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牽腸掛肚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夜色清染,晚風過處,吹亂了她的長及腳踝的黑發,幾縷青絲纏在了耳墜上,看得人心熱手癢。

    相對于韓獾陌侔悴簧幔 コ  刺谷渙誦磯啵 淙凰鬧幸嚶脅簧嵊肭9遙 馱詵講嘔顧較律爍泄 傷暇夠盍思蓋 輳 煌 諍獾哪曖椎ヶ浚 幢槭蘭渲諫納 辣穡 祿暌骯淼醬Χ加校 蔡寤 蔚ж爸壞墓錄攀嗆沃腫濤叮 腦   Γ 雷砸蝗艘淮閌前倌輟br />
    所以,她從來都不懼孤獨,甚至是享受孤獨,也從未曾留戀過塵世的喧囂浮華,兒女情長。

    三千年來她上下求索,朝夕不倦的修仙問道,早已習慣了獨來獨往,她很喜歡來去自由的無拘無束,孑然一身的清靜寡欲,她時常覺得了無牽掛的日子雖偶爾會覺得清冷但也未嘗不好。

    她畢生所追求的只有修道成仙這一件事,唯願能盡棄前塵往事,此生永不入輪回受苦。

    原本,她是這般的無牽無掛,修仙之心更是堅定不移,卻不曾料到,有一日她會遇到韓猓 煜悸煜履歉羲 RR煌牡ン∩磧埃 恢 雍問逼穡 鉤閃慫耐販挪幌碌那9搖br />
    春秋更迭里,日月交替下,他讓她慢慢習慣了與人相處的溫馨,開始喜愛上這俗世凡塵里的煙火晚燈,詩歌琴賦。

    丹墨璃從未想過,自由了三千年的日子有一天會到頭,她會為一個凡人而牽腸掛肚,躑躅不前。

    “姐姐……你看看我。”韓飩艚艫睦  男滸冢  廝穆臥諭獾納袼肌br />
    她淡漠的神情讓他心慌,唯恐她會突然從自己的眼前消失,再也不回來了。

    于是,就像五年前的那個夜晚,他緊緊的抓住她的衣袖,就再也不能放開手。

    丹墨璃收回渙散游移的目光,看著突然靠近的人,不禁暗自嘆息,原來,她是如此懷念初見時瘦小膽怯的少年。

    “我無妨,你只管安心去趕考,不必掛懷我。”她想抽回衣袖,卻沒能成功,“你已經蹉跎了三年,此次萬不能再錯過了。”

    原本三年前他就可以進京趕考,但被不知因何,臨行前一日他突然扔了行禮,任師長與同窗在院外如何苦勸痛罵,他就是不肯開門,只拉著她的手在桃花樹下坐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言語,似是魔怔了一般。

    後來他清醒後,只說自己還未準備好,想再多等幾年。可她知曉,他在撒謊,但既然他不願多說,就只好隨他了。

    他不想做的事,她從不強迫。

    “沒事的,這次不行,我就再等下一場,反正日子還長著呢。”他摸了摸鼻子,不自在的低下頭,將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緒全都深藏起來。

    她不會知曉,三年前自己之所以寧願得罪師長也要放棄上京趕考的機會,只是因為在臨行前一日,他突然發現,姐姐竟然打算在他上京趕考後就留下一筆錢財,自此孤身遠去。與前兩年的離去不一樣,他察覺得出,這一次離去後,她定是不會再回來了。

    在那日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在姐姐的心里是特別的,也一直以為只要姐姐的根還在小院里她就哪里也去不了,就算走了,最後也還會回來的。

    可直至到那時他才發現,原來她並沒有嚇唬自己,她真的可以一走了知。

    韓獠歡  置魎母馱謖飫錚  裁椿棺芑 筆畢胱乓 度Ш兀br />
    難不成,她連這桃花村也不要了嗎?

    所以這三年里,哪怕桃花開得再盛他的心里也不曾踏實過,她隨時會轉身離去的恐慌一直縈繞心頭,揮之不散。

    只是他的擔憂和恐慌,對她卻只字不敢提,更不敢讓她有任何覺察。

    所以,在她面前他任假裝自己依舊還是當年的那個病弱而單純的少年,絲毫沒有懷疑過她的身份與來歷。

    可私下里,他偷偷翻遍各類書籍雜錄,諸如《異志聞》、《搜神記》、《山海經》等書他如今已能倒背如流,卻始終看不透她的心思。

    因為不了解,所以才害怕。

    可他怕的並不是她真實的身份,無論她是仙還是妖于自己都無所謂,即便她真是鬼又能如何,總之她不會傷害他,對此他深信不移,而在自己心里,她永遠都是那個會細心照看自己的姐姐,是那個救了自己一命的姐姐,是會在桃花樹下給他講故事的姐姐。

    可他也知曉,她很在意。

    她在意自己會嫌棄她,會厭惡她,會忌憚她,所以,她才會一直做好可以隨時轉身離開的準備。

    韓餉靼姿牡S牽 傷岵壞梅潘  。br />
    放眼這世間里唯有她才是自己僅有的親人,只有她才會無時無刻不關心他的安危,也只有她才會將自己的話牢記在心里,如果連她也走了,自己就只是一個無人心疼的孤家寡人,死後也只是無人祭奠的孤魂野鬼,那他追求功名利祿又有何意義呢?

    如今那些高看他一眼的宗長,族叔們不過是在發覺他有利可圖,能為家族帶來所謂的榮耀後才會對他示好,回想父母過世,他孤苦一人差點餓死時,他們之中可沒有人曾伸手幫過自己。

    不像她,什麼都不圖,對自己好只是因他就是他,這樣真實的溫情是寒冬里能暖他心腸的熱湯,是黑夜里能照亮前路的明燈,是這世間他唯一僅有的溫暖。

    所以叫他怎能舍得放手,怎能甘心放手,為了能留她在自己身邊,即使讓他放棄科考窩在這個小村子里濟濟無名一生也值得。

    因為他明白,當有一日她覺得自己長大了,能照顧好自己時,她就會頭也不回的飄然遠去,空留滿院的落花陪他終老。

    “莫要胡說,你已錯過三年,如今行過加冠禮已是大人了,行事更要思慮周全才是,可不能再像三年前那般沖動。你也不想想,此次若再錯過,又要枯等三年,你莫不是想等而立之年再上京趕考嗎?”

    丹墨璃似是被他的話氣到了,拍開他的手,原本細長的鳳眸睜得圓圓的,瞪著他,卻半點凶狠都沒有。

    “可有多少人即使窮其一生,也不過就只是個小秀才而已,我若是一生只能做個窮秀才,姐姐會不會嫌棄我?”

    “當然不會,有我在,即使你一生只能做個秀才,也不會是一個窮秀才的。”丹墨璃無奈的搖頭,牽著他的手走到圓桌前坐下,安慰道︰“我很清楚以你的能力不可能只是一個秀才,若是科考你定能高中,所以你也該要對自己有點信心才是。”

    “原來姐姐如此看好我的能力嗎?”韓庋鍥 旖猓  牡牟畹閾α順隼礎br />
    “可這一去,我就要與姐姐分別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姐姐我會害怕。”

    他此次上京趕考,解試若過了,便是舉人,往後就需要留在京中參與來年春分時貢院舉辦的省試,最後則是殿試,面聖答辯之後就是真正的天子門生,三甲放榜,或留京待用,或入朝為官。

    如此一來歸期將遙遙不定,這叫他如何能放心,如何能舍得放她一人在這院子里。

    丹墨璃被他無辜又可憐的表情氣得哭笑不得,抬手擰著他的耳朵訓斥。

    “你有何可害怕的?早些年不說,如今都已是大人了,你倒說看,你是怕黑,怕餓,還是怕被人拐了賣掉。”

    她的力道很輕,不疼,卻帶來一陣酥麻,韓庋鄣撞刈乓荒 敵Γ 匙潘牧Φ狼閔 拷 餃說暮粑豢殺 獾牟諏艘黃稹br />
    “姐姐不在身邊,我便什麼都怕,怕黑,怕冷,尤其怕會一生都孤苦無依,死後再做孤魂野鬼。”

    丹墨璃看著眼前人,喉頭一哽,再多的話也說不出口。

    長了三千年,三界六道人人都說她是個極冷心冷情的妖,就連好友都說,難得見她歡笑一回,她也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無心冷血的蛇妖。

    她從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的,蛇嘛,不就生來便是冷血之物嘛。

    但眼下此刻,她卻能真切的感受到心底有股暖流淌過,驚得她渾身發熱,手足無措。

    原來,她也會有心神激蕩,熱血沸騰的時候。

    “我回來後,姐姐不會已經升仙上天,再也不回來了吧?”他似是說笑,可聲音止不住輕輕發顫,透著毫不掩飾的驚恐不安,與乞求。

    每當看她用漠然冷淡的眼神望著自己時,他都會忍不住想伸手遮住她的眼楮,他不想自己在到她心里只是一個可有可無,會連累她不能遠游天下的無用之人。

    “姐姐,你留下,別走,好嘛。”

    終于,他還是沒能忍住,伸手將那縷勾纏在黑清珠耳墜上的發絲解開,轉而繞在了自己的食指上。

    他暗想,若真要一別數年,走時定要偷走她的一縷青絲,揣在懷里,走那兒都帶著。(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8章 牽腸掛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8章 牽腸掛肚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