝心,他推拒不得。

    “你且放心去考,家中一切有我。你那院子我定會為你照看妥當,絕不讓人妄動其中的一草一木。”

    韓 照獠歐畔灤睦矗 團綠眯只岢慫抑形奕聳保 盜鎝鶴永鐫倩齪α慫奶一ㄊ鰲br />
    料理完了最擔憂的事情,放下壓在心頭多日的一塊大石,韓庾 せ沂北闈崴閃誦磯唷br />
    晚間他與丹墨璃一道將那壇子桃花酒挖出,親手抄了幾道菜,打算今日與她一醉方休。

    殘月懸空,時而會有如霧靄輕紗般的煙雲飄過頭頂。

    夏蟬隱于枝葉里,間或嘶鳴幾聲,向樹下之人彰顯著自己的存在。

    清涼舒爽的夜風撫過面頰,撫過樹梢,枝葉搖曳,唏唏沙沙,飛落多少花瓣。

    韓舛嘁思副  郊杖縑一 惴酆歟 袂槊悅桑 夾榛 遙 焓紙悠鷚黃  輳 撓囊簧鞠 br />
    “怎麼還未出門,現在就已經開始緊張起來了呢?”丹墨璃調侃道,拿起他掌心里的花瓣在指尖處輕拈揉搓著。

    韓獠嗌磽慫謊郟 樸型蠐鍇 砸 運擔 純嚶諼藪涌 冢 詈籩皇喬F鶿氖腫叩絞饗攏 拋攀韝耍 屯煩聊 揮鎩br />
    “怎滴,果真被我說中了?”丹墨璃輕笑,見他不說話,又趕緊安撫道︰“你明知我沒有取笑你的意思,為何還真動氣了?”

    “我沒有生姐姐的氣,只是覺得可惜了。”

    韓  房醋琶 艿氖餮荊 侵蛔唄淼粕系暮謔饗賣嬡黃鷂柘袷且 罟戳慫頻摹br />
    “可惜了什麼?”

    “可惜我走後,再無人收集這落花。”他抬頭望著樹葉繁盛,花苞簇簇的桃樹,萬分失落的說道。

    “這有什麼好可惜的,花開花落年復年,今年落沒了,明年依舊還會再盛開的。”

    韓 叛勻瓷釕畹目戳慫謊郟 弈嗡牡鬃縈型虯闈榛埃 艙挪豢  br />
    他怎會不知人妖殊途的道理,她有千百年的壽命可活,能看盡人世輪回,歲月更迭,而自己呢,縱是蒼天護佑讓他無病無災也不過只能活短短數十載。

    也許于她而言,自己只怕還比不過山間一棵老松樹。

    “姐姐此前答應過我會在家中等我回來,不會言而無信吧?”

    這些天越是思量,越是害怕她會乘自己不在時離去,他躊躇不決,害怕待自己回來後,只能看見樹下的桌上放著一個陳舊的,落滿灰塵的盒子,里面會放著她留給自己金銀珠寶,而她,卻再不曾出現。

    到那時,海闊天空,人世渺茫,自己又到哪里才能將她尋回。

    “當然不會,我即已答應了你,自是會遵守諾言,定在此等你回來。”丹墨璃猶豫了一下,終還是抬起手,輕柔的撫平他擰成結的眉心。

    年歲越長,他越是愛緊皺眉頭,時常一副愁苦憂郁的模樣,早些年她還能猜出些他的心思來,無非是吃穿用度,或是書中所寫的東西晦澀難懂,少年人的心思便是如此單純。

    可近兩年,他的心思越發復雜,總見他沉默的坐在樹梢上望向遠方,郁郁寡歡一整天,不論是問他,還是哄他,他要麼閉口不言,要麼就顧左右而言他。

    他即不肯說,她只好作罷,任誰的心底都會藏著些秘密,她自己不也是沒能做到與他坦誠相待嗎。

    不過她也明白,他如今的心思早已經無關乎銀錢,所以她總是變著花樣的給他帶些遠方的新奇玩意,讓他看個新鮮,也能高興兩天。但究竟他心底在思慮著什麼,如今她再也猜不透了。

    猜不透他為何總是會惶恐不安,因何在午夜夢回里會叫著她的名字。

    “那姐姐在家替我收集了這些落花可好?”

    “你又不在家,又無人制茶,還收集它做甚?”

    “我不忍見這些桃花落進泥土里。”

    “花落花開,不都如此嗎?”想起那滿山遍野的落花,丹墨璃失笑,“你這是因何如此何傷春悲秋呢?”

    韓 戰羲氖鄭 旁謐約盒厙埃 コ H諞淮畏 炙難鄣拙﹝刈乓煌羯畛劣陌檔奈薜綴諤叮 納磧暗褂稱渲校 路鷸戰 揮澇獨W詿酥小br />
    她慌亂的垂眸,卻看到他的手按在自己的手上。

    自那夜在學院涼亭里賞月後,他就喜歡上擺弄自己的手,回家的這幾天沒當空閑時,就拉著她的手不放,起初她很扭捏躲閃,不過才兩天而已,她卻已經習以為常了。

    習慣了他干燥溫暖掌心,和指尖處的細繭。

    “姐姐,你替我收集了這些落花可好?”他俯身靠近她,鼻尖對著鼻尖,低聲乞求她︰“你在這里等我,等我回家時,就為你制茶,可好?”

    他的指尖輕劃過她的掌心,如花瓣輕柔的撫過臉頰,引來一絲絲撓心的甦癢,她感覺著手心下,他的心跳如擂鼓,讓她無所適從,內心慌亂不堪。

    “好,我留在這里替你收集這些落花,等你回來後為我制茶。”

    “嗯,姐姐竟然答應了我,就不能反悔。若我回來時見不到姐姐,那便是走遍千山萬水,碧落黃泉,我也定要找到姐姐,向你問個明白。”

    她本想說,自己若是決心離去,他便是尋盡千山萬水,也是找不到的。可韓飩永吹乃魎  溝卒蚊鵒慫械男乃肌br />
    也許是離別在即,讓韓廡牡咨畬Φ幕怕胰找婕泳紓 茨托砭茫 帳喬椴蛔災韉那孜橇慫氖中摹br />
    他很卑鄙的找了個不成文的理由,妄圖將她困于這間院子里,不論多久他定會回來,待他再回來時,應是能尋著辦法,可以讓自己永遠陪伴在她身邊。

    丹墨璃只覺得他的動作太過親密,他們不應如此,可她卻顫抖的無法收回自己的手。

    冥冥中有什麼東西正在向著她不能控制的方向奔跑,她深知其中的危險,卻任是沉淪下去不能自持。(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6章 落花之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6章 落花之約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