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桃花酒香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雞叫三遍時,天已大亮。

    她翻身躍下樹梢,收起那支紫晶葫蘆,晨曦下這支葫蘆泛著晶瑩剔透的紫金光芒,與她眼底的光遙相呼應,雖然看著只有掌心大小,但內有乾坤,裝下整個洞庭湖的水都沒有問題。

    自韓庀舶 謎饈魃系某 獨磁薟韜螅 憬  以諏聳魃蟻攏 咳詹山勇端 br />
    當然只憑這棵樹上的露珠並不夠用,所以她在來前已收集了整個桃林近半月的朝露。她掂量了下葫蘆的重量,覺得足夠他一年的用量了,就順手將葫蘆掛在樹梢上,隨後帶著一身的桃花香氣與清晨的涼意進屋去叫醒那個還在酣睡不醒的人。

    因昨日飲酒過量,睡至半夜覺得悶熱,韓飩 鏌濾煽 ┬恚 麓煽蹇宓南底牛 媸倍薊崴煽  鋁斐   凍鏊尊 募》簦 胂訟傅乃恰br />
    讓無意看見的人,臉微微發熱,卻移不開貪戀的目光。

    “韓猓 眯蚜耍 儼黃鵡憬袢站鴕 俚攪恕!彼︵牡淖詿慚乇擼 抗餼×糠旁謁成希 焓智崆嵬隻嗡募綈頡br />
    去歲入秋後,他就轉去了府城的南竹書院里念書,據說那里的院長曾貴為兩任帝師,學問極好,廟堂聲望極高,韓餑鼙凰欣咳朧樵耗釷椋 雜諞院蟺氖送淨崠笥兄妗V皇牽  翹 叮 煥匆換刈沓狄駁眯枇餃鍪背劍 運荒茉輪性履┐氖焙蠆嘔せ乙淮巍br />
    以他的學識原本早就該去南竹書院念書的,師長也曾催了他許多次,只是他一直找各式理由,頂著師長的壓力硬是捱到了去年入秋後才去書院,如此一來,今年春夏他便不能再像往年那般天天回家了。

    一想到他將要離家半個月,待再回來時便要著手為他整理進京趕考的行裝,丹墨璃心中就升起一陣落寞來。

    那感覺就像舍不得自己辛苦帶大的孩子離家遠行的母親,酸澀,而欣慰。

    “姐姐,我頭疼……”韓獗兆叛郟  沓  勺牛 呈平 コ H氖盅乖謐約旱募綈螄隆br />
    她無奈的搖搖頭,心中雖也心疼他正宿醉難受,仍是開口訓導他。

    “現在知道難受了,昨晚誰讓你貪杯來著。”她動了動,沒能將手抽回,“以後可記著了,尤其出門在外,切莫要貪杯。”

    韓庵皇切πΓ 炊嗨禱埃 炊 氖痔謐約旱畝鍆飛希 釕畹奶鞠 豢諂br />
    昨晚酒席上他只是意思了一下,並未多喝,畢竟今日里他還要趕早回學院溫習功課,宗族長輩們也是慣會看眼色,行事頗有分寸,不曾對他勸酒,反倒是在酒席之上長輩們一直看著,便是他想多喝一杯也不成。

    只是,他喜歡她眼底因自己而起的心疼與焦急,故而才順她話賴著不想起,一副神色倦怠萬分難受的委屈模樣,有意惹她多說兩句關懷的話。

    要知道,他今日一走便要至月半方能回,可她昨日才來,分別半年後他們不過才相聚了一晚而已,他有好多話想對她說,他想這麼一直賴下去,跟個孩子般在她懷里撒嬌。

    額上柔軟冰涼的手心驅走了倦意,她的手即便是酷暑天也一直都是冰冰涼涼的,夏日里摸著十分舒服,至于冬日里嘛……

    秋冬之後她就消失了,他就是想要知道,也無從得知。

    丹墨璃見他一直眉頭緊皺著不說話,整個人看著疲倦不堪,一副很是不痛快的模樣,想是昨夜睡得過晚以至于他眼下的烏青分外惹眼,于是心里再多教訓的話到了嘴邊,打著轉又咽了回去。

    兩手各按在他的太陽穴處,輕輕揉著,指尖處一團如煙霧般的靈氣隨著揉壓輕緩的滲入進韓獾納硤磩Dbr />
    沒一會功夫,韓獾鈉 途 窳誦磯啵 巰碌奈誶嗖患耍 那橐埠昧似鵠矗 鱍弁潘保  ├輛W  詘追置鰲br />
    韓庵瘓醯糜幸還閃苟緩 母芯蹕袼 饕話懵  巳 恚 孀帕掛庥巫呷 恚 芯跎硤逡幌倫泳頹崴墑嫣蠱鵠矗 成系乃嵬粗 幸蠶E患恕K 瀾憬愣ㄊ怯昧聳裁詞址    輝諞猓 嘈漚憬悴 換嶸撕ψ約海 齙囊磺卸際俏 慫枚選br />
    即已清醒,就不能再一直賴著不起,況且一會他還有驚喜要給她看呢。

    洗漱完畢,換了學子青衫後,韓饃袂迤 睦吹教一ㄊ饗攏 郎顯繅尋諑撕縴縛詰腦綺汀br />
    小米粥養胃補氣,湯包鮮美多汁,千層米糕清甜不膩,都是些養胃的東西,配上一碟子醬菜,一小碗酸蘿卜,而那蓋得嚴實的四層高食盒內定是哪個酒樓里的點心。

    韓飪醋拋郎戲岣歡嘌腦綺停 Φ妹佳劭 場br />
    從最初的袖手旁觀,到今日的樣樣俱備,她慢慢開始為他打理生活飲食,料理庭院雜事,便是學業功課上,只要是于他有所助益,她也會留心一二,提早為他備齊妥當。

    她越來越像這個家的女主人,為將要出門遠行的家人打點行裝,備好膳食。

    他一邊喝著溫熱的小米粥,感受著胃里的暖意,一與她說著家常的話。

    “我這一去就要半個月後才能回來,姐姐若是想我了,就去學院找我。我在學院名聲不錯,姐姐稍微打听一下便能找到我住的學舍。”

    “我在家等你就好。”學院人多眼雜的,她怕會遭人誤解,影響到他名聲。

    “今年花開得晚,我還沒來得及收集桃花為姐姐制茶,勞煩姐姐早晚將樹下的落花收集在那竹筐里,等我回來後,就給姐姐制茶。”他指著院牆下的幾個竹筐說道,神色凝重,仿佛這是一件了不得的要事一般。

    “這些都是小事,有沒有都無所謂,你莫要掛心,要專心學業才是。”她也不在乎那幾兩桃花茶,若是真想喝了,城內有的是店鋪售賣。

    “這怎能是小事,這可是我今年的頭等大事。待我上京趕考後一去幾年,所以在離家前,我要多炒制一些桃花茶備著。如此一來,每當姐姐想我時都能煮上一壺。”

    她想說,不會太想,也無需如此費事,但看到他眼底的期許,嘴邊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只好點了點頭。

    韓餳閫房 募 耍 皇俏 嘶 瑁 且蛭 揮蟹袢弦不嵯 鈄約骸br />
    吃完了早飯,一切打點妥當,小院外就有同路的村民來喊他出門。

    丹墨璃將食盒遞給他,紫晶葫蘆放進囊篋里,順便將一只荷包也偷偷放了進去。

    雖說他也有錢,但如今他到底已是成人,行事做派自是不同于以前,況且出門在外多的是應酬交際,這些都需要用到銀錢。她怕他會不好意思向自己要,便總是會在走前給他多留些,以備不時之需。

    韓飩 庖磺卸伎叢諮劾錚 靼鬃約涸謁睦鎘澇抖際切枰 展說暮 櫻  環錘校 故 窒硎 庵指芯酢br />
    有時,能被別人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關心著,也是一種幸福。

    出門前,他突然彎下身,近乎與她面貼面,眼底藏不住的調皮與壞笑。

    “我在這院子里藏了驚喜給姐姐,待我出門後,姐姐不防找一找。”

    “若是姐姐找到了,我就……”

    就會如何,他沒有說,只是望著她的眼神幽暗深沉得如河底深淵,莫名的讓她心慌,意亂。

    丹墨璃靠立在樹梢上,望著離去的馬車漸行漸遠,而不論走多遠,她都能看到那神色飛揚的少年,一直回頭微笑的望著家的方向。

    日正當頭時,暑意漸甚囂,枝葉茂盛的桃花樹像碧綠的傘蓋般將整個院落罩在樹冠下。

    韓飫爰儀岸運滌芯 膊卦讜鶴永鍶盟邢覆檎遙 砸暈 橇裊爍瞿煙猓 獠恢 庥謁院廖弈訊齲 飧鱸鶴櫻 踔琳齟迓淅鋟か娜魏問慮槎繼硬還畝俊br />
    她點了點花枝,冷聲問道︰“他將東西藏在了何處?”

    桃花枝伸長,垂至樹根處興奮的來回點著一處被新翻過的泥土,整棵樹都在跟著抖動,沙沙作響。

    她眉眼淺笑的望著那處被翻動過泥土,輕揮袖擺一陣涼風撫過,避過花根處掀開了那層新土。

    一個懷抱大的黑瓷壇自泥土里現出,壇口處用黃泥密封著荷葉,她將黑瓷壇取出,倚著桃花樹席地而坐,拭去上面的泥土,細細端詳了一圈,卻未看出有何特別之處。

    她將壇口的黃泥剝去,在其下發現一張紅紙,上面寫了一著閑詞︰

    春花遠,伊人遠,遠至南山無跡尋,秋雨密密愁。

    念悠悠,空悠悠,空念落花一壺酒,醉夢上西樓。

    這是首《長相思》,他這是拐著彎的在跟自己抱怨她春來秋往,沒能長伴他左右呢。

    丹墨璃反復低吟著這首詞,無奈而又心酸的搖頭苦笑,她不喜寒冷,唯恐在寒冬時克制不住本心漏了異樣而嚇著他,這才避開秋冬時節,沒曾想他對此倒是怨念頗深,竟還寫首詞來向自己訴苦。

    她掀開荷葉,一陣甜淡幽遠的酒香飄出,細聞之下甘烈的酒香里藏著桃花的清新。

    左手張開,掌心內多了個用青玉制成的酒杯,倒了七分滿後,她淺嘗了一小口,不同于由五谷制成的烈酒那般燃口,這酒雖烈卻柔,醇而不燥,飲後唇齒留香,果然是由桃花釀成的。

    也不知他哪兒來的這些古怪點子,總能搗制些與桃花相關的東西來。

    仔細想來,她已有許多年不曾飲過酒了。

    記得上次醉酒,還是年少無知時,被好友忽悠及慫恿下放肆大膽了一回。

    如今閑暇美酒,念起兒時舊憶,別有一番滋味繞心頭。(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0章 桃花酒香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40章 桃花酒香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