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福德正神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韓庾勻Ж 悄詰哪現袷樵憾潦楹螅 筒輝偃杖展榧遙 庠鶴永錁橢渙艫コ V蝗耍 欣次奘戮頭 此蘢由系氖椴幔 閆芬環 吹吶   煜呂匆部戳私喟耄 皇強吹迷蕉啵 牡滓簿馱絞欠趁疲 還巧倭艘桓鋈耍 燒庠鶴尤詞竊趺純炊伎章瀆淶模 人巧釕膠擁椎畝錘 掛﹤帕任奕ゃbr />
    她不想再睹物思人索性扔了手里的書簡,動身去往土地廟探望一下竹槿與青玄這兩位土地公。

    今年他們還未曾見過,不知那二人如今過得如何,不過依土地廟如今的熱鬧,想必應是過得十分愜意舒心。

    竹槿如今受著廟里鼎盛繁多的香火供奉,神元已恢復大半,比她早先預想的提前了數十年,她本原以為至少要一甲子的時間竹槿才能復元,而現下便只待日後尋個機會將竹槿的神元送回紫竹林里再修得元身便算是功德圓滿,屆時他就能回天界述職,順便再查一下萬夜被天雷劫強行抹殺的緣由。

    她至今仍不信萬夜的死全是因其咎由自取,當然他心術不正,禍害生靈死不足惜,但她總覺得這件事隱約透著一絲陰謀的味道在內。

    萬夜留下的那顆妖丹,她原以為會隨著萬夜神魂消散而歸于煙塵,可奇怪的是,那妖丹至今卻依舊完好,除了少了一絲萬夜的氣息,其他的皆無變化。

    這說明這顆妖丹原非屬于萬夜之有,怕此也也是寄居在萬夜體內作禍,就像那只王八精最後的結局一樣,萬夜應是也被這顆妖丹控制了心神,才會變得那般凶殘毒辣,殺戮無數。

    丹墨璃研究這枚妖丹數年,越是懷疑有人在借用此種手段來控制一些妖修為自己做事,這世道于妖最為苛刻,萬萬千的生靈里能有一個有幸成精便已是不易,若能再進而修成妖,與天道爭命便有機會脫離輪回之苦。所以,每一個有幸修得靈性的妖精都會萬分珍惜這來之不易機會,定不會輕易去做有違天道之事。

    當然,也不乏有心地邪惡之輩,世人都說妖生來便惡,但自古至今,不論是為人,為妖,為魔,為怪,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們也都會有好壞之分。丹墨璃偏不信,也不認妖生來便為惡這種荒唐的謬論。

    而如今透過這枚來歷不明的妖丹所顯露出的種種跡象來看,都讓她懷疑有人在操控妖精們做一些惡事,自己卻躲在幕後,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有一便有二,她不敢保證這世上只有萬夜一個妖修被控制了,她怕若是被控制的妖修數目之多,而于妖界而言,便是一樁禍及族類的惡事。

    所以,丹墨璃于公于私心,都決心要查清此事,為妖修們討回一個公道。

    辰時末,寺廟外行人如織,雖往來匆忙,卻人人皆是神色肅敬而虔誠。

    更有一些心中有大宏願的信徒們早早的就從山門口便雙手合拾,口中念念有詞,三步一叩的一路叩拜至廟門外。

    而如今廟門外也早不是往年荒草叢生,門庭冷落的模樣,土地廟一番重新修建過後,廟門是高大又威武,天沒亮就有攤販們陸續挑著擔子到此處來佔位,一眼望去,走道兩旁吃食香燭,紅繩絹布等等樣樣俱全,也有那半成不就的人辦作道士模樣在廟門外擺攤算卦,一個個都是巧舌如簧之輩。

    這間土地廟在青玄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打理下,沒幾年便成為這方圓百里內香火最為鼎盛的廟宇,有不少人大老遠的慕名而來,誠心誠意的叩拜只為討一碗能治百病的井水回去。

    如今香客越來越多,那泡了南星葉子的井水早已是入不付出,若是人人都能得一些回去,那井怕是早就枯了。于是丹墨璃便教了青玄個能一勞永逸的法子,就是讓他在井口處施道法咒做為結界,唯有心善之人才能透過結界看見井里的水,能看見井水才能打到井水,再依據每個人能看見井水的深淺度不同,而能打起的井水多少也因人而異。

    所以,若是那人低頭一眼望去只看到干枯的泥土,那便與這井水無緣,即是無緣自是不可得,那你就是扒在這井邊一輩子也撈不到一點水。

    這法子替青玄省不了事,他也不用整日里坐在井邊看著每一個人,一邊抱怨丹墨璃給他想了個能累死人的法子,一邊還要逐個去依每人的功德來判定是否能給人家進水,結果事沒做多少,人倒是快要累死了。

    丹墨璃也是被青玄嘮叨得快抑郁了,才替他想到了這麼個法子出來,不然她至今耳根都不得親近。

    她就納悶了,這麼死腦筋的一個人,是怎麼修成仙的?

    找竹槿的事也是一根筋的悶頭干,想不出個事半功倍的法子來,卻盡做一些事倍功半的。

    難不成他以前是一天十二時辰都用來打坐入定,用自己勤懇來感動了老天,所以才格外開恩的升他為仙修嗎?

    如此一想,丹墨璃倒真有些覺得老天不公了,凡人如此簡單就能修成仙,哪像他們妖,拼了命最多也就是個妖修,想成仙?

    難啊!真是難啊!

    丹墨璃在廟門外站定,仰首望向從廟內向外映照出的金光,低首嘆息,藏起心中的埋怨恭敬的向廟堂內端坐的神像屈膝行禮。

    以前她能來去自由,因為那時這里不過只是一間普通的土地廟,青玄這個土地公的修為道行皆在自己之下,而廟堂上那端坐的神像也只是泥塑的。但眼下卻大為不同了,這里已是有正神坐陣于此,雖然不過只是萬千神識里的其中一縷,卻也是足以讓這里成了擁有神威照拂的不凡之處。

    她一介妖修若非想尋死膩活了是斷不敢在此地任性放肆的。

    要說起能請來正神在此地坐陣,還要多謝前任的縣令大人。

    萬夜那件事的隔年,此地縣令忽然就罹患絕癥,沒兩天就病入膏肓,任是用盡辦法也是藥石罔效,無計可施之下他的夫人只能將希望寄托于滿天神佛。她听人說這土地廟里的井水可治百病,就懷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一線希望來廟里求藥。

    青玄擺卦一算,發覺縣令在任期間並無大錯,且是一心為百姓謀福祉好官,應是有功德傍身的人,再者這縣令臥床不起非是病因,而是中毒,于是青玄就給了縣令夫人一片南星葉子,又叮囑了幾句用藥之法。

    那縣令夫人忙轉回家,依青玄的囑咐給丈夫喂了藥,又請捕頭細察暗訪,果然將下毒之人抓了個現行。那下毒之人一是曾在衙門任職的師爺,一是縣令新娶進門不到一年的小妾。

    那師爺因私下收受百姓賄賂枉顧人命,被縣令察覺後重罰三十板子,逐出了衙門。師爺傷好後就對縣令心生恨意,便勾結了那本就對他芳心暗許的小妾,指使小妾偷偷在縣令的茶水里下毒。

    因著她每次放的毒藥劑量小,縣令也非日日都見她,以至于那毒在體內積壓了兩三年也未被人發覺,直至最後縣令體虛經不過累年積下的毒素摧殘,不過一個小小的傷寒就讓他一病不起,那脈像便如普通病癥一般,可卻是讓眾醫家束手無策,只能听天由命了。

    被青玄救回一命後,縣令與夫人抬著重禮千恩萬謝的給土地廟捐了許多藥材與香油,又多番逢人就夸贊不絕,如此一來二去的,便人人都知曉這里的土地廟比別處要靈驗,敬香祈福的人自然也就陸續多了起來。

    而縣令夫人自那後更是虔誠,每逢初一和十五便來廟里敬香,一求自己的丈夫能官運亨通,在其治理下地方上能風調雨順,二求神明能賜她一子半女。

    她與丈夫成親已十年,至今膝下卻任是空空如也,按“七出”之論,她不得不親自為丈夫張羅納妾,當然她也明白,丈夫早就動了納妾的念頭,只是因懼她娘家勢大才遲遲不敢開口。

    她也借此推三阻四了許多年,可嘆到最後也還是不得不自己開口,自己找台階下。

    事後細想,若非是自己多年未有一出,又怎能會納妾,若未納妾進門,自然也無後來的諸多禍事。

    而她的,縣令大從雖暫時嘗到了苦果,按下再娶之意,但到底子嗣高于一切,無後是為最大的不孝,她恐怕若是自己再無身孕,不多日丈夫依舊還是會再納一房妾進門的。

    可悲她心中再是焦急,再是淒苦,也是無可奈何,只得日夜焚香禱告,望神佛保佑能賜她一子半女,為此她還特意花重金請了尊一尺多高,由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送子娘娘放到土地廟里供奉。

    也許是縣令夫人的誠心打動了送子娘娘,一年後那夫人果真有了身孕,轉年夏初就誕下了一雙可人的麟兒,孩子百日那天,縣令收到上峰的嘉獎令,升遷做了通判。

    雙喜臨門,讓縣令高興不已,便一心听從夫人的安排,以官職之身選了個吉日良辰為土地公重塑金身神像,又做了半個月的水陸道場。

    自那後,這土地廟就不再是任她能來去自由的地方了。

    因為,土地公的職位在天界雖算不得高貴,但土地公的元身那可是福德正神。

    重塑金身,香火鼎盛,又信徒虔誠,導至此處土地廟升做了福德正神的廟堂,于竹槿和青玄而言這是喜事,是無量功德,可于丹墨璃及這一方的妖精們而言,卻是無上的壓力。

    相距幾里外,便能望見廟宇之上的金光,行至山門下,就能感受到壓在頭頂上,那道不可侵犯的神威。

    所以,丹墨璃如今只能站在廟門外等著青玄來接她入內。

    若非因她對竹槿與青玄這兩位土地公皆有救命這恩,又是懷有正道之心的妖修,身上未沾染過殺戮,又有功德傍耐听,她怕是在山門外三里處就要繞道而行,更別說這般端正的立在廟門了。

    這說的便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吧。(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2章 福德正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2章 福德正神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